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報仇心切的本間雅睹

過了片刻,本間雅睹漸漸恢復了一些理智。
牛大胆應諾一聲,隨即轉身下了樓,打電話將楊麟的命令傳到給了炮營。
一時間火光衝天,煙塵四起。
「八嘎呀路!你們這群蠢貨,是誰讓你們給我動手術的?我要將你們通通滴牆壁!!!」本間雅睹憤怒到了極點,完全喪失了作為一名中將師團長該有的理智和冷靜。
「轟隆!」
隨即,本間雅睹將部下們召集到了身邊。
可以說,即使是在漆黑一片的夜晚,鬼子部隊的一舉一動也都完全在楊麟的掌握之中。
照明彈在半空中燃燒,炙熱的強光將整個城區照亮得宛如白晝一般。
「轟隆,轟隆,轟隆!——」
「將軍閣下息怒!」
一時間慘叫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密集沉悶的炮彈出膛聲打破了黑夜的沉寂。
是楊麟和他的中銳團讓本間雅睹成為了一個太監,這老鬼子在心裏暗暗發誓,哪怕不惜一切代價,他也要滅了楊麟和他的中銳團。
因此,小鬼子晚上前來搞偷襲,完全就是送人頭,僅此而已……
得知自己已經成為了個太監,再無法展現男人雄風過後,本間雅睹整個人奔潰的像一隻發了瘋的鬣狗一樣,胡亂的摔打著周圍能觸碰到的一切物件。
其實這也完全在情理之中,因為換做任何一個正常男人,必然都將無法接受自己成為一個太監,那簡直是生不如死!
「卑職等明白!」
不計其數的小鬼子還沒有看到中銳團守軍的影子,便成片成片的倒在了火海當中。
楊麟卻是臉色一肅,說道:「我們讓本間雅睹做不成男人,這老鬼子必然懷恨在心,一旦他醒來,必定會對咱們出兵,而且會比之前都要來的更兇猛!
「回稟師團長閣下,是筱冢義男司令官親自下達的命令,我們才敢對您進行手術的,您看,這是筱冢義男司令官親自從太原發來的電文……」
因此,中銳團為鬼子營地的轟炸並沒有持續太長時和*圖*書間。
「轟隆,轟隆,轟隆!——」
楊麟嘴角微微上揚,綻放出一抹毫不掩飾的森然之意:「狗日的小鬼子,你們敢來投降,老子就讓你有來無回!」
這樣一來,不管治沒治好,他們都不需要承擔任何罪責,也不用擔心被師團長本間雅睹記恨上。
為了復讎,本間雅睹集結了數千兵力。
「是,團座!」
很快,鬼子通訊兵按照指示,向山西太原日軍第1軍的司令部發去了一份電文。
本間雅睹咬著牙,一臉怨憤的說道:「按照之前的作戰部署,你們立即組織兵力,今晚各部分頭襲擊中銳團,一定要將其全部消滅掉!」
發射的這些炮彈當中,除了常規的高爆炮彈外,還夾雜著大量凝固汽油彈。
「啊,啊啊啊……」
「師團長閣下,您剛剛動完手術,需要休息,不能亂動,否則傷口會崩裂開的……」
「師團長閣下,您醒了,有何指示?」
「是,請轉告團座,卑職保證完成任務,讓這些狗日的小鬼子有來無回!」
可笑的是,渡邊近自以為他的夜襲戰術很高明,卻不知,玩戰術楊麟才是專家,說是渡邊近的祖宗都不足為過。
「可使用燃燒彈攻擊!」
隨即,鬼子軍醫便立即在副手們的配合下,對已經躺在手術台上面的本間雅睹進行了手術……
「八嘎!不好!是炮彈,我們被支那軍發現了,散開,快快滴散開!」
「轟隆!」
「喔,原來如此!」
因為這完全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很快,城西區域就被炸成了一片火海。
值得一提的是,楊麟知道,日軍第27師團遭到轟炸后,必定會請求航空兵助戰。
「我軍陣地前500米的區域,向西門延伸!」
此時,楊麟正在召開軍事會議。
鬼子聯隊長渡邊俊並沒有一上來就將他的兵力全部投入了進去,而是派遣了一個步兵大隊作為第一梯隊,趁著夜色的掩護,向中銳團防區偷偷和_圖_書摸摸的採取進攻。
