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隨即笑了,輕輕地對我說:
「真的?那麼我回頭問我哥哥。」但她忽然頹傷地說:「我怕你將來會覺得我太笨的。」
「不要走。我想你肯把我當作鳥一樣的同我談談。你知道我在這裡養病?」
「就這樣講吧。」
「自然,」我說:「我沒有事,你看,你願意,我明天同你哥哥說,我教你唸書,你教我鳥語。」
「這怎麼會?」我說:「就是笨,又有什麼關係?你不知道我是一個多麼笨的人!」
「這不對的。」我說:「你要讀書,我可以教你,你馬上曉得這決不是難事,只要照著方法和-圖-書用功。」
「芸芊。」
「你看,你仍舊不相信我的心是一隻鳥。」
「沒有。」
「我知道,我相信,」我說:「因為我的心是一隻鳥。」
「你知道我小學裡的先生都看不起我,討厭我麼?」
「但是我不會讀書,不會做事,他們說我話都說不清。」
「芸芊,」我說:「我相信我可以瞭解你,同你瞭解那些飛鳥一樣。」
「你?」我說:「你千萬不要聽人們胡說,一切別人會的你很容易就會,一切你會的別人沒有法子學會。」
她回過頭來,似乎記起我和_圖_書昨天的約,露出非常聰敏而帶著羞澀的笑容。
「你怎麼知道?」她開口了,「這裡沒有一個人是相信我的。」
「但是你聽不懂。」
「那麼我出來。」她忽然笑了,露出她對飛禽說話時一樣的天真說:
「但是,」我說:「剛才那群飛鳥有看不起你討厭你麼?」
「那麼回頭我同哥哥說去。現在我走了。」
「我只要你相信我,我不是一個人,我是一隻鳥。」我說:「我的心同鳥一樣的。」
「不要緊,不要緊。」我說:「我不是說你一定要教我,你不教我我也可以教你唸書,是不是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反正沒有事,是不是?」
她點點頭,愉快地微笑著。
「你進來好不好?我有許多事情告訴你。」她不動。我說:
「我相信你是聽得懂鳥語的,」我說:「我希望你可以教我。」
「你教我?」她興奮地說。
她沒有理我,似乎想跑走,又好像被好奇心牽掛著。我說:
我一直望著她美麗的人影遠開去,一次兩次,她回過頭來看我。我對她揚揚手,像她剛才對飛鳥揚手一樣。
「但是,但是我不知道怎麼教你鳥語。」她忽然天真地焦急起來。
那天天氣很好,沒有霧和-圖-書,碧藍的天空浮著白雲,淡淡的月痕還未消逝,而東方的太陽正在升起,像一個紅球般顛動。這時芸芊來了。她還是同昨天一樣,站在籬外,觀看籬內的鳥兒。她似乎不知道我在等她,也沒有期望我在裡面。我也沒有迎上去。
這時候鳥兒已經在婉轉低歌。芸芊沒有作聲,站在那裡,臉上浮出愉快欣喜的光芒。不一會,她低吟起來,兩隻鳥兒飛到她身邊去,她蹲下去,同牠們嘀咕了好一回,那兩隻飛開,又飛來兩隻,慢慢地許多鳥兒都噪鳴起來,接著一群群都飛出去了。我偷偷地走向籬邊去。我看芸芊在籬外正朝著hetubook.com.com飛去的鳥兒揚手。我就隔著籬笆,輕輕的叫她:
「我不懂,但這因為實在是我太笨了。」
她沒有走,但沒有說話,臉上的笑容似乎不是含著羞澀,而是蓄著驚訝,她眉心間蹙起微顰。我驟然看到她的臉的奇美與高貴,我說:
「啊,」她忽然很同情我似的說:「你決不笨,……你知道我是一個白癡麼?」
後園的籬笆已經枯朽,但還完整。南面的角落有一扇門,鎖著鄉下很粗拙的鐵鎖,鑰匙就掛在我所住的軒後的牆上。第二天,我很早起來,就預先開了那把鐵鎖。我於是就在門邊等芸芊,那是一個比我昨天等她的地方要遠許多。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