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加大力度

「他不是還有一隻手閑著嗎?我們再給他一支筆,逼迫他左右開工,如此才能物盡其用啊!」
這不成太監了嘛!
之後又商量一陣。
雖然周賢王也不太清楚具體情況,但這鍋他不會甩。
「大哥留步……」
「哦?那便好,只是直接端了怕是有些浪費啊,不如賢弟再弄些魔魂過去……?」
這話似乎也很有道理啊,很多鬼想來還沒這機會呢。
盧玉憐娘倆這時也差不多剛剛哭完,此時離別在即,自然也免不了又是好一番淚眼朦朧,就這麼匆匆一面聊以慰籍,從今往後就是真正的陰陽兩隔了……
人都說屍山血海,可對比如今幽冥地府的做法,那簡直就是不值一提啊!而且更讓人目瞪口呆的。
這樣的話說出來,明顯又是要公然迸發基情的節奏,而且嚮往這種基情的可不止只他二人。
「想不到竟還能與少游兄再續生前之誼,當真快哉……?」
「這這這……這妙啊賢弟!妙妙妙!哈哈哈哈……」
「大哥,這人……?看著很是面熟啊!」
「嗯,有道理,最好如前次平地府佛亂一樣,再引天庭神兵前往龍地平亂,如此一來,當能一舉數得。」
幸好地府也沒什麼接風宴,
這話越來越沒有下限了呀!
黑白無常縱有萬千分身,也早已經不和_圖_書堪重負,范無救的臉越來越黑,謝必安的臉越來越白。
「這……這這……」
「哦?是嗎!」
絕對的重中之重。
「嘶……那他為何?」
「像這種腿斷了都願意繼續搖筆桿的人,我們應該……應該逼迫他學會左右開工。」
「原來如此,可是大哥不是最最憎恨這種無恥文賊的嗎?」
哇塞!崔老哥的想法果然也夠黑啊,但也是合情合理,直接端了確實挺浪費的。
走到門口,忽見陰律司門外的廊檐下跪著一個面熟的老童生,手中搖著一桿開了花的舊筆。
然後再配上一句:
更是天生當鬼的料……
太慘了……
如今死得人越來越多,
但這些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衙門裡的一眾捕快大哥們,其實也都沒多少日子好活了。
所以現在連稱呼都要改了。
再緩上幾日,等閻羅老哥們商量出一手妙棋出來,再去端那龍王廟也不遲。
「只是,若是領魔魂前往,那魔化之後再宰的話,也挺浪費的呀,那可都是生力軍。」
經過前次九龍聖境的風波。
寫得很是投入。
許仙這邊也還有不少細碎的事情要了,也不便久留,陰謀鬼計事就交給崔秦組合去商議。
「哦?賢弟的意思是?」
工作實在太多,就連干慣了苦力的崔https://www.hetubook.com.com老哥,最近也有些力不從心,疲憊的臉上還透著一絲擔憂。
「咳咳嗯,這個嘛,賢弟也知道,這人前次上邢架時,因為壓榨得太狠,所以嘛,這幾條腿都斷了,眼下也只能跪著寫寫畫畫。」
按照他算出來的結果,若要盡收凡間亡魂,像現在這樣每天收一百萬,怕是得收到猴年馬月去!所以還必須重重地加大力度。
之後走出鬼判殿,許仙還是習慣性地跟著崔老哥去了陰律司。
「是這樣的,賢弟你過來看看,大哥最近剛算了一筆賬……」
「嗯?我們地府用人又不用開工錢,也無需管飯,只需為他們提供一方案台,他們便願意傾盡畢生所學,這為何不用啊?」
「咳!賢弟沒有看錯,此人正是錢塘縣的第一號文賊苦犁。」
離開陰律司,許仙還在為那悲慘的苦犁感到唏噓,這也太慘了,暗暗發誓自己如果有下輩子。
「呵呵呵。」
但是崔老哥說完這話之後,卻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日收凡間百萬亡魂,真的真的太多了!
