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樹立威嚴

職務:駱駝嶺獨立大隊大隊長
萬家鎮的城牆也就4、5米高,楊麟避過偽軍的巡邏隊,找了個沒人的位置爬上城牆,而後就跳了出去。
史老三點了下頭,向牛大胆投了個對不起的眼神:「排長,對不起了。」
離開二姨太的住所后,楊麟並沒有在萬家鎮多做停留,就直接出了城。
楊麟冷冷的掃了眼眾人:「講義氣是吧,那就一起受罰!」
牛大胆又從另一個口袋裡掏出幾塊現大洋,很不情願的放在桌面上:「麟哥,你這算不算中飽私囊?」
「是!」
「叮!系統提示:宿主等級提升到5,自動解鎖商城,等級越高,商城物品越多。」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定格,眾人回頭看到踹門的是楊靖后,全都停止了手上動作,鴉雀無聲。
等級:3(7866.510000)
所以今晚才趁他不在的時候肆意放縱。
楊麟轉身離去,出門后還非常周到的替二人把房門給拉上了。
戰士們全都露出吃了屎一樣難看的表情,尤其是那些贏了錢的人。
m•hetubook•com•com還有就是,丁偉之所以被追殺,八成就是遇上了外出巡邏的偽軍騎兵。
「嘭!」
這具身體的主人雖然不是楊麟,但楊靖穿越過來之後,就繼承了他的記憶,所以當然知道這一切。
楊麟習慣性打開屬性面板查看了一下。
楊靖朝賭桌走了過去。
說完,文鵬就一滋溜鑽入了被窩。
雖然城門已經關閉,但這顯然難不倒楊麟。
2排長牛大胆像是做壞事被家長發現一樣,訕訕的笑道:「麟哥,你咋回來了?」
「如果敵人在這個時候來襲怎麼辦?」
「好了,不要想那麼多了,正事要緊。」
牛大胆知道楊麟動真格了,嚇得『撲通』一聲就跪倒在了地上,不斷求饒:「麟哥,我知道錯了!」
只有這樣,這支軍隊才能擁有軍魂,擁有高強的戰鬥力。
宿主:楊麟
年齡:23歲
性別:男
文鵬鬆了一口氣,回道:「這個,具體是因為什麼我也不清楚,因為進駐萬家鎮后,小鬼子並未給我們下達什麼作hetubook.com.com戰任務。」
楊麟陰沉著臉走過去:「老子咋回來了?老子再不回來,你們怕是要反天了!」
軍銜:無
但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的他們是正規軍了,必須講紀律、講軍規,一些不好的壞毛病也必須要剔除掉。
牛大胆從來不敢,也不會違背楊麟的意志。
文鵬道:「事到如今,我還有別的選擇嗎?」
楊麟收回目光,問道:「系統,你不是說功勛值可以在系統商城裡購物嗎,系統商城呢?」
「喔,原來如此。」
「牛大胆,拿出來!」
房門被楊麟重重踹開。
當下不禁有些心軟。
其餘戰士也紛紛開口求饒:「是啊,隊長,我們排長他已經知道錯了,您就饒他一次吧。」
但是軍無戲言,如果這次繞了牛大胆,以後就很難再樹立威信了。
「拉出去,打30軍棍!」
「我們現在已經是正規軍,不是土匪了!」
……
速度185(普通人為100)
技能:初級步兵戰術指揮,初級槍械精通,初級日語精通,初級炮和-圖-書兵精通,完美級步兵訓練手冊。
楊麟差點氣樂了:「好你個牛大胆,你身為排長,不僅知法犯法,帶頭聚眾賭博,還不知悔改,簡直罪不可恕!」
見眾人沒有動靜,楊靖對著一人呵斥道:「史老三,你負責掌棍!」
「你們在晚上賭錢就算了,居然連崗哨都沒有。」
牛大胆從屁股口袋裡弱弱掏出兩塊大洋。
只是經過楊麟這麼一攪和,文鵬已經沒有當初的雅興,只戰鬥了不到30個回合就繳械投降,草草了事。
「還有那次你打野豬摔斷腿,是我冒著生命危險,幫你把野豬趕走,又背著你走了20多里山路,把你背回家的。」
所以,他一咬牙道:「住嘴,這些是我欠你的,我自然會還給你!」
楊麟背對著身道:「史老三,如果你敢手下留情,那就一起受罰!」
文鵬道:「358團團長楚雲飛的為人我還是略有所知,他為人正直,講原則,應該不會卸磨殺驢。」
「不打擾你們的雅興了,文營長玩的開心!」
「這……」
回到駐地已經是凌晨和*圖*書12點。
說完,楊麟拿起一個麻袋,就開始裝賭桌上的色子,骨牌,當然,還有大洋。
「念你們是初犯,這次就不懲罰你們了!」
二姨太從被窩裡探出身子,說道:「文鵬,你真的打算向晉綏軍投降嗎?」
楊麟點了下頭,返回了指揮部。
二姨太又道:「事成之後他們不會卸磨殺驢吧?我告訴你,沒有錢老娘可不會陪你過苦日子。」
功勛值:8966.5(殺敵或完成簽到任務獲得,可用於提升技能等級和在系統商店購買物品)
不知是不是和這件事情有關。」
眾人全都把腦袋耷拉了下去,不敢直視楊麟那近乎要吃人的眼睛。
當下,只能戰戰兢兢的站起身,朝門外的院子里走去。
力量225(普通人為100)
「拉出去,打!」
敏捷190(普通人為100)
楊麟若有所思的點了頭,看來,青河鎮的那個車站果然有鬼,更加堅定了他要打火車站的決心。
「但是,你今天帶頭聚眾賭博,敗壞軍規,必須受到應有的處罰!」
眾人嚇得一縮脖m.hetubook•com.com子,全都閉上了嘴巴。
頓了下,文鵬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喔,對了,上次打麻將,我好想聽袁大頭說,小鬼子在青河鎮火車站修了一個什麼倉庫,讓各連排沒有事情的時候,多去周邊巡一下邏。
直到楊麟離開院子,文鵬才總算鬆一口氣。
牛大胆真的哭了出來,開始打感情牌:「麟哥,你還記得嗎,小時候,你沒有吃的,是我偷偷把自己家的烤紅薯拿給你吃。」
「還有!快點,再磨唧老子可不客氣了!」
楊麟笑道:「文營長,你不要緊張,我就是想問問,萬家鎮並不是什麼軍事重鎮,小鬼子在幾個月前突然派遣你們進駐過來,不知是有何目的?」
雖然夜已深,但駐地內卻是燈火通明,隔著老遠就能聽到裏面的喧鬧聲。
「不然,這30軍棍打下去,他非沒命了不可。」
戰士們剛鬆了口氣,卻聽到楊麟繼續說道:「但是,這些作案工具必須沒收!」
楊麟也知道,這幾天的艱苦訓練,把他們憋壞了。
「還有那次……」
楊麟陰沉著臉,朝著最大的那間營房走去。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