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校園驚魂
第0004章 有鬼?

黃亮古怪的神情不變,但還是點了點頭,跟著蕭陌走了上去。
聞言,蕭陌的臉上閃過一道自責,點了點說道:
「蕭陌,等等我。」
「這麼大的鏡子立在門的對面,你晚上起夜上廁所不害怕啊!」
「如果我猜的不錯,友山之所以會給你打電話,一定是他認為你知道些什麼,或許有救他的可能。」
「平日里就你自己住在這兒嗎?叔叔阿姨呢?」
黃亮唏噓的說完,也怕蕭陌誤會了他的意思,這時就聽他突然轉口道:
黃亮點了點頭,隨後他來到了蕭陌的卧室,一進來,對面那扇等人高的圓鏡就吸引了他的注意。這麼大的鏡子並不少見,少見的是將鏡子正對著門。
黃亮跟著蕭陌東拐西拐的走著,沒一會兒周圍就不見半個人影了,黃亮顯然是第一次到這個區域來,因此顯得非常吃驚。
在那裡他看到了一團相互纏繞的鐵線,他嘗試著拽了拽,卻發下這鐵線竟已深入地底,他用盡了力氣也沒有拽出分毫。
但不知道什麼原因,有兩個電話我卻是在兩天前接到的!而那時友山還沒有遇到危險!」
「我這也是無聊看看。」
蕭陌打了個冷顫,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但他的目光和圖書卻沒有移開。隱隱的,他感覺這個旗杆好生的奇怪,上面光禿禿的竟不見半個鐵線。要知道旗杆是為了升旗之用,上面應有許多鐵線環繞,只要掛上旗子再拉動線軸就能讓旗子緩緩升空。
「友山在被殺的那天也給我打過電話,電話的內容與前兩次無異,都是大吼著救命。起初我一直以為是狼來了的故事,友山前兩天打來的電話是惡作劇,最後那個則是真實的。
「不說這事了,距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我正好去你家坐坐。」
蕭陌正要上去,就聽黃亮神色難看的吞吐道:
王大媽聽后笑了笑,衝著黃亮示意的點了點頭,之後便下樓去了。
「那個……」
「另外,還有件事情不知你知不知道?」
因為你對他提起過,他曾在午夜給你打電話,大叫著要你去學校的操場上救他。你在當時的話,恰好與他當時的經歷類似,這就給他一種你能做到未卜先知的錯覺,所以他才會選擇給你打電話。」
「你剛才在和誰說話?」
黃亮這時候也對蕭陌問道:
「我還以為你留下來了呢。」
「今天帶朋友回來的?」
「你想,兩天前你質問他騷擾電話的事情,他當時也一hetubook.com•com定鬱悶無比。後來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他半夜三更的來到了學校,接著經歷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在他看來並不是警察能夠解決的,因此他想到了你。
黃亮不解的看著蕭陌,顯然是沒聽懂這句話的意思,蕭陌看后又詳細說了一遍:
「聽友山說了,他對我說,你說他半夜給你打騷擾電話,哭嚎著喊救命。可他卻告訴我,那電話不是他打的。」
蕭陌回頭看去,就見黃亮正朝他跑來。他本以為黃亮留在了教室中,所以當下見到不免有些意外。
來到樓道的外面,蕭陌抬手指了指上面道:
「怎麼了?這樓是老了點,但應該不會倒塌的。」
「就我自己住,我父母都在國外很少回國。」
黃亮聽后只覺得屋內冷颼颼的,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件事實在是太過詭異了。但也更加證實了他的猜測,張友山的死絕對不是單純的兇殺,而是……厲鬼殺人!!!
