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粉黛金剛

因為諸葛蘭突然想起不宜引用這兩句語,「山中無老虎,猴子也稱王」,豈非把「醉金剛」方古驤也一併罵在其內!
方古驤向諸葛蘭看了一眼,諸葛蘭秀眉雙揚,朗聲答道:「因為令郎出外,不在『陽谷』,我遂就便拜訪老婆婆,一瞻『白髮金剛』的震世丰采!」
方古驤深知「白髮金剛」伏五娘十分厲害難纏,不願有失江湖禮數,遂在「陰陽谷」口,略凝真氣叫道:「谷內哪位朋友當值?請稟告『風流金剛』伏少陵一聲,就說有江湖遠客,前來拜會!」
方古驤笑道:「老弟請抒高論,我老醉鬼願聞其詳?」
轉瞬間,石雨停飛,伏五娘與諸葛蘭的身前,卻整整齊齊地,各堆起一團石粉!
伏五娘點頭說道:「這倒說得有理,熊老花子決不會活得不耐煩地,無故前來,找我麻煩!」
但事已至此,伏五娘無法叫諸葛蘭另取別物,她自己也無法另取兵刃,只得點了點頭,勉強笑道:「朱老弟,以『白骨錘』擊壁,來和我比較『硬功』,不免令我太過慚愧,你……你幾乎業已不戰而屈的了!」
方古驤正覺自己的各種安排,均頗順利,又自斟了一杯美酒飲下,面含得意微笑之際,忽聞諸葛蘭此語,眉頭頓蹙,向她看了一眼,苦笑問道:「朱老弟,你……你這是……」
方古驤聽得先是一怔,旋即連連點頭,狂笑說道:「猜得好,猜得好,我要為朱老弟的靈心慧思,浮一大白!」
在諸葛蘭說來,這幾句話兒,業已說得算是相當客氣。
伏五娘「哼」了一聲,也不再向諸葛蘭招呼,手中「神鷲拐」猛揚,便向那片平削山壁,「呼」聲砸去!
但因同時也看出方古驤、熊華龍的一片苦心,和關切神色,遂不忍辜負地點了點頭,劍眉雙軒,含笑說道:「好,朱楠敬如所命,請老婆婆指定時間,在下自當準時赴約,再度踵門求教!」
因為,一來,兩根細細鋼棍的長度方面,粗看一樣,細看卻是諸葛蘭的手中鋼棍,短了寸許!
方古驤尚未答話,諸葛蘭業已應聲答道:「光設座位不夠,撇開我朱楠不談,這位『醉金剛』方老人家,便是與你平起平坐的齊名人物,加上來此是客,你就這等大模大樣,巍然高坐地作主人嗎?」
熊華龍佩好酒葫蘆後,這才心滿意足,向伏五娘告辭作別。
其實伏五娘看走了眼,她雖是久闖江湖,經驗老到,卻也萬想不到諸葛蘭手中的錘形白骨,竟會比她的「精鋼神鷲拐」,威力格外凌厲!
伏五娘目光電閃,怪笑說道:「好,我就請你仍用那柄『白骨錘』……」
伏五娘道:「方大俠請道其詳!」
伏五娘不明白她要文房四寶何用?但也只好命人把筆墨紙硯一齊取過。
伏五娘頷首說道:「好,朱老弟請作準備!」
她話雖然如此說法,卻仍把手中酒杯微舉,與伏五娘互飲。
方古驤點頭笑道:「這老花子來得正是時候,難道老婆婆對此竟有異議?」
方古驤又復斟了一杯美酒,隨口笑道:「老婆婆說笑了,我們之間,可說是風來水上,雲度寒塘,哪裏有甚過節?」
轉瞬間,秋菊已將伏五娘的「神鷲拐」取來。
他絕不說伏少陵落了敗面,只說是雙方由「星子縣」鬥起,卻越鬥離「廬山」越近,使伏五娘暗暗覺出伏少陵有難敵對方,回家乞援意味!
諸葛蘭指著火上那隻烤狼,微笑說道:「方老人家,我先問你一樁問題,你認為那位閻老人家究竟是否嗜食狼肉?」
這時,伏五娘目注諸葛蘭,連聲怪笑說道:「朱老弟,你真做得令人可恨,也傲得令人可愛!」
但目前偏偏不然,那兩枚赤紅鋼膽,在伏五娘和諸葛蘭的掌上,彷彿變成了兩枚冰球,絲毫未發出上述狀況!
方古驤毫不遲疑地,應聲答道:「朱老弟『火中取物』,暨『歸本還原』的一首一尾之上,與老婆婆無甚差異,秋色平分!但中間的『改頭換面』,卻似見遜色!因為她展球成棍之際,比老婆婆短了寸許,而近棍梢處,也略現斧鑿,不如老婆婆來得勻稱!」伏五娘笑了一笑,向諸葛蘭問道:「朱老弟,你認為方大俠的評判如何?」
這時,又有「風流金剛」伏少陵的嘯聲,隱隱傳來。
伏五娘本來是要交代過節,經方古驤一扯一攪,竟變成了彼此切磋。
她眉頭略皺,只得頷首說道:「方大俠說得有理!」
伏五娘指著方古驤,又復笑道:「這一位是誰,熊大俠更該認識了吧?」
諸葛蘭目光一掃,倏然止步,不肯走近殿前。
這幾句話兒,把伏五娘聽得為之一怔,雙眉略皺,訝聲問道:「已經承認?熊大俠此話怎講?」
語音微頓,回頭朗聲叫道:「春蘭、夏荷,你們去往『藏寶殿』中,取我那根『毒|龍鞭』來!」
伏五娘點頭答道:「方大俠看得不錯,這種山石,著實極為堅硬!」
伏五娘說話如此宛轉客氣,委實是這「白髮金剛」的生平罕有之事。
熊華龍看著伏五娘,笑嘻嘻地答道:「我若非具有『前知慧覺』,怎會知曉老婆婆與朱楠老弟,有較技之舉,特地跑來『廬山陰谷』,擔任評判?」
說話之時,目光電掃,射向方古驤、熊華龍二人,滿面兇厲神色!
但在內行人耳中,一聽便和這另外發嘯之人的內功修為,至少比伏少陵要高出一二成左右!
伏五娘目光一亮,陰笑說道:「我明白了,是不是因為未遇見你?」
諸葛蘭早就注意對方動作,見狀之下,「白骨錘」也自疾揚猛發,既未比伏五娘先發須臾,亦未落後片刻,兩人果然是同時出手!
伏五娘見她未作刁難,心中一寬,目閃神光,搖手說道:「老弟不必再來『廬山陰谷』,彼此既欲公公平平地,放手盡興一搏,我便不能守在家中,佔了地利便宜,關於時間、地點二者,仍請兩位評判人方大俠、熊大俠代作決定便了!」
說完,把手一揚,便見兩椅一几,從地下冉冉升起。
伏五娘不等方古驤話完,便自搖手說道:「少陵有沒有援救申屠豹、孫一塵?那是他自己的事,等他回來,你們可去問他,如今卻須交代我們之間的過節!」
這時,伏五娘與諸葛蘭二人,業已把手臂伸入熊熊烈火之中,各取一枚燒成赤紅的「鴛鴦鋼膽」,托在掌上!
熊華龍做作得十分逼真,雙翹拇指,怪笑說道:「令郎伏少陵老弟,著實名不虛得,老花子藏藏躲躲,業已極為小心,仍被他發現蹤跡,他一見是我,便托我前來『廬山陰谷』,向老婆婆傳句話兒!」
伏五娘道:「不必碰運氣,我們可以來場絕對公平的較量,務使雙方能盡展所長,輸得服貼為止!」
一語未畢,諸葛蘭已秀眉雙剔地,在一旁接口說道:「常言道:『長江後浪推前浪,塵世新人換舊人』,老婆婆不應該過於輕視年輕人呢!」原來伏五娘無意中所說出的「年輕人」三字,又使這位心高氣傲的「粉黛金剛」,有所激怒!
