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義鬥雙兇

閻亮鋼牙一挫,恨恨說道:「當然……」
熊華龍傳音答道:「不錯,這『三足碧蜍』的『丹元』汁液真靈,方兄如今打算怎樣動手?」
方古驤想了一想,搖頭說道:「釘上既未淬毒,最好暫時不拔,索性等那位既號『仁心妙手』,又稱『小倉公』的淳于先生,一併施為……」
熊華龍接口說道:「我於飲酒之際,曾暗加細心品察酒中,確實無毒!」
方古驤道:「『白虎釘』除了『淬毒』『不淬毒』之外,在『不淬毒』的『白虎釘』中,又分『有倒刺』和『無倒刺』兩道,萬一諸葛姑娘所中,竟是『有倒刺』的『白虎釘』,則猛一拔釘,必會傷勢更重,極可能使這『粉黛金剛』,成為獨臂女俠!」
閻亮苦笑叫道:「方兄,多承相救,但小弟身中劇毒……」
熊華龍一旁叫道:「既然答應,怎不令人取酒?我們喝完之後,便可上路!」
話方至此,只聽閻亮低聲說道:「方兄、熊兄注意,谷外似有人來,來人的輕功身法,並高明得很呢!」
這二人,全屬當代武林中的知名之士,是「醉金剛」方古驤和「風塵酒丐」熊華龍!
武林人物,無不怕激,也從不願意示弱於人!
這種變化,不但太以出人意料,也來得太以突然!
方古驤不等孫一塵話完,便向熊華龍叫道:「熊老花子,我們不必再斟呀,倒呀的了,乾脆來個抱罈痛飲!」
申屠豹與孫一塵畢竟久經大敵,知道對方既已恢復功力,能噴「酒雨飛星」,則多半還有殺手會隨之而發!
熊華龍「哎呀」一聲,苦笑答道:「我們『窮家幫』中的接骨藥物,雖比尋常稍勝,也不及『千年續斷』,暨『靈玉膏』那等神效!」
熊華龍因尚未弄清方古驤這種舉措,是何用意?故而獨坐飲酒,默然不加插口。
閻亮雖也覺出不妙,卻畢竟吃了目盲難睹之虧,不知道對方究將怎樣發難?
申屠豹與孫一塵雙雙閃目看去,只見谷口走進二人。
但孫一塵於臨退之前,仍猛一揚手,發出光華閃閃的無數牛毛細芒,灑向濃煙密罩以內的方古驤等人立身方位!
方古驤搖手笑道:「都不是,是幾圈『風磨銅絲』!」
原來事有湊巧,万俟惡適才怒極之下的一腳猛踢,竟恰好把閻亮的被制穴道踢開!
熊華龍笑道:「方兄不可洩露這種情況,讓我先對申屠老魔,唬上一唬,以收攻心之效!」
幕空黑煙,本已漸淡,再被方古驤所發的罡風勁氣一撞,立即被擊開一個大洞。
人來,釘去!迎個正著!
就在諸葛蘭不備,方古驤,熊華龍不防之際,閻亮的三枚「白虎釘」猝然發出!
又目注閻亮,揚眉叫道:「閻兄,你……」
就在他這一驚之際,肋下突覺微麻,已被閻亮駢指吐勁,凌空點了穴道。
方古驤「哈哈」大笑,接口說道:「閻兄請運氣試試,小弟適才『飛環見血』之舉,便是利用環上特殊妙藥,替你解消毒力……」
申屠豹道:「當然,我們要給他們一點厲害,以報適才被『酒雨飛星』噴得滿頭滿臉之恨!」
方古驤聞言詫道:「熊兄為何不與我們同行?」
方古驤正自詫異,閻亮卻低聲叫道:「方兄,申屠豹與孫一塵兩個無恥老賊,恐怕是以進為退,業已逃走了呢?」
這一聲慘「哼」,使閻亮起了疑心,向方古驤皺眉問道:「方兄,來人是誰?」
孫一塵悄然獰笑說道:「申屠兄儘管設法脫身,解決眼前問題再說,我已有妙策,把這干自稱俠義,愛多管閒事的東西,來個一網打盡!」
方古驤認得這是瞽目金剛閻亮所甩馬竿,不禁愕然叫道:「奇怪,閻亮兄雙目不便,平時以此代步,怎會於一足幾斷之下,反而把這馬竿棄卻……」
申屠豹知道孫一塵此舉,是擾亂閻亮的特殊聽覺,好掩護自己出手!
