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回答他的當然仍是一室的靜默,他生氣的爬爬劉海,一把拉開「他」身上的大毛巾,睇著那瘦巴巴的身體,「你沒醒來就罷了,我就算做件好事,幫你穿好衣服,這樣你去見海龍王或是什麼中國的閻王老爺時就不會光溜溜了!」
只不過這性欲中又摻雜了一些他說不出的柔柔情懷,他嘆了一口好大的氣兒,「唉,或許是先前第一次將他從海裏撈起時,被他那張瑰麗的女性臉孔給狠狠的震了一下,這會兒還沒完全恢復,才會這樣胡裏胡塗的,」
她撇撇嘴,要不是自己的「身材」全變了形,她隨便勾引他都能將他拐上床呢!還說她發育不良!宋清涼在心裏嘟嚷著。
「遇到你算我倒楣!」他看開的俯下身子,將大毛巾蓋在宋清涼的身上,再彎身抱起「他」直往艙房而去,哼,就算要做人工呼吸,他也不打算讓這群突然叛變的伙伴當觀眾。
駱東薔再度將宋清涼從湛藍的海面撈回船上。
愛瑟兒不悅的撇撇嘴,在駱東薔剛剛下海救那個「小男生」時,船上就快速的開一個會議,除了她以外,大家一致通過要將這個扮女生的「小男生」丟給駱東薔,眾人還說絕不被他突如其來的冷峻威勢所震,大家要團結一致。
宋清涼錯愕的瞪了他好半晌,才緊張的回道:「亂、亂講,我哪是同性戀,雖然我不歧視同性戀者,但我還是喜歡男人,就算我到現在二十三歲還沒機會和男人談戀愛,可是我也嚮往和男人一起談情說愛、一起分享性欲、一起——」
盯著穿好衣服的「他」,他愣了愣,濃眉揚起,「你看起來還真像個女人,雖然少了胸部,但看起來女人味百分百,難怪你乾脆穿起女裝來。」
「他醒了嗎?」
駱東薔呼了一口長氣,站起身一把拉起嘴巴還念念有辭的「他」,「看來你真的有問題,小男生!」
湯姆搖搖頭,他在這裏擔任警察都近二十年了,他早料到重男輕女的林婉有一天一定龠將那個美麓動人、任勞任怨的乖巧女孩趕出家門的,只是他沒想到宋清涼會以自殺來結東她短暫這來不及綻放的生命。
被眾人推舉而出的徐煥春推推鼻梁上的眼鏡慎重其事的道:「我們剛剛開過會了,以後他就是你造船長身邊的小廝,供你使喚,當然前提下,是你得趕緊將他救醒過來。」
宋清涼凝睇著他那雙璀璨星眸中的真摯與挑戰之光,她無言了,因為她的心似乎在一瞬間這落了——
「是。女人是油麻菜籽命,男人能做的,女人就不能做,這——」她倏地住了口,她怎麼會將母親的話轉述成回答?他噗哧的笑了起來,「沒想到在現代男女平等之際,還有你這番說詞。」
命運之神為她的生命重新做了安排,而且還如願的讓她成了男生,若真回家了,在家人的眼中她不就成了不男不女?
愛瑟兒走近了一步,但一想到徐煥春等人要將她丟在下一個港口的事,再想到駱東薔每回在港口尋歡時都近一星期甩都不甩她的模樣,她也不禁怒濤洶涌,「誰叫你要多事將他救和圖書上來!」駱東薔這會兒的臉色真是難看極了,他想自己到底在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顧人怨?
