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他看到我,微笑一禮:「悟賢有失遠迎,施主恕罪。」
大狐狸點頭:「隨我來。」說罷,轉身朝屋外奔去。
「施主莫急。」悟賢呵呵一笑,他看著我,道:「山人門下弟子,皆為登仙而來,修鍊實在繁瑣,一顆兩百年的妖丹必是增益不少。」
天庭允許方士收妖,本為鋤奸扶正,以防邪物禍害人間。廣清真君當年就是以除惡妖而名揚,其門下弟子繼承此志本無厚非,可這般不辨黑白地收妖,實非名門正派所為。
童子沒有帶我進正殿,一拐方向,進了側面一處廡廊。七繞八繞,童子領著我出了一道門,只覺一陣風迎面吹來,面前忽而空曠。
電光火石間,滔天的洪水,句龍的喊叫又徘徊在腦海,抽疼一陣陣地襲來,似有什麼呼之欲出。
「啊!」我恐懼地尖叫,抱緊了灰狐狸。
悟賢一揖:「山人門下弟子所伏妖物皆在此處,請施主入內。」說罷,他手一指,大門緩緩洞開。
我沒想到這樣順利,心裏不禁一松,隨童子走入觀中。
心中一塊大石落下,怒氣隨即而起,我轉向悟賢,橫眉道:「她怎會如此?」
悟賢陰魂不散地看著我,臉興奮得扭曲:「崑崙璧!山人終於尋到了句龍的崑崙璧!」他的笑聲干啞,近乎癲狂。
似有什麼劃過腦海,引來一片耀眼的白光。
童子對我說,罷了,領著我走上木橋。
他聲音和緩,一字一句,平板無波。
「施主前來,不知所為何事?」悟賢道。
不知為何,雖是仙島上的名觀,我卻覺得這地方有些說不出的詭hetubook.com.com異。別的不說,就連照到這裏的日光,也變得陰涼寡淡,似乎沒有一點溫熱。
東西?我睜大眼睛望著他,不明所以。
我的身體不知何時落了地,身下冷硬如冰,我抱著灰狐狸,只覺翻身的力氣都沒有了。
「三清玄火,山人苦練多年。」悟賢高聲道,聲音透著得意:「如今能以擷英來祭,豈非無上之功!」
悟賢卻不慌不忙,微笑道:「想來是弟子們取了妖丹。」
「真人半仙之身,這般欺負孱弱,不覺得羞恥么?」
「果然!果然!」忽地,一道黑影倏擋在上面。
悟賢居高臨下地看著我,笑容映著火光,說不出的詭異:「你想不起來也罷,待山人來取出。」說罷,他突然一甩拂塵,我被拋上空中,倒立在那火坑之上。
「施主請看,這麼多弟子,恐怕山人也分不清誰吞了妖丹呢。」悟賢帶笑的聲音傳入耳中,我轉頭,他就在身旁,清瘦的臉映在火光中,幹得像骷髏。
我也不多廢話,道:「白芍前來,全因家中小婢。今日小婢出門玩耍,被真人門下弟子捉去,白芍特來懇請歸還。」
「初雪!」我急忙跑過去,將灰狐狸抱起。
我大吃一驚,心裏暗叫不好。只聽地面開啟的聲音響起,腳下突然落空,我驚叫著,連忙抱緊灰狐狸。
我感到已經沒有任何力氣思考或反抗,絕望地閉起眼睛。
我知瞞他不得,頷首:「正是。」說著,語氣毫不放軟:「這小婢雖是妖物,卻心地善良,從不加害於人。白芍聞hetubook.com.com真人門下一身正氣,非邪惡不出手,小婢之事,想必是弄錯了。」
他話音剛落,我身體失重,一下墜向那火坑。
身體卻沒有落下,被無形的力托著,浮在了空中。
「如此,」我努力地平復心思,朝大門移步走去:「可白芍這小婢已奄奄一息,還請真人替白芍討回。」
燒灼的疼痛沒有傳來,片刻,我驚異地睜著眼。腦海中的那白光竟然就在眼前,燦爛得炫目,包裹著我,將我緩緩托起。我睜大眼睛,幾乎不能思考,只看著上方裂開的地面離我越來越近。
我吃了一驚,頃刻間,頭疼更加劇烈地襲來,似乎要將頭劈裂。眼前,悟賢舉起拂塵,口中念念有詞,我看到一道光刃如刀一般向我劈來。
青石鋪作長長的步道,踏入觀中,只見甚為寬敞,前庭白石鋪就,間以各色香草花樹點綴,泉水奔涌,頗有天庭的意趣。
「有這等事?」悟賢面露驚訝,片刻,他道:「待山人查看一二。」說罷,他伸出手指掐算,片刻,面上露出瞭然的神色。
悟賢一抖拂塵,撫須而笑:「施主不必驚慌,既親自前來,山人豈有不還之理?想來弟子學術不精,錯怪了良善。待山人領施主前去辨認,若果然錯捉了施主家人,必嚴加懲罰。」
四周已經一片通明,我看到與我一同在空中的,還有許多弟子,都坐在蒲團上,似閉目養神,表情平和。
我迫不及待地朝那殿中跑去,才踏入殿中,一股奇異的味道迎面撲來,像什麼人做菜時燒糊了肉。
說罷,他將拂塵將和_圖_書輕輕一揚,一片雲霧倏而平地騰起,將我和他托出觀閣,緩緩朝空中飛去。