因此,這老鬼子雖然滿心憤怒,滿心不甘,卻也只能無助的躺在病床上……
隨即鬼子軍官們各司其職,組織病理,準備夜戰所需要的彈藥,然後開始給下面的部隊分派作戰任務……
此時,本間雅睹已經痛的昏厥了過去。
此時,楊麟站在一棟三層洋樓的樓頂上,慢慢移動著手裡的夜視望遠鏡,仔細觀察著偷偷摸過來的小鬼子。
鬼子士兵們無暇欣賞這美妙的畫面,反應過來后,紛紛驚叫著向就近的掩體|位置四散而逃……
之前操刀動手術的那名鬼子軍醫顫顫巍巍的把那份電文遞到了筱冢義男面前。
鬼子通訊兵拿起譯好的電文,急匆匆來到野戰醫院,對一眾鬼子軍官們大聲報告道:「報告各位長官,筱冢義男司令官回電稱,他已經同意師團長閣下立即進行手術!」
因為本間雅睹的受傷,一整天,小鬼子都沒有再發動進攻。
而因為這件事情,本間雅睹這老鬼子對於中銳團的仇恨也更加深了,說是不共戴天都沒有任何問題。
本間雅睹狀若癲狂的說著,看起來就像是一頭髮瘋的野狗。
「八嘎!八嘎……」
雖然二者都是中將軍銜,但他們的地位卻是有著天差地別的差距。
渡邊近自以為很牛逼的夜襲戰術都是楊麟用爛的了,在楊麟看來簡直就是小兒科的玩意,可笑至極!
「各位長官,師團長閣下不配合手術治療,這可如何是好?」
鬼子軍官們紛紛重重頓首,然後轉身離開了病房。
眾人紛紛深以為然的重重點頭。
乘坐探空氣球升上夜空的中銳團炮營觀察手,立即將小鬼子所在的坐標彙報了下去。
鬼子軍醫見狀,只好看向其他鬼子軍官。
事已至此,再憤怒都沒有任何意義,他只能接受自己成為太監的事實。
一些小鬼子逃避比不及,直接被爆炸火光吞沒其中。
「咻,咻咻……」
楊麟一拳重重砸在身前的會議桌www.hetubook.com.com上,隨即開始作戰略部署。
「八嘎呀路!八嘎呀路!八嘎呀路!!!」
鬼子軍官們紛紛頓首回應,他們可不是向通訊兵行禮,而是對錶示對筱冢義男的敬意。
就以本間雅睹昏厥前的堅決態度,可以明確的知道,就算將他治好了,他也不會領情,甚至還會被對方記恨上。
然而這些鬼子軍官一個個都跟人精似的,沒有本間雅睹的命令,誰也不敢當這個出頭鳥,擅自做主給他做手術。
楊麟又道:「不過,咱們今天可算是跟本間雅睹結下了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了,因為他傷的是大腿根部,據可靠情報稱,需要動切割手術,怕是以後都做不成男人了。」
不過,如果不立即拿出決斷,拖延了救治時機的話,上面也肯定會罪責下來。
大約10幾分鐘后,第1軍司令部那邊有了回電。
楊麟又說道:「不過,被憤怒沖昏頭腦的本間雅睹,也必定會將他所有的弱點都暴露出來!」
頓了下,鬼子通訊兵又補充了一句:「這是筱冢義男司令官的命令,必須立即執行!」
「嗨依!」
鬼子軍官們小心翼翼的詢問著本間雅睹,生怕惹怒了他,遭受無妄之災。
鬼子軍醫耷拉著腦袋,勸說著本間雅睹。
原本就已經殘破不堪的民房建築,再次遭到摧殘,頓時成片成片的倒了下去。
眾人齊齊點頭。
小鬼子這邊一展開行動,特戰隊的偵察兵便在第一時間將這個情況告知了楊麟。
等鬼子航空兵飛臨汾陽縣城時,中銳團的飛行大隊早已經返航不知所蹤,地面的炮兵部隊也全都潛伏了起來。
「所以,你們切不可掉以輕心!」
一番商討過後,鬼子軍官們決斷向太原司令部發電,徵求司令官筱冢義男的意見。
因為他現在已經不僅僅是想要消滅咱們立功,更是想復讎!」
汾陽縣城,中銳團團部。
炮兵營的官兵們早早便調整好射擊諸元,瞄準了這片區域,此時接和_圖_書到命令,立即將一枚枚榴彈塞入了炮膛之中。
無奈,鬼子航空兵只能對汾陽縣城進行一番報復性的轟炸,隨即便返航了……
不得不說,這幫鬼子軍官還真是一幫鬼才。
因為佔據了城西片區,這給小鬼子的行動帶來了極高的便利。
到了晚上,動完手術的本間雅睹終於從昏厥中清醒了過來。
