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各種可能性






他拿出一張紙,寫下一連串名字:

陸加歎了口氣,又擬了一段:
韋克先生
注意:托馬斯醫生是她的家庭醫生,所以托馬斯又有了嫌疑。
「太荒唐了!要是歐基里德在世就好了。」
哈里.卡特?沒有明顯的線索。
平克頓小姐呢?平克頓小姐遇害的那天,愛渥西是否不在亞許威奇伍?可能對韋克先生不利的證據:似乎很不可能。也許是宗教狂熱使然?覺得殺人是上帝的旨意?小說裏也有過那樣道貌岸然的老牧師——可是這不是小說,而是現實人生。和_圖_書
可能對霍頓少校不利的證據:不知道他和艾蜜.吉布司、湯米.皮爾思、哈里.卡特有什麼關係。
霍頓太太
艾蜜的男朋友:也許有充足的理由除掉艾蜜,可是大體而言,不像是殺了這麼多人的兇手。
他把名單撕碎燒掉,自言自語道:
羅絲太太

注意:卡特、湯米、艾蜜都是十分不討人喜歡的人,也許是上帝下令要把他們除掉?
艾蜜的男朋友
肉店老闆、麵包師,蠟燭師傅等等。

亨伯比醫生:血液中毒和-圖-書
他看著這兩張名單,邊抽煙邊沉思了一會兒,再次拿起鉛筆寫道:
霍頓太太呢?據說她是被砒霜毒死的,果真如此,其他人的死可能也跟這事有關——是敲詐?
湯米.皮爾思?他曾經偷看過艾博特先生的文件,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他不該知道的事?
又加上:
霍頓少校
可能對托馬斯醫生不利的證據:亨伯比醫生之死顯然有很明確的動機,與後者之死,情況非常吻合——也就是說,用科學方法以細菌毒死。艾蜜.吉布司死亡當天下午也去看過他,他們之間可能發生過什麼事?敲詐嗎?湯米.皮爾思呢?目前還不知道有什麼聯繫。是不是湯米知道他和艾蜜.吉布司之間的秘密?哈里.卡特呢?沒有什麼線索。平克頓小姐到倫敦去的那天,托馬斯醫生是否不在亞許戚奇伍?和_圖_書
哈里.卡特:被人從小橋上推進河裏(是醉酒?下毒?)

「這件工作真不簡單。」
他又看了一遍這張名單,然後搖搖頭,緩緩輕聲道:
瓊斯先生:有關他的情況一無所知。
艾博特先生

陸加坐在自己的臥室裏。吃午飯時,安特魯瑟太太問起他在馬揚海峽的花園裏種些什麼花,又告訴他那種地方適合種什麼花。費菲德勳爵還發表了一大串有關「向年輕人表www•hetubook.com•com白」的談話。謝天謝地,現在他總算可以獨處一會兒了。
老班
平克頓小姐:被車撞死

可能對愛渥西先生不利的證據:他是個非常令人討厭的人,懂點巫術,可能是個嗜血成性的殺人犯。跟艾蜜.吉布司有關係。和湯米.皮爾思以及哈里.卡特有關係嗎?現在還不知道。亨伯比醫生呢?也許看出愛渥西精神不正常。
其他人:不列入考慮。
然後又拿出一張紙,先寫上「被害者」這個標題,然後在它的下面寫道:

可能對艾博特先生不利的證據:他的為人華而不實(陸加覺得,當律師的人顯然非常可疑,這也許是他對律師的成見),和藹可親,這樣的人是偵探小說中最有可能的嫌疑犯。問題是,這不是小說,而是真實生活。謀殺亨伯比醫生的動機:他們之間存有明顯的敵意,亨伯比醫生蔑視艾博特先生。對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這已經足以構成殺機。平克頓小姐一定不難看出他們之間的敵意。www.hetubook.com.com
托馬斯醫生
艾蜜.吉布司:被毒死
愛渥西先生
頓了頓,再寫上:
湯米.皮爾思:被人從窗口推下去
艾蜜.吉布司?也缺乏線索。但使用帽漆倒很合乎艾博特的心態——守舊的頭腦。平克頓小姐遇害的那天,艾博特是否不在村子裏?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