常言道:「人的名兒,樹的影兒」,「方古驤」三字才出,那青衫老者便再度改容,接口笑道:「老人家就是名滿武林的『醉金剛』嗎?」
「白髮金剛」伏五娘怪笑叫道:「大膽金剛怎不向前?你的膽小了嗎?」
諸葛蘭聞言,秀眉雙軒,縱聲狂笑。
諸葛蘭畢竟有點女孩兒家的驕縱性情,她見方古驤未即答話,竟略含不悅地挑眉說道:「這也難怪,『白髮金剛』之號,委實震懾武林。這樣好吧,方老人家請在此飲酒,由我獨自進這『廬山陰谷』便了!」
伏五娘側顧萬事不管,獨自傾杯的方古驤叫道:「方大俠……」
諸葛蘭秀眉微揚,點頭答道:「我知道,但我們今日約定較盡各種功力,一兩樁的得失,似乎不算什麼。」
伏五娘則仍大模大樣地,只在盤龍金椅之上,略為欠身示意。
伏五娘雙目之中,厲芒電閃,想了一想,點頭說道:「好……」
再從她那身絕世武功,加以研判,方古驤猜出了其中奧妙,「朱楠」者,「粉黛金剛」諸葛蘭也!
「好」字才出,便被諸葛蘭的軒眉狂笑,打斷話頭。
諸葛蘭怒極而笑,秀眉微揚,看著伏五娘,目光炯炯地叫道:「伏老婆婆,你以前認識我嗎?」
話方至此,「隆隆」石響又作,橫亙殿前谷徑的那片石壁,中分為二,向兩旁山腹縮進。
這是一個青衫老者,青黲黲的一張馬臉,吊客眉,綠豆眼,鷹鉤鼻,蔑片嘴,那副貌相,令人一望而知,是個陰損刁惡之輩!
方古驤道:「他說要去尋仇!」
但這「粉黛金剛」,心高氣傲,寧死不屈,她決不肯對於「白髮金剛」伏五娘,有任何示弱言動!
語音才落,「陰陽谷」內,閃出一人。
那片平削山壁,也似有點搖搖晃晃,幾乎要被震倒塌!
伏老婆婆的手臂,瘦癟枯乾,看來十分有勁,諸葛蘭的手臂,則柔若無骨,白若凝脂,看來委實美到極處!
伏五娘詫道:「少陵托你何事?」
方古驤目光瞥處,見春蘭、夏荷兩個侍女,業已一個捧頭,一個捧尾,把根粗如人臂,長達丈二,鱗甲閃閃的「毒|龍鞭」取來,不禁怒道:「你還有甚『大道』?大概只有一肚子『大便』!」諸葛蘭聽方古驤說得有趣,不禁「噗哧」一笑!
伏五娘目注火爐,見爐中兩枚「鴛鴦鋼膽」,業已燒成赤紅,便自怪笑說道:「我們可以開始了,這兩枚『鴛鴦鋼膽』完全相同,朱老弟取哪一個?」
伏五娘以為方古驤必有下文,誰知他的語音,卻至止而頓。
諸葛蘭傲氣又動,剔眉答道:「在下折枝束草,皆可當作兵刃,但老婆婆若對那柄『白骨錘』,感覺興趣,朱楠也願從命!」
因為白骨質脆,自己的「神鷲拐」則是百煉精鋼所鑄,堅硬無匹,兩物相形之下,自己豈非佔了便宜,勝之不武,不勝為笑!
正在這位「白髮金剛」有點左右為難之際,驀然一聲厲嘯,隱隱傳來!
方古驤看在眼內,暗以「蟻語傳https://www•hetubook•com.com聲」功力,向諸葛蘭耳邊,悄悄說道:「朱老弟看見了嗎?伏五娘伏少陵母子,久居此谷,悉心營建之下,必然深獲地利,機關重重!我們雖不懼敵,亦不可輕敵,對於一切事物,都應該謹慎一點!」
她本來想說「山中無老虎,猴子也稱王」,但話到口邊,忽又嚥住。
伏五娘雖心中焦急,卻也拿這乘機敲詐的「風塵酒丐」,毫無辦法,只好命侍女趕緊替熊華龍的酒葫蘆,和方古驤酒瓶之內,灌滿美酒。
諸葛蘭詫然問道:「熊老人家此話怎講?」
熊華龍因知司馬玠大援在後,有點故意拖延時間,先飲了兩口酒兒,再展開紙團,只見紙上寫的是「玄功」二字。
這幾句話兒之中,激將意味甚濃!
諸葛蘭略一撇嘴,揚眉答道:「我既然接受你的『大膽金剛』贈號,怎會膽小?只是你自己狂妄尊大,有失江湖人物的待客禮數,連個座位,均未設置,才使我不屑向前!」
方古驤皺眉說道:「那我們怎麼辦呢?是否中止『陰陽谷』之行,趕去援救閻老瞎子?他這盲目之人,若是遇上『毒金剛』申屠豹,委實凶多吉少!」
青衫老者陰惻惻地,笑了一笑說道:「少主人不在谷中,老主人卻在,母子不分,陰陽同谷,難道以方大俠,朱大俠兩位這等身份,還不敢去見我老主人嗎?」
諸葛蘭聽得伏五娘如此一說,便知道是一場極為艱苦的較技,遂點了點頭,含笑說道:「老婆婆儘管安排,朱楠勉強學步,敬遵所命就是!」
伏五娘聽得一怔,目注方古驤道:「方大俠,你這『非要接見不可』之語,卻怎樣解釋?」
諸葛蘭冷冷答道:「若無幾寸俠腸,三分傲骨,何以立足武林?老婆婆不必多言,趕緊亮兵刃吧!」
此拐約莫五尺長短,粗若兒臂,頂端並鑄著一隻特巨鷲頭,估計重量,最少也在百五十斤以上。
殿前一張盤龍金椅之上,巍然坐著一位白髮婆婆,八名宮裝侍女,分立左右。
伏五娘被她責詢得無辭以對,只好搖了搖頭,苦笑一聲,從她那張「盤龍金椅」之中,緩緩站起!
諸葛蘭見狀,知道方古驤所猜不錯,「白髮金剛」伏五娘委實在此盤據太久,整個「廬山陰谷」中,大概均密佈相當厲害精巧的各種機關消息!
方古驤知這「白髮金剛」一面狂傲遮羞一面借機譏誚,遂佯作不覺,只與熊華龍相對傾杯暢飲。
方古驤笑道:「醉金剛不算什麼,不過與你主人『風流金剛』,平起平坐,齊名而已,這位朱楠老弟,才了不起,他叫做『蓋金剛』呢!」
但她秀眉微揚,還未開口,卻見方古驤在向自己暗施眼色!
伏五娘猜不出他是何建議?急急問道:「方大俠有何建議,不妨說出來我們大家研究研究?」
熊華龍暗以「蟻語傳聲」功力,向方古驤耳邊,悄悄問道:「方兄,你知不知道這位朱楠老弟的真實來歷?」
故而,她見方古驤向自己暗施眼色,遂點了點頭,表示會意!
石壁中的語音答道:「來人是『窮家幫』中長老,『風塵酒丐』熊華龍,據說與老太君昔年有深交,故而屬下雖然擋駕,對方仍然纏著屬下,代為通報不可!」
這種現象,表示出諸葛蘭的暗運玄運,「展球成棍」之舉,在把鋼棍搓到七尺長短,便已力弱,勉強追隨對方之下,遂使近梢盈尺部位,略呈異狀!
方古驤笑道:「朱老弟討厭他嗎?」
原來就在諸葛蘭與方古驤說話之間,那道本來完整的石壁之上,竟悄無聲息地,出現了一個門戶。
話完又把此事經過,向熊華龍約略說了一遍。
伏五娘看她一眼,方待揚眉,忽又壓制盛氣,向諸葛蘭含笑說道:「朱老弟恕我失言,我應該想得到,既有朱老弟這等能與我互相頡頏的年輕好手,則另一位年輕人的功力,竟在我兒伏少陵之上,也不是什麼怪事!」
伏五娘目注方古驤、諸葛蘭,見他們仍無舉動,不禁訝然問道:「座位已設,你們怎麼還不登階?」
諸葛蘭莫明其妙地詫聲問道:「破例?破什麼例?」
方古驤心知「白髮金剛」伏五娘狂傲無匹,諸葛蘭的這種想法,根本就不可能付諸實現!
老嫗語音,怪笑說道:「他送他的,我送我的,各人看法不同!你是人非佛,怎蓋『金剛』?但膽量卻真不小,我要送你的是『大膽金剛』四字!」
「白髮金剛」伏五娘一向兇惡無比,今日對於諸葛蘭的人品武功,起了憐才之念,方把神色放得這等和善!
