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人生是不可預期,只能逆來順受?
她知道他不禁心累了,連身體也累了,現代世界的初體驗並不好受,再加上又是塞車又是彎來彎去的行駛,強悍冷峻的古代人已經在暈車了!
他話說的大剌剌的,她聽得可是臉紅心跳,「這裡的確有初見面的男女互看一眼就能到飯店開房間的,但不是人人如此,至少我就不行!」
他也靜靜的打量著她,她美麗卻帶著稚嫩的精緻五官令她看起來只有十多歲,但那股沉靜的氣質又太過內斂,好矛盾的一個綜合體。
風曼筠注意到他的黑眸變得更為幽暗,心想,不管是因為怒火還是欲|火,總之都不是什麼好現象,於是忙不迭的拉著他的手臂往外拖。「我們快走吧!」
「是!所以,可以請你起來嗎?」
一看他的表情,她就知道他根本沒將她的話放在心上,十指交握,她語氣變得冷峻,「這麼說吧,你算是聖殿組織裡第一個被退學的學生,我們評估過,你的確不適合生存在這個年代——」
他抿緊脣瓣,繃著臉道:「謝謝。」
拿了房間鑰匙,她轉身走到沙發前,「走吧。」
在進到雙人房後,黎威二話不說,就躺在那張軟綿綿的大床上,暈眩感頓時消退不少,他嘆息一聲,合上眼睛。
他不耐的拿掉安全帶,她卻傾身再次替他系上,「我的家族是很有錢,但是我不希望把這錢花在交通罰款上。」
黎威靜靜的凝睇這張集純真及性感於一身的美麗臉蛋。她很特別,不僅言之有物還膽識過人,比他任何一個妻妾都還令他感興趣,還有他壓在身下這具凹凸有致的誘人軀體——原先的沸騰怒火突然由久違的欲|火取代,因為即便組織有找女人來替他們解決生理需要,但被困在這個錯誤的時代裡,他實在沒有慾望,然而此時,他竟然亢奮了!
「男女性事在這個時代是被允許公開討論的,我很樂意替你解惑,因為我是你的老師,但請你尊師重道,可以起身了嗎?」
「如果能睡就先小睡片刻吧,晚一點,我再帶你去吃晚飯。」
只是佇立原地的他神情卻從震懾轉為陰沉,再由陰沉轉為孤寂,漸漸的化為哀傷,最後趨於漠然。
「我不困,但我會留在這裡。」
她知道他並沒有將全身重量都放在她身上,否則,她不可能可以正常的口吻說話。
「遠水救不了近火,就怕慢了一步。」司韞倫壞壞的挑動她敏感的神經,「當然,如果你因為心急來個空間瞬移法,那麼也有可能會變成你和他雙雙躺在兩張手術台——」
或許是種直覺,她就是知道他不會再允許自己困在這裡,和_圖_書他習慣高高在上,要他做那麼服務性質的工作,就像是要他的命一樣,在被迫上了幾堂興趣缺缺的課程後,她感覺到這隻被困在籠裡的猛獅就要伺機而動。
她咬著下脣,再回頭看著頭垂低,正用雙手揉按太陽穴的黎威,她朝櫃檯小姐點點頭,「好吧。」
這裡不是他的家,這裡沒有荒漠的草原,沒有他深愛的穹蒼、大帳、山巒、牛羊及奔馳的馬兒,還有他戰無不克的英勇騎兵隊——
原來——「我並不是逃出聖殿組織。」
「天天坐禪也沒有半點感應,咱們還是別留在組織裡,先到各個圖書館去走一走,機會也許會大一點。」他雙手一攤的建議。
她一聽就明白隔壁在做什麼?真是尷尬,好不容易情慾的氛圍消退了,隔壁竟然炒起飯來了!
這算有遠見的男人嗎?她深吸一口氣,「好吧,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都會陪著你,不過,請你不要誤會,我只是被迫接下這個任務,沒有其他原因。」
黎威只在電腦裡看過模擬的城市街景,所以當真正置身在這鋼筋水泥的叢林,他的心仍是大受震撼,只能僵立在原地去看,甚至去感受與現代人穿越馬路時這摩肩接踵的擁擠。
司韞倫看著熒幕,「那傢伙真行,逃出去了!」
這句話裡含有太多的苦澀與自嘲,連她聽了心都不由得一揪,「睡吧。」
這算什麼?是試煉?還是故意糟蹋他?
