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正想著時,一尾九尾狐狸全身血跡斑斑的從空而降,跌落在她跟前,冰意快速的竄進她的脊骨,她面無血色韻的衝過去。
她怎麼就那麼「幸運」咧?一出世就是「六萬號」?多一號少一號也成嘛,害她得天天守著這一池翠湖,哪兒也去不了。
世人雖耳聞此島,但傳言它位於山隴海筮,因此,實則位於中國新疆湖泊上的狐狸島幸運的保存了它該有的神秘與隱私。
突然間,七彩芒光再現,仙主再度霹出九尾狐狸的原形,而且全身血流如注,她哽咽一聲,掙扎的欲將話說得更明白些,「它會隨著四名擁有者的善惡雕塑出——」哇的地一聲,鮮血從她的口中噴出,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已到盡頭了,可是她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未做。
不過,她是日也求嘛夜也求,要求它讓她「退休」或「留職停薪」,但是十年下來了,她還不是天天守在這兒,連「報到」的手續都免了?
她看著湖中自己那嬌小可愛、通體發亮的白色毛發,還有那蓬鬆美麗的小尾巴——其和-圖-書實她一生下來就是隻「狐仙」,因此該有的自覺性與知識全都有了,要幻化成人形更是簡單;只不過一守著這片翠湖神泉,她幻化成人形做啥?她又不自戀!
夏風挾帶著奇特的氤氳嵐氣,吹拂著戀慕四季的「狐狸島」,微醺的天籟在玲瓏月色的襯托下,籠上一層神秘,而叢叢簇簇的花林在映著冷月的碧湖倒影下泛起異常的僵硬氣息。
這狐狸島的狐仙老祖宗們可真厲害,為了不讓狐狸一族的任何成員成了失蹤「狐」口,乾脆全部以號碼當名字,偶爾點點號碼,這不在本島的幾百個號碼就是在世上的某一角落遊山玩水。
「可是我不懂,也不知道凡人的世界,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她眼眶泛紅。
是不是發生什麼了?因為仙主己有近半個月沒來看過她了!她愈想愈侷促,真恨不得能離開這兒到處去看看。
翠湖畔,編號「六萬號」的小狐狸精無聊至極的盯視著倒映在湖中的冷月,她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擺擺兩個白色的小耳和*圖*書朵,再皺皺微尖的小鼻子,噘起菱表的小紅唇,內心是嘀嘀咕咕的。
因為以這片翠湖為中心的十公尺內全被狐狸島的統治者「仙主」施了「海蜃法」,除了仙主外,其餘的狐狸們根本看不見這兒,他們僅以為她被安在神泉的所在地,而神則處在這島上,他們不得冒瀆的某一角——
六萬號拚命搖頭,「不一不明白,一點都不明白,什麼黑狐精,還有其他的狐族成員呢?誰將你打成重傷的?」斗大的淚珠溢出她的眼眶。
不過那些畫面僅僅閃過幾秒;瞬間,她又只看見這片翠湖的明媚而已。
「帶走神泉之靈,即使黑狐精找到這片翠湖也沒用了。」她淚眼婆娑的握緊了小狐狸的前腳,「記得要化身為人形,還有千萬別露出狐狸尾巴,否則會惹來殺機的,明白嗎?」
只是他們皆不懂,世人為何將破壞他人姻緣,或是迷惑了男女自我的人類通稱為「狐狸精」?他們也會因愛受傷啊,無奈的成為被辱罵的對象,他們何其無辜?
m•hetubook•com•com最不平的是寵祖宗們的戒律——神泉的守護者是不得修飛仙術的,頂多只能學習一些自保及點穴的武功而已,這是避免該守護者利用神泉的力量胡作非為所定下的戒律。
這兒一向是平和幽靜的,偶有一些離島多年卻帶著心傷的狐狸回島療傷,他們都是因為對凡人放下真心、投注真愛而傷痕累累——
所以她這隻「半生不熟」的小狐狸精整天吃飽撐著守在這兒,十年下來;連一個伴也沒有。
編號六萬號的小狐狸精眨眨那雙晶瑩璀璨的大眼睛,一抹不安地劃過眼。其實這一、兩天,她隱隱嗅出一股不尋常的味道,有時候,她甚至懷疑仙主的海蜃法出了問題,因為她似乎看到十公尺以外的景物,不過那卻是花木被燒灼過、白煙四起、一些屋舍成了斷殘壁,還有一些狐狸染血屍體的景象,舉目望去是一片狼藉。
說起來,這方法是挺聰明的,但壞就壞在狐狸島的一方神泉,據老狐狸們說這神泉就在「湖中的冷月」下,而編號六萬的出世狐狸則和圖書肩負著守護神泉的任務。
「沒——沒時間了,你帶著神泉之靈離開這兒到凡人的世界去。」仙主沉重的做出指示。
仙主相光一閃,口中喃喃的念起杜甫的可嘆詩,「天上浮雲如白衣,斯須變幻成蒼狗。」當年她的一念之仁,救起跌落外海的二隻黑狐狸精,沒想到卻為今日的狐狸島種下惡果。
「六——六萬號——」仙主氣若游絲的伸出前腳輕輕的撫著她的臉,「狐狸島的浩劫到了,神泉之靈——」她深吸了一口氣,凝聚了全身僅存的仙力後,身子陡地發出七彩亮光;下二秒,她即化身為一美麗女子。
狐狸島島如其名——此地的居民,全是修練百年、千年的狐狸精,當然,也有「半生不熟」的小狐狸精。
至於神泉是幹啥用的?據說它是祈求之泉、心想事成之泉,不過,這也得視當事人和神泉之間的緣分,它才會順其心願。
望著六萬號涕淚縱橫的拔著湖邊的藥草,徒勞無功的欲止住她身上的血,她深吸了一口氣,突地用力一把將六萬號推入中,再指著天空的冷月和-圖-書,冷月頓時墜落湖面直往湖底而去,隱約中,可見那輪冷月裹著一隻小狐狸拚命狂跳的身影——
「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神泉之靈,一旦它找到歸屬之地,神泉的秘密終會浮現。」
「仙主?!」
但針對這一點,她就不太相信,照理說,她和它的緣分該是異常的深厚吧?要不然,全島那麼多狐狸,就得她來守護它?
秘密?她未曾聽過神泉還有秘密?
「仙——仙主——」六萬號看傻了眼,雖然這十年來,仙主曾多次來這裡探望她,但卻不曾以人身與她會面,所以她也不知道仙主是這麼妍姿艷質的女子。
只是「公狐狸」的數量有限,多半得留在狐狸島傳承下一代。
懊悔的淚光滑然而下,她伸出纖指劃過湖面,一輪冷月倏地從湖面彈起,一道琥珀色光芒順著她的纖指來到六萬號的眼前,她將纖指停駐在六萬號的胸口,那道琥珀色光竟凝聚成一圓形玉瓖嵌在她的胸口。
當然,世人皆以為狐狸精是「母」的,實則不然,沒有「公」的如何「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