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與山本特工隊的初次交鋒

「他娘的,弟兄們,這些小鬼子不給咱們活路,跟他們拼了!」
因為他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時間,如果敵人繼續發起猛攻,他或許還會有些頭疼。
「弟兄們,沖啊,殺啊!」
只要敵人不衝鋒,他就不會開火,耗著唄!
怒吼一聲之後,和尚一腳踹了虛掩的大門,又帶頭沖了出去。
距離較近的小鬼子怎麼也沒想到,裏面的戰俘還能把手雷丟出來,猝不及防間直接被迎面激射而來的破碎彈片紮成了血篩子。
「好吧。」
整個關押室門口的那個院子,頓時亂成一片。
「嗯?這些小鬼子還真是狗雞賊的,居然又全部躲了起來。」
隨即猛的朝前丟去。
10幾名小鬼子轟然應諾,各自摘下掛在胸前的手雷,拉掉保險梢,又在旁邊的硬物上猛的磕了一下。
「帝國的勇士們,用你們最引以為豪的白刃拼刺戰殺光這些該死的支那人!」
像那種動不動就投降或者逃跑的小鬼子,只可能在抗戰神劇中出現。
一連和警衛排https://m.hetubook.com.com將近200名士兵,在後方機槍火力和擲彈筒火力的掩護下,一起端槍朝前狂衝過去。
「納尼?」
「哈依!」
關押室門口,幾十名小鬼子正在隔著窗戶對裏面展開射擊。
幾乎是手雷剛丟出窗戶,還沒有落地,便猛的爆炸開。
再固守下去,說不定援軍還沒有殺進來,他們已經被活活炸死在了裏面。
和尚驚叫一聲,他眼疾手快,迅速撿起旁邊的兩顆手雷就反丟了出去。
與此同時,侯猛也和其他人沖了出來。
「沒有什麼可是,這是山本閣下的命令!」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和尚已經沖了出來。
……
這名小鬼子的左臉直接凹陷下去,人也重重摔倒在地上。
90mm口徑小鋼炮的威力顯然要比只有50mm口徑的擲彈筒大得多,幾發炮彈砸落下去,戰俘營正前方的圍牆頓時被炸塌一個個豁口。
渡邊俊冷著臉道:「藤原君,我已經向山本閣下發去了求https://m•hetubook.com•com援電報,只要堅持到山本閣下趕來,屆時,便是這些支那人的死期!」
「砰!」
趙玉廷把炮兵陣地設在1500米外的制高點之上,在這裏,他居高臨下可以把戰俘營裏面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轟轟轟!——」
柳生秀吉原本想說,可是就算1個小時,我們也未必堅守得住,不過話剛到嘴邊,就被渡邊俊冷聲打斷了。
當他看到戰俘們已經全部退回營房之後,立即調轉炮口果斷開火。
「轟!轟!」
如此一來,躲在旁邊掩體後面的小鬼子就範難了,雖然他們手中有槍,但卻唯恐傷到自己人,不敢擅自開火。
「轟!」
柳生秀吉晃了晃有些發昏的腦袋,看著迎面衝來的敵人,終於感覺到了有些恐慌。
另一名小鬼子被砸的滿面桃花開,剛發出一聲慘叫,和尚已經欺身而上,一計擺拳重重砸在他的左臉上。
「可是……」
渡邊俊的嘴角不禁浮起一抹冷笑,轉而命令道:「和_圖_書停止開火!」
楊麟抓住機會,再次下達進攻的命令。
和尚原本想依託關押室固守待遇,但隨著小鬼子使用手雷,他知道這個計劃恐怕是行不通了。
20來名鬼子特工在渡邊俊的命令下,從守備中隊手裡接過了大門的防守任務。
「啪!」
「山本特工隊,你們終於出手了嗎!」
柳生秀吉無奈,只得領命離去。
「不好!是手雷!」
畫面拉回戰俘營正門。
要不,我們還是先行轉進,再做他圖吧?」
這時,柳生秀吉面色冷峻的趕了過來,他呵斥道:「手雷攻擊!」
「八嘎呀路!」
「接下來,大門交給我特工隊來守衛,你去把關押室那群支那戰俘通通地擊斃!」
他扭頭對藤原一郎的副手渡邊俊說道:「渡邊君,這些支那人的火力實在太猛了,戰俘營恐怕是守不住了。
這樣可以儘可能減少己方的傷亡。
現在看來,這個方法是行不通了。
他們和其餘幾名準備投彈的小鬼子廝殺在一起。
m3式衝鋒槍的有效射程只有200m.hetubook.com.com米,一旦超過這個距離,除非命中一些重要部位,否則很那對敵人造成有效殺傷,同時,該槍的精準度也會大大降低。
此時,戰俘營內的小鬼子已經被炸得暈頭轉向,一時間根本組織不起有效的反擊。
好在,俘虜們都躲在了射擊死角處,因此,鬼子們的火力雖猛,但卻並沒有對他們造成多大的傷亡。
好在,這些關押室分為幾間,內部空間夠大,戰俘們及時趴在了地上,只傷亡了10幾個人。
但同時也有一個很嚴重的弊端,那就是,他們手中沒有機槍,也沒有狙擊槍,或者步槍。
為防止遭到敵人機槍火力的掃射,他們依舊拉著長長的散兵線。
但現在嘛?
楊麟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冷笑,這些鬼子特工的戰鬥經驗是很豐富,他們手中的衝鋒槍火力也很猛。
楊麟叫停了一連的衝鋒,與戰俘營大門保持著200米左右的距離,同敵人展開火力對射。
「弟兄們,停止衝鋒!」
他先是用槍里最後一顆子彈幹掉了一名準備繼續投彈的鬼和_圖_書子,隨即直接把打空子彈的王八盒子丟了出去。
楊麟原本想利用自己精湛的槍法,先狙殺掉部分鬼子特工,然後再發起進攻。
「滋,滋滋!——」
而與此同時,另外幾枚手雷也發生了猛烈爆炸。
這些鬼子特工的作戰經驗明顯要豐富很多,他們登上圍牆后,並沒有呆在固定的地方,而是一邊開火阻擊,一邊不斷移動變換自己的位置。
渡邊俊見獨立營停止進攻,不禁感到有些錯愕,但很快他又轉憂為喜。
柳生秀吉也不是怕死的人,事實上,二戰時期,特別是二戰初期的小鬼子,他們全都飽受軍.guo主義思想和武士道精神的洗腦,幾乎沒有貪生怕死的人。
10幾枚手雷冒著硝煙,從洞開的窗戶飛進了關押室。
小鬼子或許是被那兩枚手雷炸得有些懵逼,亦或許是沒想到俘虜們還敢發動反擊。
柳生秀吉也不例外,這老鬼子怒吼一聲之後,便抽出了腰間佩刀,帶頭衝殺了過去。
「另外,附近據點的皇軍也在趕來的路上,最遲1個小時就能抵臨這裏!」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