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我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過了橡樹,是一段栽滿了櫻花的校道,穿過校道,便學校的校舍。校舍是建立在一個視野良好的高台上,站在校舍的樓頂上,可以看到遠處東京灣的海岸線。
擴音器中響起廣播聲,在人群中的推搡下,多崎司擠進8:00的中央線車廂。
不遠處西新宿繁華的高樓群,不少寫字樓的格子間還是亮燈的狀態,偶爾還能看見一兩個社畜站在玻璃窗前,茫然地看著東京繁華的夜景。
那些都是過去完成時了,將來進行時的話,一定是翻身打……話說將來進行時的語法句式是什麼來著?
居民樓的前方是鋪滿了綠意的大型公園,天空是鮮明的湛青色,青與綠的中間地帶,新宿鬧市區的大小建築群落在其中,仿若輕巧地把樂高積木堆疊起來一般精緻。
肯定句的句式是:主語+shall/will+be+現在分詞+其他。
吃完飯後,多崎司在日記本上寫道:沒有鹽的雞湯,像是在喝雞的洗澡水。
舉個栗子,一般的國立高中學費,第一年的學費100萬円左右,往後兩年是70-80萬円。一般的私立高中,第一年的學費150萬円左右,往後兩年差不多是100萬円。
多崎司打著呵欠鑽進洗手間,半閉著眼刷完牙,洗臉,穿上襯hetubook.com•com衫、西褲。
多崎司走進廚房,電飯鍋里有早上煮好的飯,他看了看冰箱,還有一小塊雞肉,便打算煮點雞湯,簡單湊合著吃就行。
咻!
最近的天氣比較潮濕,房間因為坐南朝北,陽光照不進來,所以空氣中隱隱約約飄著一股霉味。
一進校門,迎面便是一棵高大的橡樹,樹齡少說也有一百年。站在樹底下仰頭一看,會覺得連天空都被綠葉遮蔽了起來。
多崎司寫完作業,合上作業本,看了看時間,晚上十一點。
沐浴在四月春光下的女高中生,裙擺搖曳間充滿了青春的氣息,令人有探頭進裙底看一看的衝動。
挺好的,我們都過得挺開心的。
驀然一股眩暈感在胸中擴散。
「電車進站,請注意」
一:像棲川唯那種,特別有錢有背景的。
多崎司掏出鑰匙,打開自家的門。
房間里幾乎沒有室內裝飾,只有一張書桌、一個書架、以及一個木質衣櫃。床是直接鋪在地上的榻榻米,佔據了房間三分一的空間。
在這個大背景之下,私立北川學園的學生大概分為四個階級。
而且租金只要4萬円。
他這個要求已經非常樸實無華了……
清澈的瞳孔、高挺的鼻樑,剛睡醒,表情略帶著一絲慵懶,整www.hetubook.com.com個人散發著濃濃的美少年風采。
二:一般有錢有背景的。
就是臉色有點蒼白,看起來瘦弱了一點,不然魅力值應該還會再高一點。
開燈,換上室內鞋。剛走了幾步,多崎司就捂住了鼻子。
東京的夜空非常亮,空氣中漂浮著些許酒精與疲勞的味道。
氣氛乏味且枯燥。
光潔的鏡子里映著自己的模樣。
莫名其妙就活成了食物鏈底層……
其實也還好啦,東西一多起來,感覺就會思考起多餘的事情,比如有一台遊戲機的話,那肯定就要浪費很多時間在打遊戲上。
看來健身這件事得提上議程了……
門內門外的光景,彷彿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多崎司望著那些沐浴在春霞中閃閃發光的玻璃大樓,心想:我要在這座城市活下去。
轉身來到褪色榻榻米上,掀開席子,放了4萬円進去,這是過幾天要交的房租。身上餘下的錢,只剩下2萬。
東西少,容易打理,房間也就不容易臟。
在這裏就讀的大部分學生,可以用《海邊的卡夫卡》里的一句話概括:裏面幾乎全是上流家庭或有錢人家的子女。只要不出大格,就能直接升入大學。他們個個牙齒整齊、衣著乾淨、說話無聊。
有多誇張?
我們,和_圖_書都有光明的未來!
