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在這兒工作,想必家也離這兒不遠,不去看看你的家人?」駱東薔好心的提醒。
忐忑不安的她在愣了好半晌後,趕忙拿起話筒,邊撥號碼邊說道:「我得趕快打個電話告訴我媽我還活著,要不然她肯定急死了。」她突地一頓,停止了撥號,「不,也許她根本也不在意我死了。」
千萬英金尋玉!!
他聳聳肩,再次躺在水床上,「想說你就說,我能聽多少就算多少,睡著了可別怪我。」
「順便間一下她母親,她出生時究竟是男是女?」喬丹總覺得太怪異了。
看著他似認真又打趣的神情,宋清涼實在分辨不出他話中的真假,只是目前讓他知道她真是女生的事實,這也算是一個進步吧!
徐煥春頓了一下,繼續道:「她說黑狐精是個雙手沾滿鮮血的惡魔,她知道她自己的陽壽即將盡了,她雖不知神泉的秘密,但她希望得到神泉之靈的有緣人能好好的守護神泉,千萬不能讓黑狐精得到袍,她已成了凡人,但黑狐精的壽命卻是上千年,所以請得到神泉之靈的人好好保護袍,就這樣了,這是宮紫嫵的故事。」
「嘟——嘟——嘟——」電話撥了好一會兒了,但一直沒有人來接聽,宋清涼的心小由得煩躁起來,她放下聽筒,「我回家去看看。」
爾後,也是靠著仙術,他這隻黑狐精在經歷近七天時間就將幾百萬冊的書籍讀完,清楚的知道這個世界的變遷史、知道如何生活在這個現代的科技世界。
他翻翻白眼,突然不客氣的扯了扯她那一頭的烏黑長髮,「好在我不是你的親友,要不然,我肯定被你的單純及一相情願的想法給嚇得沒魂了。」
他頓了頓,繼續敲著鍵盤,「那些資料已放在信箱了,我打開讓你們看看,資料不僅多而且瑣碎。」
聞言,駱東薔臉色凝重起來。
她臉上一亮,哽聲道:「真的嗎?」
從古代中國來到現代的鄭丕文,身著灰色西裝,一派蒲灑的步出紐約的報社大門。
「我當然緊張了,剛剛二野在和我追打到在這兒來時,還說明天要惜你刊處眾人走走,看有沒有機會扣住我,大家一起為英康打拚。」
今天一早,他們約略八點就來到公司了,為了印證宋清涼的性別,他還堅持和同行的父親及大哥們捨棄主管級專用的電梯及出人口,直接由員工出入的大門進去,結果一些女孩們看到宋清涼時,瞠目結舌的不說話,一回身馬上議論紛紛的。
「哈哈哈——你這一說我們就全想起來了,當時你的表情跟東薔也沒兩樣,那你對清涼也是一見鍾情了?」杉山五郎侃起他來。
「不是,是我在落海前的生活。」
「好刺|激啊,跟一個妖精打交道,這種冒險可不是天天碰得到的。」杉山五郎摩拳擦掌道,只是一個念頭突然閃過腦海,他臉色一白,「清涼,你不是狐狸精變身的吧?你長得挺像的。」
「什麼?!」她愣了愣,再將眼神飄向顯然也一頭霧水的駱東薔。
所以在以仙術變了幾本銀行存折後,成為億萬富翁的他找到電視台、報社、雜誌社及網路廣告公司,而明天一個酬金高達美金,千萬的廣告就貪出現在各入媒體及網路上——
他指指桌上人事資料裏的離職理由欄,「看清楚點!」
看著照片那個五、六歲扎著辮子的漂亮小女生,宋清涼愣愣的將目光移向他,「原來、原來你也變性過?!」
https://www.hetubook.com.com東薔擰緊了眉頭,「這不是中國的什麼聊齋吧?太玄了!」
「說重點。」駱東薔瞄了心急如焚的宋清涼一眼,他明白她在想什麼?或許在得知古玉的來處後,她就能夠變回女生。
唉,真是悲哀,她真想說往事了,她愛的男人卻不希罕聽,她一反身,跟著躺上水床,「我不管,你要仔細聽,因為這可是你未來老婆的苦命阿信日記——」
「那你又在緊張個什麼勁?」宋清涼撇嘴反問他。
而在這個講求時效的花花世界裏,他知道最佳的傳播媒體是電視、報刊雜誌及網路。
「對,就是老是要吃我們、喝我們、住我們的陳愛『錢』,這我們在外流浪了半年多,她連一遍問候的電話都沒有,就連上回我主動E-MAIL給她,問咱們這個小男生胸前那塊玉的事,她也是沒消沒息,結果這個千萬酬勞一上網,她的動作可快了,傳來一大堆資料不說,還猛打我的手機,這你也知道我們昨晚人在哪裏——」徐煥春撇撇嘴,「總之,正當我叫醒每個人要回船上開電腦看看時,你卻不見了。」