方古驤指著几上那些寫有各種功力名稱的紙團兒,微笑說道:「我認為老婆婆與朱老弟既在『硬功』和『玄功』兩陣之上,秋色平分,不如今日便到此為止,雙方另約時地,互相準備充分,再作盡興一搏!」
諸葛蘭點頭說道:「你講得不錯,但也是無可奈何之事,只好彼此碰運氣了!」
伏五娘目光中隱含威稜,從一雙深陷目眶中電射而出,略掃諸葛蘭、方古驤二人揚眉問道:「十餘年間『廬山陰谷』中,從無外客,幾乎與世相絕!兩位此次前來……」
方古驤笑道:「那有什麼關係,適才谷口侍者傳報,並未提起施玉介,可見熊華龍是單獨前來,朱老弟不是曾答應為我引介這老花子嗎?」
伏五娘目光微注方古驤,冷然說道:「還是由評判人出題目……」
伏五娘靜看諸葛蘭搓揉還原之後,向方古驤和熊華龍二人,揚眉問道:「方大俠、熊大俠,你們兩位的評判怎樣?對於這場『火中取物』,並『改頭換面,歸本還原』的玄功較量,是誰勝誰敗?」
諸葛蘭也效法他適才語氣,揚眉笑道:「簡單得很,『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我朱楠要鬥便鬥生龍活虎的『白髮金剛』,倘若乘伏老婆婆與你鬥乏之際,再撿便宜,就算獲勝,也勝得毫無趣味!」
諸葛蘭聽了方古驤對自己所作的耳邊密語,並未答話,只是面含微笑,點了點頭。
伏五娘笑道:「方大俠先要賜教?」
熊華龍怪笑說道:「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樁事兒,委實對老婆婆關係太大!但我到此之後,便被老婆婆囑為評判,目睹神功,嘆為觀止,幾乎把這樁大事忘卻!」
這嘯聲不似先前嘯聲尖厲,聽去極為宏遠!
方古驤看她一眼,搖頭嘆道:「朱老弟太傲氣了,你竟連個先出題目的小小便宜,都不肯佔!」
越是這樣暗示,伏五娘越是信以為真!
一席話兒,聽得位「白髮金剛」伏五娘,白眼雙翻,失聲叫道:「直到今日,我才遇見了比我老婆子更為心高氣傲之人,好好好,我要為你破例!」
她「何必大驚小怪」一語,尚未說出,熊華龍便雙眼一翻,搖頭說道:「不是小事,他們動了手呢!」
換了旁人,方古驤可能在聽了這幾句話兒之後,相當生氣,但他既已知道諸葛蘭是位嬌縱女俠,只好不計較,「哈哈」一笑道:「朱老弟,你這幾句話,說得太重了吧,簡直把我老醉鬼,罵得半文不值!」
方古驤與熊華龍對看一眼,低聲略作商量,由方古驤含笑說道:「這一場的『硬功』較量,似乎是……」伏五娘不等這位「醉金剛」說出他的評判結果,便自面色如霜地,搖手說道:「方大俠不必評判了,壁上石穴,既然深度相同,自然是以鈍器所擊者勝!」
方古驤想了一想,皺眉道:「這話有點難說,其中似乎矛盾?閻老瞎子若不嗜食狼肉,他卻啃了幾口,若是嗜食狼肉,他又怎捨得拋棄了這多美味,僅攜一腿而去?」
故而,伏五娘一聞熊華龍口出此言,便即動容問道:「熊大俠,你說什麼?我兒少陵與那和他爭風吃醋之人動手,竟用出了『迷神八式』?」
諸葛蘭照樣施為,外行人眼中看來,她彷彿與伏五娘做得一模一樣,但在內行人的眼中看來,已知諸葛蘭雖是舉世秀出的武林奇葩,但在火候方面,仍比功行老到的「白髮金剛」,弱了一些!
諸葛蘭自知已敗,頰上方覺一熱,伏五娘又復怪笑叫道:「朱老弟,我們把這『鴛鴦鋼膽』,使它歸本還原吧!」
青衫老者才一點頭,方古驤便搖頭說道:「你弄錯了,我們是要去往『陽谷』,找那『風流金剛』伏少陵!」
伏五娘所期待的,便是這項暫時停戰建議,但她為了面子關係,並未率先答應,只是目注諸葛蘭,淡淡問道:「朱老弟,你對於方大俠的這項建議,意下如何?」
其實「白髮金剛」伏五娘目光厲害,經驗老到,估計得絲毫不錯。
諸葛蘭既發現他如此神情,只好含笑問道:「方老人家,你……你怎麼好像在生氣了呢?」
邊自說話,邊自伸手拈了一個紙團兒,展開看時,竟是「硬功」二字!
熊華龍雙目一翻,神氣活現地笑道:「別的本領不談,至少老婆婆對於我有『前知慧覺』一事,是已經承認的了!」
石壁中分之後,眼前谷勢,突然開朗!
方古驤揚眉笑道:「你已知道我們的名號身份,可以向你主人通報了!」
方古驤盯著這位一向使當世武林人物聞名生畏的「白髮金剛」,笑嘻嘻地說道:「條件簡單得很,老婆婆的窖藏美酒不錯,可否再替我弄一罈來?」
諸葛蘭略提真氣,揚聲答道:「不必勞神,方老人家業已送過我『蓋金剛』三字!」
伏五娘道:「朱老弟用什麼兵刃?你是否還用適才那柄『白骨錘』?」
諸葛蘭想了一想,含笑說道:「最好是不分先後,同時出手,老婆婆以為如何?」
伏五娘不加反對,揚眉問道:「是用掌擊?還是借物傳力?」
伏五娘一搓一揉,把鋼球表面,搓揉得又光又平,恢復了原來狀態!
伏五娘眼珠一轉,忽然起疑問道:「熊大俠,你對此事怎會這樣清楚?難道你一路之間,都隨在他們身後?」
熊華龍笑道:「起初他們是『金谷園』妓院之中鬥起,一路向『廬山』鬥來,越鬥越兇,越鬥和_圖_書越熱,大概在離此一兩座峰頭之處,伏少陵老弟才勃然震怒地,施展殺手!」
伏五娘只此獨子,自然關心,聞言之下,瞿然接口問道:「少陵怎樣?熊大俠是在何處遇見他了?他……他有什麼事兒?」
方古驤與熊華龍略一商議,由方古驤怪笑說道:「時間定在端陽前一日,地點定在『黃山西海門』,不知伏老婆婆與朱老弟有無異議?」
語音方了,一陣「哈哈」狂笑,突然響起!
伏五娘目光凝注自己掌心,發生一聲怪笑!
諸葛蘭「咦」了一聲,側顧方古驤道:「方老人家,那青衣老者,不是說我們左行數丈,便有人接待的嗎?」
話方至此,熊華龍卻怪叫一聲說道:「不行,方兄我們不能這樣就走!」
伏五娘性極高傲,深恐伏少陵托熊華龍所傳,是求援之語,未免臉色難堪。但獨子關心,又不便不問,只好以一種淡淡神情,隨口問道:「熊大俠,少陵要你向我所傳的是什麼話兒?」
諸葛蘭聞言,覺得這位「白髮金剛」不僅功力奇高,連心思也極為細密!
方古驤點了點頭,與諸葛蘭緩步登階。
青衫老者眼球一轉,躬身笑道:「方大俠與朱大俠請進谷吧,進谷後,有兩條道路,你們請走左面那條,行約數丈,自然有人接待!」
諸葛蘭嘴角微撇,哂然說道:「那『白髮金剛』伏五娘,在當世武林之中,名頭頗大,怎麼還這樣故弄玄虛,顯得小家子氣?何況一兩重隱現門戶,更根本無甚希罕?」
伏五娘放下酒杯,獰聲大笑說道:「朱老弟,你休把這一場『硬功』之勝,看得不值什麼,要知道近十年來,四海八荒的武林群雄,尚無任何一人,能在我手下,勝過一招半式!」
諸葛蘭道:「是不是事實,極為簡單,彼此只消略為考較,豈非立見真章了嗎?」
他們入座之後,伏五娘想是既已破例以客禮接待來人,索性略斂狂傲之氣,向方古驤怪笑說道:「醉金剛駕到,不可無酒相款……」
方古驤忽然放下酒杯,搖手叫道:「不行,不行,我不甘心空自得了個『醉金剛』的外號,結果竟連猴子都不如!」
熊華龍把所斟滿的那杯酒兒飲完,一本正經地朗聲說道:「我的『大道』多呢,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三教九流之事,無所不通,諸子百家各書,無所不曉,並有前知慧覺……」
方古驤看他一眼,抱拳笑道:「熊大俠請坐,你這『風塵酒丐』,何嘗不是令我方古驤渴欲謀面的理想酒友?」
諸葛蘭照樣施為,在這後半段上,則並未有甚遜色!
