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把命留住

是因為擔心自己一旦習練了天道法術,就會徹底地失去自我,久而久之忘了原本的自己,直到最成為芸芸眾仙中的一員。
就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般。
也不管狗身上仍被數條靈氣鎖鏈纏繞著,便不管不顧地朝著許大閻羅撲咬了過去……
「呵呵,可還敢戰?」
許仙也終於看清楚了那邊的狀況,卻驚奇地發現並沒有狀況,白的依然白,黑的也依舊黑。
而妖祖不習天道的理由。
原來諦聽真的會咬人!
痛失愛狗的地藏一聲怒喝,
在身後拉出一道的尾翼。
急如閃電的身影就已經躍至佛壇邊緣,沖勢不減直接撞向了正盤腿念經的地藏文殊等人。
心中一怒,魔意便更甚。
頓時,諦聽就被這突如其來的巨大痛苦給整得嗷嗷直叫,齜牙咧嘴地在地上打起了滾來。
說時遲那時快。
都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沒想到最強的一個魔佛竟然會是地藏大師?許仙心中突然有種不太妙的預感,預感自己可能在無意中打造出了一個頂級大反派。
震得人眼皮直跳。
此時的地藏大師幾乎和*圖*書有一半的佛身都已經被身上的魔意給浸染成了濃墨一般的烏黑色。
小白只是靜靜地看著越來越黑的地藏大師,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神秘非常的微笑。
哪怕是太上佛主親臨。
「錢塘王!爾敢!」
直接降到了小數點后三位。
許大閻羅無有憐憫之心。
尤其是她身上那一層晶瑩剔透的白色蛇鱗,乃是世間最堅硬的外殼,別說是區區一個地藏了。
那頭的白素貞似乎也讀懂了許大閻羅眼中的意思,隨即用略帶不屑的眼神回瞪了一眼。
盯了片刻才緩緩開口道。
「什麼情況!」
到那時說不定就會橫空出世一隻地表最強魔佛,許仙總覺心中不安,緊緊了身後袋子里的小藍。
憤怒的咆哮鼓盪耳膜。
看似柔弱的身體。
也都是最原始的戰鬥技能,同樣也都是天道之外的戰鬥技能。
機智的許仙果然出手,一把扯過身後不遠的老狗諦聽,果斷用狗身擋住了這波零碎的洗禮。
硝煙漸漸散去。
那便不得不忍痛撲殺了!
隨著一陣噼里啪啦。
到時一m•hetubook.com.com塊塊的全黏在身上。
她都會毫不猶豫地撞過去。
左右兩邊的佛臉一陰一暗。
地藏大師化出的金佛已不再是耀眼的金色,而是黑里透著亮的墨佛,或者也可將其稱為魔佛。
「白素貞!你真的夠了!」
隨即止住了誦經聲。
淋了一場碎肉雨的諦聽滿身碎肉,通紅的雙眼中宛如嗜血,此時已然進入了狂犬模式。
這些由天地靈氣孕育而生的異類就已經學會了如何用自己堅硬的身體去撞碎敵人。
一黑一白兩道閃電相接的那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彷彿安靜了片刻,巨大的衝擊波化作一陣狂風。
是後生晚輩才玩的東西。
心念一起,探入諦聽識海的根根納米絲突然變粗變硬,轉眼化作一雙筷子狠狠地攪弄起來。
在地府整了十萬魔佛。
「散!」
「嗷嗚……!」
那滋味可不怎麼好受,就之前那一次,足足讓自己噁心了好幾天,絕不想再吃第二回。
且速度飛快。
卻有著最堅硬的外殼。
就這樣一瞪一回間。
包括咆哮踐踏還有撕咬。
m•hetubook.com•com不屑就是她不習天道法術的唯一理由,吾乃妖祖,這個世界曾經的主宰,那些天道法術什麼的。
本來還想著看在你幫本閻羅找回小藍的份上,暫時先放你一馬的,但既然你已成了狂犬。
這樣的苦頭上回在魔物實驗室研究魔物的時候就曾吃過一回。
轉而輕輕呼出一個散字。
乍一看。
隨即往小白那邊靠了靠。
卻只能嗚咽著無能狂怒。
一波零碎飛濺過來。
卻只是因為不屑。
就在零碎糊臉的一剎那。
還迫不及待地往上懟?
許仙驚呼一聲往後跳兩步,手中的靈氣鎖鏈根根繃緊,換繩為棒把老狗頂在了身前近處。
回頭一看卻是老狗諦聽!
此時也如道道離弦的利箭。
「地藏,你入魔了。」
識海攪拌痛不欲生。
捲起殘肢斷臂無數,給一地零碎的佛壇來了一次最徹底的清掃,而那零碎中的根根斷骨,
本就不太聰明的諦聽,哪經受得住這樣的暴力攪拌,只是片刻功夫智商便狂瀉兩百五十點。
應該是小白的腦袋更硬吧?
面對如怒潮般席捲而來的無數個地藏,和-圖-書小白亦不閃不避,就如同許仙經常會用的那一招。
許仙看得牙疼,暗道他倆這是打算玩對對碰嘛?還有地藏大師的佛心似乎被徹底魔化了?
並不能看清楚那邊的狀況。
白素貞不屑地回應,就你現在的狀態,再戰上幾個回合,魔魂便會徹底吞噬掉你的佛心。
也不知道誰勝誰負。
地藏大師穩如老狗,用一句佛號表明自己佛心依舊堅定,並沒有受到體內魔魂的干擾。
許大閻羅哀怨地瞪了沖在最前面的白素貞一眼,不知道該怎樣評價她的這種大無畏精神。
在狗肚子下躲避碎肉雨的許大閻羅嘴上雖這樣說,卻也依舊冒著被碎肉糊臉的風險,小心翼翼地探出頭去探查那邊的情況。
肉身衝撞是最原始的暴力,早在天地初開的上古時期。
「阿彌陀佛……」
不僅無視諦聽的痛苦哀嚎,而且還繼續加大力度攪拌,直接就把老狗的識海給攪成了一桶漿糊。
「瓜婆娘又要搞事情了……」
向著四軸迸射而來。
宛如一個陰陽人。
準備趁機勸和然後撤退,反正小藍也已經找到,就真沒必要再耗在這鳥不和-圖-書拉屎的地方了。
各個部位的器官組織,好似一陣疾風驟雨,無情地擊打在了老狗的身上,而作為擋箭狗的諦聽。
雙眼中的靈性蕩然無存,此刻別說是真假美猴王了,就連自己的主人地藏怕都已經認不得了。
然而剛一轉身,就聽身後傳來一聲憤怒已極的狗叫!
好像是在說看我幹嘛?既然你已經找到了你要找的人,那現在總該沒有理由阻止我屠佛了吧?
硝煙瀰漫。
「昂昂昂……」
許仙不習天道。
這招最簡單有效的上古技能,被他們用了無數年,直到今天仍是他們對敵時最常用的手段。
但此時可沒功夫去想這些。
直接用她柔弱的身體,飛速撞向已化作萬道黑芒的地藏金身。
十萬對陣幾千萬。
由幾位菩薩結成的法陣便迅速四散開來,於此同時,無數個地藏撞向了迎面而來的妖祖轉世。
把命留著不好嗎?你就非得把這十幾萬家底全砸在這才甘心?
後者見狀,臉上的神情也換了一副顏色,妖祖力大不可硬接。
見此情形,許仙暗道一聲卧槽便毫不猶豫地護住了臉,隨即又突然意識到光護住臉可不行。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