他心裏清楚老狐狸並沒有將他推人地獄,反而將他帶到一個難以想像的科技時代。
「謝謝!」她喜極而泣,她有希望了,一旦他知道她真的是女生後,他就會接受她的愛了。
「沒!!沒道理,」他錯愕無從,只是再仔細想了想,他瞪她一眼,「唯一能解釋的是你做過變性手術,你將自己變成男的了,不過——」他爬爬劉海又搖搖頭,「你全身上下我都看過了,連個刀疤都沒有,哪有手術的痕跡?」
「不,這故事一定是真的,因為——」宋清涼看了面露驚異的眾人一眼,「宮紫瞞向這塊琥珀色玉許願要成為凡人,所以她成了凡人,而我跟你們說過了,當時的我站在瀑布旁,也就是在泉流涌動之處大喊著!!我要成為男生!結果我跌落瀑布,再醒來時,胸口就有了跟宮紫嫵一樣的玉,而我也變身成男孩子了。」
她正回身要離開時,船上的那一群伙伴徐煥春、喬丹、克里斯和杉山五郎突然一窩蜂的衝了進來。
他呻|吟一聲,以看白痴的眼光看著「他」,「老天,我是被打扮成女生,而不是變性。遭兩者的差異很大。」
「這什麼跟什麼嘛?好處每回都落在東薔身上。」喬丹抿抿嘴。
「那有什麼不同?不都是我嗎?」她表情疑惑。
「還是打通電話吧,不管怎樣,一個做母親的知道自己的孩子死而復活,多少會有一絲喜悅的。」
看著她臉上不捨的濃情,他魅惑一笑,「知道自己真的在海中撈了條美人魚後,你認為我還會將這隻珍貴的人魚放回大海?」
「你不會是真的要回到這鳥籠裏上班吧?」
「好,這個享年七十歲的宮紫燕是在過世前的一個月將這個碑文刻好的,上面寫著她是出生在狐狸島的一隻狐狸精,編號六萬號,一生下來即背負著守護『神泉』的重任,而後一隻黑狐精為了奪神泉而毀了狐狸島,她在島主『仙主』的幫助下帶著『神泉之靈』逃出狐狸島,來到世俗之地,而神泉之靈就寄居在她的胸口,之後,她和夫婿黎皓相遇,兩人經歷一場愛恨痴狂,終於結成夫妻,而神泉之靈在聽取她的願望將她變成真正的凡人後,便離開她的胸口不知去向,黑狐精雖然來找她,但由於神泉已不在她身上,他只好離去,只是臨去時,他說神泉已然甦醒——」
「連我這個救命恩人都認為你自殺,你覺得和-圖-書別人是如何看待你的?小男生,哦,不,或許我該改口叫你小女生。」他睨了一眼顯然還不知所措的宋清涼。
所以為了不打擾員工的辦公情緒,他們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走上電梯,直接上三十樓的高級主管辦公樓層。
「故事?!」宋清涼撫著胸口靠攏過來。
她的眼眶泛紅,聽話的繼續撥起號碼,「真難想像這些話會出自你的口中。」
她睨他一眼,「其實你是很不應該,怎麼說這也是你們的家族企業,你多少也該盡一份心。」
「我的同事都知道我是——」她目不轉睛的看著他,沮喪著聲音道,「是女的。」
失玉人!!鄭丕文
「這些人事資料已經確定她是女的了,不過那則廣告,暫時別跟鄭丕文聯絡,若是他真是個黑狐精,恐怕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奈何得了他,我們得先從長計畫一下才能跟他碰面。」由於宋清涼的人事資料,再加上她胸口的琥珀玉和古碑上的描述相同,對鄭丕文,駱東薔寧可慎重一點。
只是他一直沒有時間將她們找來問話,因為眾經理主管在得知父親、四個大哥,還有他這個漂泊在外的浪子都在基層走動時,全攏聚了過來。
她開心的笑了,她知道她將為自己贏得未來。
「我——」宋清涼低頭看看自己,隨即搖搖頭,「我這樣回去,我媽鐵定認為我真的跑去做變性手術了,她也許會將我轟出來。」
「什麼意思?」宋清涼抬起手撫了撫被他扯痛的頭皮,一臉霧煞煞。
宋清涼和駱東薔全擰起眉心看著那則佔了半個版面的廣告!!
