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曲

「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怡嬣口齒清晰地說出額娘教過一次又一次的話。
「很好,來!解釋給額娘聽聽。」釦兒欣慰的再問。
長得與釦兒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怡嬣,正一一謹記住額娘的教誨。
窗外,站了許久的常寧無奈地搖搖頭,旋即又啞然失笑。
怡嬣長長呼出一口氣,額娘就是會嚇人。
她是個如同她額娘一般忠厚老實的女兒。
怡嬣抬眼悄悄覷視著額娘。
「怎麼會這樣呢?」釦兒喃喃道:「看來我得找個時間和他說說才行。」
「惡死事極小,失節事極大……好馬不配雙鞍,烈女不事二夫……」
他知道博果爾會,從他發www.hetubook.com.com現怡嬣和博果爾兩人之間的眉目傳情之後,他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去調查未來女婿的一切。
釦兒不禁皺眉,「妳阿瑪真的這麼說?」
多麼令人期待的詞兒啊!他在內心暗忖。
(全書完)
「十二學彈箏,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
「是嗎?」釦兒喃喃道,突地面色一緊。「啊!那可不行……」
康熙三十九年七夕。
一壺酒,一竿綸,和_圖_書
「何謂四德?」釦兒再問。
「他、他說……」怡嬣聲如蚊蚋,「等……等……冬至後……我滿十三……他就、就讓他阿瑪來……提親。」
浪花有意千重雪,
二十年了,每一日,他都忍不住要感謝上蒼賜予他這麼一個完美的女人;每一刻,他都想著要把所有的美好呈現在她眼前。
常寧相信那個善良風趣的博果爾也是一個專情的男人,他一定會好好的愛護他的寶貝女兒的。
十三歲的怡嬣嫻靜乖巧的坐在額娘身邊,手上細細繡縫著鴛鴦枕巾,邊聆聽著額娘的教育。和_圖_書
他是定遠平寇大將軍安樂王的長子,今年剛滿二十,長得是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而且成熟懂事、溫文善良。
「婦德、婦言、婦容、婦功。」
怡嬣柔嫩的嗓音清晰地傳入常寧耳中。
「敬順之道,婦之大禮也……」
怡嬣欲言又止地張了張小嘴兒。
「一女必有一刀、一錐、一箴(針)、一鉥(長針),然後成為女。」
——李煜.漁父(一)
怡嬣小小的腦袋低垂在胸前,小巧細緻的耳根豔紅如血。「那個……那個……博……博果……」
「不行、不行,得加緊手腳才行!」釦兒咬了咬和_圖_書唇。「好!我先來考考妳吧。」
「嘎?」怡嬣驚慌失措地抬起頭,不行?為什麼嘛?
白首偕老……
「可是……阿瑪說他不會將我許人,他教我自個兒相個兩情相悅的對象,他再幫我去說呢!」
「但是,這個年頭人人倡言:十三欣嫁早,十五愁嫁遲,十八佳期誤。額娘也不知曉妳阿瑪什麼時候要將妳許人,所以,額娘才會早些教著妳,免得妳到了婆家去丟人現眼。」
桃李無言一隊春。
釦兒凝目,「怎麼?難道妳真的中意上誰了?」
釦兒出題,「何謂三從?」
「嗯!」
「妳就要嫁人了,和_圖_書額娘還有好多事兒都未教妳呢!」
她是個謹守閨訓的傳統女性,善良又憨厚,不美,卻教人忍不住剖心挖肺地去愛她、去疼惜她。
「那他對妳呢?」
「博果爾?」釦兒唸了唸。
常寧笑了。
常寧一臉幸福的笑著。
嗯!倒是一個不錯的孩子。

希望博果爾知道他挑到了什麼樣的寶,然後,會像他深愛釦兒一樣地愛護怡嬣。
世上如儂有幾人?
當初,他不就是喜愛上了她這一點嗎?
「有子而嫁,倍死不貞。防隔內外,禁止淫逸,男女潔誠……信,婦德也。壹與之齊,終身不改,故夫死不嫁……」
上一頁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