這第二度的笑聲,與第一度不同,孫一塵竟把內家罡氣,融會在笑聲之中,真如天鼓雷鳴,震得四外山谷,均「嗡嗡」作響!
如今,縱令諸葛蘭功力再高十倍,身法靈巧得像隻飛燕一般,也無法逃得這場劫數!
「當然」二字才出,熊華龍便長嘆一聲,說道:「閻兄,你這深仇,只怕是落恨終身,報不成了!」
方古驤目注閻亮,笑聲答道:「怎麼沒救?諸葛姑娘在右腰部位,懸了一根『三足碧蜍』前爪腿骨所作的『白骨錘』,左肋部位則藏著數十個『風磨銅絲』……」
閻亮從鼻孔中「哼」了一聲,說道:「你們別再做白日夢了,老瞎子身落人手,殺剮任便,若想我說出藏寶之處,助長兇焰,濟惡害世,卻是絕無可能!」
孫一塵目光微注,失驚叫道:「那……那不是姜夫人的『紅線金環』嗎?」
方古驤聽得熊華龍提起「玉金剛」司馬玠來,不禁心中一震!
孫一塵笑道:「方兄忘了我適才所說雙方決鬥之下,各有所損嗎?『瞽目金剛』閻亮業已知難而退,揚言二三日內,再來一鬥!」
這一跺,竟跺了個空!
但他卻知方古驤此舉,定有重大含意,遂微蹙雙眉,唯唯接過。
申屠豹不便隱瞞万俟惡的身份,只得答道:「這位万俟兄,是我同道好友,在武林中,有個『鐵嶺狼人』美號!」
孫一塵一旁笑道:「我已搜過你的全身,確實未見有任何秘笈,你趕快說出,究竟藏在何處?」
但才行幾步,方古驤突然「咦」了一聲,目光投注於道旁叢草之內。
申屠豹何等機靈,一看方古驤與熊華龍的神情,便知他們是在察看體內情況。
方古驤、熊華龍傾杯飲酒,起身告辭,申屠豹、孫一塵等並頗為客氣地,送往谷口。
故而,話完之後,又復目注方古驤,冷笑說道:「方兄,你如今總該知道我決非虛言了吧?以你修為,應知所中毒力之劇,我隨時都可叫你們肝腸寸裂而死!」
熊華龍提著万俟惡走過,與方古驤、閻亮會合一處。
這時,紫色毒霧已到當頭,閻亮神智一昏,再度暈倒仆地!
誰知他們加強戒備地靜靜等了好大一會,卻未見他們有何動靜?
孫一塵獰笑說道:「老瞎子的火氣真大,你莫非還有點不大服氣嗎?」
熊華龍知他茹恨多年,心中氣極,遂向閻亮笑聲勸慰,說道:「閻兄何必生氣?万俟惡天奪其魂,身化血水,屍骨無存,足證冥冥中報應昭彰,閻兄雖非手刃,亦應解恨……」
邊自說話邊自一揚雙掌,凝功向上擊去!
一雙血淋淋的眼珠,被閻亮應手挖出,報復了昔年盲目之恨!
血光崩處,諸葛蘭慘「哼」一聲,便自暈絕倒地!
話完,分出一圈「風磨銅絲」,遞與熊華龍,怪笑說道:「老花子,請你替我拿著這一圈『風磨銅絲』,留備後用。」
方古驤喟然一嘆,點頭說道:「我識得厲害,知道你確非虛言……」
這時,「瞽目金剛」閻亮業已運氣流轉周身試出自己毒力果去!
熊華龍哪裏知道如今的「風磨銅絲」之上,已有陰乾「三足碧蜍」的「丹元」汁液,具有專解百毒妙用?