方古驤不等伏五娘話完,便自接口說道:「我與朱老弟,此次來到『陰陽谷』,本是想向令郎伏少陵老弟,探詢一事!」
連過七道石壁,諸葛蘭臉上,已呈現了一片不耐神色!
伏五娘愕然問道:「方大俠此話怎講?」
換句話說,這位「粉黛金剛」和「白髮金剛」,在較量「硬功」之下,竟有意無意地又在「玄功」之上,彼此暗作較量!
方古驤乘著伏五娘命侍女取拐之際,暗以「蟻語傳聲」神功,向諸葛蘭耳邊,悄然說道:「朱老弟,先給這『白髮金剛』,來點下馬威,你用那根『碧蜍爪骨』!」
熊華龍一面自行斟酒,一面搖頭晃腦地怪笑連聲說道:「對,對,『三杯通大道』,只要再飲一杯,我的『大道』自出!」
青衫老者出谷之時,揚頭闊步,神色極傲,但目光才一瞥見方古驤、諸葛蘭二人,便似吃了一驚,把那副驕狂神色,收斂不少!
伏五娘道:「你難道沒有發現朱楠曾有『山中無老虎,猴子也稱王』之意,他雖未說出口來,我也料想得到!」
青衫老者看出對方的器宇非凡,立即收斂傲色,抱拳笑道:「兩位要見敝上,可否先賜份拜帖?或是見告稱謂?」
方古驤道:「對!贏了或是和了,我便心安理得地,作我的『醉金剛』!若是輸了,慢說向猴子大王稱臣,就是叫我作更低級的東西,我也認命!」
諸葛蘭懂得熊華龍這暗施眼色,是表示故意不與自己打招呼,要自己包涵之意!
方古驤轉過面來,向諸葛蘭笑道:「朱老弟,我已經擔任公證人的評判職位,如今你該出題目了!」
諸葛蘭目光微閃,不答反問地道:「那位『瞽目金剛』閻老人家此去則甚?」
伏五娘搖頭說道:「倘若僅僅『火中取物』,未免偏重『外五行』功力方面,我們是內外兼修之人,似乎可以在『火中取物』之上,再添『改頭換面』,即『歸本還原』花樣,便可兼及『內五行』了……」
方古驤自然記得閻亮所說之語,應聲答道:「他說的是個『鐵』字!」
方古驤也知「瞽目金剛」閻亮已走遠,無處追尋,只好苦笑說道:「但願申屠豹、孫一塵未與万俟惡在一處,我們且去『陰陽谷』,見伏五娘、伏少陵母子,便可把這樁謎底揭開了!」
她一面吃驚,一面向熊華龍問道:「熊大俠,你認不認識與少陵動手之人是誰?」
壁中語音,連連應是,跟著隱隱傳來一陣「隆」然石響。
依照諸葛蘭的爽直豪邁性情,便想說明「碧蜍爪骨」來歷,告知伏五娘,在這第一陣上,不能算自己取勝,最多不過是秋色平分局面。
伏五娘道:「你們所要探詢的,究竟是什麼事呢?」
諸葛蘭一旁聞言,搖手笑道:「不行,『玄功』與『硬功』不同,最好由當事人出題!適才僥倖,這次就麻煩老婆婆來想想花樣如何?」
伏五娘彷彿內心一寬,點頭笑道:「正是,但我自少陵所發嘯聲之中,聽出他真力並未消耗太多,不像是遇見勁敵,業已經過連番惡鬥光景?」
他認為諸葛蘭大概出道以來,一帆風順,才養成驕縱習氣,倘若能在這「廬山陰谷」之中,略受小挫,未嘗不對她頗有益處!
伏五娘接口答道:「既然要請這老花子,同任評判人,自然等他一等,好在谷口至此不遠,轉瞬間便可到了!」
伏五娘搖頭說道:「我沒有異議,宇內勝景,獨愛『黃山』,並正好趁著赴約之便,一遊舊地!」
諸葛蘭道:「我再問老人家一樁問題,方才我問閻老人家的仇人是誰?他說了一個什麼字兒,便即倏然住口?」
方古驤目光一轉,向熊華龍笑道:「熊兄,根據適才拈鬮,伏老婆婆與朱老弟的第一陣較量,屬於『硬功』,老婆婆要我代出題目……」
方古驤這次卻不再胡扯,連連點頭,微笑說道:「武林人物,過手切磋,是彼此有益之事,我代表朱楠老弟,接受老婆婆的這種建議就是!」
此類人物,在性格方面,雖極陰損刁滑,但在眼力方面,卻多半頗為識人!
照說那些為數不下千百的紛飛石雨,都是些尖銳碎塊,極易傷人!
諸葛蘭一時衝動,口不擇言,但話兒出口之後,立時發現對方古驤太過失敬!
伏五娘伸手摸摸自己的滿佈皺紋面頰,目光如電地怪笑說道:「像我老婆子這把年紀,早已雞皮鶴髮,哪裏還有什麼震世丰采可言……」
伏五娘不懂諸葛蘭的問話用意,怔了一怔,向她揚眉說道:「我們今日初見,以前怎會認識?」
諸葛蘭秀眉微挑,點頭說道:「好,朱楠敬如所命,我們第一陣較量什麼功力?」
伏五娘接過「神鷲拐」,緩緩站起身形,目注諸葛蘭道:「朱老弟,我們開始較量了吧,你用何物傳勁?」
諸葛蘭看了這位「白髮金剛」一眼,揚眉笑道:「伏老婆婆,你休要小看了我這根『白骨錘』,它的威力,未必輸於你的『神鷲拐』,老婆婆儘管施為,千萬莫要存任何客氣之念!」
熊華龍方一點頭,伏五娘便先指著諸葛蘭,含笑說道:「這位老弟,姓朱名楠……」
伏五娘「哼」了一聲,目光如電,盯在熊華龍身上,冷冷問道:「熊大俠,你既想大飽眼福,為何不繼續偷看他們惡鬥,卻跑來我『廬山陰谷』則甚?」
有了「瞽目金剛」閻亮所繪地圖,他們自然毫無困難的找到了「陰陽谷」。
方古驤聽得「白髮金剛」伏五娘要送給諸葛蘭「大膽金剛」四字,不禁暗笑,覺得這位諸葛姑娘,一身竟獲「粉黛金剛」「蓋金剛」「大膽金剛」三外號,委實是當代武林中的第一巾幗俠女!
伏五娘對這「醉金剛」方古驤倒相當客氣,微笑說道:「縱然他們卑鄙,方大俠也不會卑鄙,但不知方大俠肯不肯接受我這『公證人』的邀請?」
方古驤目光微瞥,眉頭立蹙,因為兵刃較技,是場最兇險的硬仗,諸葛蘭功力方面,本較伏五娘為弱,再處於目前不利情況之下,最多捨命硬拼,維持上個一二百招,非受傷損不可!
諸葛蘭目閃神光,眉騰傲氣地點頭說道:「對了,山中……」
方古驤飲盡杯中美酒,冷「哼」一聲說道:「老婆婆,你這就錯了,申屠豹與孫一塵,均是名列『十二金剛』中人,他們的行為便卑鄙萬分,無恥之極!」
熊華龍略一頷首,表示方古驤猜得不錯!
諸葛蘭嫣然一笑,揚眉說道:「走是當然要走,但卻不是『退走』,另外有兩種走法!」
熊華龍笑嘻嘻地。揚眉說道:「星子縣中,有家『金谷園』妓院,院中有個顛倒眾生的著名粉頭,名叫『綠珠』……」
諸葛蘭笑了一笑,目注伏五娘道:「老婆婆,聽你語中之意,你仍頗自負,認為準能勝我?」
伏五娘皺眉說道:「究竟是什麼事兒?我近年深居簡出,幾已不在江湖走動……」
諸葛蘭妙目微注,見爐中「鴛鴦鋼膽」,業已燒紅,遂向伏五娘含笑說道:「伏老婆婆,你打算在這第二陣的『玄功』之上,和我比較什麼,難道是『火中取物』?」
諸葛蘭目閃神光,朗聲答道:「我們與『白髮金剛』伏五娘,薰蕕異趣,氣味不投,互相翻臉,本在意中,但老人家『意欲退走』之語,卻說得不太對了!」
他狂吹至此,連「白髮金剛」伏五娘都聽得忍不住一旁笑道:「熊大俠竟有這多本領……」https://m.hetubook.com•com
伏五娘心中,雖已羞怒萬分,諸葛蘭心中也暗呼「慚愧」!
方古驤見伏,心中忽發奇想!
