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校園驚魂
第0008章 毛骨悚然的真相

蕭陌聽后一下子懵了,死者名單里沒有他倒能理解,或許他最終活了下來,但學校的名單里不可能沒有他啊!他可是通過高考考進來的,這一點是不會有假的。
「這怎麼可能!先前發現友山屍體的不就是其他班級的人嗎?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學校里有人被殺。」
「我當時震驚到何種地步,我想你應該可以想像的到。我懷揣著最後一絲僥倖,上網查起了那起凶殺案,以及凶殺案中各個死者的身份。
見蕭陌吞吞吐吐的老半天也答不上來,常冷鋒幾人也懶得在問,都各自收回了目光。但有一點幾人的心思卻是一致的,那就是蕭陌的特殊性。
「死者名單里沒有你的名字。不僅如此,我們在學校的名單里也沒有找到你的名字。」
蕭陌一怔,充滿驚訝地問道:
「你先冷靜下來聽我說完。」
「你說的沒錯。」
辰晴示意蕭陌冷靜,之後又聽她繼續說:
「得到這個恐怖的回答后,我又先後詢問了幾個老師,從他們的口中我更是得到了一個可怕的信息。
「如果真是這樣,那豈不是說我們早在兩年前就死了?但這可能嗎?就算我們沒有活在現實,難道我們的家人也一樣嗎!
「大二B班,這不就是我們的班級嗎和_圖_書!」
記不起來,他一點兒都記不起來!如果這件事記不起來的話,那他又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城市呢?沒有印象,對於這件事他竟也沒有半分的印象。
或許是覺得幾人的絕望不易於之後的調查,在這個時候,辰晴又再度開口了:
蕭陌只感覺自己的耳膜嗡鳴作響,冷汗瞬間就從他的額頭上滲了出來。
而且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自那起凶殺案過後,B班就被學校廢除了。也就是說,我們目前所在的教室,是一個不存在的教室!」
想到這兒,蕭陌心裏咯噔一下,他的表情也隨之變得陰晴不定,因為他驚恐的發現,他的腦中竟沒有半點考試時的場景。
蕭陌起初有預料到這起事件會非常的詭異莫測,但絕沒有想到會達到這般匪夷所思的地步。不過他並沒有因此絕望,不說他有那個神秘人所發來的信息,單說凡是問題就都存在解決辦法。所以這起匪夷所思的事件,也一定會存在著某種解決辦法的,只是他們還沒有尋到罷了。
「呵呵。聽起來的確很匪夷所思,但不可否認的這就是擺在我們眼前的事實。如果想要貼切的解釋,那隻能將這裏看成是一處時間隧道,而我們則在這條隧道中不住和圖書的穿梭著。
「我是第幾個?」
這番話說完后,教室里頓時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中。
回答蕭陌的是身材魁梧的張達,從他那一臉絕望的神情來看,顯然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至於校方乃至是其他班級的學生,在對待此事的態度上也都十分冷淡,就彷彿學校中沒有人被殺一樣。期間我曾詢問過數人,對於這起連續殺人案的看法,然而他們的回答卻令我毛骨悚然。」
蕭陌沒有再開口,而是在腦中拚命思索起了應對之策,雖然他的生活無聊至極,但不可否認的是他還遠沒有活夠。
警方如此草率的結案,連續在校園內發生的慘劇竟沒人去管,其他班級的學生們紛紛說不知此事,如果將這一切結合在一起的話,那豈不是說……」
辰晴說到這頓了頓,繼而對一副沉思模樣的蕭陌問道:
「其實時間上的問題並不算問題,無論我們是生活在兩年前,還是生活在現在,這對我們都造成不了什麼影響。我們現在可以順利的與外人交流,與家人交流,所以是不存在時間障礙的。
「根據辰晴的調查,我現在已經知道了我們的死亡順序。我是第十六個死者,張達是第十七個,秦友茹是第十八個,辰晴是第十九個和_圖_書,黃亮是第二十個。」