「你不會以為我真的想娶你吧?剛剛的事只是鬧著玩的,我原本想讓你這個假女生當我的女朋友一個月的,但看情形我們得提早結東我們的『男女關係』了。」
聞言,駱東薔眉頭整個皺了起來,「這人事部是怎麼做事的?怎麼會讓你這個小男生混進去?」
駱東薔站起身,拿起衣架上的外套,「你們將愛芊傳來的資料全列印出來,我陪清涼回家一趟,馬上回來。」
「這麼快?!」說起來,她有點不捨,她已經有好久沒有讓那麼多將她視為女生的眼神所包圍。
留在辦公室的眾人頗不是滋味的看著愉悅步出的兩人。
駱東薔閉上眼睛,決定先讓腦子清靜一下。
「神泉之靈,我相信你的意識逐漸清醒廠,但是我也願意相信,你還無法幻化為人形,所以我一定找得你,你一定還址附著在某人的身上或是水流脈動之處。我既能來到這裡。上天必定也做了一番安排,我們一定會碰面的!」無視路上女廣的愛慕目光,一臉冷峻的鄭不文坐上剛貿的黑色跑小加入攤擠的小陣當中——
當時,甦醒過來的他是位在一個佔地廣大、藏書豐富的一個圖書館襄,而來自古代的自己似薩反射性的以仙術讓自己成了一個隱形人,因此,那些衣著奇異的現代人全看不見他。
「你說那個又揠又愛錢的小氣鬼考古家陳愛芊?!」駱明薔訝異的問道,她是他們這群讀紐約大學的小學妹,她在學校時總喜歡和他們混在一起。他們畢業後,她雖也常常和他們聯絡,但自從一頭栽人考古熱後,就鮮少接觸了。
駱東薔思索著廣告的那幾行字,「不知為何,我總覺得這則廣告透著古怪。」
她露齒一笑,信心滿滿的道:「相信我是女生後,你一定會愛上我的。」
當然,他是將人事部經理轟走了,因為在聽了宋清涼的故事後,他覺得沒有順她的意,看看和-圖-書她的人事資料實在有些對不起她,所以他才叫人事部的經理過來,只是他叮沒那耐心聽人事部經理嘮嘮叨叨的。
「那也好!」徐煥春在位子坐定後,看著他說,「愛芊傳來的資料太多,我就講重點了,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她說在大前天才挖出土的一塊古碑,那是在中國長江流域挖到的,上面不僅有著和清涼胸口一樣的琥珀色玉形狀的圓形,還有一個故事。」
徐煥春是寧可信其有,但喬丹可不這麼想了,他搖搖頭道:「你本來就是男生吧!」
「你不是看過那些資料了?乾脆用說的好了。」眼看電腦上出現一大堆地理圖案,還有一大串陳愛芊說要平分尋玉賞金的二十個理由,駱東薔受不了的搖頭建議。
駱東薔定定的凝睇著她,她眸中的柔情是他所熟悉的,他莞爾一笑,自嘲道:
「那你的臉色在白個什麼勁?」
「當然知道了,我沒來公司三個多月了,一出現又跟大老板們走在一起,她們當然驚訝了,不過,我可高興極了,她們就像剛剛那個人事部經理一樣,我學歷低也不是我自願的,對我不屑不說,還常常欺侮我,丟了一大堆分內的事給我,我這幾年在公司加班的次數是敷都敷不清的。」
「誰跟你開玩笑,是你一直不將我的話聽進去,我真的是女的,後來是這——」
她訝異的看著他親密的動作。
「呃!!將列表機的插頭接上來,你沒聽到那個霸道的天之驕子下達命令了,要列印資料呢!」蛻起來,今天這事都是他自找苦吃,徐煥春認命的在電腦敲打起來。
他朝她眨眨眼,「姑且不論我對你的感情如何,但杉山五郎說對了,有了你,冒險和刺|激不斷,不管你是美人魚、狐狸精,還是小男生,跟你在一起絕對不會無聊。」
「清涼,當男生那麼不好嗎?」他坐起身來,走到一旁的櫥櫃,拿出一個相框扔給「他」,相框裏是一張美麗小女生的照片,「我曾被迫當過女生,所以我實在想不起當女生有哪裏好?」
「不知道愛瑟兒知道了這個故事,又發現小男生其實是個真女人後,作何感想?」克里斯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她吐吐舌頭,「算我失言了,那是你母親將你打扮成這樣,而『小薔』聽起來也像女生的名字。」
他已經懶得再和「他」談論性別的問題,他抿起嘴,「你媽不喜歡你?」
當然,那頓宵夜是沒了,因為駱家人很有默契的讓「小倆口」談情說愛——
駱東薔搖搖頭,覺得這個「小?生」的反應實在慢了不止半拍,簡直遲鈍到了極點。他不耐的拉起「他」,「好了,我們該下樓揭開你是男生的真相了。」
「哈!!哈!」他大笑的倒臥在水床上,「別開玩笑了。」
這真是見鬼了,她真的是女的!這!!簡直太莫名其妙了!