情屈理虧之下,申屠豹還不上口,只得逞兇狂笑說道:「冤枉?冤枉能值幾文一斤?方大俠認為姜老婆子的一臂斷得太冤,莫非想替她有所伸雪嗎?」
方古驤哈哈大笑,揚眉說道:「我雖有此心,卻無此力,身中奇毒,真氣難提,哪裏還能向你們二位,興那問罪之師?張武林正義……」
好在万俟惡如今雙目俱盲,也看不見方古驤、熊華龍的臉上訕笑神情,只是抱拳叫道:「方大俠、熊大俠請坐,請恕万俟惡是暫時在此落腳,以致拿不出什麼絕世佳釀,只好用濁酒村醪,使兩位武林酒聖,略為解渴的了!」
方古驤雖是身經百戰之人,但見万俟惡於一轉瞬間,便自骨化形消,也不禁眉頭略皺!
方古驤目閃神光「呵呵」大笑說道:「一點不錯,『白骨錘』毫無所傷,『風磨銅絲』也不過只被震斷了三四圈而已!」
直等方古驤發現那位雙目新盲的「鐵嶺狼人」万俟惡時,方自愕然問道:「這位是……」
申屠豹不等他往下再問,便接口笑道:「接風酒中,雖然無毒,送客酒中,卻有花樣,我因發現你們這兩個老東西,鬼頭鬼腦,有點不識抬舉,遂決定還是先發制人,比較妥當!」
下面兩枚,一中在腰,一中左肋,只有上面直射咽喉的那枚「白虎釘」被諸葛蘭猛一偏頭,打中在左肩頭上!
万俟惡伸手一攔,咬牙叫道:「孫兄,你不必勞動,讓我來下手!」
申屠豹點頭說道:「不錯,我的獨門奇毒,天下無人能解,你們既已成了網中之鳥,釜中之魚,便是實說,又有何妨?」
申屠豹冷笑一聲,點頭說道:「好,你等著瞧吧!」
如今閻亮穴道被制,万俟惡自然毫無顧忌地,湊近前去。
申屠豹向孫一塵略打招呼,兩人便一個由右向左,一個由左向右,緩緩施為!
和-圖-書枚「晶」字形發出的「白虎釘」!完全打中!
這時,方古驤業已懷著企望奇蹟的心情,全身微顫地,走近諸葛蘭,察看她生死狀況。
申屠豹點頭說道:「好,我生平向人用毒,從未失手,不想今日居然出了差錯,看來確實只好施展輕易不用的殺手鐧了!」
閻亮雖挨了一記耳光,又受了酒箭折辱,卻仍抵不了「恩將仇報」的心頭愧怍!
話方至此,突又聽得谷口起了爭吵之聲!
閻亮皺眉說道:「申屠老魔是不是信口開河?我不相信他這『百毒死圖』,能有這麼厲害?」
雖僅輕輕一觸,卻三處均破皮見血。
這兩聲「奇蹟」聽得熊華龍與閻亮,全自心中怦然,精神一振!
方古驤苦笑說道:「這種原因,除了等諸葛姑娘復原後,自行傾訴以外,誰也猜不出來!」
他與熊華龍的發話作用相同,也是想向對方攻心,以起嚇阻作用!
方古驤向躺在地上的諸葛蘭看了一眼,面呈憐惜神色,皺眉嘆道:「但就這左肩頭上的一釘,也已夠受!諸葛姑娘想是變生倉卒,不及凝功抗拒,以致肩骨已碎,那枚『白虎釘』如今還深嵌肉內!」
本來,他們三人,均可及時閃避,但江湖豪俠,講究不輕然諾,方古驤等既已答應嘗試申屠豹的手段,便不願有畏怯貽譏之舉。
方古驤笑道:「閻兄猜得不錯,但『朱楠』二字,非她真名,她就是『十二金剛』中的『粉黛金剛』諸葛蘭呢!」
熊華龍早經囑附,自然也有了同樣動作!
假如方古驤與熊華龍果然隨在「酒雨飛星」之後,立下殺手再攻,申屠豹、孫一塵縱令應變再快,亦必受嚴重傷損!
閻亮哂然說道:「申屠豹委實太以下流,他所謂『百毒死圖』,根本無毒,只是哄騙我們,以助脫逃之舉!」
話方至此,申屠豹業已搖著他那隻獨臂,冷笑連聲,接口叫道:「万俟兄,你挑惡毒的說,在我們看來,什麼『武林公議』?還不是等於『放屁』!」
但閻亮心中,卻起了一片恐懼!
