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她——她真的那麼沒氣質、真的那麼土?可從來沒人這樣說過她。
第N號情人也看著她,「難得,家裡就有這樣的好貨,你卻不吃。」
妮妮黑眸半,她看得出來她在嘲笑她,行嗎?
「沒錯,」他直勾勾的黑眸鎖住驚愕的棕眸,「除了學校的課程外,我要帶你四處開開眼界,訓練你的儀態、培養你的氣質,好去掉你一身的土味。」
他看向第N號情人,再看看不怎麼愉快的窩在沙發上,僅以一件浴袍裹住身子的妮妮。
但舒服過後,即是苦難來臨——
倪姿茵轉向眾人,巧笑倩兮的道:「她是我的堂妹妮妮,剛從國外回來,所以,你們看看,她對衣服的流行品味是不是走在時代的尖端?我們真的該跟她多多學習。」
他載她來到君悅飯店,一個國內知名的服裝設計師將在這裡展開服裝發表會,所以大門內外都有不少的祝福花籃。
「我穿怎樣?!你最好把話說清楚!」她凶巴巴的瞪著他。
度秒如年,她心中直泛嘀咕,卻不經意的注意到,靠窗的座位,有一個長得白白淨淨、胖胖的女孩,很用功的在上課。
「沒有!沒有!」她的心臟狂跳,額頭都冒出冷汗了。
是誰在偷懶?他跟女人約會,卻將她扔在這裡吃便當。
「你有雙重性格嗎?」這是她唯一想得到的。
扮鬼臉大賽?她惡狠狠的以斜眼瞪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在心裡咒道:小心點,哪天我也在你臉上畫上鬼臉,讓你見不得人!
只是,想是這麼想,她卻一直沒有機會實行,因為一連幾天,她都很忙,大家也不知是喜歡她還是巴結她,總會找她聊天、送東西,用餐時間更會主動的幫她留位子,下完課,更有一大群人跟堂姊帶著她溜出校舍,到陽明山、天母的SPA溫泉會館、餐廳、咖啡館或PUB玩,她真的沒想到文明世界的夜生活如此多采多姿。
但對其他學生來說,這都只是畏懼於惡勢力下的附和之詞。
事實上,這個新生長得很美,小小的臉上,五官相當動人,但讓人震撼的是她的穿著,雖然是初秋,但台灣的氣溫仍有三十幾度,她卻穿了一件包得緊緊、長及腳踝,理應束之高閣的古董衣,前面有一長排扣,寬腰帶,最讓人難以接受的是那一看就是年代久遠的「古董衣」,顏色褪了,看起來灰灰土土的。
他只喜歡美的事物。
不對勁!妮妮皺眉看著眼前長相清秀,也跟自己一樣嬌小的女孩,她的眼眼裡也閃爍著懼意,「你也怕我?」
嘲諷的口氣中帶著明顯的挑釁,但他故意忽略,「你在外面叫我天航就成了。」
他看著她,「好吧,我叫外燴給你吃。」
「我要走了。」她倏地站起身。
他勾起嘴角一笑,那笑容看來又無殺傷和_圖_書力了,他伸手開玩笑的輕扯她柔亮的黑髮,「等你脫離村姑行列,我會樂意給你答案的,走吧。」
「不用了,堂姊,我昨天已經逛過了。」妮妮婉拒。
「哇!」
「是的,老傢伙。」妮妮低聲打趣,本以為他沒聽見,沒想到他還是射過來一道犀利的眸光。
他瞪她一眼,「別老人家、歐吉桑的掛在嘴上。」
賀天航將她的得意看在眼裡,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妮妮原想回學校或回家找答案,但賀天航卻對她已有另一個安排。
但她覺得沒什麼好看的,這兒展的都是一些古代山水的潑墨畫,她興趣缺缺,「這種比較適合老人家來看吧。」
然而,她是玩得不亦樂乎,不過,因事離校幾天的賀天航,一回學校就發現她的穿衣品味比過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於是便著手開始安排些事情——
「天航,哇,你帶來的這個美眉待會兒要去參加化裝舞會嗎?」設計師吳南希一身利落的褲裝迎向賀天航,但一看到妮妮一身阿媽級、三〇年代的舊衣,她噗哧一聲,抑制不了的大笑出來。
看她一臉困窘,他心裡有數,他往後陷入椅背,眸中有著無奈,「因為你的情形特殊,所以我有麻煩那幾位教授別苛責你,讓你先習慣課堂上的氣氛,但顯然也讓你更可以神遊四海,是不?」
「那又如何?不是被你『吃』了一大半了?」女人嬌笑一聲。
不在意眾人那充滿疑惑的好奇眸光,倪姿茵親切的挽著妮妮的手,要帶她去校園逛逛——
「是啊,像個俗不可耐的村姑、土包子!」
這事情看來真的、真的有點不對勁了,妮妮心想。
但這會兒,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四周貴婦人投來的嘲笑眸光,難道,真的是堂姊故意整她?!
