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創造歷史的機會

幾乎與此同時,鬼子的狙擊手也在不間斷的狙殺國.軍的機槍手。
都給我頂住!
不過,面對強悍的日軍,能打勝仗的指揮官實在太少了。
「帝國的勇士們,建功立業的機會來了,方面軍的那些長官們都在後方關注著這場戰役。
上將氣得臉肌劇烈的抽搐起來:「我看是某些人嫉賢妒能,自己打不了勝仗,所以才故意詆毀楊麟吧?」
「轟!」
「噗!」
「楊麟嘩眾取寵?」
山本特工隊的隊員們迎著國軍激射而來的彈雨猛衝猛打,一些躲在掩體後面的國軍士兵剛準備抬手反擊,幾枚拉著硝煙的手雷就飛了過來。
他們在狙擊手和機槍火力的掩護下,很輕易就將道路上的國.軍分割成為了好幾塊,隨即,第三中隊開始在山本一木的親自帶領下,強攻中心區域。
「突突突!」
「第二中隊從右翼突進,截斷後方支援警衛部隊的救援!」
「突擊,突擊,殺雞給給!」
他們依託周圍的地形作為掩護,快速朝吉普車所和*圖*書在的位置突擊了過去。
趁此機會,山本一木一聲令下,立即帶著第三中隊的20多名特工隊員,呈戰術隊形散開。
傅宜生也知道,眼下並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他瞪了眼旁邊的少將,隨即扯開嗓子喝道:「弟兄們,這邊爆發戰鬥,就近的駐軍肯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前來救援。
因為山本特工隊作為一支奇襲部隊,同樣沒有攜帶重火力武器。
說完,傅宜生就抬起手裡的衝鋒槍,果斷扣動了扳機。
「突突突,突突突突!——」
與此同時,另外幾名特工隊員則是趁此機會,將受傷的同伴拖到了掩體後面。
手雷猛的爆炸,躲在掩體後面的國軍士兵們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就連人帶槍被炸飛了出去。
山本特工隊把握戰機的能力極強,他們以小隊為作戰單位,相互交替掩護著朝山下衝去。
60多名鬼子特工隊員兵分三路,同時進攻。
這名上將不是別人,乃是國軍第7集團軍、兼文水關會戰前和-圖-書敵總指揮傅宜生。
上將陰沉著臉質問道:「此事為何我不知道?」
一轉眼功夫,他們就衝到了距離山路不足100米的矮丘腳下。
況且,擊殺掉傅宜生和活捉他,所起到的戰略效果是一樣的,都能令文水關的中國守軍陣腳大亂。
旁邊的幾名鬼子特工急忙就近躲避,隨即扣動扳機,對國軍進行火力壓制。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要多此一舉呢?
山路上的國.軍是一個警衛營,總人數在400人左右。
而能夠連戰連捷,每次都是以弱勝強的指揮官,更是絕無僅有。
只是因為考慮到,如果楊麟提拔的太快,會引起一些人的妒忌排擠,這才沒有繼續提拔。
難道這支敵軍,就是楊麟口中的日軍特工部隊不成?」
旁邊的那名少將軍官想了想,說道:「總座,今天上午,358團獨立營的楊麟曾發了份明碼電報,稱日軍有一支火力精悍的特工部隊已經混入我軍後方,讓各部多加提防。
這些鬼子特工隊員不https://m.hetubook.com.com愧是精銳中的精銳,他們的進攻快如閃電,團隊戰術配合完美的幾乎無懈可擊。
「狙擊手,消滅掉支那軍的機槍手!」
鬼子狙擊手和機槍手接到指示,立即調轉槍口,給他們提供火力掩護。
雖然他們都沒有攜帶重火力武器,只有部分官兵輕機槍,但他們所爆發出來的火力,依舊讓山本特工隊感到有些棘手。
山本一木不斷的下達著命令。
少將忙解釋道:「當時,不少人都認為楊麟此人是嘩眾取寵,故意漲敵人士氣,來滅自己的威風,是以,卑職這才沒有上報!」
為首的那名國軍上將軍官一邊躲著不飛來的子彈,一邊皺眉詢問。
「第三中隊,隨我直接從正面切入強攻!」
山本一木是一個行事十分果決的人,他並不打算活捉傅宜生,因為這裡是國軍佔領區的腹地,如果時間拖得太久,極有可能出現意外。
「帝國的勇士們,前面都是支那軍的高級將領,一鼓作氣衝上去,消滅掉他們!」
山本一和-圖-書木連續揮動手臂,一邊喊話的同事,一邊對身後的部下們打著行動手語。
在鬼子特工隊員們的閃電戰術下,山下的國軍被打得死傷慘重,一時間根本無法組織起有效的反擊。
「機槍組攻擊,火力壓制山下的支那軍!」
山本特工隊的隊員們掐準時間,拉開手雷的保險后,稍微等了幾秒鐘才投擲出去。
只要堅持到援軍抵臨,屆時,便是這些日本人的死期!」
而第一中隊和第二中隊,則是依託有利地形阻擊著試圖趕過去救援的國軍,進行圍點打援。
一片彈雨激射過來,兩名鬼子特工隊員躲避不及,頓時被打倒在地。
他早聽說過楊麟,也一直在關注著這位能征善戰的少年營長。
兩挺機槍火力交叉射擊,射出的子彈,隨著射手手臂擺動,就像是死神在舞動長鞭一般,頃刻間就收割了10幾名國.軍士兵的生命。
只要消滅掉山下的那些支那軍官,特工隊將創造出一片屬於我們自己的歷史!」
「殺雞給!殺雞給給!!!」
「殺雞給和_圖_書給!」
鬼子特工隊在山丘上建立了兩個機槍陣地,接到命令,兩名機槍主射手立即扣動了扳機。
隨著一名名機槍手相繼被狙殺,山本特工隊很快就佔據了上風,把山下的國.軍打得根本抬不起頭,只能被動的躲在掩體後面。
幾乎是手雷剛落地,就直接炸開了,完全不給國軍士兵們一點反應的時間。
「噗,噗!——」
「突突突,突突突突!……」
然而,國軍並不擅長這種突襲戰鬥,他們也沒有經歷過特種作戰的訓練。
「突擊,突擊!」
「手雷攻擊,手雷攻擊!」
「第一中隊從左翼切割突破,火力阻擊前面的摩托車隊!」
按照楊麟的軍銜和軍職,原本是不可能入傅宜生的法眼的。
「他娘的,這些敵人究竟是什麼來路,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轟轟轟轟——!」
按照獨立營所立下的赫赫戰功,原本,楊麟早就可以加官進爵了。
面對這種從未見過的戰鬥方式,儘管他們依舊在奮力抵抗,但還是被打得節節敗退,士兵人員不斷傷亡。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