申屠豹笑了一笑,緩緩說道:「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誰叫你們要逞強出頭,多管閒事呢?事到如今,我決無解去你所中毒力,再和你重新搏鬥之理,不冤也得冤,不服也得服,你只好認個情屈命不屈吧!」
他猛一揚手,三枚白虎釘,便自電閃發出!
孫一塵低低說道:「如今閻老瞎子已被救下,万俟惡也落入對方掌握之中,我們應該怎麼辦?」
此時,閻亮身形,以及被綁石筍,已被掩蔽,致使方古驤、熊華龍均無所見。
方古驤不願使自己虛實,有所洩露,遂也用傳音密語,向閻亮熊華龍說道:「閻兄,熊兄,我所仗恃能解申屠豹獨門奇毒的『風磨銅絲』,只有十圈,適已用去半數,故而對於申屠豹的各種用毒手段,仍不能過份輕視有所大意呢!」
万俟惡鋼牙一挫,厲聲說道:「我雖被萬惡老狗,抉去雙目,但對他施展『錯骨分筋手法』之舉,總還可以辦到,若不由我親手給他吃足苦頭,怎消我心頭之恨?」
万俟惡怒猶未洩,趕上前去,惡狠狠地,一腳跺下!
這時,万俟惡的弟子,業已添酒屬客,申屠豹並不憚勞累,伸出他那僅剩獨臂,替方古驤、熊華龍每人斟了一杯!
「誰」字才出,遠遠便有人接口答道:「是我,申屠兄,你大概想不到吧?」
所謂「非常情形」,是諸葛蘭毫無戒心,而諸葛蘭毫無戒心之故,又是因為她縱進谷口,一眼瞥處,便看清當前人物,乃是方古驤、熊華龍、閻亮三位。
熊華龍應聲說道:「所謂『泥菩薩過江』,就是『自身難保』之意……」
申屠豹暗運「蟻語傳聲」功力,向孫一塵叫道:「孫兄,是時候了,我們一轉到靠近谷口方向,便即開始動作!」
熊華龍道:「就這樣走嗎?要不要把諸葛姑娘嵌入骨肉之內的那根『白虎釘』,先行起出?」
閻亮鋼牙一挫,厲聲喝道:「申屠豹、孫一塵,你們也算是當代武林中的有數人物,應該懂得『士可殺不可辱』之理,為何還不殺我?」
申屠豹、孫一塵坐在一旁,竊竊私語,另一旁則不時傳來「鐵嶺狼人」万俟惡的呻|吟聲息!
孫一塵一怔,先揚手把綁在右筍上的「盲目金剛」閻亮,點了啞穴。
果然不出方古驤兩種所料,那縷黑煙出袖時,雖然甚細,但等那濃線發出後,便範圍越來越廣!
万俟惡猝不及防,竟被吐了個滿面開花!
故而,他們雖然吃了大苦,卻絲毫不敢怠慢地,忍痛忍怒,雙雙電疾縱身,退後數丈!
申屠豹與孫一塵遂被酒雨飛星,噴了個滿頭滿臉!
這時,申屠豹業已摸出一把毒粉,悄悄向前邁了一步!
万俟惡雖知變起倉促,要想逃遁,卻吃虧於雙目新盲,行動不便,以致才一閃身,便被熊華龍一招「天台指路」,駢指點倒在地!
再加上這無數鐵彈,粒粒均具奇熱,宛若被火燒紅,滋味更難消受!
申屠豹陰惻惻地說道:「閻老瞎子,你不要老是怪我灑毒,要知道我已對你相當客氣,否則,你早就化作一灘血水,哪裏還有命在?」
申屠豹對自己那隻斷臂,看了一眼,微剔雙眉,獰笑接道:「我一臂已斷,是個殘廢人了,哪裏還敢向方兄暨熊大俠,這等人物發威?只是笑你們有點不識時務而已!」
但方古驤、熊華龍卻根本未作向申屠豹、孫一塵趁勢追擊打算!
轉瞬間,當地業已伸手不見五指!
方古驤厲聲接道:「傷?還傷個屁,人已死了!」
方古驤皺眉說道:「擒虎容易縱虎難,縱得虎去把人傷,何況『毒金剛』申屠豹和『瘦金剛』孫一塵,向來又是殺人不眨眼之人,故而委實不問可知,你們絕不會把我們輕易放過!」
方古驤氣得全身亂抖,目中含淚說道:「還用淬毒?『白虎釘』是多麼霸道暗器?你又用了多重手法?三枚全中,一中左肩,一中左肋,一中右腰,你……你……你叫諸葛姑娘,還如何活法……」
万俟惡勃然暴怒,一腳踢去!