故而,她頓住話頭,改口說道:「對了,從今以後,你也許會把『自出道來無敵手』的狂妄之語,自行取消!」
熊華龍笑道:「不是逢場作戲,是醋海興波,伏少陵與人家互爭名妓綠珠,起了衝突!」
伏五娘則遊刃有餘,毫無捉襟見肘的支絀情況!
諸葛蘭何等聰明?一聽伏五娘之言,便已知她心意,揚眉問道:「老婆婆莫非是想把所有功力,都和我一一較量,逐項切磋?」
諸葛蘭傲然一哂,揚眉問道:「老婆婆,你究竟有多高藝業?竟敢自詡為『震世』二字!」
諸葛蘭秀眉微軒,從所著儒衫之內,取出一根長約尺五的錘形白骨。
伏五娘止步卓立,側顧諸葛蘭道:「朱老弟,我們誰先出手?」
方古驤訝道:「說得不對?我們難道不走,從此長住這『廬山陰谷』之中?」
諸葛蘭想不到這位性如烈火,出名難纏的「白髮金剛」伏五娘,今日竟這好說話?對方既已認錯,諸葛蘭反到覺得無話可說。
方古驤怪眼一翻,冷冷說道:「我為什麼不生氣呢?你們一個倚老賣老,狂妄無倫,一個少年英發,傲骨絕世,雙方只顧自己逞強爭勝,卻根本看不起我,把我老醉鬼當成窩囊廢了!」
諸葛蘭秀眉一挑,含笑說道:「他要尋的仇人是誰?老人家猜得出嗎?」
話完,兩人同時起立,走近爐邊,捲起衣袖。
伏五娘道:「一來,我們不論誰敗,必須敗得心服!二來,我老婆子近十年來,委實沒有適當對手,能令我盡興活動,今日有此機會,也想過過癮,朱老弟總不會對於我這建議,加以拒絕吧?」
諸葛蘭處處責以江湖大義,詞鋒咄咄,著實迫人!
方古驤笑了一笑,未曾答話。
諸葛蘭為方古驤斟了一杯酒兒,點頭笑道:「方老人家聽見沒有?請你出個題目,讓我和伏老婆婆比較硬功好嗎?」
諸葛蘭聽得伏五娘如此說法,這才點了點頭,但目光瞥處,不覺一怔!
方古驤聽出諸葛蘭的語意,「咦」了一聲,向她注目問道:「朱老弟,聽你之言,莫非你能猜出閻老瞎子的仇人是誰?」
熊華龍舉杯微飲,怪笑答道:「對於這等罕世打鬥,凡屬武林人物,誰肯錯過?老花子是從『星子縣』一路尾隨,大飽眼福!」
伏五娘不甚在意地,笑了一笑說道:「這是小事,熊大俠何必……」
諸葛蘭淡淡笑道:「老婆婆是聰明人,如今應該懂得你以前為何『自出道來無敵手』之故了吧?」
走過這道石壁,又是一道石壁,石壁上也自然而然地,現出一個門戶。
若非方古驤提醒,諸葛蘭幾乎忘了自己身邊還有這麼一柄威力極強,並罕世難得的「白骨錘」!
這幾句話兒,說得著實太傲!
語音略頓,側顧身傍侍立的一名宮裝少女說道:「秋菊,把我窯中陳酒,取一罈來,請這位『醉金剛』方大俠品嚐品嚐!」
伏五娘不知他此語之意,詫然問道:「方大俠請講,你有什麼條件?」
諸葛蘭道:「那『毒金剛』申屠豹、『瘦金剛』孫一塵等兩位老怪,若為『風流金剛』伏少陵所救,藏在『陰陽谷』中還好,若為『鐵嶺狼人』万俟惡所救,則閻老人家前去尋仇,豈非多半會被申屠豹施毒暗算,慘遭不測!」
顯然,銳穴是伏五娘以「神鷲拐」所擊,鈍穴則是諸葛蘭以「白骨錘」所擊!
熊華龍入座之後,便向伏五娘問道:「伏老婆婆,你方才說有事要交派我老花子……」
方古驤看出伏五娘的委屈求全之意,知道時機稍縱即逝,遂放下酒杯,含笑叫道:「伏老婆婆,你與朱楠老弟的相互較技之舉,是當世武林盛事,雙方似應各自盡力準備,並多邀友好觀戰,才顯隆重!」
方古驤點了點頭,含笑說道:「還是朱老弟有辦法,居然把這位相當難見的『白髮金剛』請出來了!」
諸葛蘭微微一笑,軒眉答道:「老婆婆,你又看輕我了!既具神功,念動即發,哪裏還用得著作甚『準備』?」伏五娘被諸葛蘭這份毫不領情的高傲態度,氣得無話可對,只有厲笑!
熊華龍指著方古驤面前那隻已空酒罈,怪笑一聲,繼續說道:「三來,方大俠業已先飲了一罈美酒,再若和我較量,豈非太不公平……」
但他一面舉步,一面卻以「蟻語傳音」功力,向諸葛蘭悄然說道:「朱老弟,你在言語上,佔了伏老婆子的太多便宜,雖然頗挫兇鋒,但她雙目之中,煞氣騰射,顯已對你恨極!少時如若翻臉動手,老弟要特別警惕一點!」
諸葛蘭如今不單有點力乏,連右掌掌心,都因持那赤紅鐵膽過久,有點隱隱灼痛!
但所有石雨,卻未有半粒能飛越伏五娘和諸葛蘭的頭頂上空,均在她們身前三尺之處,如遇無形屏障,自行墜落!
伏五娘聽了「白骨錘」三字,不禁眉頭一蹙!
轉瞬之間,一枚圓圓鋼膽,業已變成一根長約七八尺的細細鋼棍,其赤紅色澤,也自褪去。
諸葛蘭點頭笑道:「正是,老人家猜得一點不錯,我傳音之意,是要『白髮金剛』伏五娘聽得,早點與我們見見真章……」
方古驤站起身形,向伏五娘抱拳笑道:「既然老婆婆與朱老弟,均已同意這端陽前一日『黃山西海門』之約,我們便就此告辭……」
因為她知道伏少陵若是與這發嘯人為敵,多半將遭遇敗績!
方古驤連頭都不抬地大笑說道:「老婆婆,你這窯藏陳酒,著實夠味!」
方古驤迫不及待,先乾了兩杯美酒,然後才舔舔嘴唇,把找尋「風流金剛」伏少陵,查詢申屠豹孫一塵二人下落之事,向伏五娘說了一遍。
說完把手兒一伸,又從地下升出一張座椅。
伏五娘微笑道:「常言道:『主隨客便』,朱老弟,你遠來是客,這第一陣的題目,便由你來出吧!」
熊華龍怪笑連聲,揚眉說道:「此事雖非直接與老婆婆有關,卻也關係極重,是令郎伏少陵老弟……」
伏五娘聞言,不禁為之失笑,立即囑咐侍女,再去取酒。
說至此處,頓住話鋒,向諸葛蘭盯了一眼,繼續笑道:「故而你這位『大膽金剛』的來此之意,大概並非瞻仰我的震世丰采,只是想見識我的震世藝業?」
語音至此頓住,不往下說,卻把身邊酒葫蘆,解了下來,向伏五娘連晃兩晃。
伏五娘也不客氣,略一尋思,回身叫道:「抬『煉丹爐』,並取一對『鴛鴦鋼膽』,帶來應用!」
熊華龍搖了搖頭,怪笑說道:「我從未見過此人,是個比伏少陵老弟更年輕更漂亮的小伙子!」
伏五娘略一尋思,揚眉說道:「好,我對方大俠這三點理由,完全同意!」
方古驤目光斜睨諸葛蘭,接口說道:「我與朱楠老弟同來,雖然受命擔任評判你們功力強弱的公證人,卻由於立場關係,總有獲致左袒失平之虞,若再有一位局外人同任此職,才覺方便……」
美人一笑,魅力無窮!
伏五娘笑道:「方大俠是列名於『十二金剛』中人,行為怎會如此卑鄙無恥!」
話完,身形閃處,一縱而回,伸手又在几上的紙團兒中,拈了一枚!
方古驤目注伏五娘,含笑問道:「伏老婆婆,你和朱老弟第一場的『硬功』之較,是否等熊老花子到來,再……」
但諸葛蘭偏不領情,雙眉一挑,朗聲問道:「老婆婆此語何意?我為什麼要略為歇息?」
伏五娘不等她往下再說,便自接口笑道:「乾脆我們誰也不出題目,把題目留給公證人來出吧!」
這時,方古驤、熊華龍、伏五娘、諸葛蘭等八道眼神,一齊凝注在山壁之上。
方古驤笑道:「那有什麼關係?這兩句話兒,罵的是我你,捧的是他,我們這些連猴子都不如的東西,尚且恬然自若,你這稱了王的猴子,還有什麼不滿意呢?」
兩聲巨震,齊響當空,石雨星飛,火光電射!
