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收買錢伯鈞

中國戰敗那只是時間的問題,所以你們二位應該為自己的前程好好考慮一番。」
在他的策反下,已經有3個國.軍的營長,和兩個國.軍的團長先後投靠了日本人。
「是!」
「好!以後你就是咱獨立營的眼睛了。除了和尚,以及連級以上軍官,全營其他人由你挑!」
從外表看上去,此人頗有幾分教書先生的儒雅模樣。
第二個目的則是花錢收買錢伯鈞,讓他為日本人對付楊麟提供便利。
劉舉善喝了口茶水,重新換了一個話題。
「晚點你來我辦公室一趟,我那裡有一份關於偵察兵的資料,你拿去學習一下。」
「喔?劉先生請說。」
錢伯鈞的臉色當即就陰沉了下來,正欲開口,劉舉善卻話音一轉,又接著說道:「當然了,二位長官所提出的要求也完全不過分,如果只是做一個小小的上校團長,對於錢長官來說,確實是有些屈才了,這點是在下的失職。
劉舉善這個大漢奸此次來到錢伯鈞的營部有兩個和-圖-書目的。
旁邊的副營長王貴心領神會,立即不滿的開口道:「我們營可是超級加強營,有足足2000之眾。
萬家鎮。
當然了,一開始日本人的目光其實是楚雲飛,但經過多番調查,確定此人不可能被策反之後,才退而求其次,把目光定格在錢伯鈞的身上。
喔對了,就在兩天前,昨天,這個楊麟又率部奇襲了雙碾鄉的戰俘營。
劉舉善道:「二位長官夢想必你們應該知道楊麟俘虜坂田太君,不久前又拿下萬家鎮和青河鎮火車站。
「是!」
拋開人品不說,單論軍事才能,錢伯鈞也算得上是個比較優秀的指揮官。
日本人要是有誠意,就考慮一下我們剛才提出的條件!」
侯猛轉過身,疑惑的看著楊麟:「營長,還有其他什麼吩咐嗎?」
一是替日本人策反錢伯鈞,讓他率領全營投靠日本人。
侯猛一臉欣喜,腦袋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
幾個人在營部里密談了一會兒,劉舉善hetubook.com.com策反錢伯鈞事情並沒有談妥,氣氛也變得有些怪異起來。
劉舉善在晉西北地區活動多年,一直致力於給日本人收集情報,和策反國.軍的一些軍官。
王貴點了點頭,不明白的問道:「劉先生,這個楊麟是我358團獨立營的營長,我和營座在接防萬家鎮的時候與他打過一次照面,不知你為何突然提起此人?」
我們營座雖然還只是一營之長,可過的生活,卻要比絕大部分團長還要舒服。
「兩位長官,投靠皇軍的事我們先放在一邊,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皇軍非常看重二位,對人才也十分慷慨,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錢伯鈞把玩著手中的茶杯,沒有開口。
5萬現大洋,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由於楚雲飛治軍嚴明,所以錢伯鈞跟著他東征西討多年,幾乎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大洋。
內心雖然震驚,不過他卻強裝鎮定,說道:「劉先生,但不知你這是何意?難道想讓我幫日本人m•hetubook.com•com對付楊麟不成?」
「很好!」楊麟道:「我計劃成立一個偵察連,你願不願意干連長?」
358團1營營部。
楊麟點了點頭,又問道:「聽和尚說,你以前是偵察連的連長?」
除此之外,我這次前來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和你們商量一下。」
侯猛用近乎保證的口吻道:「沒有問題!」
錢伯鈞臉上的不滿稍稍緩和了一點。
楊麟計劃在系統商城裡購買一份高級偵察兵訓練手冊,手抄整理出來,交給侯猛。
至於完美級的,他倒是想給,關鍵是窮啊。
但此人野心極大,他手下有2000多號人馬,勢力已經超過絕大部分的團長,因此,他根本不滿足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營長。
「去吧!」
頓了下,王貴又接著道:「如果我們營長背叛長官,背叛民族,換來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團長,我們又何必背負漢奸的罵名?
「願意!必須願意啊!」
錢伯鈞的營部大門緊閉,外面站滿了警戒哨,可謂是戒備森嚴。www•hetubook•com.com
錢伯鈞和王貴做出洗耳恭聽的模樣。
「楊麟這個人,二位長官都知道吧?」劉舉善問道。
「所以,筱冢義男司令一直想剿滅楊麟的部位,為此還專門頒布了懸賞令,誰只要能剿滅了楊麟,就能領取10萬現大洋的獎勵。」
倒不是錢伯鈞對楚雲飛有多忠心,也不是他那顆愛國之心還沒有泯滅。
日本人就給了一個上校團長,也未免太小看我們營座了吧?」
侯猛欣然應諾,就欲準備離去。
楊麟似乎想到什麼,喝止道:「等一下。」
眼下的局勢,以二位的眼光相信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
只因為日本人開出的價碼太少了,完全沒有達到預期。
這些事情已經徹底惹惱了筱冢義男司令官。」
劉舉善對錢伯鈞做了很長時間的調查,知道他是一個不安於現狀的人,要策反這樣的軍官,對於他這個有著多次成功經驗的人來說,實在是太容易了。
對於日本人來說,這個大漢奸可謂是居功至偉,他的功勞絲毫不弱於一些能征善戰的軍和*圖*書官。
「這還差不多。」
除了他們3人外,還有一位穿著便裝的中年男人。
錢伯鈞、王貴等人的表現也在劉舉善的預料之中,他臉上堆著笑容說道:「錢長官、王長官,咱中國有一句古話,叫做良禽擇木而棲。
侯猛道:「嗯,是的。」
「不錯!」
中年頭上戴著一頂黑色氈帽,穿著一身藏青色的長袍馬褂,腳上穿的是一雙布鞋。
偌大的營部空蕩蕩的,一共只有4個人,營長錢伯鈞,副官陸晨,副營長王貴。
這個男子可不是普通人,他的名字叫劉舉善,現在的身份是河源縣憲兵隊長平田一郎的特使。
「3天內,把偵察連給我建立起來,有沒有問題?」
……
回去之後,我會立即把二位長官的話轉告給平田太君。」
說著,劉舉善又從口袋裡掏出一沓銀票放在桌面上,接著推到錢伯鈞的面前:「長官,這裡是5萬現大洋的銀票,還請笑納。」
楊麟道:「聽和尚說,你的性子有點急躁,作為一名合格的偵察兵,這點很不好,你需要改正一下。」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