「差?」
「沒有,沒有!」何莎莎也回答得很害怕,基本上她跟跑走的歐君琳是同一掛的,她們都很怕倪姿茵,平常在校園裡遇見她就夠她們嚇好幾天了,卻沒想到,她的堂妹居然還轉進來當她們的同學。
她撇撇嘴角,轉身也走進教室。
「我哪有?!」她反駁得有點心虛。
賀天航看著她,也不打算對她客氣,本以為這五、六天,他到南部陪病情又起變化的姑媽回來後,應該可以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她,結果——
而妮妮在進到教室後又響起一陣歡呼,當然,低年級生都已知道她的身份,怕她也跟她堂姊一樣驕蠻,所以在倪姿茵已經大大的讚美過她後,她們當然不敢表現出她的服飾有多麼讓人不敢恭維。
似乎察覺到她的目光,胖女孩轉過頭來,或許是沒料到她在看她,她的臉色悚地一變,連忙飛快的轉回去。
不過,眾人在附和之餘也有疑問,兩人既是堂姊妹,為何倪姿https://m.hetubook.com.com茵會故意讓妮妮變成一個鄉下土包子?
有仇報仇,這話將成為她的新座右銘!
她們困惑的看著倪姿茵親切的走到那個女孩身邊,讚美起她的穿著果然「復古」,眾人又是面面相覷。
「她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聽警衛伯伯說,兩人是去約會了,不過,賀天航有交代他買便當時多買一個給她,所以她是邊啃雞腿邊在心中罵那個沒水準的傢伙。
眾人的附和聲如潮水般一波波的涌向妮妮,沒啥心思的她被讚美得飄飄然,甚至有些不好意思。
她又氣又羞,真不懂,為什麼自從兩人見面的那天起,佔上風的總是他!
妮妮對這棟幾乎籠罩在橘黃色夕照下的別墅實在很喜歡,從每一扇窗戶看出去就是潔淨的沙灘、藍藍的大海,還有動人的海潮聲,而且這間房子的客廳好大,給人多了一份寧靜的氛圍。
「看看她們,再看看你自己。」
「什麼意思?」她更不高興了。他的口氣中有一抹受不了,他以為她耳背,聽不出來嗎?!
而利用原木與現代設計的搭配組合,更是混合出一種既古典又舒適的迷人風格,最特別的是在最角落面海的房間,裡頭還有一個以玻璃帷幕設計的SPA浴池,可以讓人一邊泡湯、一邊觀星看海。
妮妮看著周遭這一群「友善」的新朋友,感覺還不賴。
「三十二了,小鬼。」
「怎麼回事?姿茵,她真的是你堂妹?」同學之一忍不住開口問。
「呵,原來是歐吉桑了!」
妮妮一愣,「你要我跟著你?」
她抿抿唇,凶巴巴的問:「那吃完飯,我可以回學校了吧?」
「呃——是啊。」
隨後,賀天航又帶她到一家五星級飯店用餐,還硬性規定她要照他的用餐方式用餐。
妮妮一聽到可以不用上課,眼眼頓時熠熠發亮,雖然帶來這個訊息的是這幾天都沒見到人的賀天航。
她一來可將老頭的萬貫家財全拿走了,她媽跟姊姊都要她在學校「特別照顧」她,最好是讓她待不下去,滾回秘魯考古去。
看他要她一手拿刀子、一手拿叉子,切一小塊一小塊的牛排來吃,她仰頭翻了翻白眼,不悅的冷眼瞄他,「你當真以為我是個野人,是不是?賀執行長。」
「新衣?沒有啊。」她回答,但腦海裡還在思索他剛剛提出的問題。
只是一堂課一上就要五十分鐘,這可是一大煎熬,她覺得台上的教授根本是在敲木魚念經,聽得她頭都疼了。
「那天是化裝舞會,搞怪、扮村姑都無所謂,但沒有人天天開Party。」
他將她帶到位於淡海、擁有一片私人沙灘的豪華別墅。
「這——這是?!」
「沒有?那這一星期上了什麼課?」
「她是學院的學生。」和_圖_書
上了什麼課——她一雙棕眸骨碌碌的往左轉一圈,再往右轉一圈,奇怪,怎麼腦袋空空?可是她竭盡心思的努力回想,只有無聊、無聊、無聊這幾個字在腦海裡閃了又閃。
「是土味。」賀天航不怕死的繼續說著,「當然,這幾天我問過你上課的幾位教授,他們對你上課的情形都打了不及格的評價,不是打瞌睡,就是無聊的瞪人,要不就是眼神飄忽到窗外。」
不行!她一定要找出答案,不能老是被他看扁!
