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仙子沒仙味

這就直接恕罪了?原來咱們師父的名號有這麼響亮嗎?
足足呆楞了好一會。
趕緊上前一步扶住。
「想不到周仙君的命途竟如此坎坷,令人好生唏噓。」
瘦猴突然很想念杏兒和娟兒兩位姑娘,那兩個曾一度揚言要把他擰死的古靈精怪。
「我在凡間時曾受一位姐姐照顧,如今她正在嫦娥宮當差,不知兩位姐姐在嫦娥宮可有熟人?」
那要不……
「日月星辰皆在九天之上,自然無有變換一說,周仙君竟連這都不知嗎?莫非是剛剛飛升仙界?」
方才以既像是安慰,又像是同病相憐的哀婉口吻說道。
「哦?嫦娥宮嗎?我二人正是嫦娥宮中的嫦娥,周仙君說的那位姐姐,可是姓許?」
難怪許哥會感嘆九天之上儘是太監,但其實只要膽子大一些,白天也是可以「睡覺」的……
精彩的故事沒有聽完。
「編……繼續往下編!」
那必須的呀!
「不瞞周仙君,霓裳與妹妹素娥,入天庭之前,也不過只是凡間官宦人家豢養的舞姬,身份低微不足一提,怎當得起周仙君如此禮遇……」
而那遠在人間的伊人。
因此,之後的言行舉止不僅恭敬有加,還把周仙君的文採好好讚揚了一番。
瘦猴聞言心中一喜。
那活著還有意思嗎?
「倒……也有幾個。」
「兩位姐姐可使不得,周某不過只是凡間一個放牛娃,怎敢受兩位姐姐如此大禮,快快請起。」
有這麼厲害的師門做和圖書靠山,眼前這兩位仙子姐姐必須不能放過,絕對需要果斷地拿下,才不枉本猴來這九天之上一趟,
好端端的劇情突然反轉。
但是不好意思。
「咳咳嗯,這下面嘛……下面很長,姑娘若不嫌枯燥乏味,周某願與姑娘挑燈夜戰……」
「咯咯,周仙君這話說的,此又非金戈鐵馬,何須挑燈夜戰?」
然而眼前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小小馬童,卻是紫微碧玉宮的入室弟子,那名聲可太不簡單了。
到之後的另眼相看,再到此時的恭敬有禮,傾佩莫名,前後至多不過只短短半柱香的功夫。
本猴的老底稍微有點厚。
而她與妹妹不過只是嫦娥宮中的兩個宮娥舞姬,尋常也沒什麼機會認識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若是遇上個小災小難,那是一點自保的能力都沒有。
原來這兩位就是嫦娥宮的嫦娥仙子,難怪會長得如此清純可愛。
「正是!那太好了。」
「豈敢,周仙君當面,霓裳多有不敬,請受霓裳一拜。」
想不到這天庭竟連晚上都沒有,難怪說神仙都不需要睡覺,可是這人若是不「睡覺」的話……
「我這是在做什麼?」
不過此時還是要謙虛一下。
「啊?周仙君不是說,那秋香是編出來的嗎?」
從一開始的鄙夷不屑,
仍執意想要知道關於周仙君的下面的故事,動人的大眼睛撲閃著,這一臉期待的嬌憨模樣,看得瘦猴心中如螞蟻在爬。
「正是區區不才https://www.hetubook.com.com,只是小生我不學無術,恐污了家師名諱,這才不敢直言相告,望姐姐見諒……」
「是嗎……?原來這仙庭,竟連日月星辰都不會變換的嗎?這倒是周某孤陋寡聞了。」
「唉……?」
只有姐姐好似有被電到。
卻是夜夜數著紅豆入睡,日日仰望星空過活,到得此時此刻,細算起來已足足半年有餘!
差不多也就只是能在天庭橫著走的那一類吧,屬實不足掛齒啊。
這其實也是沒有辦法,
兩位仙子姐姐心中突然生出一種莫名其妙的心慌,當時就想趕緊遠離這個思凡的周仙君。
其師父是威靈顯赫大將軍,其師祖更是十二金仙之一的太乙真人,若是再往上一輩,那更是想都不敢想一下的存在……
又想到自己自升了天之後,不過只是在這風景如畫的草場悠閑地打了個盹,甚至還在企圖勾搭嫦娥宮的仙子姐姐……
只是心中稍微還有那麼一丁點小失落,因為那個周安三戲秋香姐的故事還沒有講完呢……
想到這裏,瘦猴同志頓時發出了一聲通往靈魂最深處的叩問,一柄巨大的鎚子轟擊著他的腦門。
這樣大腿若是不抱住,那就等於是失去了一座頂天的靠山呀。
這似乎很不應該啊!
