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練兵

許仙見狀,心中頓時一緊。
天庭那邊雖然實力雄厚,能打架的戰神也多如牛毛,但似乎也沒有戰陣戰術型的尖端人才。
吹得有些上頭。
孟婆婆嘛……
那個熟悉的聲音也再次在耳邊響起,依舊是那種無比熟悉的口吻,能讓人忍俊不禁的話語。
「那小英她們呢?」
既能免了輪迴之苦,還能立一方牌位,受世人供奉……
「練兵……?」
「下面是阿鼻地獄,很可怕的,連小英都不敢下去。」
剛鬆一口氣,
「小白這就是你的不對了,為什麼不留你師父吃個飯再走呢!」
也就看著壯觀一些罷了。
亦不知何處去。
當鬼沒什麼不好的,
心情非常沉重。
還真就不如著重培養一人。
不然當年打個幾乎沒有紀律可言的花果山,也不會打成那個鳥樣子。
什麼後勤保障制度,參謀本部的職責,又什麼莫里斯古斯塔夫方陣,甚至還有戚爺爺的鴛鴦陣。
竟然不是喜悅。
「嘶……練兵!」
「咦?許仙師兄,你們怎麼拉著手……!」
白素貞下意識地想要掩嘴https://m.hetubook.com.com偷笑,抬手間又意識到自己的手仍被官人拉著,頓覺腳步一亂,早已經聽不見了那崖底的聲聲呼喚。
而是……
所以許仙只能果斷出手,把小白給拉了回來,現在還不是時候。
現在真的還能回得去嗎?
在她心中湧起的,
其實這也並不難理解。
「走,趕緊過去找找,這丫頭太不省心,別一會饞的連孟婆湯都給喝了!」
地府要改制,效率要提升,湯改丸自然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這開業典禮也差不多結束了,雖沒有賓客雲集,也沒有觥籌交錯以及禮炮轟鳴。
參觀完了靈魂凈化演示。
聽著都能讓人熱血沸騰。
卻也算是驚心動魄了。
以及火槍火炮氫彈原子彈的開發研究,和遠程打擊在戰術戰役上的劃時代意義。
「小白?」
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基本上都是那種隨手一棍子就能撂倒一大片的渣渣,毫無戰力可言。
許大閻羅的嘴炮功夫相當了得,結合前世在網路小說中看來的那些非專業性術語https://m.hetubook•com•com
也就是練兵,練個鬼兵!
師尊卻似乎在告訴她,這道不證也罷?還有那麼一瞬間,她甚至能感覺到師尊說的那些話中,好似有交代後事的意味!
「所以接下來,我們地府要廣納人才,尋找專業對口的……」
地府所謂的招納,說白了其實就是保護性擊殺。
差不多都要兵臨城下了。
也能免強糊弄一下。
就是小白之前在夢裡夢見過的那個崖頂,那時候的她,俯視著崖下萬千大妖王,幾乎要覺醒。
練兵果然是個很陌生的詞彙。
在這個漫天神佛的世界里,以一敵萬,以一敵十萬的人大有人在,與其養兵百萬。
行到半路的時候,突然發現阿鼻地獄崖頂平台處,有一朵潔白的雪蓮正搖搖欲墜。
就在這時。
雖說世事變遷,
猛然之間,有一段似曾相似的記憶閃現在腦海中,就在此刻,就在看到官人的這一瞬間。
而且……
把好端端的人變成鬼!
白素貞聞言,只覺心頭一顫,仰起頭來,就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朝著自己這邊飛掠而和*圖*書來。
又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再度轉頭看向崖底。
剛走出不遠,那個惱人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就因為這句話,氣氛又變得很尷尬。
也都很滿意!
而且現在缺的,就只差一個能把這些嘴炮現實化的戰略家而已了。
可那些大妖王們的妖魂仍在,就被鎮壓在忘川河下面的不周山中,這些永不磨滅的妖魂。
許仙也很奇怪小白為什麼會跑到這裏來看風景,該不會是她師父跟她說了些什麼吧?
「官人……」
每時每刻都在召喚著他們的……他們的……不敢想……
要再等等。
其實那處崖頂岩台。
懵了一圈起身回返。
「嗯?你師父呢?下去探望地藏大師了?」
吹得一溜一溜的。
這次危機也讓許仙想到了一件非常要緊的事情,咱們幽冥地府是不是應該培養一些將帥型人才?
剛剛不久之前,師尊跟她說了很多話,還說想什麼時候回驪山都可以,那裡是你的家。
有道是大手一揮萬骨枯,許大閻羅的這一波激|情演講,註定又會有不少凡人成為地府亡魂。
又突然發覺和_圖_書自己的手,已被另一隻更加溫暖的手給握住了。
「練兵?」
她要投崖!
小白為什麼會在那裡?
至於底下的天兵天將,還是鬼卒鬼將,又或是僧眾沙彌,也就相當於拉拉隊,或是炮灰一般的存在。
所以咱們地府要另闢蹊徑,發揮自身鬼多勢眾的優勢,找到一條全新的集團化,規模化作戰思路。
「應該在那邊的孟婆亭處。」
一想到他,他便來了。
不知何處來。
不過不要緊。
猛然轉頭,下意識地低頭下望,山崖下,忘川河中的波濤依舊,這才驚覺過來,這不是在夢裡。
所以諸位閻羅老大哥聽了錢塘王的分析之後。
真妖干起架來。
師尊她怎麼可能會說出那樣的話,以前的時候,師尊總是告誡她要守住本心,方能堅固道心的。
各自所能依靠的,也都只是那些上層建築的各人武力。
心中惦記著地府的百萬雄師。
連諸位閻羅老大都覺得這想法有些新奇,臉上掛滿了驚訝。
從鬼判殿出來之後,許仙差點找不著北,飄到枯井下才想起來,自己那閻羅殿中還有一老三小在等待。
https://www.hetubook.com.com一浪浪拍碎在崖壁上的波濤,就如她此時的內心,雜亂而無序。
這個畫面……好像……
於是在送走了周賢王等人之後,許仙又找到了秦老哥他們商量這件事情。
而是緊張,害怕,和擔憂!
況且練兵這種高級的技術活,許仙自己也就大概能懂個球。
如今的崖頂岩台也早已經看不出當年的模樣,底下那萬千大妖王也換成了滾滾的忘川河水。
即便是回去了,怕是也已經放不下了吧?那個身影,好像已經裝在心裏了……
當然是去研製孟婆丸了。
幸好屁丫頭轉眼又打聽了起了孟婆婆的下落。
「嗯……」
「師尊回驪山了。」
可是現在……
「這……官人!」
前所未有的迷茫,籠罩她的心頭,就連眼前的路也變得飄忽不定起來了。
不過幽冥地府這邊也好不到哪裡去,與天庭和西天靈山一樣。
連忙一個閃身掠了過去。
隱隱約約之間,彷彿聽到崖下有無數個聲音在呼喚。
作了詳細合理的分析。
崖頂石台處,白素貞正看著腳下忘川河中洶湧流淌的河水發獃。
這怎麼可能!
還不是覺醒的時候。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