「你知道那些——姑且說是你的同事吧,看到你時表情為什麼那麼驚訝?」
「她不是說過要將東薔拱手讓給小男生?」杉山五郎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那天我離開時,我跟我媽大吵了一架,我告訴她,再這樣下去我無法呼吸了,我必須離開,所以她一定猜到我到別的地方去了。」她猜測道。
「這個找玉的人可是大手筆呢,除了報紙頭版外,網路上也全是他的廣告,這網路傳播的速度是驚人的,現在網上的人對這則廣告可是議論紛紛的。」徐煥春操作電腦說道:「我要給你們看一封今天一大早收到的E-MAIL,我們這些人都看過了,而這個寄件人也是原來我們這一掛的,去年跑到中國大陸www.hetubook.com.com去考古。」
看得出她們的眼神是充滿驚悸的,但那個眼神卻又寫著熟稔,可想而知她們認識她的時間應該也有一段時間了。
「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吧?你真的在英康上班?」駱東薔不可思議的看著面色蒼白的宋清涼。
駱東薔站起身走向她,「不過,前提下,你得變回女身才行,要不然要『辦事』時,可能兩人都會倒了『胃口』。」
她湊向前去,低聲念道:「據警方在海上搜尋十天未果後,疑自殺身亡!咳咳咳——」她嗆了一口氣,連聲咳了起來,「這!!這在寫什麼?我哪是自殺?這——」
駱東薔舉高手,傾身湊近她,「那你有沒有想到別人怎麼看待你突然沒來上班?」
駱東薔重重的推了「他」腦袋一下,「『小姐』,現在不是說教的時候,而是跟我的家人開玩笑娶你是一回事,但是帶著一個『小男生』到公司,讓那些員工知道我要娶的是一個小男生並不相同。」
「我也知道我會淪陷在你眼裏的深情海波中,試問有哪個男人能抵抗一個美麗女子的深情?」
看著「他」認真的眼神,駱東薔反而不知該說什麼了,他聳聳肩,「不知道你又在胡講什麼,不過,反正驚世駭俗的事也算一種刺|激,就陪你玩了。」
「那是因為她不知道小男生真的是女人,你以為她的心胸有那麼寬大?」喬丹用力的推了他的肩膀一下。
「你相信了吧?我真的是女的!」宋清涼開心的傾身看著他。
她想了想,搖搖頭,「我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看,我說到你都背起來了。」她低頭凝視他俊美的容顏。
重新整理好思緒,駱東薔睜開雙眼,看著眼前興奮遇度的宋清涼,這人事資料的離職欄裏還填寫了一項資料,很顯然的這個慢半拍小姐完全不知道。
駱東薔聳聳肩,「人性本善,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我們受的教育好像都是如此。」
看著熙來攘往的行人與車水馬龍的街道,他的心情雖複雜但還算平靜。

宋清涼撫著頭,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讓他敲頭敲上癮了?「你想太多了。」他俊逸的五官滿是不屑,「是你太不會想了。」
他贊同的點頭,「是該回去的。」
她跌坐在水床上,「原來你這麼酷愛水床。一一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喬丹笑咪|咪的將挾在腋下的報紙拿出來,攤開在桌上,「看看這頭版下的『尋玉廣告』!」
他求饒的睨「他」一眼,「又是琥珀玉的事?」
「嗯,要不是愛芊還有傳一些宮紫燕,呃!!也就是刻這個碑文的女人的一些生活背景,我一定以為她是騙我的。」
「別理他,他在開玩笑的,我們走。」駱東薔摟著她走出去。
宋清涼低頭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喃聲道:「人體脈動,它就這麼靠近我的心臟地方?」
在一些客套話來來去去後,他總算將眾人眼中的「五媳婦」帶回這間清靜的辦公室。
「琥珀玉的關係,所以你變成了男人。」駱東薔白了「他」一記,逕自接下「他」的話。
古玉其光泛琥珀,光澤純淨,乃千年的靈性之物,習性親近人體脈動或泉流涌進之處。此主乃敝人祖傳之物,今不慎丟失,若有仁人君子知其消息,敬請告知,敝人一有尋獲,即奉上美金千萬致謝!
