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校園驚魂
第0002章 慘劇

這時候,黃亮又再度開口了:
可計劃總沒有變化快,剛一放學就立馬有兩名警察找上了他。不用問蕭陌也知道,定是為了張友山的事情,畢竟張友山在死前是與他通過電話的。
其次,張友山平日里雖說搞怪了一點,但卻從未與人結仇過,誰又會謀害他呢?
對於張友山的死,蕭陌心裏非常自責。若是昨晚他在接到張友山的求救後去報警,那想來張友山也就不會死了。可這裏又有很多問題,張友山在遇險時既然能打電話求救,那又為何不給警察打電話,偏偏要給他電話呢?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他昨晚只給我打過一個電話啊!」
三次通話顯示的時間,分別是6日0點,6日0點1分,以及6日0點3分。
「是這樣的,當時我還以為是他的惡作劇。」
「它要出來了!救我,救救我……!」
是的,就如蕭陌所聽到的那樣,張友山死了!
「三次通話?」這次蕭陌的表情有了變化,他看著對面的胖警察不確定地問道:
蕭陌恍然想起旗杆附近是有監控的,只要將當時的監控調出來,那麼兇手的身份也就能曝光了。蕭陌打算放學後去監控室一趟,看看能不能看到當時的錄像。
蕭陌一五一十的答著,若真說起來,張友山近日裡只和他有過矛盾,且死前還和他通過電話,顯然警方是將他當成最大嫌疑人了。
那胖警察在問了一堆無關緊要的問題后,和*圖*書才對他問及了電話一事:
「嗯,我們的關係還算要好。」
「當然……」
「盯上他的是什麼?」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或已關機……」
「等等!監控?」
聽到這裏,蕭陌的臉上頓時血色全失,手握的雨傘也不受控制的掉在了地上。此刻,張友山在電話中那極為驚恐的聲音,就如單曲重複一樣,不停的在他耳邊凄厲的回蕩著。
詢問他的是一個中年胖子,梳著扁平的寸頭,肚子甚至比孕婦的都大。這人沒有同他廢話,一上來就直奔主題地問道:
說到此處,黃亮又對蕭陌提到了一件事:
「昨日友山曾對我談及過一件事,他告訴我說,他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而盯上他的那個東西,很有可能會要他的命!」
「轟隆——!」
黃亮這時候坐在了桌子上,聲音沙啞地說道:
他忙的摸起電話,又給張友山回撥了過去。
帶著一肚子的疑問,一節課就這樣過去了。下了課,黃亮眼睛紅腫的找到了他,並且給他看了一張照片。照片存在黃亮的手機中,蕭陌接過手機仔細一看,他頓時驚呼一聲,難以置信的看著黃亮,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隨著這種想法的萌生,蕭陌突然感到一陣心悸,那種不好的感覺又一次出現了。只是這次較以往還要來的強烈,還要來的可怕,一時間他心亂如麻。
「看到了吧,友山的hetubook.com.com死相就和肉串沒有什麼兩樣!但是想想,這有可能嗎?旗杆足有十幾米高,上面沒有任何踩踏之物,且周圍近二十米的地方都是空曠的,他根本就不可能會死在那種地方。
「……」
果不其然,兩名警察在對他說明狀況后,就將他帶回了警局。警局中的人很多,且都顯得極為忙碌,蕭陌的進入並沒有引起太多關注。
「留著,就在我的手機里。」
黃亮說的沒錯,張友山的屍體懸挂在那麼高的地方,這一點確實是有悖常理。那麼高的地方,靠人力爬肯定是上不去的,能做到的就只有吊車,亦或是直升機。這個猜想暫且放到一邊,最關鍵的是將屍體吊在那裡完全沒有必要。
「哦?」胖警察顯然對蕭陌的回答有些意外,他從直了直身子接著問道:
蕭陌想不通兇手這麼做的目的,更想不通他是怎麼做到的。
這三通電話……竟都是張友山死的那天打來的!
