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許官人把路走死了

你就不要再抱有幻想了!
「嗯?許官人就這麼走了?」
到時你幽冥地府自顧不暇,還如何分身遷移九龍聖壁?所以最後還是決定再勸一勸他。
「大師?走了!」
許仙一個勁地在小白耳邊催促,刻意製造出來的緊張情緒,可以讓她的思維出現短暫的妥協。
「嗷嗚……」
心說大師您也真是的。
驪山老母只聽得大汗淋漓,這許官人滿嘴的胡言亂語,現在竟又說要剖開文殊的佛身?
心說要啥餘地啊,我又沒打算跟佛門簽停戰協定,況且觀音大師的佛靈我可有大用處的!
隨著小白的那聲低喝。
或許等頭髮長出來一些,看上去會更像小藍,至於身材……
此時就連妖獸大軍都已經撤出了佛壇,而驪山老母卻仍在發愣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許仙一連喚了兩聲才把她喚醒。
溫言提醒又一連喚了好幾聲,才可算是把這臭小子的魂給喚回來,驪山老母看得直搖頭。
「許官人可否聽老身一言?」
「嗯?大師請說。」
「大師這話……」
「老身以為許官人和*圖*書不可把事做絕,既然已經尋回了你要的人,倒不如把那觀音的佛靈,和那文殊交還給他們,為日後留一線餘地。」
「咳咳!大師我們走了……」
十萬妖獸大軍卻聽不到一聲歡呼,有的只是如哀鳴一般的嗚咽和此起彼伏的痛苦咆哮……
「就是解剖!剖開他們的佛身佛靈,觀察其內部的生理構造,以此找到清除佛毒的一種方法。」
「嘶……對啊大師!那要不吃了晚飯再走?」
「不得無禮!」
不過仔細想想也是。
「許官人……許官人可有在聽老身說話?」
而且這都要走了你卻還在發獃?我把小藍交託給您保管,也是夠頭鐵的,幸虧沒人過來搶人。
絕對不會嘴下留情,許仙見狀直接一個哆嗦,趕緊把放在小白腰上的爪子挪了開去。
許小官人的幸福啊,就像這極樂世界里的苦海,無邊無際無垠,永遠也看不到希望的彼岸……
全身上下除了那雙眼睛還能依稀看到些小藍曾經的模樣之外,已全無半點以往的影子了。
但她現在沒有了下hetubook.com.com半身……
跟在兩人身後的魔犬諦聽也在這時發出了一聲滿是敵意的嗚咽,紅紅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許仙,時刻準備著撲上來撕咬的樣子。
驪山老母發現跟這臭小子講道理就是自找罪受,於是也懶得再勸,黯然一嘆后便不再說話。
這樣的惡狗一旦咬起人來。
白素貞卻是一聲低喝,緊接著又很不自然地扭動了一下腰肢,這臭男人絕對是在趁機占她便宜。
小藍以前就挺平的,倒是沒多大差別,不知道脫了衣服會不會有所不同,恍惚間,許仙甚至有想給她檢查一下身體的衝動!
「許官人?
「你……!唉!」
許仙憤憤地噴了一句。
被封住了五感之後的小藍從外表上看去,完去就是一個長相比較清秀些的小和尚模樣。
宛如一隻熔火惡犬。
不過這蜂后模式的控獸方法倒是真的實用,甚至都不需要安排大帥小將,就能很有秩序的扎堆而行。
這許仙也是奇了!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但儘管如此。
話說一半竟然發起了呆來。
hetubook.com.com唉!大師您也看到了,靈山的這些人的手段極其殘忍,都把好好的一個小姑娘整成啥樣了!」
「把你的爪子挪開!」
「要剖開佛身?!」
心中卻又無端泛著陣陣苦楚與惆悵,身邊的兩個女人,一個沒了下半身一個現在連性別都換了!
驪山老母還在疑惑佛門為何會甘心放臭小子回去?而且觀那地藏的面色,似乎又不對勁了。
「這是科學,大師您不懂的,但大師若是有興趣,到時可來阿鼻地獄的魔物實驗室觀摩。」
「趕緊溜趕緊溜。」
而你許仙今日誅一佛囚一人,還把佛門聖地折騰至眼下這般慘狀,連個周旋的餘地都不留。
而且看它此時的表現,顯然已經背叛了跟隨多年的舊主地藏,成了小白麾下的忠犬……
簡直不可理喻了!
這世道怕是要更亂了……
是辦不成事的,
許仙倒沒在意這些,
說好了是過來幫忙的,結果您老卻在這裏看了老半天的大戲,自始自終連屁股都沒挪一下!
心想至少把那觀音的佛靈交還給人家,文殊已殘,你留著他也和_圖_書無甚用處,不妨也一併還給他們。
看上去特別的嚇人。
「大師您就別勸了,觀音和文殊這兩人,晚輩還要拿回去做研究,是不會放他們回去的!」
許大閻羅當即一個趔趄,差點沒忍住就撲到了驪山老母的身上,後者又厭棄似的怒瞪了一眼。
忠犬眼中殺意盡顯,全無往日的那份靈性,整個就是一頭八肢發達,頭腦幾乎木有的純種妖獸。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小藍。
說著話的時候,還把背後小藍那光溜溜的小光頭給露了出來,小光頭光滑如鏡,看得許仙心中又是苦楚如泉涌,心酸兩行淚。
驪山老母再度無語。
許仙卻很是不以為然,
回答許仙的卻是小白的瞪眼和怒斥,以及一記象徵性的甩尾,不輕不重地打在了許仙的屁股上。
地藏大師的魔熵值已接近臨界點,隨時都有可能進入暴體階段,趁和尚們無暇顧及這邊。
胡思亂想間,此時也正好飄到了大師跟前,許仙隨即主動從大師手中拎過了小藍小和尚。
魔犬諦聽長了兩個腦袋!
許仙也依然認定了這就是小藍,絕不會有錯的,因https://www•hetubook.com•com為這雙眼睛,他已經看過了整整兩輩子了。
剛才一直沒注意,此時聽它嗚咽才發現,寵狗諦聽已經完成了魔化程序,而變成了魔犬諦聽。
小白的腰肢光滑而又細膩,柔嫩又不失勁道,觸摸時的手感,就好似撫摸在天鵝絨上一般。
而且氣氛還挺和諧。
看得許仙嘖嘖稱奇,暗道不是說妖族一脈有靈而無序的嘛?這怎麼又與傳說中的不一樣了呢?
這感覺簡直讓人把持不住!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嘛。
滿臉都透露著一股嗜血狂虐的邪惡之氣,搞不好還真的會徹底墮落成了魔佛,若真是那樣。
「唉……」
你就不擔心他日佛門再度勾結天庭來你幽冥地府清算舊賬?
還長了八腳四眼六耳,火紅的皮膚寸寸龜裂,有類似岩漿一樣的暗紅色液體不斷往下滴。
都已經飄出去好遠了,那隻臭手還放在自己的腰身上,就因為這事才被他稀里糊塗帶出佛壇的!
「研究……?這研究又是?」
大軍凱旋宛如奔喪。
可是許仙你現在千萬千萬不能有這種荒唐不切實際的想法,小白雖美到冒泡,手感也極好。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