徐煥春早準備了兩條乾淨的大毛巾,一條扔給駱東薔,另一條則擺在甲板上,他跪下身來,稍稍壓擠宋清涼的腹部,「他吃了好幾口水,休克了,呃!!」他繼續在「他」的腹部施壓,一些海水亦從「他」的口中流了出來,不過,這接下來的人工呼吸——
「他又不希罕我救他上來,對不對?」他擰緊眉頭,突然注意到其他人遇於沉默的怪神悄。
「呃!!」簡直說廢話嘛,她氣呼呼的鎖緊眉心,「靠近美國哪一州?」
毒品?這個念頭一閃而過,她趕忙站起身推著兒子,「起來,你不會是真的——」一接觸到兒子完全沒了體溫的冰冷身體,林婉驀地住了口,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她顫抖著聲音道:「不,不會的,不會的,」
駱東醬站起身,走到房門,打開鎖開了門,看著面露笑意的徐煥春站在門口,乎上還拿著T恤和運動褲。
見他沒反應,她正打算輕搖他的時候,她突地注意到地上的十五、六支針筒,而一些殘破的針筒還有一些藥水流向外面,「這是什麼?」她以手沾了沾,在鼻間嗅了嗅,一股刺鼻的藥味沁人她的心肺,她的臉皺成一團。
只是「他」竟然已經二十三歲了,他還以為「他」只有十四、十五歲呢!
駱東薔搖搖頭,示意他走進來,「我的人工呼吸對他似乎不管用,你來試試看。」
「但是,是你將他扔下去的!」
「又、又有什麼好笑的?」她忿忿的道。
「你們在船上做什麼?你們沒有工作嗎?沒有必須做的事嗎?」
她睨他俊美的臉孔一眼,即低下頭看著自己身上過寬但長度還適合的乾淨恤,她好奇的拉開運動長褲,裏面竟是一件——天!子彈內褲。
駱東薔挑高了眉頭,眸中送出笑意,「我對男人沒興趣,自然對你這個小男生更沒興趣,只是從沒人叫遇我色狼,而且還是從一個發育不良的小男生口中說出。」她停止了掙扎,「我哪是男的,我——」她倏地住了口。
她的臉色刷地血色全無,「那、那人呢?」
她當下一窒,「不,不可能的,我女兒不會自殺的——」
只是一想到她一個鮮少外出的老女人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到阿第倫達克山的情形,她只得又往回走,彎下腰輕聲的在兒子的耳畔道:「廣志,你醒醒好不好?媽想麻煩你帶我去找你姊姊,廣志?」
一向愛笑的喬丹終於忍俊不住的爆出大笑,而這笑意就像是解了眾人的咒語般,此起彼落的笑聲緊跟著響起。
他調侃的瞄了「他」美麗的臉蛋,「只是外貌傾倒眾生的你卻很想換『性』!」
「色狼!!救命啊,你這個大色狼!」宋清涼一邊拳打腳踢一邊放聲大叫。
但她等了好半晌,門內一點動靜也沒有,她虛弱的靠在門板上,「廣志,你還在睡嗎?廣志?你從昨天睡到今天都快足足兩天了,連個飯都沒有吃,媽會擔心的,你出來應個門好不好?」
和*圖*書她打開燈,看著兒子和莎拉兩人又是赤|裸裸的躺在床上睡著,她走向前去想叫醒他,但是溺愛的心又不捨將他喚醒,於是她又往門口走。
一聽到這,駱東薔不覺惱火,他倏地轉過身,炯炯有神的利眸直勾勾的瞪著徐煥春,「看來我們這艘『貴族頹廢號』的船長已經換成你了,是不是?」
聽著自己的問題被丟了回來,再瞪視鏡中那瘦巴巴的男生身體,她是糗大了,而且她也快發瘋了!她這輩子真的要當男人?