而且老鬼們的互吹中還經常加入一些基情,尤其是周賢王,進去之後就一直拉著盧老爺的手。
「這事大哥無需擔心,愚弟我早有打算,再過上幾日就能分流。」
「哦?那是好事啊!和-圖-書
「哦?那是?」
「唉!可如今那南天門外有那老怪物守著,這天庭的神兵怕是引不下來。」
如今的陰律司中增加了不少負責寫寫畫畫的刀筆吏,身為地府首席判官,崔老哥這陰律司幾乎就是地府這台輪迴機器的中樞。
再加上最近公務繁忙,自然也沒有品茗閑聊的功夫。
因此暢聊一番之後,眾人便都回去各自的工作崗位拚命去了,即便是剛剛才下地獄的盧老爺,也同樣在第一時間就投入了戰鬥。
「這樣……那賢弟你再緩上幾日,這事我們得細細籌謀一番才好。」
這感覺就越亂。
這活計絕對沒前途,這就是個註定會被無限壓榨的工具人,你要指望這活計混口飯吃。
許大閻羅自然也不能倖免。
「賢弟可知如今我們地府每天要收攏多少凡間亡魂到黃泉路?」
這是要累死鬼的前兆。
說完之後崔老哥還刻意把遠遠不夠這四個字又重重的重複了一遍,其實這才是最讓人吃驚的一點。
「少游兄可不敢再稱王爺,如今你我同為地府判官,愚兄我也終於可以稱少游一聲賢弟了……」
至於與姐夫同去岷山的另外幾位捕快大哥,也已經妥善安置,也算是有了一份正式的前程吧。
還不是這個!
那絕對是餓死的下場!
「咳咳,最近府中人手和*圖*書吃緊,我看這人雖不學無術,不過領個刀筆小吏的差事,也能勉強湊合。」
「那賢弟可知,如今這黃泉路上早已魂滿為患,不堪重負?」
崔秦幾位老哥也適時起身,幾句激|情四溢的慷慨之言下來,立馬就打成一片以兄弟之誼相待了。
「大哥我仔細算過,便是如眼下這般日收百萬亡魂,然而這數字對天下芸芸眾生而言,也之是九牛一毛而已啊!賢弟當知若要做到盡收凡間亡魂,日收百萬怕是遠遠不夠!遠遠不夠!」
崔老哥說得沒錯,陰謀鬼計還是他們這些老鬼比較拿手。
聽得許仙是感慨不已啊,與諸位閻羅老哥一樣,光明磊落的周賢王也是當之無愧的人傑。
「這個嘛……不是還劈了九幽冥地供他們暫時行走嗎?」
崔老哥有些神神秘秘的,儘管這陰律司中並沒有外人,他還是刻意把說話的聲音壓得很低。
「唉!還是賢弟馭下有方啊,大哥佩服。」
絕不幹這種搖筆桿的活。
怕是塞都塞不下啊……
「哦?賢弟有何高見?」
「嗯,賢弟慢走……」
「幾條腿都斷了?!」
臨別前周賢王又將錢塘王請到一旁,執意要為姐夫的事道歉,畢竟人是在執行公務的路上升天的。
連見慣了世面的崔大郎,都不敢相信盡收天下芸芸眾生后,幽冥地府會是一個https://m.hetubook.com.com怎樣的景象。
所以賢弟你的那塊福地要抓緊時間了,前兩天那龍孫也來過陰律司,他的言語中可沒那個意思。
「錯!如今我地府每日收攏的亡魂已達百萬之巨!」
兩人生前共事十余載,本就是惺惺相惜的親密戰友,如今共事地府自然又是一方連城璧,人生就是這樣處處充滿了驚喜。
他們都是非常出色的捕快。
「唉!不過這無傷大雅,依大哥看,這苦犁應當是有別於尋常文賊的,這苦犁應當是真的熱愛他手中那筆桿。」
現在的崔大郎對頭頂那老鄰居可沒一點好臉色,老泥鰍居心叵測,竟連地府唯一的希望都想謀害,本判如今都不屑你們把命格歸入生死簿中。
這也太誇張了。
「這……該有幾十萬了吧?」
「可眼下這筆帳,它不是這麼算得呀……!」
只能硬著頭加入其中,但總覺得這樣似乎有些不太合適,尤其是崔老哥口中的那一聲盧兄。
真的是越往下聽。
正在那奮筆疾書呢!
「大哥說得在理,只是……他為何要跪著寫?」
儒者們的座談會沒什麼營養,談話的主要內容,差不多也都是一些商業互吹的套路。
生前緝拿盜賊,死後自然也還是老本行,跟著黑白兩位無常大哥一道去收割凡間的亡魂。
「嘶……那大哥,這樣的人我們不應當這麼用的呀。」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