「老頭的姪女而已,跟我有啥關係?!」她不悅的抿緊唇。
她眸中射出兩簇怒焰,這太污辱人了,他居然說她一身土味?!
「逞口舌之勇只會讓人討厭,倒不如把自己培養得有氣質點,這樣你說的任何挑釁話,我會比較樂於回應。」
賀天航帶著總算穿著上得了台面的妮妮,到藝廊走走,感受一下藝術氣息。
另一方面——
隨後,妮妮也轉身往五樓去,但腦袋裡卻被那個可惡的賀天航塞得滿滿的。他真的很差勁,昨晚扔給她幾本服飾雜誌要她「好好參考」後,就跟一個美艷動人的女人出去。
看出她的眼神全在專業的按摩浴池裡,賀天航覺得今天東奔西跑也夠她累的了,於是笑道:「你要玩就先玩吧,但晚上我們——」
這對曾經發生感情交集的男女,雖然年紀都快近半百,彼此也以朋友相稱,但姑媽對他的感情顯然仍藏在心底。
「不可能!我們怎麼可能會有土包子學——」
見鬼了!妮妮眨眨眼,瞧胖女孩的手竟開始顫抖,喉間也猛咽口水,這——
他抿抿唇,肯定是讓倪姿茵接收了,那個女孩總看不得別人比她好。
他將她帶離學校,也離開那一大群面露羨慕的同學,不知怎的,她也覺得有些得意。
看到兩人親密相擁的朝門口走去,她不屑的在後面做了個大鬼臉,好巧不巧的,賀天航正巧轉頭,一見她擠眉弄眼的鬼臉,不禁噗哧一聲大笑出來。
吳南希被她那凶凶的小臉瞧得不好意思,連忙止住笑意,跟賀天航聊了一會兒,就帶著一臉臭臭的她到前面的位子坐下,而四周已經坐了不少雍容華貴的貴婦人。
但課程還是要上,只是用另一種方式上課,好讓她早點符合姑媽的期待,讓他的眼眼少點虐待。
她一怔,怎麼聽來有點言之有理?
「你——」她氣得語塞。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她立即起身走向她,沒想到她長得圓滾滾的,一看到她靠近,居然以超快速的動作起身,跑了!
這一次,當引擎聲漸行漸遠了,妮妮才怒不可遏的對著空氣又做了個大鬼臉,當然,她還得先去找某人算帳。
「笑什麼?」美人晚一步轉過來,但鬼臉已經由一張滾燙得像要冒煙的紅臉給取代。
他搖搖頭,「你www.hetubook.com.com本來是該回去,因為王管家要接你回家兩天,但我已經跟你伯父談過了,這一、兩個月的連休假日,暫時都先讓你跟著我,不回去。」
此時,服裝秀開始,兩人也停止了交談,在燈光炫麗的舞台上及悅耳的輕音樂中,一個又一個身材姣好的模特兒穿了一套套優雅、俏皮,有款有型的各式服飾走向伸展台。
「妮妮,我們這麼叫你沒問題吧,你從哪裡回來的?你爸媽是做什麼的——」
「哇!」
他迷人的回以一笑,得意揚揚的往前走。
倪姿茵在學校就像個大姊頭,在她母親尚未下嫁給利盛集團的總裁前,她就跟一些黑道人物混在一起,跟著母親飛上枝頭變鳳凰後,雖然進入貴族學校就讀,但一有看不順眼的人,她都曾私下找人來「教訓」,所以大家都很怕她。
「我,村姑?丟臉?!」
他轉身離開SPA浴池,但門還沒關,就聽到一陣歡呼聲,然後是水籠頭傾泄的嘩啦啦水聲,他笑了笑,繼續往前走,順手將門關上。
「是嗎?那她們怎麼不模仿你的穿著,我今天在學校也只看到你穿得這麼『俗』!」
「倪總裁應該有請老管家送新衣服給你吧!你怎麼都不|穿?」
她不解的瞥了坐在另一邊好像叫莎莎的同學,問:「我長得這麼嚇人?」
她的臉更臭,但仍壓抑一肚子的怒火咬牙道:「是你有問題,你跟我家的老管家一樣不懂得流行,學校同學跟學姊們對我的穿著可是贊不絕口!」
這個問題到學校可一定要找堂姊問清楚,要是她故意讓她出糗,那她絕對會讓她後悔莫及!