有點寒酸。
四:像多崎司這種,大家族的邊緣人,沒錢沒背景而且成績也一般的。
當然了,為了照顧升學率,同時也是為了宣揚所謂的社會是公平的。學校提供了一些特招名額,每年都會招收10%左右成績頂尖的普通人家的孩子,減免他們一半的學費,並提供大量獎學金。
這個小家雖然破了點,但總體上還是令人滿意的。
最近的一家便利店距離大概有五百米……他在心裏盤算了下一趟來回所要消耗的卡路里,決定還是將就一下。
踩著鋪滿校道的粉白色落櫻,多崎司踏入私立北川學園。
滿意個鎚子啊,什麼時候有錢了,第一件事就是搬家!
一個六疊間,約9平米大的房間,外加一個小廚房和一個小衛生間,便是全部了。
絕對不是因為這裏的租金便宜。
昂貴的學費,還有同樣昂貴的各種課外活動花費,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家承擔得起的。
一個金髮碧眼,美得無以復加的少女。
錢不經花……也許要想辦法多找一份兼職。
很合理。
這裡有頂尖的教學設施,同時也有雄厚的師資儲備,生源的質量也非常優質,學費也就理所當然地貴得離譜。
沿著生鏽的外牆樓梯爬回到居住的樓層,多崎司累得滿頭大汗,和_圖_書氣喘吁吁。
「啊~~」
棲川唯,原主從還不知道什麼叫喜歡的年紀就開始喜歡上的人。
沒有遇見直子,也沒遇見高中時代的綠子。
多崎司拎上昨天收拾好的垃圾,推開房門,出現在視野中的,是一片足矣令人迷失的景色。
20分鐘后,在四谷站下車。
三:沒錢沒背景但成績頂尖的。
又鞏固了一個知識點,多崎司心情很不錯。走在通往教室的架空長廊上,四月末明媚而溫柔的陽光照在他的臉上,熠熠生輝。
主要是交通還算便利,離歌舞伎町也近。
之所以會吞葯自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二十天前表白失敗的緣故。
「請換乘的旅客有序下車」
私立北川學園,全日本最好的私立高中,成立於1870年,屬於明治維新時期的產物。
原主這十年來基本就是一個廢宅,身體差勁到弱不禁風的地步。
可差不多煮好的時候,多崎司皺了皺眉,鹽用完了。
邊打哈欠,邊刷卡進站。
光從盡善盡美的設施來看,就知道這學校有多不簡單了。
多崎司玩了會手機,無意中點進相冊,看到了一張照片。
在校舍的左側,是一個棒球與足球兩用的操場,旁邊還有六個網球場。操場的兩端,分別是一個游泳館和體育館,體育館里有籃球場和排球場。
和圖書身邊穿著相同制服的同學走走停停,他是企業社長的兒子;她是國會議員的千金;那個小胖子好像收到了東大的舉薦信;而我昨晚才喝了雞的洗澡水。
校舍共有四棟,一棟普通教學樓、一棟專科教學樓、一棟社團大樓、一棟綜合大樓,處於每個直角上的大樓,都有空中走廊與另外兩棟相鄰的大樓接在一起,被四邊形校舍圍在中間的空地,便是廣大現充的聖地——中庭。
三年下來,需要繳納的總學費高達800萬円。
洗漱完畢,收拾好垃圾,關了燈,來到窗口坐下。
多崎司看著照片,對比了一下兩人目前的處境。
在鞋櫃前換室內鞋時,多崎司暗暗熱血了一把。
……
從車站出來,走過繁華的大道,在一家大型商場前拐進通向校門的那段坡道上,身邊穿著相同制服的學生越來越多。
她住在迷宮般的大宅院,享受著一群傭人照顧的生活起居,冬天去阿爾卑斯山滑雪夏天在夏威夷衝浪;而自己住在陰暗潮濕的出租屋,喝著雞的洗澡水,欣賞免費的東京夜景。
這裡是東京呀~!
系好領帶。
生滿了黴菌的天花板下吊著慘白的節能燈,空氣中漂浮著細微的塵埃,一隻飛蛾圍繞燈罩轉著圈,地面上有它孤單的影子。
第二天早上七點半,半睡半醒間被鬧鐘叫起。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