「你沒有?」他冷笑。
他也沉默,但卻有道悶火在胸口燃燒。他的心思全被洞悉、他的行動完全被掌握,在匈奴,被稱為大漠上蒼狼的他怎麼會變得如此窩囊?!
「我們會努力想法子把你送回你的年代,但在此之前,麻煩你稍微合作點,當個現代人!」這一席話當然是謊話,而且是對一些不願面對事實的古代人所說的千篇一律台詞,但時間是神奇的魔術師,流轉是歲月總能教會頑固的人面對事實的!
坐在副駕駛座,黎威不像個來到新世界的鄉巴佬看著車窗外的風景,而是盯著她開車的側臉,本來這也沒什麼,可他的目光灼灼,時間一久,她就渾身不舒服起來。「你到底在看什麼?」
非也!至少對好戰不認輸的黎威來說,他篤信命運是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但在跟風曼筠幾次的交談中,又乖乖的上了些無聊的職業課程後,他百分之百的確定她絕不可能幫他回到匈奴,於是他幹脆自己逃離聖殿組織。
他不得不以驚異的神情看她,「一個女人說這種事竟然臉不紅氣不喘的?」
她點頭,沒有多話。
天知道他的陽剛氣息一直在勾引她,惹得她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心跳愈來愈快,但這是不對的,她的定力呢?她又不是沒看過英俊的男人!司韞倫和戰宸羽都是數一數二的美男子!
司韞倫這一席話取得共識,三人同時離開聖殿組織後,隨即分道揚鑣。
「你這樣會舒服些。」她淡淡說道。
他悶悶的開了車門,上車子,在虛擬實境課程時,他也學過駕駛汽車,只是真正坐進實體裡,才感到壓迫,腳無法伸直,頭離車頂又近,他怎麼坐都不舒服,風曼筠還伸手替他系上安全帶。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在哪裡,還有,我們不是往組織的路上走,你要帶我去哪裡?」
她沒有否認,「我在他身上裝了追蹤器。」
才怪!他頭疼欲裂,還有股嚴重的暈眩感,甚至想吐,他知道全是那輛不透氣的汽車害的,現代人真有病,把自己關在小小的空間裡,也不怕悶死!
「我沒有!」她怎麼能承認?這傢伙已經夠難纏了!「還有,你也許很習慣這麼壓著女人談事情,但我不習慣,非常的不習慣!」
「抱歉,小姐,只剩一間雙人房。」
「他身上有追蹤器,真出事了,我會趕過去。」她試著漠然以對。
他瞠視著她那雙漾著關心的美眸,深吸口氣,好壓抑一股突然翻騰而上的莫名激動,那激動來著莫名,像是在茫茫人海中突然看到一名熟悉的親友,胸口登時沸騰起來。
好在,一下子就出了電梯,他忙不迭頻做深呼吸。
她沒好氣瞪他一眼,「好了,我會跟在他身邊,行吧?那天書——」
戰宸羽也看著熒幕,「我倒認為是有人故意放水。」他看一眼身旁的風曼筠。
她臉色驀地一白。那個狂傲的蠻子不懂得收斂,是極有可能惹來災難,只是她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此時,在碉堡的監控室裡,那一大片鏡墻上有無數個數字及畫面在閃動,鏡墻前則有多名穿著白袍的工作人員在操控著監視儀器,而在墻上的透明顯影熒幕裡,可見黎威已走出聖殿組織的警戒範圍,往山下的路走去。
言下之意不是他的個人魅力吸引了她,她不但不是自願,而且還是被迫的!這對在匈奴時,魅力所向無敵的他而言,聽起來著實很刺耳。
她粉臉微紅,輕咳兩聲,「我們出去吃飯,你不餓,我餓了!」
那本怪書最喜歡窩的地方就是圖書館,至於是真的好學,還是比較容易藏身,就不得而知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經過,這不變的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人潮、矗立的高樓大廈,甚至飛過滿天彩霞的飛機,都讓他陌生不已。
她會這麼說,實在是因為https://www•hetubook.com•com這已經是他第二次這麼做了,而不同的是,這次他牽制得她無法動彈,讓她不能使用麻醉暗器。
狂肆的怒火再度襲擊他胸腔。他當然可以蠻力逼她就範,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覺得倘若以那種方式得到她,他非但不會感到滿足,反而可能會有種挫敗感。
她深吸口氣,拒絕去感受兩人身軀緊貼所帶來的異樣感受,「我沒有——」
但風曼筠看他這樣,決定下回組織開會時,提議應該在組織裡裝設電梯,不然,古人對這種密閉空間的玩意兒恐怕會心生畏懼吧!
