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覺醒篇
第0007章 圍殺

「是的,奸雄。然而,他們都錯看孤了,不管他們如何看待孤,評價孤,他們始終看錯孤了。孤就是孤,孤就是獨一無二的曹操。
「機會來了!」劉昊當機立斷,掄起方天畫戟就向它們殺去。
一個個邪靈在劉昊疾風般的速度下哀聲倒地,排著隊的化成一堆堆黑沫。
果不其然,當天晚上,就在火車發動前,劉昊接到了宮勇傳來的命令。
可不等他笑出聲來,三朵火蓮從下朝上,急簇而來,將他緊緊裹挾期內。
「你以為這樣就行了嗎?太小看我了!」精英邪靈雙腿一用力,跳出了火蓮的包圍圈。
這一看,讓他震怒不已。這手段唯有人才能做到,而能做到的人對靈碑陣法的核心是相當了解的。
「哼!威威天火,凈士滅邪,光明永存,急急如律令,敕!」風昊從腰間取出一張天火符。天火符的攻擊力不如火蓮符,但勝在它群體攻擊的屬性。
「哎!不管范建是不是別有用心,他有一句話說的是對的,大丈夫當頂天立地,沒必要活得畏畏縮縮。我必須得做出改變,必須得向和-圖-書曹先生認真學習。」
「知道啦!你就看好吧!」
手中的方天畫戟是他從家中帶來的。凡級上品對上這些邪靈,那是綽綽有餘。
「當」,火花四濺,精英邪靈手中的戰刀擋住了奪命的方天畫戟。
「吱」的一聲,木屋的門被推開。劉昊沒有在第一時間走進去。人生無常,昨天傍晚的時候,李斯不也是這個動作嗎?
「什麼玩意!想一出是一出,區區一個中隊長就如此,那要是給他一個大隊長噹噹,那還不飛上天了!」劉昊在心裏咒罵道。
「不對,有精英級邪靈!」,劉昊反手一抄,擋住了來自後面的攻擊。
湧上來的邪靈在天火符的攻擊下,不得不將注意力從劉昊的身上挪開,轉而進行防禦。
奪門而出,先發制靈。面對邪靈圍殺,坐以待斃是不行的。
「三,二,一。」以右腳為支點,腰部為紐帶,雙手用力一掄。
「轟」,「嗖嗖嗖……」
沒有脫衣,直接躺倒在床。一夜兩日的緊張工作,需要好好的睡一覺。
「不!給我擋!」此時的精英邪靈m.hetubook.com.com正好是舊力用盡之時,身體在半空中又借不了力。
方天畫戟眨眼間畫出一個圓形的弧光。弧光不僅美麗,也充滿了致命的殺傷力。
「哎!別走啊!話還沒說完呢!」劉昊著急地喊道,然而,曹操可不會等他。
爆裂的天火符化成一枚枚燃燒著火球,自主的朝邪靈砸去。
沒有急著出第二招,耐心的等邪靈朝自己圍來。
三朵散發著紅光的火蓮呈三角形朝精英統領圍去。
「臭小子,好話到你嘴裏怎麼就聽得那麼變扭呢?有空多學習下說話技巧,未來的你是做大事的人,可不能輸在說話上。」曹操心裏高興,可表面上決不能表露出來。
圍上來的邪靈在自以為勝利在望的心情下被弧光攔腰切斬。下一刻,「噗噗噗」的化成一地黑沫。
不過他也因為這一擊,往前滑行一截,致使靈力在胸口位置出現紊亂。
雙手合十后整,把頭靠在手掌上,躺望著天空,一步步的走向墓園小木屋。似乎只有回到那裡,整個世界才是屬於自己的。
單腳一蹬,右手和*圖*書一擺,劃出一道月弧。
「我不甘心。」精英邪靈在臨死前發出最後的嚎叫。
解決完這一批,剩餘的邪靈不能再用同樣的方法。邪靈本就狡猾,在見到了這麼多同伴的死去后,他們會心生警惕,從而變得更加油滑。
「小昊子,禍亂起於蕭薔啊!外敵好對付,內鬼就難纏咯!我們現在不能急,一定要鎮靜,保持理智。唯有如此,才能化被動為主動,為我們爭取勝利的契機。」
「管它那麼多呢!只要是好的就行。」劉昊咧嘴一笑,扛起方天畫戟,朝小木屋邁步走回。
「我才沒工夫想這個,我想的是你們怎麼進來的?」劉昊試探性的問道。
「老曹,我聽你的。你的江湖經驗絕對比我豐富。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嗎?姜還是老的辣!」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怎麼會有那麼多邪靈?墓園可是有靈碑的,邪靈不敢入侵。」
「不愧是統領大人指名道姓要取性命的人。假如被我一擊而殺,那也太沒意思了。」隱藏在邪靈中的精英級統領現身了。
「你想要幾個?別把自己和圖書看得太高!你們人類本就比我們孱弱,同等境界下,三個你才能打贏一個我。不要把我跟那個笨蛋相提並論,他還不配被稱作精英。」
解決了精英邪靈,剩下的邪靈就好解決多了。假如再多一個精英邪靈,過程雖會複雜些,但結局仍會是一樣的。
「只有你一個嗎?」風昊順了順氣,把方天畫戟插在地上說道。
「猜錯?孤是推斷,不是猜。就這樣吧!孤總覺得事情還沒結束,先容孤小睡一會。」
拖著疲憊的身子,劉昊來到靈碑前。
「我們怎進來的?這就要問你們自己人了。好了,廢話不多說,取了你的項上人頭,我還要向統領領賞去。」精英統領聰明著呢!他才不會按照劉昊的思路出牌。
「等解決完眼前的邪靈,去看看不就行了嗎?事先說好,不到萬不得已,孤不會出手。」
「哼!火蓮符,急急如律令,燃!」劉昊做了一個大胆的嘗試,他一次性取出三張火蓮符,以一道符令御之。
不說孤了,說說你吧!按照孤的推測,你很快就會接到任務結束的命令。宮勇不會像范建那樣與你和-圖-書面對面交談,他會把想說的話寫在命令上。」
「噗呲」一聲,前沖的邪靈被月弧一分為二。
「小昊子,反應不算慢。今晚有樂子了,你要加油哦!」曹操本想提醒劉昊,不曾想到他能在自己提醒前清醒過來,而且還能那麼快進入戰鬥狀態。
一個縱身,從兵器架上拿起方天畫戟。昨晚的任務不適合帶著他,因而也就讓它留在家裡。
「我不會小看我的敵人。然而,我等的就是現在!」劉昊一邊說著話,一邊將方天畫戟用全身力氣擲了出去。
迷迷糊糊的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間,內心的警兆讓他瞬間睜開眼,從床上一躍而下,警戒起來。
也許是締結了契約的關係。劉昊驚奇的發現,對曹操,自己竟然有一種不同尋常的感覺,這感覺像是友情又像是親情。
「知道啦!只要沒有統領級邪靈,我應付的過來。」劉昊自信地回道。
「奸雄?」劉昊好奇的問道。
「哦?是嗎?那萬一你要是猜錯了呢?」
「這身姿,這神態,怎麼讓孤像是看到呂奉先了呢?」曹操陷入了沉思,他覺得這不是巧合。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