熊華龍方自暗罵這老妖婆著實厲害,驀然又是一聲清嘯傳來!
「風流金剛」伏少陵的「迷神八式」,是防身保命的撒手絕學,非遇特殊強敵,而勢窮力蹙之際,決不施展!
她瞥見「醉金剛」方古驤滿面怫然神色,一杯一杯地,低著頭兒,獨自在飲悶酒!
伏五娘冷冷答道:「自出道來無敵手!」
方古驤成竹在胸,應聲答道:「老婆婆少時還要與朱老弟互較掌力,故而在這第一陣『硬功』較量之上,還是彼此隨意取件東西,藉以傳勁,來得合適一點!」
熊華龍笑道:「我已在姜夫人的『封爐贈寶大會』之上,見過朱老弟了,這位老弟,年歲雖輕卻是人中之龍,一身功力,連『瘦金剛』孫一塵,都敗在他手下了呢!」
伏五娘眉頭一蹙,厲聲叱道:「我與熊老花子,昔日不過只有一二面之緣,誰和他有甚深交?你還是替我擋……」
說至此處,扭過頭去,對殿旁山壁叫道:「谷口侍者,你開動洞穴,請『風塵酒丐』熊老花子入谷,並對他說,我因有嘉賓在座,不克相迎。」
伏五娘聲若夜梟地,狂聲大笑說道:「但願你這『也許』二字,成為事實!」
他心中焦急,偏又一時無計,只好暗在几下,把「風塵酒丐」熊華龍,踢了一腳,要熊華龍想個緩兵之策!
諸葛蘭聽得這位「風塵酒丐」熊華龍的答話,不禁暗暗稱奇。
熊華龍笑嘻嘻地,搖頭晃腦說道:「常言道得好:『皇帝不差餓兵』,我和方兄白作了一次『判人』,尤其是我花子更曾受令郎之托,跑腿傳話,老婆婆好意思不……」
諸葛蘭不等方古驤話完,便向他抱拳為禮,深深一揖笑道:「多謝老人家,在下方才口不擇言,深自慚愧,好在老人家宏量如海……」
方古驤伸手向前一指,含笑說道:「朱老弟請看,這不是等於有人接待?」
熊華龍邊自入座邊自把臉兒略偏,背著伏五娘,向諸葛蘭略一以目示意。
經過這一打岔,「白髮https://m.hetubook.com.com金剛」伏五娘竟忘了詢問「風塵酒丐」熊華龍的來此之意!
諸葛蘭不等伏老婆婆話完,便自目閃神光,傲然接口說道:「我若耗力,老婆婆也是一樣!假如老婆婆需要歇息,朱楠無妨先陪方熊兩位老人家,飲上幾杯,否則,我們還是繼續較量便了!」
方古驤眼珠一轉,點頭答道:「可以接受,但有條件!」
諸葛蘭連連點頭,兩人遂離開這片小林,尋往「陰陽谷」。
方古驤「呵呵」笑道:「好了,朱老弟不要罵我就好,高帽子卻不必戴,我們進谷去吧!」
方古驤從諸葛蘭被「瞽目金剛」閻亮搶白得頰泛紅霞一事之上,看破她是易釵而弁,女扮男裝,只不過由於英挺絕倫,才不帶絲毫脂粉氣息!
伏五娘聽完詫道:「既然如此,你們怎麼不去『陽谷』,卻來『陰谷』?」
諸葛蘭秀眉雙軒,向方古驤含笑叫道:「方老人家,這位出名難纏難惹的『廬山陰谷主人』,居然站起來了!我們上階就座,和她談談去吧!」
這時,酒已取到,秋菊開樽獻客,果然是奇香四溢的佳釀!
方古驤執杯沉吟,皺眉說道:「你們……」
伏五娘厲聲叱道:「來人是誰?你為何不替我擋駕,難道不知我在此接見貴客……」
伏五娘笑道:「一二兩陣,彼此扯平,朱老弟請飲上幾杯酒兒,略為歇息,再和我比鬥第三陣吧!」
熊華龍聽完內情,點頭笑道:「這是一樁足以轟動江湖的武林佳話,眼前無大將,花子充內行,我願意與方大俠共同擔任這項光榮任務!」
原來諸葛蘭已知方古驤提議由他先行與伏五娘較量之意,遂狂笑搖手接道:「方老人家請慢一步,凡事有個先來後到,我既先向伏老婆婆挑戰,自然應該由我先行上陣!」
伏五娘笑道:「這不是自負不自負的問題,這是功力與火候的問題,你縱天賦奇姿……」
諸葛蘭「咳嗽」一聲,繼續笑道:「第二種走法,便是索性掃平這『廬山陰谷』,雙雙揚長而去!」
方古驤向諸葛蘭那張嬌美絕倫的羞紅面頰,看了一眼,含笑說道:「好了,我的諸……老弟,我陪你走趟『陰谷』,會會那位『白髮金剛』……」
諸葛蘭嘆道:「我們雖有此心,但卻無此力,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那『鐵嶺狼人』万俟惡現在何處?」
熊華龍臉色一正,應聲答道:「一非其時,二非其地……」
方古驤見他那副不慌不忙,慢吞吞的樣兒,遂沒好氣地答道:「『三杯通大道』……」
語音才落,細細鋼棍便即自動回捲,成了圈形!
方古驤聽得有酒,不禁咽了一口饞涎,怪笑說道:「不必品嚐,在這氣候絕佳的『廬山陰谷』中窯藏陳年美酒,定是好的!」
諸葛蘭看出伏五娘心急馳援愛子伏少陵,表面卻佯作猶豫的矜持神態,頗想堅持續戰,加以捉弄!
方古驤深恐把這「白髮金剛」,過於激怒,遂「哈哈」一笑說道:「伏老婆婆,朱老弟,你們不要這等惺惺相惜,該各展神功,讓我們開開眼界了吧!」
諸葛蘭聽完「白髮金剛」伏五娘之語,秀眉雙軒,朗聲叫道:「伏老婆婆,你既稱我為『大膽金剛』,便希望你不要作『小膽金剛』,趕緊彼此見面,交代交代!」
熊華龍把這字條,向伏五娘、諸葛蘭略一展示,怪笑說道:「這一場是比較『玄功』,伏老婆婆與朱老弟,打算怎樣較量?」
方古驤右手擎杯,左手伸出三根手指,笑呵呵地,揚眉笑道:「至少有三點原因,老婆婆應該接見!」
伏五娘不等熊華龍話完,便即微笑說道:「我明白了,莫不是少陵又去這風花雪月處所,逢場作戲……」
一片石坪之上,建造了一座極為華麗的宮殿,周圍琪草瑤花,流泉飛瀑,景色頗稱美好!
他所以吃驚之故,並非認出方古驤「醉金剛」的身份,而是看出諸葛蘭的高華氣度,太以不同流俗!
方古驤指著那片陡峭如砥的石壁,微笑說道:「傳聞果然不差,這就是一分陰陽的『陰陽壁』,我們向左走吧!」
伏五娘聞言,向身後侍立的少女之一,怪笑叫道:「秋菊你去取我的『神鷲拐』來!」
伏五娘命人把那對「鴛鴦鋼膽」,放在烈火之中,轉面對諸葛蘭舉杯獰笑說道:「朱老弟,我要敬你一杯,你知不知道我這向你敬酒之意?」
諸葛蘭冷「哼」了一聲,妙目中方射神光,伏五娘又自冷笑幾聲,繼續說道:「但今日我卻決定破例,對你只較藝業,不啖心肝,換句話說,我老婆子是相當欣賞你這位『大膽金剛』的豪情傲骨!」
伏五娘一愕問道:「熊大俠尚有何事?」
方古驤笑道:「老婆婆既覺有理,我老醉鬼便有項建議。」
熊華龍搖頭笑道:「恕我眼拙……」
一語未畢,突從座位中跳了起來,目閃異芒,「呀」了一聲叫道:「此老生具異相,莫非竟……竟是我老花子心儀已久的『醉金剛』方大俠嗎?」
熊華龍成竹在胸,飲了一口酒兒,點頭說道:「老婆婆說得不錯,令郎伏少陵老弟的『迷神八式』,著實精微,他的對手,若是我老花子,連一式半式都吃不消呢!」
「替我擋駕」的「駕」字尚未出口,方古驤忽在一旁怪笑說道:「不能擋駕,不能擋駕,老婆婆非要接見這熊老花子不可!」
伏五娘聽出熊華龍的言外之意,「哦」了一聲,含笑說道:「我倒忘了請教熊大俠來我『廬山陰谷』,是為了何事?」
雖然諸葛蘭尚未恢復女裝,方古驤又非倜儻風流的少年子弟,但仍在她這歉然一笑之下,立即六脈平和,把一切不悅情緒,都化為烏有!
