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妖精一樣的女人

可是這跟那有關係嗎?而且你這一轉眼就又變成錢塘王了,又是幾個意思?難道這就完事了?
身後又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回頭一看不禁苦笑。
卻見小白她嘴角微微上翹,呈現出一個迷人的弧度,媚眼如絲好似勾魂奪魄看得人心慌意亂。
「你還說!」
獃獃一愣之後又是自嘲似的黯然一笑,想也不多想就一把推開了眼前這個不能用的男人。
然後……
小白你也與語無倫次嗎?
白素貞這才發現官人手中拿著的是一枚民間很常見的小銅鏡,記得官人第一回拜訪白府,也是拿著這枚小銅鏡在那裡反覆地端詳。
「咦?怎……怎麼啦?」
「那個瑤池?」
可是我幾乎沒感覺啊……
一看自己不能用,立馬就換了一副臉色,許仙只覺心好痛,感覺以後都不會再愛了。
現在一想起剛剛的糗樣。
這都什麼時候了,咱們的許大閻羅還在臨陣照鏡子……
突然之間的距離,雖讓許仙頓覺一陣輕鬆,心中卻又莫名其妙地騰起一陣深刻的失落感。
「官人……」
那樣也太打擊人了!
你就不能www.hetubook.com.com消停消停嗎?
還帶著幾分無辜!
「閉嘴……你!」
你小子竟還用這語氣調侃!
「錢塘王可還記得自己已有多久沒還過陽了?」
「咦?大師您肯回來了!」
悻悻地收回自省寶物,心裏卻仍是疑惑地很,難道是因為剛才在小銅鏡中看到了她自己的糗樣?
想歸想,就事還是需要好好籌謀打算才行,白素貞蹙起秀眉輕聲念叨著何時服用仙丹最合適……
突然感覺又一隻柔若無骨的小手撫上了自己的手背,許仙頓覺身子一僵,茫然地抬起頭來。
只是這一邊是暗香陣陣的旖旎氣息,另一邊卻在討論著足能摧毀三觀的吃人話題,這樣真的合適嘛!有那麼一瞬間,許仙甚至感覺整個人都快要分裂掉了。
所以突然清醒過來了?
或者說魂魄狀態沒有播種的能力?所以才一腳把我踹開了嗎?可千萬別是這個原因。
「不許再提!方才多有冒犯,還望錢塘王見諒。」
「不吃凡人的軀殼也行,天庭那幫老東西的軀殼雖然腐臭難聞,不過用來果腹,和*圖*書倒也勉強可行。」
然而還不等許大閻羅穩住心神,又見這蛇一樣的女人直接把那粉嘟嘟湊到了許大閻羅的近前。
「咳咳,小白……」
只是這吞服仙丹還要挑黃道吉日的嘛?許仙本打算過上一年半載,待他們沐浴了足夠多的天庭仙氣,就讓哪吒拿仙丹過去的……
「嗯。」
驪山老母沒好氣地白了許官人一眼,心說老身奔波數千里為你找尋安置這些妖獸的場所。
萬沒想到竟然連小白都認為姐姐被擄去天庭是利大於弊的?這仙位就真的那麼香嗎?
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小白,為了逃避眼前的尷尬,竟然又想出來一個這麼可怕的主意。
然後無比沉痛的打擊就來了。
這都哪跟哪了呀……
「有何不妥嗎?素貞離開的這些天,天庭那邊又做了什麼?」
「官人手上拿的是什麼?」
見官人神色緊張全然不似之前那種甘願被調戲的模樣,白素貞倒也好奇起來,隨即收起了那份小心思,繼而換了語氣問道。
呵,多麼現實的女人!
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
此時好奇,湊過腦袋往那一瞧,卻見鏡和_圖_書中並無官人的身影,這才想起官人的肉身還在藥鋪中。
就後悔地不行。
呵出香風陣陣撩波著耳垂上的每一根茸毛,暗道之前還說小青習練過什麼媚功呢,怕也是你教的吧!
白素貞急急地呵了一聲,趕緊把官人的話頭給壓了回去,說實話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
「那行!先往瑤池!」
哪怕只要時不時提醒你幾句,你就能少走很多彎路……
葯不怎麼說自己很需要大師這樣面面俱到的高級神仙呢!
還傻傻地問了一句。
沉默片刻,又突然聽她說要去趟南天門?這又是哪一出?鬧完靈山不過癮,還要去天庭折騰?
疑惑地看了一眼已經離開自己數步之遠的可人兒,
「小白你先冷靜一下,這……這樣有些太倉促了……」
但是為了男人的尊嚴,
慌忙端起手中銅鏡,
「許官人,前面便是瑤池仙境了,許官人若是想把這些妖獸安頓下來,現在就可前往。」
「錢塘王先行一步回返地府,素貞還有事要去一趟南天門。」
魅女轉眼又成了撅嘴慪氣的小女人,冷麵女王玩起了千面女王,許大閻羅直呼m•hetubook•com•com受不了,而且剛剛這一聲官人叫得既軟且糯。
「不吃便不吃,官人為何又端出來這枚小銅鏡?」
「將這十數萬妖獸鎖進南天門內,讓天庭那幫人去……」
不等許仙解釋。
你再把妖獸鎖緊南天門內,
可是小白才不會管你想不想聽,或是會不會堅守,依舊湊在官人耳旁似枕邊風一般的膩聲道。
窮三界之精粹,集天地之靈秀才打造出來的三十六重天庭,試問誰人不曾嚮往,甚至連妖祖都有把天庭據為妖族領地的想法。
簡直要人老命。
呵,女人!
「去南天門做甚?」
努力尋找鏡中那個永遠都不可能出現的堅強少年,而那如酥如醉的呵氣聲卻再次輕柔地鑽入耳中,當即便覺半個身子一癱,那帶著幾分戲謔的低聲呢喃又在耳旁響起。
之後又圍繞天庭的事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樂一陣,一路行來,身後妖鳴魔啼不絕於耳,不知不覺間就已經跨越了萬水千山。
把妖獸大軍扔進南天門,在之前的確是個不錯的主意,但眼下姐姐他們被擄去了天庭。
心有不平,便也懶得搭理這混小子,轉而又把許嬌容等人被和*圖*書納入天庭任職的事與白素貞說了說。
於是這一瞧……
「唉,許官人的長姐以及他的姐夫,如今皆已赴天庭任職……」
「不是冒犯,只是……」
「竟有此事?哼!那幫人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無恥,不過姐姐能因此入了仙籍倒也並非全是壞事,太上的仙丹好像還剩幾粒……」
「那……要不下……下次吧?」
還是義無反顧地加了一句。
不說就不說嘛,
小青還說官人臭美……
你想要我還不給呢。
「這個……好像是有點久了,小白為何突然問起這個?」
你果然還是那個小白,一提到姐姐的事立馬就嚴肅了起來,而且仙丹的事也與我想到一塊了。
別說之前主動往瑤池探路了。
這個妖精一樣的女人!
仙位自然是香甜無比的。
她……她竟然還伸出了丁香般的小蛇,緩緩地舔舐了一下那如玉般溫潤的紅純,這一幕又把許仙給惹了個心神蕩漾幾乎無法自持。
怕是隔天就得去給姐姐收屍。
「哦?是嗎?」
也頓時讓白素貞清醒了過來,隨即便立馬變得興趣索然。
「老身剛剛去了一趟瑤池。」
「不可!萬萬不可!」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