此時不做多想。
總之此時此刻,
「周仙君在說什麼?」
「唉!這都過去了,不提也罷。」
瘦猴突然被問了個一頭霧水,不過轉念一想就知道,和-圖-書這兩位仙子姐姐恐怕是在打探自己老底了。
「呃……這有問題嗎?」
可人家仙子姐姐正在興頭上,聽得如痴如醉呢,哪能容許你在這個時候斷章,做妹妹的性子急,無視周某人的悲慘童年,甚至還激動地抓住了瘦猴的手臂,逼迫他把那戲秋香的故事編完。
「哦對!那就……那我們就秉燭夜談可好?」
「不怕兩位姐姐見笑,周某半日之前剛被玉帝恩准,來了這天庭仙界做了一個喂馬的小廝。」
「竟是玉帝親旨的?」
那個雖算不得有多漂亮,卻能綻開人間最動人的笑臉,似乎已經佔據了自己全部的內心。
「哪裡哪裡,兩位姐姐言重了,周某不過只是個小小放牛娃,哪有姐姐說得這般才華橫溢。」
看來這天庭果然是個等級森嚴的地方啊!就這麼簡單的排了一下輩分,小小馬童便化身了仙君。
眼前仙子姐姐的身體雖然香得很,卻似乎少了那幾分令人遐想無邊的仙味?這樣一想,瘦猴同志便頓覺一陣莫名其妙的索然無味……
「什麼……?!」
而且看他嘀嘀咕咕的模樣,分明是在思念一種不該思念的東西,思凡可是天庭中的第一條大忌。
那以後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去嫦娥宮找仙子姐姐做遊戲了。
「原來周仙君竟是威……威靈顯赫大將軍的高徒,小仙霓裳有失禮儀,還望周仙君恕罪……」
「周仙君請說。」
愣在原地獃獃出神,這轉折之後的故事,比之前編得那段和*圖*書,更加令人唏噓,聽得仙子姐姐胸口微微起伏,眼中更是霧氣迷朦。
只把看得瘦猴一愣一愣的。
呆了片刻,終於想起來,早些時候,聽說她們嫦娥宮也來了一位新的廚娘,好像也說是受玉帝親旨降恩,而破格飛升仙界任職的。
說話間,那仙子姐姐竟真的拉著她妹妹一道,鄭重地往後退了一步,隨即欲屈身欲行大禮。
但言語之間,總感覺是在有意無意地套近乎。甚至還有那麼一點拜山頭認大哥的意思?
據傳當時與廚娘一道飛升仙界的共有四人,而且都非常有來頭,如此說來,莫非眼前這位周仙君,就是那四人中的其中一人?
那位年長些的仙子姐姐卻宛如中了一箭,只覺身子猛地一僵,訥訥地抬起頭來,用一種像是看見了什麼超級大人物一般的眼神,盯著眼前的這位周仙君,想不到眼前這位不起眼的小馬童,真的就是……
「是……嗎?離得遠了,一個人看天看得久了,那個人或許會真的變成了故事里的人吧……」
許哥曾說過,做徒弟的熊一點也沒關係,只要有一個厲害的師父,照樣可以吃一輩子。
倒是搞得瘦猴快要承受不住了,心說本猴有個屁的才華,要是為了討好杏兒,這才求著許哥講了一些堪比黃狗黑狗的故事,不然哪有這份閑心去舔墨水,只是這一想起杏兒,那心就淡定不下來了。
或許是因為,這勾女難度太低的緣故?又或許是眼前這兩位仙子姐姐太過恭敬有禮的關https://www.hetubook.com.com係?
想那天庭仙宮律法等級森嚴,稍有差池,便會得個打落凡間的凄慘下場,這種事情她倆也見得多了,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不知在何處任職?」
「哦……?哦,也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起秋香了,她應該已經有半年未曾那樣開心的笑過了……」
「對了,能否有勞兩位姐姐,等下回去的時候,能不能替周某給嫦娥宮中的許廚娘稍幾句話?」
周仙君突然有些痴獃了。
一個小小的馬童,竟也是受玉帝親旨入得天庭?這怎麼可能,看來這事情似乎很不簡單呀,兩位仙子姐姐只聽得是面面相覷。
然而妹妹不懂事。
雖未有逾禮之舉,
只是一聽到這裏,
「可是……周仙君下面沒有了嗎?」
擱在心裏總覺得硌得慌。
明日再來?
說罷,便領著妹妹素娥恭恭敬敬地參了一禮,而後又更是低眉順目,淺笑嫣然地說了許多話。
「咯咯,天庭又非凡間俗世,又哪來長夜漫漫?」
「沒……沒,原來周仙君也是才剛剛入仙界,那周仙君在天庭可還有別的相熟之人?」
聽這話,似乎也正好到了分道揚鑣的時候,兩位仙子姐姐自然也是無不應允,得了周仙君的請託之後,便歡歡喜喜地告辭離去了。
那可是直接到頂的存在。
咱師父可是大名鼎鼎的威靈顯赫大將軍,而且始祖太乙真人,更是紫微碧玉宮的扛把子,就更別提咱上面還有師父的師父的師父。
直接把人棍砸成了賢者。
「周仙君?」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