彈丸出手,雖有破空之聲,但因孫一塵的笑聲過於強烈,果被掩飾!
孫一塵笑道:「方兄不愧是『十二金剛』中人,居然料事如見!」
申屠豹與孫一塵對看一眼。
申屠豹接口笑道:「方兄,你與熊兄不會無故趕來,此來到底為何……」
說至此處,苦笑又道:「大錯既錯,閻亮只有一命以償,熊兄你何必……」
孫一塵道:「說!」
熊華龍連連點頭。方古驤道:「諸葛姑娘就是只受了一釘之傷,其餘的右腰一釘,和左肋一釘,卻未使她遭受任何傷損!」
這位「醉金剛」,邊自暗中嘆息,邊自向熊華龍和閻亮說道:「熊老花子,閻兄,申屠豹等所施毒物,確實太以厲害,我們應該趕緊行功察看腑腑之間,可有異狀?」
孫一塵苦笑叫道:「老瞎子,你要怎樣?」
熊華龍道:「方兄忘了,還有一位『玉金剛』司馬玠老弟,未曾來呢!我若隨同你們走去,司馬老弟來時,海宇茫茫,卻到哪裏去找?豈不又使他與諸葛姑娘之間的美滿姻緣,遭受挫折?」
孫一塵不等閻亮話完,又是一陣狂笑!
閻亮聞笑止步,厲聲喝道:「孫老兒,你笑些什麼?莫非竟不顧万俟惡的死活,還敢逞兇……」
閻亮忍不住地,一旁叫道:「方兄請你莫賣關子好嗎?小弟一時粗魯,誤傷諸葛姑娘,業已五內如焚,心如刀絞,她……她到底還有救嗎?」
熊華龍與閻亮,聽了方古驤的傳聲密語,方自雙雙點頭,業已發生變化!
閻亮搖頭說道:「那冊武林秘笈,不在我的身邊。」
孫一塵還未答話,申屠豹卻已發出一陣懾人心魂的「嘿嘿」陰笑!
他口中雖急急問話,但心中已放了大半!
孫一塵頷首說道:「情勢確實不妙,我們要妥籌脫身之計!」
熊華龍淡然一笑,搖頭說道:「毒蛇齧臂,壯士斷腕,姜夫人在拾取你那柄淬毒匕首之後,因朱楠老弟搶救及時,只是斷去一臂!」
閻亮情知自己再度落入魔掌,必然難逃劫數,遂把心一橫,厲聲喝道:「你們既然如此腆顏無恥,倚眾逞兇,我老瞎子拼著這條性命不要,先報卻茹恨多年的盲目之仇再說!」
方古驤怫然不悅,剔眉問道:「申屠豹,你這樣笑,卻是何意?是對我示威,還是……」
閻亮全身一震,愕然說道:「不……不至於吧?我……我的『白虎釘』上並……並未淬毒!」
但在打中閻亮臂上之際,針身竟會冒起藍色火焰,把閻亮的皮肉,燒得「滋滋」作響!
一條人影,曼妙無倫地,從谷口凌空飄進!
孫一塵向万俟惡看了一眼,詫然問道:「万俟兄,你……重傷……之下,何……何必……」
方古驤趁著申屠豹,孫一塵均注意閻亮之際,已用m.hetubook.com.com另一圈「風磨銅絲」,在胯上悄悄劃破皮肉,見血解毒!
換了「醉金剛」方古驤,或是「風塵酒丐」熊華龍,縱或先前有所誤會,把來人當作對頭,但在見了諸葛蘭的身形以後,也會恍然住手,不會攻擊!
閻亮聽說被自己打傷之人,竟是諸葛蘭?不禁臉上宛若火燒,心中騰騰狂跳!
方古驤哼了一聲,冷笑說道:「結果相同,起因卻不一樣,申屠兄斷臂之故,由於一念之貪,姜夫人則太以無辜,冤枉透頂!」
閻亮暗嘆一聲,拿定主意,自己身可以歿,名不可損,倘若再無轉機,便在万俟惡等施展酷刑之前,先把這條命兒,自行交代,也絕不低頭受屈!