「你呢?」他沒有張開眼,怕眼神會洩露他此時的孤苦無依。
他身下的美人顯然也有感覺,畢竟兩人的身體太過契合,緊貼得不見縫隙,他邪魅笑看著她的粉臉在瞬間漲得紅通通的。
她合上雜誌,「餓了吧?我帶你去吃東西。」
由於是假日,再加上陽明山在舉辦泡湯季的活動,風曼筠載著黎威一連找了幾家飯店都沒有空房間,沒辦法,她只好驅車下山,找到一家較為便宜的商務旅館,一走進去,已近一小時沒有開口說話的黎威只是走到沙發上坐下,一手按著眉心。
理智回籠,原本失序的悸動頓時平息,她冷冷的瞪著他,「那麼,我很慶幸我生在現代,更慶幸你現在不在匈奴。」
她點頭,「我們努力忘記身上的異能,只在非必要時使用,就是避免自己成了異類。」她頓了下,「所以,往後你若是忘我的施展古代武學,我會用麻醉針阻止你。」醜話得說在前頭,她再次的晃動手環。
看著她不畏不懼的明眸裡,沒有半點被挑動的情慾,相形之下,欲|火未熄的他反而像是跳梁小丑,有種被狠狠羞辱的感覺!
「找女人滿足你的生理需求,不在我的服務項目裡,但我可以破例。」她的聲音僵硬,表情更是尷尬。
是了,她怎麼會忘了他是個野蠻的匈奴人!還視女人為糞土,而她竟然為了這樣的男人而心跳如擂鼓?!
黎威當然也聽出來那是女人叫|床的聲音,他繃著俊臉蹬著她。
她當然聽出他話裡的弦外之音,「正常的男人都會有生理需求,不過這方面,組織應該有派女人定期替你紓解。」
「算了,你不是個好學生,很多事說了你也不了,做好就是了。」她開車上路。
厲害!沒被這五花八門的新世界弄得糊裡糊塗,思緒仍然清晰。
可惡!天地之大,竟無他容身之處?他雙手倏地握拳。他,一個未來單于,在這個現代文明裡,卻是如此無助?!
他合上眼睛,「看來,我真的像三歲小孩。」
「意思是你拒絕我?m•hetubook•com.com
「因此,即使你們有穿梭時空的特異功能,在這個世界仍像正常人的過日子,像開車?」
「我一個人住在台中,當然,大部分時間我都住在聖殿組織裡,不過接下來,我會留在台中,也會多一名房客。」她再看他一眼。
「你得當他的貼身保鏢。」戰宸羽也附和,「不過,不需要真的保護他,而是制止他使用古代武功。」
而風曼筠透過坐車的追蹤系統,很快的發現黎威已經一個定點逗留許久。怎麼突然變成了木頭人?
黎威深吸口氣,抬頭,站起身來,竟然晃了下。
他的欲|火被迫澆熄,沒想到隔壁的欲|火卻燒得正旺!
咬咬牙,他緊繃著身子從她身上起來,她吐了口長氣,看著背對著她的男人。可見,即便是個壞學生,一些禮儀規範,他還是聽進去了。
所以,她讓他出去了,也許在接觸到真實世界後,他會願意面對現實。
他抿脣一笑,看起來頗不以為然。事實上,那玩意兒已威脅不了他,他是個很會記取教訓的男人,再說,現在的他唯一擁有的就是一身深厚的武學,不能施展,他跟個廢物有什麼兩樣?異類?來自匈奴的他本來就是異類!
同情的看他略微蒼白的俊臉一眼,再看著櫃檯小姐,「請給我兩間單人房。」
他搖頭,坐起身來,「我想先知道你接下來的安排。」
「你把我當成三歲小孩在唬弄?枉費我還想好好聽聽你的安排!」他咬牙不滿的控訴。她以為他沒有聽出她話裡的敷衍?還是他看來就是一副呆樣,很好欺矇?!