「山人是誰無關緊要,擷英可是忘了事?」悟賢盯著我的眼睛。
大殿的橫樑已經望不到了,地面上,赫然出現一個巨大的圓坑,裏面冒著熊熊火焰,滾滾熱氣衝出。忽然,一聲慘叫傳來,只見一名弟子坐在蒲團上飄來,手裡抓著一隻碩大的烏鴉,念念有詞。烏鴉叫得凄厲,似痛苦至極,嘴巴張得大大的,未幾,吐出一枚妖丹,被那弟子一口吞下。
眼看著大門近在眼前,正想走出去,突然,兩扇門一下闔起,四周頓時黑暗。
我大驚,一下站了起來。
童子一拜:「稟師父,正是。」
巨木很是厚實,比起下面的深谷卻終究纖細,腳走在上面,傳來教人不安的「咚咚」之聲。一群飛鳥展翅從橋下展翅而過,幸好巨木兩邊都雕了闌干,我的手緊緊扶在上面,才不至於太害怕。
「呀」一聲,觀閣前兩扇雕花塗漆的大門緩緩開啟,淡淡的香煙迎面而來。只見一人身著素色細麻衣,端坐在閣中的蒲團上。
我雖覺得這橋看著心悸,可想到灰狐狸,還是不加猶豫地踏了上去。
烏鴉渾身癱軟,那弟子將手鬆開,烏鴉墜入火坑之中,「噗」地一聲,捲起一團火焰。
風呼呼地吹來,我的衣袖鼓鼓的向後飛起。或許是救人心切,我心中竟沒了恐懼,只望著前方。未多時,雲霧在浮山頂上收下,我穩穩落地。只見一座高大的廟堂,地勢頗高,前方十數丈之處,就是昨夜悟賢祈福的觀台。
我還禮,道:「這和*圖*書位小真人,我並非祭拜,煩小真人通報悟賢真人,就說辟荔公子表妹請見。」
心裏焦躁不安。妖男現在又不知道跑去哪裡了,他認得那真人,去了好說話。可是如今事急,等不得尋他了……我左思右想,心一橫,站起身來。
我心中愈發覺得不對勁,不由地抱緊了灰狐狸,慢慢站起身來。
雖是大殿,裏面卻黑洞洞的。四壁都被封得死死,只有大門處有天光透來。藉著暗淡的光照,我一眼就看到了殿中一個小小的身影,蜷縮在巨大的立柱下,毛色灰黑。
悟賢含笑,從蒲團上站起來,揮揮手讓童子離去。
童子在前面走著,卻安穩得很,待終於走到盡頭,只聽一聲緩緩的聲音傳出:「可是施主到了?」
我看著他的眼睛,突然頭疼撕裂般湧來,似要把我吞沒。我難受至極,卻無法排解,緊緊地蜷縮起身體。
「可知那些弟子將她帶到了何處?」我問。
童子看看我,似微微打量。
「施主留步。」這時,一個溫和的聲音傳來,我抬頭,卻是一名童子手持拂塵站在高出十余階的地方。他看著我,施禮道:「今日本觀謝客,施主若要拜祭神靈,還請擇日再來。」
我看著他,亦一禮:「白芍叨擾真人。」
崑崙璧?!
想到灰狐狸方才也受到這般虐待,我心頭刺痛,抱著她,憤恨地瞪著悟賢。
我愈加氣急:「既如此,還請真人將妖丹還來!」
遠處,一塊巨石從深深的山谷中聳立上來,如磨礪過一般光滑,頂端竟修著一座小小的觀閣,檐角如飛,金光閃閃。而觀閣前,一道用整根https://m.hetubook.com.com巨木雕就的長橋跨過深谷,將這邊連接。
雉鳴觀建在浮山北麓的山腰上,樹木蒼翠而高達,一聲聲磬響傳來,伴著方士們喃喃的念經之聲。石階又陡又長,像峭壁一樣,濃郁的樹木遮天蔽日,鳥鳴聲聲嗎,猿啼陣陣。我抬頭,只能看到觀閣上冒出的香煙,裊裊地騰向空中。
他面上含笑:「你該是記不得了。我等了許多年,也是等到如今才明白,那東西在你身上。」
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我沉吟。
「什麼也不曾說?」兩隻狐狸皆搖頭。
腦海中,只有那從天而降的清喝在震響。
淡光下,只見灰狐狸雙目緊閉,似乎已經沒了知覺。我急忙探向她胸口,心跳微弱地傳來。
「真人就在那觀閣之中,請施主移步。」
我擦著頭上的汗,抬頭望去,只見古木築成的山門巍峨,上雕神獸仙人,塗著五彩。沒心思欣賞這些裝飾,我對兩隻紅狐狸說了妖男的形貌和名字,讓它們趕緊把他找來。隨後,我心裏盤算著措辭,蹬著石階朝觀內走去。
「你到底是誰?」身上微微顫抖,我咬緊牙關,低低地說。一隻手暗自探入袖口,解開獸牙。
悟賢微微一笑:「施主家中這位小婢,當是妖物?」
浮山地勢不平,兩隻狐狸四條腿卻跑得飛快。我追著它們一路奔跑,待到達悟賢真人的雉鳴觀之時,已經氣喘吁吁。
「他們果真沒說為何?」我皺眉問。
輕笑聲在耳旁響起,悟賢的臉出現在面前。
「施主稍候。」他又一禮,說罷,轉身朝觀內小步走去。未幾,他復又出來,對我說:「施主,真人有情。」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