將這個噩耗告訴他的是黃亮,黃亮對他說,張友山的屍體是一早被進校的同學發現的,據說死在了操場中。
胖警察突兀的舉動嚇了蕭陌一跳,他聽后不知所措的看了看那胖警察,之後便拿起桌子上的手機。他本以為胖警察是搞錯了,畢竟兩天前張友山也曾給他打過電話,然而當他看到那三次通話的日期后,他只感覺背脊一片冰涼。
「聽說死者與你的關係不錯,是這和-圖-書樣嗎?」
最恐怖的則要屬他的身子,竟整個被穿進了旗杆上,旗杆鋒利的頂端自他的頭頂露出,沾染上一道觸目驚心的艷紅,死的可謂是凄慘無比。
蕭陌將自己的手機遞給胖警察,胖警察在翻看了一會兒后,就見他的表情陡然沉了下來。之後就見他重重的一拍桌子,對蕭陌質問道:
「一切都很正常,並沒見他與誰發生矛盾。」
這一日註定是個難忘的日子。蕭陌的心思全在已死的張友山身上,坐在教室最後排位置上的他,表情可謂是陰沉的可怕。
蕭陌真感覺黃亮的話有些可笑,可黃亮對此卻非常堅定:
再看窗外已是暴雨傾盆,無盡的涼意如同一批批撒歡的野馬,爭先恐後的涌了進來。
這麼一想蕭陌頓感毛骨悚然,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竟然在過去接到了來自未來的電話!
「前兩次是他的惡作劇,而最後一次卻成了真。狼來了的故事嗎?還是說他早就預感到有人要害他!電話中那個『它』又是誰呢?」
蕭陌暗暗咂舌,再次將目光聚焦到了這張照片上。照片中張友山的眼睛如同死魚一樣,兩顆眼球圓鼓鼓的向外凸著,身上的衣服有大半都被染成了紅色,那表情形容不出的驚駭。
「總之不會是人類做的。」
「明明是三次,為什麼你要說謊!」
「最近一段時間,死者有過什麼不正常的表現嗎?比如和某人發生爭執,結仇,亦或是對你們提hetubook.com•com到過什麼威脅?」
暴雨一夜未停,不得已蕭陌也只得打傘上路,走在滿是泥濘的路上,他耳邊不住在回蕩著一個聲音:
「他說……是鬼!」
「感覺很不可思議對吧?我最開始也如你這般驚訝,還以為這照片是P出來的,但經我的一番確認,這照片的真實性應該沒有問題。」
蕭陌整個人都愣住了,只見人群中緩緩出現一道缺口,三名警察抬著一輛染血的擔架,正朝著他所在的方向緩緩走來。
蕭陌看著已經黑掉的屏幕,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你知道友山的屍體是怎麼拿下來的嗎?是用吊車勾下來的!」
「我在學校的操場上,救救我!救救我!」
「不是人做的難道還是鬼做的不成?」
旗杆上雖然很高,但卻是一個特別現眼的位置,上面憑空出現一具屍體,除非是眼瞎否則很容易就會發現。若兇手這麼做就是想讓人發現屍體的話,那麼也不用這麼費事,隨便扔在校園的某個地方,第二天也一樣會有人發現。
剛進校門,蕭陌就不由睜大的眼睛,只見操場上竟然聚滿了人。三輛不斷閃爍著紅光的警車,在這校園內顯得格外刺眼。人群中,他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如黃亮,他們的導員,看門的許大爺,執勤的李保衛……以及正在瘋狂哭吼著的,張友山的媽媽。
外面突然響起了震耳的雷音,在這雷音的掩蓋下,蕭陌再難聽到其他的聲音。沒一會兒豆大的雨滴便落www.hetubook.com.com了下來,將打開的窗子敲砸的啪啪作響。
看后,蕭陌差些沒有吐出來,胃裡頓時翻江倒海起來。他將手機遞迴黃亮,已是再難看下去了。黃亮收回手機,神色黯然地說道:
他昨夜幾乎一夜沒睡,一直依靠在床頭髮呆,至於想的是什麼,恐怕連他自己都不清楚。他本想給張友山打個電話的,可想到一會兒便能見到,就不由放棄了這個想法。
「據我們查到的情況,死者曾在死前與你通過電話對嗎?」
「不介意給我看看吧?」
「你們的通話記錄你還留著吧?」
黃亮走後,蕭陌便又陷入了呆愣的狀態中。學校只有一處進出口,保衛和看門的大爺24小時換班,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開進來一輛吊車,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況且那裡還有監控,稍有風吹草動就會被錄下來。
「或許你會認為我在說胡話,但我仍然覺得這不是人類能做到的事情。」
且最讓他迷惑不解的地方,在於張友山為什麼會半夜三更的跑到學校去,他根本就不住校啊!且那時候學校的大門也理應關閉了才對,他即使想進也進不去。
「它……出來了,救救我!救救我!」
這僅僅只是張友山的惡作劇嗎?如果他真遇到了危險怎麼辦?
胖警察聞言,了解的點了點頭,繼而又問道:「那在這三次通話中,他都與你說了什麼?」
在之後他就聽到了張友山媽媽的叫聲:「我的兒子……求求你……不要離開媽媽……」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