緊接著,一排照明彈攜帶尖嘯聲劃破黑夜,飛掠到了誠心上空。
……
「呃啊!」
但只見,一枚枚拖拽著醒目尾焰的榴彈劃過天際,急速朝著城西方向飛掠過去。
「八嘎呀路!絕對不可以!軍醫你滴要是膽敢切割我的身體,我立馬就槍斃了你!」
第一梯隊的鬼子士兵完全處於中銳團的轟炸區域,他們紛紛宛如喪家之犬一樣,東躲XZ,或是直接趴在地上躲避。
動手術是筱冢義男下達的命令,本間雅睹就算再憤怒,也不敢對他的頂頭上司怎麼樣。
本間雅睹並不是一個遇到困難就只會憤怒發火的蠢貨,相反他不僅有著極高的戰略眼光,同時也有著極其堅韌的心性,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從一個毫無背景的見習軍官,一步步爬到中將師團長的位置。
當時,第一梯隊的小鬼子眼看距離守軍陣地已經不足500米,正準備一鼓作氣,發動最後的進攻,突見這一壯觀的畫面,頓時便呆立在了當場。
炮兵營長趙玉庭重重掛斷電話,轉而對旁邊的部下們下令道:「齊速射,準備!」
「嗵嗵嗵嗵!——」
「嗵!」
有了照明彈的幫助,街道上的鬼子士兵更是如同在裸奔一樣,無處可藏。
鬼子醫護人員們不敢阻止本間雅睹發泄,只能在一旁出言提醒。
屠殺,這完全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中銳團外緊內松,在各個街巷要道位置,都派遣有偵察兵警戒,並且還給他們配備了夜視儀和夜視望遠鏡。
「牛大胆,傳我命令,立即通知炮兵營,密集轟炸我軍陣地前500米的城西片區,並向和_圖_書西門方向進行火力延伸!」
平靜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一晃就來到了半夜11點。
「這也是我們擊敗乃至重創日軍第27師團的絕佳機會!」
有了坐標指引,中銳團炮營這次所發射的炮彈就跟長了眼睛一般,精準落在了鬼子大軍周圍炸開。
經過之前幾次戰鬥,駐屯步兵第1聯隊和駐屯步兵第2聯隊的傷亡都極為慘重,這一次主攻的任務便落到了駐屯步兵第3聯隊的身上。
楊麟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陰險的笑意,說道:「根據戰區長官部那邊傳來的情報稱,好像是鬼子第27師團的師團長本間雅睹在咱們白天的轟炸中受了傷,需要動手術,暫時失去了指揮能力。」
「嗨依,我們明白了!!!」
本間雅睹看完電文,一臉奔潰的直接將其撕碎,丟棄在了地上。
偵察營長侯猛一臉費解的問道:「團座,這按照小鬼子的尿性,不應該啊,要是以往,他們遭到咱們襲擊,非得狠狠的打回來不可。」
「可今天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幫小鬼子改吃素了?他們的航空兵只是走走過場就算了,沒想到第27師團的小鬼子也一整天都沒有行動,這抬不符合常理了,難道是小鬼子在醞釀什麼大陰謀不成?」
面對師團長本間雅睹的苦苦哀求,鬼子軍醫雖然有心卻無力,當下只能一臉物流的說道:「師團長閣下,目前野戰醫院的理療條件非常有限,而且又缺乏醫療設備,卑職也沒有別的辦法了,還請你為了自己的身體著想!」
隨即,地面的炮兵立即調整炮口,對城西區域的小鬼子展開精確轟炸。
「哈哈哈!」
頓了下,見鬼子軍官們也拿不到主意,軍醫又說道:「師團長閣下的傷勢不能耽擱,不然會危急到他的生命,還請諸位長官快些拿主意……」
眾人紛紛大笑出聲,也終於明白團長楊麟剛剛為何露出那樣陰險的表情了。
第一波齊速射過來,中銳團炮兵營很快就展開了第二輪、第三輪齊射。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