方古驤何等目力,一眼便看出黑煙之內,還藏有三點小小黑色星光!
方古驤與閻亮、熊華龍等聞言之下,各自心驚,不知這名震江湖的「毒金剛」,究竟要施展什麼樣的殺手絕學?
他勉強定了定神,囁嚅問道:「諸葛姑娘,傷得如何……」
方古驤、熊華龍二人,疏忽了閻亮的急忿心理,做夢也未想到他會用極為霸道的「白虎釘」猝然襲敵!
方古驤道:「我保證不把他殺死,但卻要讓這老瞎子帶點傷,見點血,以解消我平白為他斷送掉一條性命的心頭之恨!」
申屠豹無可奈何,只得止步,但卻把毒粉收起,換了兩粒紫色彈丸在手。
在「封爐贈寶大會」之上,孫一塵因見機先遁,至今尚不知道姜夫人吉凶之訊。
熊華龍聽了耳邊密語,這才恍然,遂也借著斟酒,向方古驤點頭示意。
熊華龍忍不住地,皺眉叫道:「方兄,你……你怎不說出,究竟發生了什麼『奇蹟』?」
方古驤手指被綁在石筍上的「瞽目金剛」閻亮,雙眉一挑,恨聲說道:「不是為了管他閒事,我和熊老化子,怎會落到這步田地?如今,我……我……要……」
方古驤尚未及答,熊華龍已自說道:「這位『小倉公』淳于慈的醫術,確實通神,但他昔年因仁心賈禍,救治了一名兇惡魔頭,竟遭忘恩反噬,傷了老伴,一氣之下,立誓不再行醫,如今更不知隱居何處,閻兄還提他則甚?」
万俟惡身被閻亮挾在肋下,穴道又已被制,哪裏還有抗拒之力?
方古驤嘆息一聲,苦笑說道:「既然業已強出頭,我就索性多開口吧!」
申屠豹怔了一怔,搖頭說道:「不錯,我不相信你竟肯殺死閻老瞎子?」
孫一塵詫道:「開什麼口?」
熊華龍聽至此處,接口叫道:「方兄,難道閻兄所發的那兩枚『白虎釘』,竟恰巧打中諸葛姑娘的左肋『風磨銅絲』,和右腰『白骨錘』上!」
万俟惡聲若狼嗥,緩緩說道:「我們先用『錯骨分筋手』,再用『蜂螫全身,蛇鑽七竅』,最後再點他五陰絕脈,這老瞎子便是個銅澆羅漢,鐵鑄金剛,也將禁受不起的了!」
申屠豹失笑說道:「可以,可以,這要求到確在情理之中,我們可以照辦,用十斤美酒,使你少解冤抑之氣!」
雖然閻亮穴道被制,無法凝聚真力,這口濃痰並未使万俟惡受傷,但吐得他滿臉、滿眼,甚至於鼻孔、嘴角之間,都是黏答答,臭烘烘的,卻也使這位「鐵嶺狼人」,覺得噁心已極!
方古驤等以為申屠豹、孫一塵技不只此,必然另有更惡毒的手段!
正邪雙方,均在各自密語,暗打算盤。
方古驤目光一轉,點頭說道:「既然你們還留他有用,暫時不想弄死,我便來個折衷辦法便了!」
孫一塵越發莫明其妙地,詫聲問道:「熊大俠,是代……代表何人?」
誰知閻亮性極剛烈,既已身落人手,早求速死,哪裏肯委屈求全地,與對方作甚妥協?
申屠豹冷笑說道:「方大俠知道時務就好,你的話兒,說完了嗎?」
才出口是酒泉,但轉瞬間便越噴範圍越大地,變作兩蓬酒雨!
孫一塵在一旁幫腔,朗聲叫道:「申屠兄,何必和他們多作廢話,還是讓他們見點真章,嚐嚐厲害!」
一面說話,一面駢伸二指,向「鐵嶺狼人」万俟惡的眼眶之中挖去!
閻亮冷笑一聲,傲然答道:「一來倚多為勝,二來欺我殘廢,灑毒逞兇,我當然敗得不服!」
孫一塵與申屠豹看得駭然,均覺這兩位酒仙,真是其量如海!