「我知道。」
蕭陌沒等說完,黃亮就出言打斷了他,接著就聽他說道:
這次驚愕的人換成了蕭陌:「為什麼會這麼說?」
蕭陌見到黃亮臉上的驚色后,他笑了笑說道:
蕭陌其實hetubook.com.com不太喜歡往家裡領人,所以從未邀請過黃亮二人,若不是黃亮今日提出來,想去他家坐坐恐怕還要延後。
然而黃亮的話並沒有就此結束,就聽他面色嚴肅的又說道:
一上樓,就見鄰居王大媽拎著垃圾走了下來,見到蕭陌后笑著問道:
之後,蕭陌再沒有見到什麼熟人,領著黃亮回到了他的家中。
「還好吧,這鏡子搬進來時就在這兒,我也就懶得挪動它了。」
黃亮半天都沒有開口,房間中的空氣又有些凝固,正待蕭陌還有找個話題時,黃亮卻先一步說道:
但這個旗杆上卻什麼都沒有,若不是它立在四方台上,他甚至都懷疑這到底是不是旗杆。蕭陌又向前走了兩步,他站到了旗杆下的四方台上,仔細打量了一下它的底端。
「好。」
蕭陌哦了一聲,心裏莫名的些失落,他是希望黃亮也不去插手這件事的。這其中有不希望黃亮冒險的念頭,同時也有為他自私的心裏尋找平衡的念頭。
黃亮的話反覆在蕭陌的腦中回蕩著,越想他越覺得有道理,當下也是生出了一身冷汗。
「我確實選擇留下了,不過班長說還要再等一天看看,說明日會給留下的人打電話,到時在商和圖書議調查的細節。」
二人繼續走著,一路上幾乎沒有什麼交談。終於,在穿過一道泥濘的土路后,他們看到了那棟極為古老的樓房。
「你知道嗎,那天我去警局錄口供,發現了一件很詭異的事情。」
這時候蕭陌也坐了下來,黃亮則突然沒了聲音,房間里霎時安靜到了極點。
蕭陌笑著走過來,將手中的飲料遞給了黃亮。黃亮接過飲料,便又來到了蕭陌的書桌前。見書桌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恐怖書籍,黃亮吞了口唾沫又忍不住地問道:
回去的路上,蕭陌猶豫了一下還是勸起了黃亮:
蕭陌還以為黃亮在擔心這是棟危樓,忙尷尬的解釋道:
黃亮微微點了點頭,但沒有開口說話。
「到了,我們上去吧。」
「啊,住在我隔壁的王大媽。」
黃亮握住飲料的手一顫,忙問道:
後來在警局中我才明白過來,那三通電話的內容都是真實的,因為友山在被殺那天一共給我打了三個電話!
「嗯,他是我的同學。」
「那時候友山並沒有撒謊,那兩天他並沒有給我打電話求救,但打電話的人卻是他。」
蕭陌在一旁聽得是啞口無言,並不是覺得羞愧難當,而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可這麼個好人就這樣不明不https://m.hetubook•com•com白的死了,作為朋友我怎麼能袖手旁觀?」
黃亮邊好奇的四處打量著,邊對蕭陌問道:
「真看不出來,你竟然會對這種書籍感興趣。」
「什麼事情?」
從學校大樓里出來,蕭陌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那個旗杆的下方,不知是他的錯覺還是潛意識在作怪,他在這裏仍然能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他抬起頭來,仰望著那染血的頂端,腦中立馬出現了四人串掛在上面的慘象。
蕭陌受不了這壓抑,忙又找了個話題道:
「我剛搬來的時候,也被這兒的環境嚇了一跳,不知道這現代化的城市裡,為什麼還會有這樣的不毛之地。」
蕭陌暗覺自己可笑,竟會對一個死物來了興趣,他搖了搖頭自四方台上走了下來。本想快步離去,但後方卻突然傳來了黃亮的呼喊聲:
「我和友山雖說認識的時間不長,但對那小子還是了解一些的。雖然他平日里喜歡搞怪,但為人卻非常實在,沒有半點花花腸子,這年頭,友山這種人簡直比他媽大熊貓還稀有!
「這件事警方都查不出個所以然來,依靠你們幾個又能查出什麼呢?咱們那個班級處處透露著一股詭異,再留下來不走難說……」
「你應該知道那兩天我和友山鬧矛盾的事吧?」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