常冷鋒作為班長,又是發起調查的第一人,這時候自然而然的成了幾人的主心骨。他也不負眾望,在沉寂了一會兒后,就恢復了他往日的自信。
蕭陌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接著就聽辰晴說道:
聽到這裏,蕭陌的神色終於有了變化,他面露一愣,忙出言問道:
聽蕭陌竟能這麼冷靜的說出來,幾人都或多或少有些意外,然而蕭陌的話還沒有說完,這時又聽他說道:
蕭陌抬起頭來與辰晴對視了一會兒,接著他搖了搖頭道:「我猜不出。」
學校的名單上沒有蕭陌的名字,或許只是校方出現的遺漏,屬於巧合也說不定,但死者名單上沒有他,那則證明蕭陌是這起凶殺案的唯一倖存者。
空曠的教室突然間安靜了下來,六張慘白的面容相互對望著,他們粗重的喘息聲宛如聲聲尖利的鬼嚎,聽起來竟是如此的恐怖。
許久,班長常冷鋒才打破了這死一般的寂靜,他充滿苦澀的笑道:
辰晴的話果然起到了效果,張達幾人的臉上頓時又恢復了些神采,蕭陌坐在一旁依舊神色未變,目光流轉的他仍然在思尋著辦法。
另外,如果死者就是我們,那學校里的老師們怎麼會沒有印象,又怎麼會https://m.hetubook.com.com告訴一個死人這些?他們嚇都嚇死了,更何況我先前還被警察們帶去過警局,這也是真實發生的。」
蕭陌很難將這個推測說出來,因為這已經超出了難以置信的範圍,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匪夷所思。他沒有說出來,因為他寄希望於他的推測是錯誤的。
也就是說我們只要能在這起凶殺案中活下來,那麼一切問題都會不攻自破,我們又會回到往日的生活中。所以重點只是我們該如何活下去!」
后因不存在動機,不存在證據,不存在犯罪的可能,這起凶殺案就定義為了集體自殺事件。」
蕭陌的心緒開始雜亂起來,他希望有人可以出言反駁他,反駁這個可怕的推測,之後他又不死心的對辰晴問道:
結果很快就出現了,死者都是大二B班的學生,連導員都算在內一共二十人,無一例外全部慘死在了學校的旗杆上。警方當時還成立了專案組來調查此事,聽說上面也派了專人負責,但最終也沒能查出個所以然來。
此時的蕭陌雖然表現的很冷靜,但他的面目卻陰沉的發黑,他看了一眼辰晴緩聲道:
「他們竟對我說並不知道什麼凶殺案!校園中也不存在什麼死人!」
「這起事件到目前為止共持續了七日,每日都會m•hetubook.com.com有一人慘死在旗杆上,隨後警方便會趕來收屍,之後又早早的給出是自殺死亡的荒謬結論。
學校確實曾發生過一連串的凶殺案,死者的死法,死相,以及死亡地點都與這起事件相似。但僅僅也只是相似而已,因為這起凶殺案發生的時間……是在兩年前!!!」
聞言,辰晴也不再賣關子,聲音尖銳地說道:
常冷鋒也附和著答道,算是給予了蕭陌肯定答覆。
「我真的參加過高考嗎?那我高考又打了多少分呢?」
「我們才上大二,如果是兩年前的話,那我們還沒有進入大學呢。等等!
「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死者應該就是我們吧!」
或許只有他才能從中找出逃生的辦法。
「就如黃亮說的那樣,這裏沒有關於你的任何信息。」
「什麼意思?」常冷鋒低語一句,對著蕭陌解答說:
「你猜他們是怎麼回答我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到了蕭陌的身上,黃亮面露古怪的看著他,之後對他說道:
然而辰晴接下來的一席話,卻狠狠的澆了他一頭冷水:
「意思就是在他們的眼裡學校中從未發生過凶殺案,也從不知道有誰死去。換句話說,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我們所在的班級!」
「沒有我的名字?學校中也沒有?」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