申屠豹與孫一塵,因根本想不到對方毒力已去,功力早復,自然毫無戒備!
說至此處,見熊華龍臉上神色有點不以為然,遂又笑道:「小弟方才為諸葛姑娘診察脈象之時,發現她除了肩傷以外,心中還鬱有幾乎足以傷身的重大憂慮!故而餵她服了兩粒保元止血靈丹,並使她進入酣睡狀態。熊閻二兄請想,如今若把諸葛姑娘弄醒,內慮外傷交集,勢必惡化,還不如就這樣送往『九華』,請『小倉公』淳于慈,給她來個內外兼治!」
閻亮聞言一震,把滿口鋼牙挫得格格作響!
孫一塵傳聲悄語,獰笑說道:「我們原則上雖以脫身為主,但也不能就這樣輕鬆一走了之,便宜他們!」
閻亮頹然嘆道:「我因憤激太甚,怒令神昏,那三枚『白虎釘』,是凝聚了十一成真力出手!諸葛姑娘三處受傷,左肋右腰,更均是致命之處,她……她……她……她哪裏還會有絲毫活理?」
方古驤道:「他們在接耳密語,並目閃兇芒,似乎是簡量什麼毒辣對策?」
他知道來者不善,慌忙暗以傳音密語,向熊華龍、閻亮喝道:「熊兄,閻兄,我們趕緊俯伏地下,並各運玄功罡氣,佈為網氣,護住背上!」
万俟惡苦笑答道:「不是不許,只因我們如今還不想殺這閻老瞎子,留著他還有一點用處!」
這線藍光,是根小針,長約兩寸有餘,三寸不到!
邊自說話邊自放下酒杯,站起身形,臉上也佈滿了森森殺氣!
故而等到申屠豹、孫一塵見狀驚訝得雙雙起立之際,万俟惡已反客為主地,入了閻亮掌握!
方古驤的目標是救人,自更簡單,他身形略晃,便到了綁閻亮的那根石筍之前!
這時,「白眼狼」劉惕從谷口匆匆跑來稟道:「啟稟申屠師伯,孫師伯,谷外又來了兩人,指名要見兩位師伯……」
申屠豹怒道:「好,看你能強到何時?我這『焰毒搜魂針』,共有百零八枚,且讓你這老瞎子嚐夠滋味也好!」
方古驤笑道:「不瞞申屠兄,我在前山曾與閻亮相遇,發現他面帶晦色,似有災劫?遂本武林道義,期能有所救助,如今他已與万俟兄作一了斷,人又走去,我們自然也不必再多事了!」
方古驤目注孫一塵,揚眉叫道:「孫兄,我要的十斤酒呢?趕快拿來,我和熊老花子,喝完之後,便可上路,免得再在這塵世之中惹厭!」孫一塵指著右邊兩隻酒罈笑道:「那不是嗎?每罈十斤,你們是……」
那所謂無形無質的「百毒死圖」,也就即將完成,換句話說,也就是由右向左的孫一塵,和由左向右的申屠豹,即將會合一處。
万俟惡不是乘機逃遁,也不是被人暗中救走!
驀然間,熊華龍放下酒罈,捧著肚皮,向孫一塵怪笑叫道:「孫兄,我要敬你一杯酒兒!」
閻亮聽得申屠豹、孫一塵的起立聲息,立即一掌貼住万俟惡的後心,厲聲喝道:「申屠老兒,孫老兒,你們不許妄動,只要敢向前半步,我便把万俟惡一掌震死!」
閻亮如今啞穴被制,口不能言,但耳中卻聽得清清楚楚!
孫一塵微笑說道:「我見過的暗器多呢,諸凡刀鏢弩箭,釘梭針砂……」
方古驤向万俟惡看了一眼,冷冷問道:「万俟兄,你在我垂死之前,尚不許我殺人解恨?」
但三圈金虹,飛起當空以後,卻絕未含什麼勁力,只是極為輕靈地,在閻亮雙腿,暨左肩肉厚之處,略一接觸!
一陣颼颼破空之聲,飛入濃煙!
