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你們要知道這優渥的酬勞到底是多少?」龍瑞成一語道出她們的心聲。
這三名美女都是他委託跟隨了他三十年的老經理翁天佑,在歷經半年的跟監調查下,所精挑細選的Y世代新新新人類。
「這優——」
他五十開外的臉龐慈愛一笑,「你們三人都是挑戰高手,而龍總裁所需要的就是你們這種新新人類,這也是我們找你們來的原因。」
「明白的話,就在合同上簽名,你們可以各自行動了。」
翁天佑以眼示意的指了指她們手中的三份資料,「此次的『挑戰指數』相當高,因此獎金也相當優渥,與你們四處搜括那些幾千、幾百的獎金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龍瑞成拍拍他的肩,「不用擔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不會有問題的。」
龍瑞成再度頷首,「但若沒有將這三個兒子的怪性子改正過來,那三名媳婦根本進不了門。」
龍瑞成翻了一下,在看到一個小妮子有志一同的「添加酬勞」的舉止後,不覺揚嘴一hetubook.com.com笑。
對著這位國內知名的龍頭企業大老龍瑞成,三位年紀尚輕的美人兒,實在被他懾人的氣勢搞得有些心驚膽戰,全吞吞吐吐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末了,她們面面相覷的低下頭來。
「你的意思是?」翁天佑仍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她們全屬於「搶錢一族」,舉凡電視、電台甚至各類書報雜誌所舉行的各項活動,只要有獎金、贈品可以拿,這三人幾乎從不放過。
「不知道——」
三位美人兒興奮的點點頭,在簽名的同時,還不忘自動自發的在可獲取優渥酬勞上補上「一千萬」四個大字。
「這——」翁天佑錯愕不已。
三人明白的點點頭。
「不錯!」他肯定的點點頭,「有了那玩意兒的力量,這三個兒子才不會頑固得像顆石頭,怎麼勸都勸不聽。」
她們互看一眼,呵呵地乾笑兩聲。
「至於三公子雲嘉,沉溺各式迷信之說,被外界稱為『八卦星君』,然而,https://www.hetubook.com.com你卻偏偏派了一個篤信科學,視求神、算命等迷信手法來預知吉凶禍福之人為腦筋秀逗,並對其不屑一顧、嗤之以鼻的盧書琳來對戰,這——」
「這三男三女為何如此配對呢?」
「你要他們三對陷入戀情?」翁天佑訝異的張大眼。
聞言,三位搶錢一族的大美女眸光更加璀璨了。
「可是他們的個性如此南轅北轍,恐怕連一分鐘都無法相處。」
「可是你不是在私下已為他們各自挑選了三名未婚妻嗎?」
「一千萬。」
「沒錯,就是一千萬,所有的詳細資料與規定在合同上都寫得一清二楚,我不需再重複,但是,有一點我必須再三囑咐,」他犀利的眼睛一一掠過三人因這巨額酬勞而閃閃發光的面容,「若是你們在三個月內沒有辦法完成任務,你們的候補人選就會遞補上去,屆時你們要主動消失在我三位兒子的視線外,不得再與之糾纏,而酬勞則會減至一百萬。」
「還有呢?」他知道https://www•hetubook.com•com翁天佑還有問題。
「什麼?!」三人瞠目結舌的瞪視著龍瑞成。
翁天佑立即明白的點點頭,站起身子走到張郁瑜、王蕙慈及盧書琳這三名外貌出色、氣質出眾的「三色美女」面前。
「你們都已經看清楚我給你們的合同資料了?」
注視著他信心滿滿的臉孔,仍有疑慮的翁天佑除了點頭外,也只有微笑以對了。
「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萬萬不能。」將這句至理名言奉為圭臬的三位Y世代女孩還真精呢!
對他而言,他將一生的精力全花在事業上,因此,他對愛情未曾有過憧憬,老婆唐玉娟雖幫他生了三個壯丁,但夫妻感情平平,對那些詠嘆愛情的詩情畫意、情節意境從未經歷。
「而你的二公子雲哲,生性節儉,但因開源節流的『段數』太高,已屋了吝嗇的境界,因此外界稱為一毛不拔的『瓷雞元帥』,可是你卻派了出手大方,最見不得小氣鬼的王蕙慈。
「沒錯,但這火花卻會擦得凶、來得猛,否則如出一https://www.hetubook.com.com轍的個性有啥看頭?到時同類相聚,沒改掉這三個兒子的怪癖不談,這雙方還互換心得,讓彼此的功力更上一層樓,那等到我百年入土時,大概也等不到這三個兒子討媳婦給我。」
「愛情這玩意兒雖然有些俗不可耐,但不可諱言,它還是許多人性絕癥的治療『萬用丹』。」龍瑞成作了頗耐人尋味的解釋。
龍瑞成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嚴峻的面容軟化下來,他好整以暇的坐下身,啜飲一口咖啡,「這『以毒攻毒』的手法應該是最適合我這三個怪癖的兒子。」
龍瑞成站起身子,也走到三位小妮子的面前,他嚴峻沉穩的臉孔讓三位美女不約而同的吞了口口水。
翁天佑將合同的正要從三位美人的手中收回,轉交到龍瑞成的手上。
他側過身,微瞥了坐在他身旁的翁天佑一眼。
「有何不妥?」
翁天佑一頭霧水的問:「你的長公子雲青厭惡女人、不近女色,被外界稱為『冷面修羅』,你卻派了聲音嗲柔,外表百分之兩百的女人張郁瑜去迎戰。
「有事?」三www.hetubook.com.com十年的相處,讓龍瑞成輕而易舉的察覺翁天佑的疑惑。
不過,現代愛情雖廉價,但若真愛上了,愛得死去活來、直教人生死相許的戲碼,在每天報紙的社會版上倒也常見。所以思忖再三的他,才決定以「愛情」來當藥引子。
他好笑的搖搖頭,「雖說現代父母全成了『孝子』,但以白手起家、有鐵漢子之稱的你也成了現代孝子,我還是直覺不可思議。」
「我想合同上寫得很清楚,只要你們在三個月內搞定我三個兒子的怪癖,這優渥的酬勞馬上以即期的支票支付給你們。」龍瑞成以沉著的聲音宣布。
三位美女再互視一眼,眸光都是水靈靈的。
「呃——這——」
在目送她們離去後,翁天佑不解的蹙高眉頭。
三人相視一眼,點點頭。
他一一打量著穿著連身白衣、猶若夏荷的張郁瑜,一身嬌俏火紅短衣、猶若烈焰的王蕙慈,還有一身湛藍水手長衣、猶若精靈的盧書琳。
在來來飯店的一間雅室內,美揚國際集團總裁龍瑞成精明的目光直視著坐在他對面的一、二、三號美女。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