要他起來?黎威刻意以溫熱的氣息吹拂她的髮梢,再以低沉嗓音挑逗她,「你要知道,在匈奴,我可以直接蹂躪一個我想要的女人,盡情在她身上發洩慾望,直到厭煩,再把她賞給我的手下,卻不必付任何代價。」
「我並不習慣壓著女人談事情,但我習慣這樣壓著女人做另一種事!」話語乍歇,他嘴角噙著一抹曖昧的笑。
風曼筠感覺到他灼烈的凝睇,一轉過頭,果見黎威已然睡醒。
「還有呢?你跟著我,我們又要做什麼?」
「你站得夠久了,上車吧。」
「接著我要說的是,我不會飛天遁地,因為在這個世界裡,沒有人會,而一旦成為異類,就有可能成為被媒體追逐或某類研究所的研究對象,我想你跟我一樣都不想成為手術台上的實驗品。」
她故意忽略兩人的手碰觸那一刻,黎威眼中閃過的困惑與詫異。他並未忘記兩人第一次肢體接觸時有過的異樣感受,而這一次反應雖然不那麼大,但他就是感覺有股電流在兩人之間流竄。
黎威這一覺睡得很沉,直到晚和圖書上八點多才睡,張開眼睛,天色已黑,室內是一片柔和的燈光,而風曼筠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看著雜誌。
他一挑濃眉,「所以?」
不過,在跟著風曼筠進到電梯後,他更有種想抓狂的感覺,尤其在電梯開始上升後,他的胃翻攪得更厲害了,不得不一手壓在胃上方,忍住想吐的感覺。
她幫他將毛巾拿起後,站起身。
「他曠課多,又是留級生,一個人在外面晃,肯定會出亂子!」司韞倫撫著下顎,似笑非笑的瞟著眉頭一蹙的風曼筠,「會不會下回咱們再見到他,他就像隻要被解剖的青蛙釘死在手術台上,任人宰割?」
沒有,什麼都沒有!在這裡,時間和空間就像一輛囚車,而他就被困在這輛囚車裡,哪兒也去不了!
她倒抽了口氣,旋即氣憤的怒視這個又發神經的古代人,「你在幹什麼?」
莫名的放心了,而這竟只因為她會留下來?!他何時變得如此脆弱?他在心中自嘲,但他累了,不想再多想,那充滿刺耳喇叭聲、五光十色的混亂世界令他覺得好疲憊。
覺得不對勁的加快速度,在近半個小時後,已經看到站在十字路口的黎威。
她看了他一眼,繼續將目光放在前方的車龍上,「拜科技之賜,你黑襯衫的第二顆紐扣其實是個迷你追蹤器,你看——」她按下方向盤上的一個鈕,車內的熒幕上就出現衛星導航系統,在地圖上,出現一個移動的紅點,「這就是你,至於第二個問題,天要黑了,我們就先找家飯店休息,你應該累了。」
「什麼?」
傍晚的橘紅色霞光將他挺拔身影拉得長長的,而一身時尚型男的裝扮,再加上那張俊俏不已的容顏,行經他身邊的許多男女都忍不住的看他一眼,有的女學生甚至偷拿起手機拍照,只是心裡不禁納悶,他為什麼毫無反應?
思緒至此,冷不防的,黎威身子突然一個移動,她閃避不及,讓他扣住雙手,整個人被壓倒在沙發上。
「既然你們這裡性事可以公開討論,可見是個開放的世界,由你來滿足我不更好?畢竟是你讓我有感覺的,不是?」
由於她的手腕被他拉高,她根本沒有機會發射麻醉針,是她太輕忽了,只是誰又想得到就連在談事情,這傢伙也會動手!
她連忙扶住他,「還好吧?」
驀地,一條冰涼的毛巾放在他的額頭,他倏地張開眼睛,看到風曼筠就坐在床沿。
「沒事。」
突然,一輛白色轎車停在他身邊,車窗降下,居然是風曼筠!
「夠了,很不舒服!」
只是,她才鬆口氣,一墻之隔竟然傳來「嗯嗯啊啊」一個女人的呻|吟聲!
「不累,我還要知道你接下來的安排。」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