「談不上,我弟弟才是她終生的倚靠,也許少了我,她還高興些,免得聽我老是為男女不平抱怨來抱怨去的。」望著窗外的美麗夜色,她突然很想跟他聊聊自己認識他以前,那乏善可陳的生m.hetubook.com.com活,「想不想聽我的故事?」
駱東薔相信此刻自己的臉色一定像超級白痴,他瞪著桌上由人事部經理親自送來的宋清涼資料,久久無法言語。
七嘴八舌的眾人在一吐怨氣後,突然神秘兮兮的將目光全擺在宋清涼的胸口,再異口同聲的道:「真看不出來你值一千萬美金,小男生!」
「那你母親及弟弟又怎麼看待你失蹤了三個多月的事?」
駱東薔不明所以的看著神色怪異的朋友,再看著仍將目光擺放在廣告上的宋清涼。
他點點頭,將手上的筆記型電腦擺放在桌上後開機。
「說你鈍你還真鈍,我家人不知道你是男的,難道你同事也不知道你是男的?」他瞪她一眼,再嘆聲道:「我就算再胡來,也不會將這種玩笑鬧到公司去,到時候我老爸老媽可不會那麼慈祥對我了,帶了一個小男生到公司去『遊街』?哈,到時準被訓得滿頭包,說我不知輕重。明目張膽的到公司宣布我的『同性女友』——。」
「所以我說是那塊玉的關係啊,你相信了吧?」她將椅子拉到他旁邊坐下。
宋清涼很想大聲尖叫,但她知道尖叫也無濟於事,她握緊他的手,「求求你,就陪我走一趟吧,人事部有我的所有資料,上面也有公司每年一次的團體健康檢查資料,是男、是女,上面都很清楚,甚至——」她粉白的臉頰飛起一抹嫣紅,「甚至還有檢查乳癌的項目,醫生都有親自檢查,什麼事都很清楚的!」
凝睇著他握著她縴指的大手,她鼓起勇氣道:「請你明天帶我回英康,你會發覺我的同事清一色都是女的,因為我的職務是文書助理員,而對這種基層、較需要女生耐心的職務,英康統一都是雇用女職員。」
她走了一半又回身走了回來,「那我,你——」

「不,她是女的,如假包換的女生。」駱東薔吸了一口長氣,將筆記型電腦移開桌面,將人事部的資料遞給他們,「驚訝吧,她竟然是我們英康的職員,而且待了五年了。」
其他四人快速的瀏覽那些資料,看完後,莫不一臉呆樣。
「當然古怪了!」喬丹、克里斯和杉山五郎異口同聲的道,並將目光齊聚在徐煥春身上。
「那又怎麼辦呢?兩人一開始就看對眼了,東薔是礙於撈回來的美人魚成了小男生,不然,你們還記不記得當時他對清涼驚為天人的震懾表情?那就叫一見鍾情。」徐煥春一想到小男生竟成了個小女生,唉!!也是怨嘆啦!
「真是的,太不夠意思了,不回船上了?」
「我們的南極之旅呢?」
「胡、胡說!我是人啊,只是不平我媽對我的態度而已。」她著急的解釋。
駱東薔沒有回話,因為宋清涼還沒開始說往事,一滴又一滴的心酸眼淚已滴到他以臂當枕的手臂上,所以他的睡蟲跑了,出乎自己意料的,他從頭到尾聽完「他」的故事,並將啜泣不已的「他」癱人懷中安慰,而此時的天空已泛魚肚白了。
眾人對視一眼,聳聳肩,女人心海底針,誰知道呢?只是他們心裏都有一個很大的疑問,那個鄭丕文會不會就是宮紫嫵所說的黑狐精?
她抿抿嘴,「那有什麼關係?我只是裏頭的一個小小職員,平常根本見不到你們幾員大將。」
「逮到人了吧!」
之後,他打了內線要人事部拿宋清涼的資料過來,人事部經理以為他是要為在公司基層工作了五年卻還在基層的宋清涼出氣,一過來就冷汗直冒的跟他解釋實在足她的學歷太低,才會無法升等級等等——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