她一向是最尊重兒子的隱私權,因此,她不曾擅自進入他的房間過,只是現在都已經兩天都沒有看他出來了,而清涼又有了消息。
睨視著這張實在能激起自個兒的性欲,但卻是個「小男生」的美麗臉孔,駱東薔不禁再度搖搖頭,他實在沒有「嘴對嘴」親男人的經驗,瞪著宋清涼,他竟不知怎麼親人了。
「這——你、你居然吻了我?」她覺得胃一陣痙攣。
他笑得差點沒有流出眼淚,「你那瘦不拉幾的身體連愛瑟兒那個性欲強的女人都不屑了,難道我會強|暴你?」
他邊說邊將T恤往「他」的頭上罩去,再幫「他」穿好小褲褲、套上運動長褲。
駱東薔瞟她一眼,笑笑的道:「你希望是哪一州?」
在做好心理建設後,他俯下身,右手稍微的將「他」的嘴唇拉開後,他性感的唇辦柔柔的親上「他」的,再將一些氣吹往「他」的口中,駱東薔來回的重複這個動作,但心裏卻不由得涌起一股愈來愈濃烈的渴欲感。
話語一歇,駱東薔將再度赤|裸著身的「他」拉到右面的鏡牆前,「看看你自已!」
宋清涼抿抿嘴,「別叫我小男生,我有名有姓!」
徐煥春愣了一下,隨即振振有辭的反駁道:「我們當然是將你視為這艘船的船長,才會要求你將這個責任扛下。」他將手上的衣物放到駱東薔手中,「那個小男生的size只有杉山五郎比較適合,這是給他換上的,總不能讓他老是抓著被子或毛巾在我們眾人間走來走去。」
「我!!!我!!」天,她忘了她現在是男的,這思緒也沒有完全「輪轉」過來,說她不是同性戀,卻又說她喜歡男人,這不是自打嘴巴嗎?
林婉打開門,裏面的窗簾全沒有收起來,因此整個房間是陰陰暗暗的,空氣中還散發著一股奇怪的藥味。
「叩、叩、叩!」敲門聲陡起。
冷凝著一張俊臉,他抱著「他」越過擠在甲板下的走道上,顯然真的打算偷窺的眾人,再大步的走回自己的房間,旋過身將門反鎮,再往水床走去。
她顫抖著手,緩緩的將手放到兒子的鼻前,在察覺到那兒完全沒有氣息後,她愣了、呆了,她全身的血液冰了——
「你的意思是我也得幫他穿衣服?」駱東薔不可思議的提高音調。
不過,這笑聲中當然不包括愛瑟兒,因為她覺得嘔死了。世上的美人太多了,她無法獨得駱東薔青睞的感覺令她挫敗。
「這些衣服都不是我的,因為你這個小男生發育還不良、長得不夠高、不夠壯,杉山五和-圖-書郎的衣服你勉強可以和他合著穿,等到了下一個港口後,我們幫你買件衣裳,安排你回到自己的家去,」他爾雅自若的道,「這逗樣我的責任就盡了。」
見狀,駱東薔啞然失笑,聚集在眸中的笑意也愈來愈濃,終於,他爆出大笑。
看著他像火燒屁股的直往外衝,駱東薔恨恨的抓緊了衣物,用力的將門甩上後,再走回水床邊,悶悶的凝視著宋清涼怒道:「我上輩子欠你的?我這輩子都是讓人伺候的,可從沒伺候過人,」
駱東薔莞爾一笑,直起了腰桿,早知道他就說要將「他」再扔下海,那這個「小男生」肯定早嚇醒了。
「或許吧,只是|!既然我們都是男人,就擁有這平等中的不平等,那你為何要裝成女人?」
徐煥春慌忙搖手,「若他醒了,他自然可以自己穿,呃!!我先回房了。」
他聳聳肩,坦白道:「不知道,是該當男人還是女人?你說呢?」
面色蒼白的宋清涼掙扎的坐起身,發覺身子又搖搖晃晃的,她再度呻|吟一聲,連滾帶爬的離開這搖搖晃晃的水床,嘴巴還嘀咕道:「真是折騰人嘛,睡這什麼水床?我的頭更暈了。」
她怒指著他,「你才有問題呢!」
在連連叫門下,裏面還是無一絲聲響,她試著扭轉門把,但門從裏面鎖住了,她站直身子,連忙走到廚房邊的矮櫃旁,拉開抽屜從裏面拿出一把小鑰匙再匆匆的走回兒子的房門。
至於始終持反對意見的她,眾人也明白的說了,下一個港口絕對會慫恿駱東薔將她送回法國去,她是了解駱東薔的,當初他也不怎麼願意帶她上船,後來也是考慮到他的性欲,帶她上來的,但若同伴有意見,他也會毫不考慮的將她請下船!
