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整編獨立大隊

沒有辦法,獨立大隊太缺人才了,甚至連他這個隊長都是野路子。
「你們剛剛是在商量,給我舉薦人才嗎?」
「喔?」
楊麟點了根香煙,又遞給文鵬一支。
文鵬聽完任命宣布,第一個開口說道:「隊長,你不是答應過我,讓我當騎兵連連長的嗎?」
如果有合適的人選,你們可以向我舉薦。
「很好!」
牛大胆還在駐地養傷,所以並未參与此次會議。
楊麟道:「我說過,我獨立大隊不需要酒囊飯袋,所有職位都是能者居之。
「經過我的慎重考慮,我決定把獨立大隊整編成三個步兵連,一個騎兵連,一個炮兵連,一個輜重連,還有一個營部直屬警衛排。」
說完,就起身朝門外走去。
「麻桿擔任副大隊長兼1連連長,趙德久擔任2連連長,周雲擔任3連連長,文鵬擔任輜重連連長,牛大胆擔任3營直屬警衛排排長。
文鵬一時語和圖書塞。
「聽說你畢業於保定軍校炮兵科?」
忽然,趙玉廷臉上的頹廢一掃而空,朗聲道:「隊長,如果是步兵連的連長我可能不一定稱職,但如果是炮兵連的連長,只要裝備齊全。
況且,你的軍餉還比以前高,又可以適當的撈點油水……」
文鵬不知道楊麟要做什麼,有些忐忑不安的站起身跟了出去。
獨立大隊人數擴充,自然需要重新整編。
原本竊竊私語的眾人,頓時都停了下來。
不出半年,卑職保證我的炮兵連不輸于任何一支同級別的炮兵部隊。」
楊麟道:「人才,應當放在合適的位置,據我所知,你在原部隊就是管後勤的,雖然會騎馬,但馬術並不精湛。
此人五官端正,儀錶堂堂,不過臉上似乎帶著一絲絲頹廢。
周雲轟然應諾,旋即轉身離去。
坐在會議桌上首位置的楊麟點了點頭,繼續道:「既然大hetubook.com.com家都沒有意見,那我宣布一下具體的人事任命。」
楊麟看出三人躁動不安的心,他不怕部下爭搶,就怕部下只想做沒有理想的鹹魚,當即問道:「你們三個,是想競選一些騎兵連連長一職嗎?」
「是!卑職保證完成任務!」
「如果我讓你當我獨立大隊炮兵連的連長,你能當得稱職嗎?」
楊麟一下子來了興趣:「沒想到你們部隊還真是藏龍卧虎,居然有兩名保定軍校的高材生。」
訓完話后,楊麟和把獨立大隊的骨幹,和原騎兵營的幾個連長,以及趙德久和他手下的幾個連長召集過來,開了個會,一起商量部隊整編的事宜。
眾人紛紛搖頭,表示服從楊麟的安排。
楊麟又道:「你跟我出來一下。」
「至於騎兵連和炮連,我暫時沒找到合適的人選。」
楊麟點了點頭,把目光放在他身後的那名少尉身上。
「你和圖書就是周連長說的趙玉廷。」
「這個輜重連的連長我幹了,誰跟我搶,我跟誰急!」
三人齊齊點頭。
「報告隊長,這就是我和你說的趙玉廷。」
「回隊長,卑職就是趙玉廷。」
楊麟在人事任命前,對皇協軍的一些主要軍官進行過摸底,周雲是趙德久的副營長,保定軍校畢業,頗有軍事指揮能力,故而楊麟在人事任命的時候,把他給考慮了進去。
半年後,如果你能帶出一支合格的炮兵隊伍,我重重有賞。
當然了,也可以自薦。」
「半年是嗎?」
楊麟把煙屁股往院子里一丟,轉身走進了會議室。
「誰的騎術最好,誰就當這個騎兵連的連長!」
趙玉廷『啪』的挺身立正,向楊麟敬了一個莊重的軍禮。
周雲想了想說道:「隊長,如果炮兵連確實沒有合適的人員,卑職可以向你舉薦一人。」
而且你也根本沒有當過作戰部隊的軍事長官,https://www•hetubook•com•com對於這方面沒有什麼經驗。」
「是!」
趙玉廷再次點頭。
可如果你帶不出一支合格的炮兵部隊,可別說我翻臉無情!」
不一會兒,他就興沖沖從外面跑了進來。
隨即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老文,我是相信你,才把獨立大隊的後勤財政大權交給你。」
「諸位,你們有沒有異議?」
「我就給你半年時間,全大隊除了連級以上軍官,其餘人任你挑選。
楊麟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此刻聽楊麟這麼一解釋,頓時就釋然了。
其下面的班排長,由各連長根據能力自行任命。」
「那我可讓其他弟兄幹了,覬覦這個肥差的弟兄可是有不少。」
頓了下,楊麟又接著說道:「我獨立大隊看中人才,所有職位都是能者居之。
楊麟一下子來了興趣,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是的!」
文鵬有些急眼:「我既然已經加入獨立大隊,和-圖-書自然對你唯命是從!」
文鵬原本只是對楊麟說話不算話感到有些不滿,真要讓他當騎兵連連長他也未必當得像。
「是的,隊長!」
楊麟如獲至寶,滿意的點了點頭:「我很欣賞你的自信,但我可不喜歡只會夸夸其談說大話的人。」
「好!」
「好了,進去吧!」
「你們輜重連的訓練強度沒有其他幾個主力連高,這樣你就有時間可以多陪陪金蓮。
「別啊,隊長!」
「快去把他找來!」
見炮連連長已經有了人選,原騎兵營的3個連長頓時有些坐不住了。
楊麟看出文鵬的小心思,卻故意把臉給拉了下來:「怎麼?你不願意干這個輜重連的連長?」
「隊長,我們沒有意見,完全服從你的安排!」
既然你們要競選騎兵連的連長,那我就成全你們!」
周雲繼續道:「此人名叫趙玉廷,是我們原1連3排的排長,也畢業於保定軍校,與卑職不同的是,他畢業於炮兵科。」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