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詭異的感覺籠上心頭,我警惕地觀察著四周。那些蜘蛛網大得難以想象,層層疊疊。朝頭頂望去,幾層蛛網赫然穿了一個大洞,似乎是我剛才墜下所致。我看到附近有幾個繭一樣的絲團,人身大小,靜靜的吊在網上,就像蜘蛛捕獲的獵物。
那尖利的爪子卻在我眼前寸許突然頓住,再也沒有揮下來。
正在這時,只聽「咻」一聲,我和瀲灧即將相撞的力量隔開。
他蹲著身,讓我與他對視,聲音緩緩:「若磐,是他的名字么?」
我將那些蛛絲擋開,將風雷朝巨蛛劈去。
瀲灧低笑,看向我。
頭一次在海島上遇到瀲灧的海島,就在蒼渚之門附近。當時我就感覺到他氣勢詭異,卻不曾想到他竟是蒼渚罪神的後裔。看看他和那巨蛛,再想想熊三和那山門中的慘劇,那些怪物身上的氣勢無不與瀲灧相似。
我猛地轉頭,一股寒氣忽而襲來,周身瞬間被封凍。
相柳說罷,轉向我:「請神女隨某覲見大王。」
瀲灧朝上方那些破碎的蛛網看了看,笑意不改。
「我誰也不怕!」他臉色驟然一變,聲音狠戾。
「醒了呢。」靜謐中,一個似男似女的聲音忽而傳來。
「你大概還不知道我是誰。」過了會,他莞爾,重新俯身下來,赤目倨傲地看著我,一字一字地冷冷道:「我乃共工。」
瀲灧卻不在意,自顧地說下去:「以前我以為天地間的人也和我跟阿烏這樣半神半妖呢。」
光照在眼前有些朦朧,那人的樣子卻看得清晰,清俊的臉一如往昔。
一輪光團照在頭頂,卻不m.hetubook.com.com是日頭,明亮而沒有溫度。我被玄冰凍著,渾身的熱氣似乎全被抽去了,寒氣侵入心脾,我不能動作,卻能感到骨頭在不住打顫。我不斷地用法力熔冰,卻毫無成效,玄冰就像綿絮,我每使出一點力氣,它就瞬間吸走。
那雙血紅的眼睛浮起在腦海。
他站起身來,低頭盯著自己的手,神色陰晴不定。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石頭雕成的巨大宮門在上方經過,飛檐樣式奇特,透明得像水晶一般。沒多久,我被重重地拋下。
我盯著他,好一會才想起來,那正是在鼠王洞里被若磐殺死的承文!
我冷冷地看著他,沒有說話。周身暗暗聚起氣勢,我將眼角瞥向別處,卻不見若磐的身影。
相柳將我拋在一輛車上,由兩隻犀頭蛇身的怪物拉著,飛上空中。
那張臉,眼熟得很。
面前,是一片高大的樹林。
若磐!我心中一驚,登時清醒。
我詫異不已,忍著頭皮的刺痛望著他,身體仍麻木。
「我吃過。」瀲灧笑容愈盛,一邊站起來一邊緩緩道:「神仙可好吃了,我喜歡吃四肢和心,阿烏喜歡吃頭和肚子,我們每次都能吃得很乾凈呢!」說罷,他目中忽而凌厲,用袖子朝我一掃。
大王?我疑惑不已,這位大王又是誰?
「相柳先尊!」瀲灧卻收起了氣勢,向他一禮。
「若磐?」他卻愣了愣,目光變得玩味。
說是樹林,卻又很不一般。那些樹,雖有枝有葉,卻是灰褐的顏色,一棵一棵長得巨大,粗壯得想象不出歲數。氤氳慘白和_圖_書的天光從枝葉的間隙中落下,大樹之間,密布著無數發光的蜘蛛網,細密得像紗一樣,把所有間隙填滿。
「不,」他說:「押入牢中,出征之時我要用她祭旗。」
我瞪著他,吃驚得無以復加。
「這都是共工大王的恩澤。」他不緊不慢地說:「從前,蒼渚炙熱不毛,暗無天日,連神仙也要變得暴戾不已,自相殘殺。可是後來共工大王來到,他將蒼渚邪毒煉化,上托為日;又開鑿出清泉,匯作江河,蒼渚從此有了生機。可後來,共工大王為天庭所殺,蒼渚罪神憤而叛出,卻終被天庭鎮壓下來。這一戰之後,蒼渚罪神死傷無數,為了延續後代,便與蒼渚山岩里新生的妖物交合,終而有了我等。」
「這就是那女子?」
「先尊!」瀲灧騎著阿烏跳過樹叢的枝幹向前,帶著柔弱的哭腔:「先尊,這賤人傷了瀲灧的臉,瀲灧要將她活剝抽筋,親口吃了!」
「長得是不錯。」他聲音喃喃,片刻,突然目光暴漲,手上變作利爪,朝我脖子上划來。
「我等?」瀲灧微笑,將一綹散發含在嘴裏:「你可曾聽說過蒼渚罪神?」
身體突然下墜,我急忙在空中穩住身體。
頭髮被一把抓起,我痛呼一聲。
一名穿著紫紅衣裳的男子坐在蛛背上,塗脂抹粉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相柳卻神色平靜,看著我,面露微笑:「花君,你我可又見面了。」
相柳忙俯首不語。
我望著那張與若磐一模一樣的臉,只覺熟悉又陌生,心擂鼓一樣撞著,他到底怎麼了?