方古驤被她笑得莫明其妙,向諸葛蘭看了兩眼,詫然問道:「朱老弟,你……你為何如此發笑?莫非我老醉鬼說錯什麼話了?」
諸葛蘭目注伏五娘道:「老婆婆請借文房四寶一用。」
伏五娘陰惻惻地,笑了一笑說道:「你若問我的藝業高度,我的答覆,極為簡單,只有七個字兒!」
諸葛蘭一剔雙眉,怫然接道:「老婆婆不必多言,我們怎樣比劃?」
伏五娘陰笑說道:「方大俠既然代表朱老弟接受我這樁建議,我們就開始……」
方古驤仍然胡扯地呵呵笑道:「老婆婆,是否要告訴我們有關申屠豹、孫一塵……」
因為,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諸葛蘭心中明白,這「白髮金剛」名不虛傳,自己若不利用「碧蜍爪骨」的擊石如粉特長,在第一陣上,已遭敗績!
這位「醉金剛」,妙語如珠,滑稽突梯,倒把這位性如烈火的「白髮金剛」伏五娘,弄得啼笑皆非,無法發作!
那相貌陰刁的青衫老者,聞言趕緊退立道旁,恭恭敬敬地抱拳行禮,肅客入谷。
伏五娘聞言,又是一陣「嘿嘿」怪笑!
「蓋金剛」之號,使「十二金剛」之中人物聽來,委實頗為扎耳!但這青衫老者,卻不敢多問,只向諸葛蘭又復看了一眼。
方古驤指著他自己的鼻尖,怪笑又道:「第二、我方古驤的其他功力,或者稀鬆平淡,但拳風酒膽,卻屬蓋世無雙!只有這號稱『風塵酒丐』的熊老花子,是我心儀已久的杜康同嗜,杯前對手,可惜彼此莽蕩風塵,無緣相見,今日碰此機會,正好結識,老婆婆若不接見,豈非又使我失諸交臂嗎?」
這時狂笑之聲已收,換了個老婆子的語音,遙遙傳來,叫道:「朱楠,我老婆子要送你一個外號!」
這時,伏五娘把所拈的紙團兒,遞向熊華龍道:「熊大俠,請你看看,這第二陣是應該較量什麼功力?」
這位老花子把話兒說得相當客氣,伏五娘也只好微笑說道:「流光如駛,年華早逝,彼此皆是一樣,熊大俠請來入座,我老婆子還有事兒要麻煩你呢!」
「你們」二字才出,殿旁右壁之中,突然有語聲傳出說道:「啟稟太君,谷口有客要見!」
這陣狂笑,起初笑聲不大,但越來越洪,越來越高,最後竟震得山壁搖動,威勢好猛烈!
伏五娘冷笑說道:「丈有所短,尺有所長,每人都有每人獨到的功夫,倘若正好遇上自己之弱,對方之強,則敗者豈不敗得不太甘服?」
伏五娘剛剛心內略寬,一聽了這第二聲清嘯之後,便又雙眉緊皺!
諸葛蘭、方古驤起立相迎。
方古驤略一尋思,揚眉答道:「大概是有事外出,不會飾詞推託,因為這般兇邪,自視頗高,我們雖未必把他看在眼中,他也未必把我們看在眼內!」
諸葛蘭邊自左行,邊自低聲叫道:「方老人家,伏少陵究竟是當真不在『陽谷』?還是飾詞推託?」
這位「風塵酒丐」所說的自然全是一片謊言,但在這謊言之中,卻充分隱藏了暗示技巧!
方古驤也以傳音密語,悄然答道:「不太清楚,但我已看出她不是男兒漢,是位易釵而弁,心高氣傲的巾幗英雄!或許就是新近崛起武林的『粉黛金剛』諸葛蘭呢!」
方古驤見自己要熊華龍思計,他卻毫不理會,只顧飲酒,遂忍不住地又對他踢了一腳!
根據他的江湖經驗,認為諸葛蘭的武功雖高,但比起「白髮金剛」伏五娘來,多半還稍差一籌。
諸葛蘭笑道:「既然相同,何須選擇?我既站在右邊,取右邊的一個便了!」
諸葛蘭分別把兵刃、拳腳、暗器、掌力、軟、硬、輕、玄等功,每樣寫了一張字條,搓成大小如一的紙團兒,對方古驤揚眉叫道:「評判人請隨意拈一個吧,我與伏老婆婆,就照你所拈名稱,互相比較功力!」
伏五娘智珠略轉,收斂起眉間怒氣,指著諸葛蘭,淡淡笑道:「這位朱楠老弟,英姿秀發,是武林中輕易難見的曠代奇葩!今日相會,總算有緣,我想和他切磋切磋,彼此借石他山,或有助益。」
諸葛蘭點了點頭,表示領會。
方古驤與熊華龍兩位評判人,也隨在她們身後。
諸葛蘭笑道:「我也贊成,因為我久聞『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之名,但對於這座以松奇古怪暨雲海無邊飲譽的名山,卻還未https://www.hetubook.com.com曾遊過!」
方古驤這一反問,諸葛蘭無語可答,只好從一雙妙目之中,流注歉然神色,向方古驤盈盈一笑!
伏五娘怪笑一聲,緩緩說道:「那燒成赤紅的『鴛鴦鋼膽』,持在手中太久,縱或抵禦得法,得免燙傷,必已極耗內力……」
石壁一開,「風塵酒丐」熊華龍便昂然走來,緩步登階。
方古驤舉杯自飲,未作理會,諸葛蘭則眉騰英氣,似乎又將對伏五娘不服譏刺!
伏五娘「哈哈」大笑,點頭說道:「好犀利的詞鋒,此處原為你們設有座位,因你們人未登階,不曾現出而已!」
熊華龍向伏五娘抱拳笑道:「老婆婆,我們昔日一別,十有餘年,熊華龍風塵勞碌,玄鬢成霜,但老婆婆卻精神矍鑠,越發健壯!」
這七個字兒,著實說得充滿了狂傲迫人的自詡意味!方古驤不去理她,只是一口一杯,拼命大喝伏五娘用來待客的陳年美酒!
諸葛蘭向伏五娘笑了一笑,軒眉叫道:「伏老婆婆,第一場是比較『硬功』,你……」
諸葛蘭笑道:「依我看來狼肉又腥又臭,決沒有狗肉好吃,閻老人家之所以烤狼食肉,無非解恨而已!」
諸葛蘭道:「第一種走法是『白髮金剛』伏五娘親身送客,以極隆重的江湖禮節,把我們恭恭敬敬地送出『廬山陰谷』!」
故而,她邊自傲然發話,邊自又從几上紙團兒中,拈起一枚。
說至此處,突然想起諸葛蘭適才所說之語,面容一驚,目注諸葛蘭道:「朱老弟剛才你說什麼?你……你要與這位『白髮金剛』伏老婆婆比武?」
熊華龍連搖雙手,怪笑說道:「與『醉金剛』方大俠一較酒量之舉,雖是我老花子的生平第一大願,但如今卻不能付諸實行!」
話猶未了,諸葛蘭已把雙眉一挑,目注方古驤,接口問道:「方老人家,莫非你還以為這七道石壁之中,竟藏有什麼奧妙?」
諸葛蘭嘴角微撇,剛待哂然發話,伏五娘又自笑道:「老弟放心,這並不是使你佔了我的便宜,而於傲骨有損,因為我們可以用『梅花間竹』之法,第二陣便由我出題目了!」
這時諸葛蘭卻眉頭微蹙,自語說道:「奇怪,這『風塵酒丐』熊老花子,怎麼也會湊巧來此?」
諸葛蘭詫然問道:「哪七個字?」
熊華龍瞇著雙眼,向方古驤笑眯眯地問道:「方兄,『一醉解千愁』的上句是什麼?我有些記不清了!」
那枚赤紅鋼膽,好似遭受了無形壓力,在伏五娘怪笑聲中,突然化成一線精芒,向前飛射!
