第140章 遇到個老流氓

「許仙!你要去做什麼?」
許仙像是在自說自話,小青則聽得越來越糊塗,這個人幾天沒見,怎麼有點傻傻的了?
「小青你不要動,我要在這裏想一些事情……」
「你說是,那便是吧……」
一聲厲喝,許仙只覺眼前一晃,不由自主地探了探脖子。
就是他!
「他們騙錢,與老夫何干?」
不過既然說是了,那便是了。
這個主動的行為,只能說明一件事,就是那個要老命的故事,真的扎到心上去了。
「您真的是太上大師?」
想到這裏,便調轉了方向,提著那搗衣杵,直奔白雲觀。
正是那日在無名山中對坐論天道的天門老道人!
倒不用擔心小青的安全問題。
聽說那老傢伙去了白雲觀。
「許仙!你回來!唉……」
太上大師聞言,又是一番老不正經的狂笑,對許大委屈的悲慘遭遇,不抱半點的同情心。
是個非常親切的聲音,在耳邊久久回蕩,許仙一聲驚呼,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什麼我來了你去了?許仙,你到底在說什麼?你沒事吧?」
「白雲觀假借太上大師威名,行那坑蒙拐騙之事,和圖書獲取不義之財無數!」
不然就欠下一副眼珠子了。
此時的許仙,不但看到了姐姐姐夫,小青小白小藍,還看到了吳嬸瘦猴胖虎梁大哥。
「額哈哈哈哈……」
許仙手搭涼棚,緊縮雙眉,竭力地看向那光芒最盛處。
「太上大師,晚輩想要舉告!」
可以過去談條件了。
只是有一點很難接受,這專門乾著騙錢營生的白雲觀,怎麼可能請來太上老君!
看來得換個話題扯。
其實壓根就無法確定,眼前的這個人,是不是太上老君本尊。
不,
但腦子裡第一個想到的,
「我來了,你別去,咱們有話好好說?」
倒還不如擔心一下,小青她剛才有沒有看到太上顯靈的那一幕。
「他們騙錢啊!」
但許仙卻講得理直氣壯,振振有詞,儼然一個正義小鬥士。
想到這裏,連忙回頭看了看,卻發現小青她已經石化了!變成了一尊栩栩如生的小青蠟像。
好像是個年輕小夥子?
「啊?為何要管?」
太上他老人家可不太好見,是自己擔了很大的風險才忽悠下來的,必須把握住機會,一次性撈夠本。
太上https://m.hetubook.com•com大師的話很混賬,幾乎把許仙噎得無語,甚至差點忘了拉家常的初衷。
「有話好好說?」
這種事,的確不關他的事。
「什麼?騙錢的假道觀,您老都不介意?也不管一管?」
想通之後,許仙打了個響指,密布在心中的陰雲,正在漸漸地消散,果然,波瀾壯闊的畫面,也能讓心情豁然開朗……
「便是這白雲觀!」
「啊什麼?他們以您的名義騙錢啊太上大師!」
「對什麼?」
他像任何人,卻又不像人,甚至壓根就不是人。
「那天庭老嫗縱容魚妖下凡作惡,迫害無辜百姓無數,事後還攜私報復,將晚輩轟成了渣渣……」
光幕中的那張臉孔,終於又恢復成了一個白須白眉白髮的老者形象。
甚至看到了每天都在北山道上打招呼的每一個阿叔阿嬸。
此時卻空無一人?
「那又與我何干?」
裝模作樣地一拜,被老頭子一眼就看穿了,許仙也無所謂,話題一轉,直介面述了一份訴狀!
「我來了,你要去,那便去,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小青嘆了一聲,臭許仙跑得賊快,m.hetubook.com.com怎麼追都追不上。
「免了……!」
糟老頭的話說得有些隨意。
不是老者,
「我來了,你儘管去,我在後面幫你兜著?」
暗道以前怎麼沒發覺……
「無非……」
眼前的景象,一度讓許仙懷疑人生,之前看到的第一印象,分明是一個仙風道骨的老神仙。
「哦?你要投訴何人?」
「呵哈哈哈……你這滑頭。」
與其擔心這個。
臉上有些掛不住。
「哈哈哈,為何不能?」
藉此平復一下之前那些巨大的衝擊力,順便再想想,等會該問哪一些正經問題。
人家是掌管天道的,又不是管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的。
那人的容貌,似乎每時每刻每一剎那,都在不斷地變化。
既然已經見到了大師當面,那也不急於一時了,按照慣例,先扯些賴皮。
「天門道人去了白雲觀?」
卻也似乎完全看不清他的長相,更無法記住他的容貌。
許仙就感覺眼睛癢。
人家就把太上他老人家本尊給請了過來,這臉打的太無情。
他怎麼可以去白雲觀,那可是騙錢的假道觀,他瞎了嘛!
腳剛一落地,那道像更是突然之間,www.hetubook•com•com光芒大盛,眼前世界,一片刺眼的雪白。
倒也令頭腦冷靜了一些,對,我不能衝動,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遂錘了錘腦袋,對小青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滑頭,又來做甚?」
沒想到,這才過了幾天。
「哦?為何事舉告白雲觀?」
那天門道人現身白雲觀,不論出於哪一種意圖,其實都是次要的。
「老嫗?哈哈哈哈……好好好,你且講來。」
也不猶豫,再次化作一道青煙,緊緊地隨了上去。
「什麼?」
「太上大師您還不明白嗎?這白雲觀,就是個騙錢的假道觀。太上大師怎麼能在這種假道觀里顯靈?」
只消片刻,許仙便已來到白雲觀中,赫然發現,平常熱熱鬧鬧的白雲觀。
「做什麼?」
可當許仙定睛在看,眼前那人的面貌,就與之前的印象發生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看在眼中,竟好似一座山嶽,正朝著自己這邊隆隆而來。
「太上大師,人言否?!」
也不對!
「對!」
能清晰地看清對面那人面貌,也能清晰地記住他的長相。
但見光芒最盛出,好似有一個鬼魅,正向著這邊緩緩移動。
和圖書他想做什麼?」
前兩天還信誓旦旦地跟小青說什麼,這白雲觀要是能請來真神,就把眼珠子摳出來,給她當泡踩的。
而那殿中老君道像,竟然在微微地發光!
唉!好吧。
太上大師他一定是老糊塗了,許仙幾乎有些急了。
小青火急火燎地追了上來,敞開懷抱攔就在了許仙面前。
「呵呵呵,舉告何人?」
「許仙?」
「晚輩許仙,拜見太上大師。」
不不不,不是姐姐!好像是姐夫……不對不對,絕對不是姐夫。
「哦?那又如何?」
好像是姐姐!
「您老這是玩川劇吶!」
迎著那刺眼的光芒,定睛再看,赫然發現前方光芒中有個老者……
「精神上支持?」
「太……上!」
「小青,你說得對,我沒事了,我真的沒事了!」
看著許仙盯著眼前的虛無,不停的喃喃自語,小青更加的迷糊。
面對這樣的滑頭,老君也不氣惱,呵呵一笑,任由他東拉西扯。
「我要投訴天庭老嫗!」
這錢在誰的口袋裡,還不都是在天道的世界里。別說騙了,便是明搶,他也不會多看一眼。
「天門道人是誰?」
「那好吧,那晚輩不舉告了,晚輩要投訴!」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