突然注意到駱東薔來回打量她身子的目光,她粉臉一紅,趕忙的衝回水床拿起那條大毛巾圍在身上。
「砰!」的一聲,他毫不憐惜的將「他」扔回水床,再坐上床去。
兩名警員對視一眼,瓊斯將林婉拉到椅子坐下後,湯姆嘆了一聲,輕聲的道:
趕走警員後,林婉一回身快步的跑上樓去,三步並作兩步的來到兒子的門門,地拭佔悲傷的熱淚,哽咽著聲音輕輕的叫道:「廣志,你快起來,你姊姊有消息了,我們快到阿第倫達克山去找她。」
「這——我們也不清楚,只是我們已經有請求支援搜山,只是你也知道最近全球的經濟陷入谷底,這失業率是直往下掉,全美每天自殺或失蹤的人口就有好幾十人,我們的警力有限,因此她若真的跳下山崖,這激流湍急,我們也沒有把握她會被沖到哪裏去?何況她失蹤的時間都有兩星期了。」
徐煥春突然拍拍手,大聲宣布道:「待會兒是晚餐時間,咱們大伙兒無去準備準備或梳洗一番,這每個人的工作仍是照以往分配的,這——我記得唯一沒事的就是船長東薔,那這個小男生理所當然是交給他了,咱們全下去忙吧!」語畢,絲毫不在意駱東薔那雙黑眸所泛出的冷光,他帶著眾人魚貫的往船艙而去。
「出去、出去,和圖書我自己上山去找,清涼她是個有責任感的女孩,她不會放下我一個人走的!」林婉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站起身,將兩名警員趕出家門外。
「太平洋的一隅!」
他笑嗆了一笑頻搖頭,再指指「他」身上,妥協的道:「是太侮辱你了,因為我總共脫了你兩次衣服,剛剛又幫你穿了一次,外加嘴對嘴的人工呼吸,仔細算了算,是否兩不相欠?」
「同性戀?」
宋清涼咋舌不已的瞪著他,心想,什麼以身材為恥?她以前的身材可是玲瓏有致的。
看樣子「他」真是精神錯亂,要不就像是他曾看過的一篇報導,「性別定位錯亂」,明明是男生偏偏要將自己認定為女的!
「可是這裏的每一個人都懂得人工呼吸,我不認為一定要我來做這個動作,再說——」他極其不屑的瞄了其他眸中全帶笑意,但有致一同的閉嘴不言的伙伴,「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每回下船找樂子,這最好的女人總是落在我身上,所以我了個小跟班,多少妨礙我辦事,你們就有機可趁了,是嗎?」
「是啊,看你這張呆若木雞的臉就知道你終於想起自己是男的了,對不對?」
他忠厚的臉上布滿憂懼,「我們查過這兩個星期曾在山上夜宿或露營的遊客,據其中的幾名說,他們有聽到『我要當男生——』這些話迥蕩在山谷,因此我們認定交往單純的清涼可能真的已經——」
「那不是親親,是救人!」
「你看你連你自己赤|裸的樣子都不敢面對,難怪你寧願當個女人。」他也為「他」感到悲哀。
駱東薔看著動也不動的杵在原地的愛瑟兒,「那你來吧,幫他做個人工呼吸。」
他愣了一下,隨即發出大笑,「我們這群人的工作就是吃喝玩樂,小男生。」
「我不幹,我從不和小男生玩親親的!」駱東薔撇嘴的站到一旁。
「這!我!!」
宋清涼倒抽了一口佩氣,「這——你、你實在太侮辱人了!」
他站起身,直直的睇視著「他」,「你還不醒?那我直接將你扔進海,幫你海葬算了,反正另一群人對你不聞不問的,而我對你也該仁盡義至了。」
「我?」駱東薔泰然失笑,「為什麼?我又不是醫生!」
注視著愛瑟兒全身散發怒氣轉身離去的身影,他撇撇嘴,輕吐了一口怨氣,再低頭看著仍意識不清的宋清涼。
駱東薔站起身,走到床沿坐下,看著坐在地板上的「他」,「為什麼這麼希望當女人?女人有什麼好的?」
「紐!!」她倏地咽下到口的「約」字,心想,她回哪兒幹麼呢?母親和弟弟「那麼需要」她,她急著回去當阿信?