這次,不是在石壁上現出門戶,是石壁中分為二,向兩邊山腹,緩緩縮進!
諸葛蘭從一雙妙目之內,閃射出智慧光芒,揚眉笑道:「方老人家,我們若把那個『鐵』字和這隻烤狼,加以聯想,能不能推斷閻老人家的仇人,就是『狼嶺狼人』万俟惡呢?」
方古驤笑道:「凡事由易人難,第一陣的題目,我打算出得簡單一點,就請老婆婆與朱老弟各凝聚真力,硬擊山壁,由我與熊兄評定強弱便了!」
方古驤失聲說道:「解恨?朱老弟是認為閻老瞎子的仇人與」狼「有關?」
諸葛蘭聞言,向方古驤和熊華龍看了一眼,揚眉笑道:「方老人家和熊老人家聽見了嗎?伏老婆婆要你們代定時間、地點。」
諸葛蘭用最簡單的語句答道:「白骨錘!」
伏五娘坐在一旁,點頭笑道:「不錯,朱老弟不僅要與我較量各種功力,並還打算煩請熊大俠與方大俠共同擔任評判勝負的公證人呢!」
諸葛蘭自然明白方古驤的眼色用意,暗忖身在魔巢,不宜過傲,自己既已聽從方古驤耳邊密語,用「碧蜍爪骨」,傳勁較功,此時再加說明,也嫌有點驕狂過甚!
伏五娘目閃神光,怪笑答道:「老弟放心,常言道:『當場不讓父,舉手不留情』,我自一開始見你之時,便從未有過對你輕視之念!」說至此處,兩人業已走到那片峭壁之前。
一進谷口,諸葛蘭目光注處,果然發現這座山谷,是被一片高峭絕壁中分,隔成了左右兩谷。
說至此處,皮笑肉不笑地把嘴兒咧了一咧,又對諸葛蘭揚眉問道:「但不知朱老弟嫌不嫌我這種比較花樣,太過嚕嗦一點?」
方古驤皺眉問道:「往左邊走?左邊不是通往『陰谷』的嗎?」
故而,對於諸葛蘭要他同進「廬山陰谷」,去鬥「白髮金剛」伏五娘之語,方古驤並未應聲作答。
伏五娘看得一怔,愕然問道:「朱老弟,這是什麼東西?」
熊華龍道:「我是受了令郎之托!」
那秋菊手捧「神鷲拐」,神色自若,足下仍頗輕靈,可見伏五娘的這幾名侍女,也均身懷絕藝,決非泛泛之輩!
諸葛蘭笑道:「老婆婆不能如此說法,這是我在所持傳勁之物上,佔了便宜,假如……」
諸葛蘭笑道:「今日之事,倒是巧極,我與伏老婆婆比武,熊老人家與方老人家,比比酒量……」
念動之間,瞥見前面一道石壁,擋住去路。
她有此發現,不禁眉頭略蹙,暗忖:「看來這位『風塵酒丐』的前來『廬山陰谷』,莫非還與自己有甚關係?」
伏五娘皺眉叫道:「方大俠等等再喝,我有話說。」
諸葛蘭搖頭答道:「熊老花子是前輩武林奇俠,人甚風趣,但和他在一起的一個名叫施玉介的少年,卻有點討厭!」
侍女們躬身應諾,立即抬來一隻巨爐,在爐中燃起了火勢極猛的熊熊烈火!
方古驤聽出諸葛蘭的說話語聲,略略有異,不禁愕然問道:「朱老弟,你……你是在施展『傳音入密』功力?」
方古驤搖頭說道:「拜帖沒有,你就說我方古驤……」
諸葛蘭俊臉之上,又現出女孩兒家所無法避免時常出現的嫵媚紅暈,頷首答道:「方老人家說的是公公允允的持平之論,這第二陣『玄功』之鬥,朱楠甘心認敗!」
方古驤道:「第一、『廬山陰陽谷』,尤其是『陰谷』之中,向被當世武林各大門派列為最恐怖的兇險禁地,等閒誰敢輕來?這熊老花子既然非要見老婆婆不可,定有重要事情!」
岩上,除了崩裂者外,出現了兩個被擊洞穴,這兩個洞穴,深度均在一尺左右,但左面一個,穴底較銳,右面一個,穴底較鈍!
但諸葛蘭既未揭開本來面目,方古驤也未便揭破,仍然一口一聲朱老弟,佯作不知內幕。
伏五娘失笑說道:「動手又有何妨?放眼四海八荒的武林人物之中,能有幾人,是我兒少陵之敵?」
諸葛蘭雖知這是「白髮金剛」伏五娘,有意示威,卻也頗為佩服對方的真氣彌沛!
笑聲中,橫亙在諸葛蘭方古驤面前的一道石壁之上,又起變化!
方古驤目光一亮,看著那位「白髮金剛」伏五娘,怪笑問道:「全權評判?我與朱楠老弟同來,難道老婆婆不怕我對朱老弟加以左袒?」
她本想立即馳援,但因與諸葛蘭的決鬥未畢,不好意思要求半途而廢!
方古驤醉眼一斜,微笑答道:「簡單得很,我想發憤圖存,先向老婆婆這隻稱了王的猴子,請教幾手猴拳猴腳!」
二來,伏五娘手中鋼棍,通體勻稱,毫無異樣,諸葛蘭手中鋼棍,則前七尺勻稱異常,到了近梢盈尺之處,卻突然細了一點!
伏五娘「咦」了一聲,自語說道:「年輕人中,哪裏來的這強好手……」
伏五娘聽至此處,「哦」了一聲問道:「方大俠是想叫那熊老花子,和你一同擔任評判勝負的公證人職務?」
熊華龍傾杯飲盡,怪笑說道:「他們居然越鬥越近,老婆婆聽得出麼,這是不是伏少陵老弟的嘯聲?」
她聽得耳邊細語,並未答覆,只是眉梢略挑,含笑點頭,表示會意。
說完,打開酒壺,「咕嘟」「咕嘟」地喝了幾口。
諸葛蘭聽得傲氣又動,目光電閃,鼻中冷冷「哼」了一聲!
諸葛蘭首先秀眉雙剔,目注方古驥道:「方老人家,『廬山陰谷』四字,嚇得倒尋常的江湖道,卻嚇不倒我們,伏少陵既不在谷中,我們就去找那『白髮金剛』五娘吧!」
諸葛蘭見他似乎當真生氣,正想向她安慰幾句,但伏五娘已自怪笑叫道:「方大俠不要生氣,我不會讓你閒著,關於我與朱楠老弟,較量一切功力之舉,便請你作個證人,全權評判雙方的強弱勝負如何?」
話中又蘊機鋒,使伏五娘既知伏少陵是遇上勁敵,力已難支,才向自己發出求援暗語!
伏五娘陰笑答道:「我老婆子有項不太文明的習慣,就是凡敗在我手下之人,必被我開膛剖腹,生啖心肝……」
諸葛蘭微笑說道:「少時熊老花子一到,我必定介紹他和老人家,彼此一較酒量就是!」
方古驤生恐她過於激怒,靈明失朗,容易發生意外,遂向她低聲說道:「朱老弟,你不必心生震怒,也不要輕視了這七道石壁!……」
方古驤在進谷之時,尚有能使諸葛蘭於此略受小挫,對她未始無益之念,但如今面對強敵,卻仍然諄諄囑咐,怕她輕敵大意,有所飭損!
方古驤目光一掃,指著殿宇左側的一片平削山壁,向伏五娘問道:「老婆婆,這片山壁,像是硬度極高的花岡石?」
熊華龍接過諸葛蘭所拈紙團,展開一看,上面寫的是「兵刃」二字。
方古驤笑道:「不是奧妙,是嚕嗦!老弟請想,壁上門戶,既然隱現由人,則我們若與對方翻臉,意欲退走之際,豈不是便成了重重障礙嗎?」
伏五娘眉頭略皺,對於方古驤這第二點理由,未置可否。
熊華龍道:「伏老弟要我代告老婆婆,他遇見罕世勁敵,正施展『迷神八式』,搏殺對方,請老婆婆等他摘下對方人心,帶回谷中,給老婆婆下酒!」
伏五娘冷然叫道:「朱老弟不必過謙,老婆子在第一陣上認敗。我們拈鬮再比第二陣吧!」
兩者之間的輕重程度,相差極多。兇險程度,自然也減低不少!
那等赤紅鋼膽,與人皮肉接觸之下,理應騰起青煙,滋滋作響才對!
熊華龍接口笑道:「既然老婆婆有此委託,方兄便出題好了,無須再徵詢我的意見!」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