門一關,她三兩下脫|光衣服就跳下去玩,一旁有幾個按摩分段鈕,她一個一個試著玩,玩得不亦樂乎。
意思是她天天穿得都像要參加化裝舞會?她的眸中迸出怒火,真是夠了!
一副老成的樣子,像在訓小孩子,「你幾歲?」妮妮忍不住問。
「那好吧,早自習的時間快到了,你先回教室去。」倪姿茵笑咪|咪的提醒,就跟其它同學往樓上去。
他抿抿唇,「總而言之,我不知道你的衣著品味這麼差!」
「土味?!」
沒有?他蹙眉,在穿著這件事上,他還特別跟倪總裁聯繫過,所以他才會知道老管家已送來兩箱新衣服,還是——
一群嘰哩呱啦、急於想討好她的同學突然將她帶開,她也只能暫停逼問,不過,她知道自己一定得找個時間好好跟那兩個同學談一談。
倪姿茵在三樓走廊看著對面五樓走廊上拐進教室的小堂妹,表情可是充滿了不屑。
「離奧克賽的校慶還有兩個月,我姑媽,也就是真正的執行長,會過來親自主持校慶典禮,所以,為了不讓你在那時候仍像個村姑,這段時間,只要我有時間,我就讓你請公假,帶你四處看看,https://www•hetubook.com•com免得到時候丟臉。」也讓姑媽失望!
賀天航露齒一笑,沒有反駁,而是對著臭著一張粉臉的妮妮道:「好好看那幾片光盤,回來後,我會問問你的想法,別偷懶。」他將手上的便當放到桌上。
妮妮氣沖沖的往他面前的椅子一坐,眸中閃爍著怒火,真的是愈說愈聽不下去,「這位執行長,如果你那顆歐吉桑腦袋退化了,我可以提醒你,前不久才有人對我這個『村姑』上下其手,還猛佔便宜!」
「上車吧。」
別墅是他姑媽的房子,但因為姑媽的主治醫生在南部執業,所以姑媽也跟著搬去南部,但說是這麼說,賀天航卻覺得姑媽是不想與倪至豪離得太近。
她想抗議,但這個賀天航神色慵懶,一雙黑眸卻莫名其妙的有一股不容她辯駁的氣勢,這跟當時對她又親又摸的男人實在不一樣。
賀天航沒有打擾身邊目瞪口呆的女孩,他讓她自己去看、去比較,想想自己的穿衣品味有多麼讓人倒胃口。
「啪啪啪——」突然響起的突兀掌聲讓這群低聲議論的學生停止交談。
服裝秀結束後,賀天航直接跟設計師要了一件衣服讓妮妮換上。
她揉揉微疼的髮絲,送他一記超級大白眼。
賀天航蹙眉,不想讓她刻意刺|激的言語影響心情。
她長得有那麼可怕嗎?
「對啊,她穿得真In。」
思緒間,他看到「鄉巴佬」又開始在這棟獨棟但只有一層樓的沙灘別墅走來走去、看來看去。
雖然不怎麼開心,但她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眼光比自己好,這件連身削肩小洋裝穿在她身上,俏麗中又帶著一股優雅,她整個人從剛剛那種村姑模樣變得清爽許多。
「公假?!可以不用上課?」
「發號施令的人是我,小鬼,還有一個地方,你得去走走。」
奧克賽女子學院開學了,上百名回到學校的學生們,個個呆若木雞的看著站在中庭的一張新面孔,紛紛發出難以置信的驚呼聲。
賀天航搜出一大堆他姑媽以前買的服裝秀光盤,要她好好觀摩學習,然後,又是一個陌生但絕對美麗的女人來找他,手上還多了一個五星級飯店的便當,「你要我買的。」
「沒什麼。」賀天航看著氣呼呼別開臉的妮妮,意有所指的說:「有人很適合去參加扮鬼臉大賽,我們走吧。」
何況,這幾天跟姑媽的對談中,他發現姑媽很想親自來調|教她,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只能無奈的要他對她多用點心。
「我不想再出去了。」她馬上打斷他的話。
這幾天她在學校跟堂姊、同學在一起,像眾星拱月般的被讚美著,而一出學校,她也是被同樣的一群人包圍,所以她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跟別人有什麼不同。
「耳濡目染,你明不明白?奧克賽的學生裡有誰跟你穿得一樣?」這句話道出他的失望。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