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二十七

「大媽,大哥,有事要我幫忙,隨時叫我吧!」二壯臨出門,還扭過頭來,盯了床上的侯瑩一眼。
「二壯,你坐吧。」白樹芬這也才開口。
「她這些天老上夜班,白天休息不好,心裡頭鬧得慌——沒什麼,歇一班,睡睡覺就能好。」侯銳掩飾著。
「大媽,您別這樣。您這樣,該又驚著小瑩子了。」二壯鄭重其事地勸告著她。
「謝謝你了,二壯。天不早了,你也該歇著了。」母親總算下了早打算下的逐客令,不過那口氣比幾分鐘前未曾發出的要客氣多了。
母親沒說什麼,她坐到床邊,握過侯瑩的一隻手,心裡一陣hetubook.com.com酸楚,幽幽地哭了起來。
二壯剛走沒一分鐘,侯勇回家來了。
「好,沒危險了。」二壯這才說出頭一句話來。
「二壯,謝謝你了。」侯銳這才表態。
二壯還坐那兒,瞅著侯瑩,捨不得走。
二壯衝進屋來的這一幕,僅僅有幾秒鐘。母親的反應,先是極端的反感,幾乎要嚷叫起來:「你給我出去!不用你管!」但二壯把侯瑩制止住以後,侯瑩即刻中止了嚎哭,這又使母親不得不慶幸事態的好轉,從心裡冒出了「多虧他力氣大」的感嘆。及至侯瑩癱倒在二壯身上時,m•hetubook.com.com母親又焦急起來,想讓二壯趕緊躲開——
母親這才忍住哭,衝他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他的好心。
二壯很快恢復了理智,他沒等屋裡另外的三個人反應過來,便把侯瑩攔腰一抱,將她抱到大床上躺下,拽過枕頭給她枕著,俯下身去便掐她的人中,侯瑩「嗯」了一聲,頭在枕上滾了滾,睜了睜眼,又閉上眼,眼角不住地往下淌眼淚——
二壯並沒有注意周圍其他人對他的反應。他扼住侯瑩的雙腕以後,注視著侯瑩的面容,心裡生出了無限的愛憐。侯瑩的鬢髮全亂了,被冷汗粘貼在白得如紙般的額頭和面頰上www.hetubook.com.com。侯瑩的眼神是呆滯的,但從她的瞳仁裡,似乎仍能看出一種求人可憐的表情。當侯瑩癱倒到二壯的軀體上時,他渾身象通了電似的遭到了又痛苦又甜蜜的一擊,他覺得自己簡直也要昏倒了,又覺得這是極其寶貴極其幸福的時刻——
白樹芬見侯瑩真的瘋了,反倒冷靜了下來。剛才心裡所漾起的關於自己命運的哀愁,銷聲匿跡了,她過去緊緊地摟住了侯瑩,把她往床邊拉,力圖把她安頓到大床上歇息下來。剛拉到一半,侯瑩突然掙脫了她的摟抱,一邊嚎哭著一邊使勁地用拳頭打她的肩膀,那拳頭石錘般沉重,白樹芬疼得「m.hetubook.com.com唉喲!唉喲!」地叫了起來。外屋的一片嚎叫,嚇醒了裡屋的小琳琅,小琳琅從睡夢中驚醒,立即大哭起來。
「小瑩,你出來,你倒是出來呀!」
白樹芬進裡屋照料小琳琅去了,侯銳俯身瞧了瞧侯瑩,侯瑩彷彿是疲勞到極點的人,進入了半睡眠狀態。
「她是怎麼回事兒?受啥刺|激了?」二壯明知故問。
侯銳不能不過去拽侯瑩,難道就讓她那麼縮在大方桌底下?可是他剛把侯瑩從大方桌底下拽出來,侯瑩便爆發性地嚎啕大哭起來,一邊嚎啕大哭,一邊用兩個拳頭擂哥哥的胸脯;侯銳稍一扶持她,她便掙命似地亂掙起來,這情景把母親的心給m.hetubook.com.com嚇得縮成了一團。她頓時後悔不迭,剛才不該那麼逼命似地催她去上班!
正在這最混亂的時候,二壯衝了進來。他看了兩眼,便毫不猶豫地走上前去,用兩隻壯實厚大的手,抓住了侯瑩的兩個手腕,制止了侯瑩的亂打。侯瑩起初還拚命地掙扎,但二壯的大手是那樣地有力,終於使候瑩的雙拳不能揮動,侯瑩被制住了以後,突然中止了嚎哭,呆呆地凝視著二壯,二壯也目不轉睛地望著她,侯瑩凝視了那麼幾秒,又忽然眼珠一轉,無聲地從眼眶裡滾出了一串大如珍珠的眼淚,緊接著,她全身一軟,散了架般搖晃起來。二壯把她手腕子一放,她竟隨勢癱倒在了二壯的身上。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