「可惜呢。即https://m.hetubook.com.com便是神仙,到了蒼渚也抵擋不得這裏的玄冰。」我動彈不得,眼睜睜地看著相柳在面前微笑,毫髮無傷。
「大王不必過慮。」相柳拱手,恭敬道:「臣稍後將此女交給瀲灧,大王可高枕無憂。」
我吃驚地回頭,卻見不遠處,一個人影立在巨樹的枝幹上看著這邊,面龐白凈。
我睜開眼睛,上方,許多根縱橫交錯白線閃著銀輝,將視野分割成碎塊。身上僵硬得像灌了鐵,被什麼包裹地死死地,動也動不了。
許多血案,竟是這些蒼渚的怪物一手炮製,為什麼?
我使出神風將那霧氣滌凈,待清晰下來,只見大樹的碎屑落了一地,哪裡有相柳的蹤影?
我駭然,心跳幾乎停住。
半神半妖?我暗自吃驚,看著瀲灧,皺眉道:「爾等到底何人?」
我轉頭望去,猛然見到不遠處,交疊的蛛網後面出現了兩點紅光。只聽著怪異窸窣聲響起,那紅光迅速靠近。未幾,一個龐然大物突然跳落到面前一張蛛網之上,竟是一隻通身發黑的巨蛛。蛛網輕輕抖動,它兩隻眼睛盯著我,穩穩立著。
「先尊!」瀲灧驚恐地大呼。
我看著他的眼睛,浮起一絲冷笑:「那須得看你本事。」說罷,我神力迸放,向他攻去。白光閃過,將陰暗的四周照得通明,「轟」的一聲,相柳方才站立的那棵樹碎成灰塵,揚得霧蒙蒙的。
瀲灧不以為意,將手一轉,無數紫紅色的蛛絲從他袖中飛出,尖利無阻,直取我面門。
如瀲灧所言,蒼渚並非不毛之地。
風吹在臉上,涼得像冰。
和圖書「他漂亮么?」瀲灧細聲細氣地緩緩道,聲音還是那麼令我雞皮。他的手輕輕撫著巨蛛的頭:「這是我的弟弟阿烏。」
這是什麼地方?
我冷嗤一聲。
瀲灧看著我,卻愈加自得。
我先前吃過這虧,早已放出壁障,瀲灧的迷煙一下被擋在了壁障之外。
「若……若磐……」我望著他,張口喚了聲,卻像有什麼堵在喉嚨里。
我望著承文,驚詫得無以復加。
巨蛛一下跳開。
相柳看看他,莞爾道:「勿慌,大王要見神女,稍後就送回來。」
我聽著他說,心漸漸沉靜下來。
「力氣不錯,」他語氣輕鬆,卻似由衷得很,復而將目光投向我:「我上回就看中了你,覺得你雖不如我,可是長得還真好看。」
相柳?
他沒有答話,卻看向我,少頃,臉上漸漸恢復平和。
他神情掠過一絲驚異。
「半人半獸也沒什麼不好。」這時,瀲灧瞥我一眼,繼續道:「你吃過神仙么?」
巨蛛口中發出嗚咽般的聲音。
相柳訝然:「可……」
身上的玄冰被化去,我蜷縮在地上,劇烈地喘息。
一雙織金履停在我的面前,踩著我的袖子。
「你……」我張張口,心中掀起翻天巨浪。
心中一震,我驀地睜大眼睛。
「吃驚么?」瀲灧輕笑出聲,盯著我:「沒錯。這裏就是蒼渚。」
巨蛛發出一聲刺耳的怒吼,從下顎朝我射出蛛絲。那些蛛絲味道刺鼻,黏液發綠,所到到之處,皆蝕起一道黑煙。
面前這一切,早已大大地超出了我的想象。這些巨樹和怪物,我無論如何也無法同傳說中的蒼渚連到一www•hetubook.com.com處。
我掙扎著想要坐起,卻仍然動彈不得。那些白線密密麻麻,似乎是蛛絲一般的東西,把我從頭到腳都纏了起來。我使出神力,片刻,身上一松,瞬間從束縛中解脫出來。
「瀲灧,怎對客人這般無禮?」一個聲音淡淡傳來。
轟然一聲巨響,大樹的斷枝碎葉紛紛落下,四周的蛛網殘破一空。地面上,那些繭一樣的絲團有幾個破碎開來,露出裏面漚爛的發黑的人骨。
「阿烏你看,這些天庭來的神仙跟大師說的一眼,無知得很呢。」他撫著巨蛛的頭,話語輕柔而不屑:「我等可要說上一說,免得別人說我等不懂禮數?」
我手聚風雷,朝前方一揮。
他沒有回答,卻盯著我的眼睛,片刻,伸出手指來,往我的臉上輕輕摩挲。
「呵呵,本事倒是長了不少。」相柳的聲音忽然在身後響起。
那聲音熟悉,我的心一陣猛縮,使勁抬起頭來。
「受死!」瀲灧尖利地聲音倏而在上方響起,我抬頭,他口中暴出尖齒,手聚殺氣朝我刺來。
相柳是共工佐臣,天庭的卷冊中說他是蛇身惡神,共工被誅之後,不知去向。過往的仍歷歷在目,我仍覺得難以置信,一時說不出話來。
心砰砰撞在心頭,我雖感到事情蹊蹺,卻並不害怕,攥緊拳頭,重新聚起氣勢。
頭皮上的緊繃一下松來,我重重地跌回地上。
他看著我,神色似頗感興趣,那雙熟悉的瞳仁中卻泛著艷紅的光澤。
我不發一語,脊背上卻隱隱一寒。
瀲灧臉上,一道紅痕慢慢變得顯眼,流出暗紅的血。他用手朝頰邊一抹,看了看,神色倏而變得陰森。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