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母字
不但如此,這時候那個德國青年已經掉頭來,看見她了。他們兩人分開了。像是頗突然的樣子。那個女人迅速的走下山坡,越過馬路,由秋蓬身邊走過。

母親:
秋蓬慢慢走到樓上自己的房間。
但是,要是僕人的話,她也不會想到將指紋揩掉的。
她走到洗面盆前面。那兒有一個小瓶子,上面貼著籤條,條子上寫著幾個無害的字樣:「灰藥粉」,另外還有服法。
秋蓬馬上就說:
然後,他嚴肅而有禮的向她道了一聲「早」。
有許多有趣的事可以告訴您,但是,不能講。我想,我們就要大顯身手了。今天街頭巷尾都在談早上有五架德機來襲的事。大家紛紛議論,都說我們目前的情形真糟。但是,到末了,我們一定會打勝的。
秋蓬反覆的看了幾遍,她的眼睛閃著愉快的光輝。
德尼摩等到秋蓬走到他跟前。
卡爾和雪拉,背後還有那個謎一樣的普林納太太。這個房東太太有時候純粹是一個能說善道,平平常常的房東太太的樣子。可是,有時候,在剎那之間,她又有點像一個悲劇型,激烈的人物。
https://www.hetubook.com.com蓬又冷冷的點點頭,表示滿意。
昨天她說找盧森斯坦先生,今天又說找哥特布太太。

德尼摩?
這裡離戰場如此之遠,以至於我簡直想不到我們在作戰。接到你的信,知道你的工作很有趣。我真高興!
那天晚上,秋蓬就寢的時候,她把寫字臺的長抽屜抽出來。在抽屜一邊,放著一個小漆匣子,上面有一把單薄的,廉價的鎖鎖著。秋蓬戴上手套,開開鎖,將匣子打開。裡面是一疊信。頂上一封就是那天早晨接到的,「雷蒙」寄來的信。秋蓬相當小心的把信攤開。於是,她冷冷的繃起嘴來。今天早晨,她曾經在信紙的摺子裡放了一根眼睫毛。現在不翼而飛了。

然後,她拆開另一封信:


德立克愛兒:
不要為我擔心。我很好。這種大顯身手的機會,我無論如何不會錯過的,「紅髮老人」好嗎?作戰委員會替他安排好工作沒有?m•hetubook.com•com
秋蓬很熟練的把藥粉撒在信紙上,和匣子光亮的漆面上。
真正使我難過的,是德機用機關槍掃射路上可憐的行人。這種行為,害得我們都火冒三丈。阿格和阿傳都問候您。他們現在身體都很強健。
她把信拆開。
「不是的,」卡爾.德尼摩板板的說:「以前從來沒見過她。」
她偷偷瞥了德尼摩一眼。他正面孔板板的,在一旁走著。
「是的,中歐人的典型。她是捷克人。」
對於那個奇怪的女人,秋蓬感到確實可疑。同時,她覺得十之八九,在她初看見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談了許久了。
她把信摺起來,非常愛惜的弄平,然後,她在防波堤的石頭上劃了一根火柴,把信統統燒了。她一直等到完全燒成灰的時候,方才停手。
「她只是向我打聽一件事。因為她不太懂英文,所以我是用德國話和她交談的。」
她另外寫了一張。
那是一個鉛灰色的早晨,陣陣冷風由海面上吹過來。秋蓬獨自坐在海灘的盡頭。
母字
「真的嗎?是……是你的朋友嗎?」
「原來如此。」秋蓬若有所思的說。

秋蓬想www.hetubook.com.com:「我希望……我希望這兩個年輕人不會牽扯在內。」
我如今到格蕾茜姑媽這裡小住。她的身體很虛弱。她談起你來,彷彿你還只七歲。昨天,她給我十先令,叫我賞給你零用。

接到來信,甚慰!你要是沒功夫寫信,就常寄些風景明信片來。
兒 德立克敬稟
原來,上面都應該有她自己的指紋的。
她把信裝入信封,寫了收信人姓名住址,貼好郵票,在回到逍遙賓館時。順便寄了。
她忽然想起那天早上卡爾對雪拉說話:「你一定要小心!」

她想:自己心太軟了!中年人,心太軟!她就是這麼一個人!納粹的教條是年輕人的教條。納粹間諜十之八九都是年輕人,譬如卡爾和雪拉。唐密說雪拉是有份的。是的。但是,唐密是男人,而雪拉又美得是那麼奇特,那麼令人驚異。
是普林納太太嗎?是雪拉嗎?或是別的人?至少是一個對於英國軍隊行動感到興趣的人。
德波拉愛女:
「德尼摩先生,同你談話的那個女人,樣子生得好怪。」
這兩件東西上都沒www.hetubook.com.com有指紋。
秋蓬說話時,正是模倣格蕾茜姑媽年輕時的語調。
姆媽:
「她問我是不是附近住著一位哥特布太太。我不曉得,後來她說也許是弄錯了。」
秋蓬笑了。
「哦,我還以為……」說到這裡,秋蓬巧妙的停頓一下。
格蕾茜姑媽好嗎?身體很好罷?您能忍受得住,我以為是難得的。我就辦不到。
她從手提袋裡取出鋼筆和一個小的拍紙簿,便匆匆的寫起來:
僕人也許會由於好奇,把信拿出來看看的。不過,不大可能。同時,她絕對不會費事去找一把鑰匙來開鎖的。
她忽然大吃一驚。那就是昨天她看見的那個女人,同她談話的是德尼摩。可惜沒有隱避之處,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走到近處,偷聽他們談些什麼。
她快走到山崖腳下的時候,她看見前面不遠的山坡上,有兩個人談話。
我不打算向你說「保重些」了,因為,我想,你偏偏會做和我的希望相反的事。但是,我勸你不要去,放聰明些。
格蕾茜姑媽變得更虛弱了,而且神志也很不清楚。我住在這兒,她很高興。她總是談很多老話,有的時候,根本分不清楚誰是誰,還以為我就是她的弟媳。他們種的蔬菜,比平常更多了。我有時候也幫老賽克斯一點忙。這會使我感覺到自己在這次戰爭的日子,也做了些事。你的父親似乎有點兒不高興,不過,我覺得,正像你來信所說的,他也覺得有事可做,而感到快慰。www.hetubook.com.com
沒什麼值得報告的。我的任務很有味道,不過,很機密,恕我不能稟告。不過,我真覺得是值得做的事。您不用為了沒擔任戰時工作而煩惱。有些上了年紀的女人都急於要做事。可是,他們實在所需的是年輕,有工作效率的人。不知道「紅髮老人」在蘇格蘭的工作如何?我想,也許每天只在填表格罷。不過,他能覺得自己不是閒著。就會快樂的。
女 德波拉敬稟
「哦。那麼她是問路嗎?」
她從手提袋裡取出兩封信。那是託人轉來的,她剛剛由城裡一個小的報紙經銷處領回來。
我現在仍沒有工作,如今誰也不需要我幫忙。你的父親在軍需部找到一個工作,這個,我已經告訴你了。他如今在北方某處。總比沒事做好。但是,這並不是他想幹的工作。唉,可憐的「紅髮老人」,不過,我覺得我們應當謙讓,坐到後面去,把作戰的任務留給你們年輕的傻瓜。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