他突地笑了起來,「算了,我還是暫時將你當成女的,這樣我比較不會反胃,這吻也吻得自然些!」
徐煥春笑了笑,仍杵在門口,「他是你的責任——」
「在這種床上做|愛是最享受的,男人不需太費力就能讓女人幸福無比。」駱東薔雙手環胸的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呃——」她咕噥一聲,居然沒有勇氣直視和_圖_書那面鏡子。
她的眸中閃過一道落寞,「男女永遠不會平等的,男女平等的口號喊了再喊,即便成為女男平等,在現實社會,男人對女人永遠是不公平的。」
「那、那我現在在哪裏?」她問。
「被迫?」她桃腮帶怒的恨恨衝向前去,捶了他一拳,「那是我的初吻,我打算留給我的白馬王子的,而你竟可惡的——」
他瞄向一旁正拿著大毛巾擦拭身體的駱東薔,「你幫他做人工呼吸!」
「我們在阿第倫達克山區找到清涼的轎車,但是車子裏沒人。」
「我!!」她語塞,她確實很想換性別,但沒想到真成了男生。
宋清涼大眼一瞪,撥掉他把玩著她長髮的大手,「有趣?你將我當什麼?」
在他彎腰要抱起宋清涼時,她呻|吟了一聲,幽然的甦醒過來,不過,她倒是沒想到這一回面對她的只有這船上的「頭頭」駱東薔。
「我可先聲明了,在這海上近兩個月的時間裏,我是被迫接收你,你要嘛就像個真正的男兒,不嘛,在娘娘腔或想當女人時,別在我的視線範圍內,不然,我可能會沒有耐心的將你丟進海裏餵鯊魚!」
「白馬王子?!」駱東薔一把抓住「他」的手,認真的瞠視著「他」,「聽清楚了,你要的是白雪公主,而不是王子,這兩個月我會好好的教育你,讓你以身為一個男人為榮。」
他面露憂色的搖搖頭,「她車子的位置離瀑布不遠,我們猜測她可能跳——」
他陡地停下動作,用力的搖搖頭,撫著下巴道:「天,我不會對一個小男生起了性欲吧?這太扯了!」
他一臉無辜,「我是被迫的,沒有人願意救你。」
「這!!不會的,清涼不會做輕生的事的,她一定是出了什麼意外,一定是那樣的!」林婉大聲哭喊。兩名警員嘆了一口氣,湯姆望著孱弱的她,內心不由得心疼不已,單身的他認識她已有二十年了。
駱東薔看著那雙動人的翦水秋瞳中濃濃的無措,他心一軟,揉揉「他」的長髮,「算了,反正在等著殺人鯨出現的時間還有一長段,我就訓練訓練你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這樣這趟航行也會有趣多吧!」
駱東薔看著心事重重的「他」,搖搖頭,「我不是一個喜歡探人隱私的人,但是你是從大海中突然蹦出來的,因此我們也不可能為了你轉變航程,所以我可以告訴你,我們在海上大約還會行駛近兩個多月,才會挑一個最近的港口下船,當然那只是補給一些用口叩、上陸地玩個幾天,馬上又會回船上!!」
「找、找到了?!」林婉難掩興奮之情的看著轄區的老警員湯姆和瓊斯。
不,母親和弟弟一定不會在意她成了男人的,反正家中有個阿信幫忙承擔家務就行了。
他不客氣的像抓小雞一樣的抓起「他」,將「他」扔到床上去,自己也跳上床,一把拉掉「他」的上衣,再扯下「他」的長褲——
「你是該以自己的身材為恥,雖然你有一張比女人還要撼動人心的美麗臉孔。」他就事論事的道。
「不,不是這樣的,我——」她提高音量叫了出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