方古驤於舉罈狂飲之際,又以「蟻語傳聲」功力,向熊華龍問道:「老花子,你試過了嗎?是否奇毒已去?功力已復?」
申屠豹點了點頭,得意怪笑說道:「方兄不必再解釋了,請自施為,讓我們瞻仰你的神奇暗器!」
孫一塵暗凝功力戒備,打算萬一若發現方古驤竟向閻亮致命之處下了重手,也來得及出手搶救!
方古驤笑道:「是否真有這麼厲害,不去管它,申屠老魔如此作法,無非自己找死而已!」
他們既來不及阻止閻亮,也來不及警告諸葛蘭……
這三個字兒,把孫一塵聽得臉上一紅!
閻亮說道:「方兄,我們走吧,由此處前往『九華山』,路途不算太近。」
跺空之故,不是万俟惡跺得不準,而是閻亮身軀忽轉,閃開尺許!
熊華龍「呵呵」一笑,揚眉說道:「對,黃泉無客店,今夜宿誰家?我們來個『醉鬧鬼門關』,到也是樁快事!」
孫一塵命人取酒,並向方古驤問道:「方兄,你還有第二項要求,又是什麼?」
他們剛才所說,hetubook.com.com不是廢話,而是故意爭取時間!
然後,命万俟惡的弟子,將石筍加以掩蔽。
一面發話,一面又發出六七線藍光,向閻亮凌空飛襲!
方古驤笑了一笑,點頭說道:「好,我們敬觀高明,你就畫吧!」
申屠豹目射厲芒,冷然說道:「放你的屁,熊老花子你少作清秋大夢,我身邊帶有作用不同的七十二種奇毒,你們不過能去解其中一種,卻算什麼?」
方古驤、熊華龍、閻亮三人,業已默契,一齊伏地仆倒!
方古驤點了點頭,微笑說道:「不錯,這就是孫兄在『封爐贈寶大會』之上,所見之物!但孫兄應該知道『金環』雖在,『紅線』早無,決不至於把你們當作法寶的閻老瞎子,活活毒死!」
故而,他向熊華龍微施眼色,揚眉笑道:「熊老花子,既然如此,我們就告辭了吧!」
方古驤見了「鐵嶺狼人」万俟惡,業已猜出他仇人定是閻亮,聞言之下,順口問道:「那位閻亮兄呢?如今怎的不見?」
熊華龍的目標是擄擒「鐵嶺狼人」万俟惡!
閻亮如今劇毒已解,只是穴道被制!
他們不單要凝聚真氣,噴酒成星,並要用丹田三昧真火,把所噴「酒雨飛星」,燒成沸滾,具有極高熱度!
方古驤向万俟惡的臉上看了一眼,揚眉問道:「万俟兄的雙目,似是新傷?莫非……」
在申屠豹自承已在暗中動了手腳之際,方古驤與熊華龍,均自暗暗行功,默察體內。
他遂乘此機會,把掌中兩粒紫色彈丸,向閻亮的頭頂上空打去。
語音至此略頓,雙眉一揚,朗聲又道:「但諸葛姑娘,只要能保持兩三日活命,閻亮便絕對可以使她左肩傷處的碎骨復續!」
万俟惡才一俯身,閻亮咳嗽一聲,一口黏痰,迎面吐去。
三人都是友非敵,諸葛蘭哪裏還有凝神戒備什麼禍變發生之理?
這兩位武林怪俠,酒力奇人,於一面密語之下,竟各把十斤美酒,飲了個點滴不剩!
話完,包括他自己在內,一齊行功暗察。
閻亮點頭說道:「方兄遊戲江湖,閱歷豐富,你定然知道『仁心妙手小倉公』淳于慈吧?」
申屠豹向孫一塵皺眉叫道:「孫兄,這老瞎子太不識抬舉,不必再和他多費唇舌了,且讓他嚐點厲害,不怕他不乖乖服貼!」
閻亮詫道:「自己找死?此話怎講?」
因若對付一般人物,酒雨飛星可隨時施為,但對付申屠豹、孫一塵這等絕世高手,方古驤與熊華龍為求收功起見,卻不得不加點花樣!
厄退,恨生,閻亮也向方古驤悄悄問道:「方兄,申屠豹與孫一塵兩個老怪呢?他們怎麼毫無舉動,在作什麼?」
假如閻亮穴道未被孫一塵制住,万俟惡自然不敢這樣大意!
一縷黑煙,從他袖中電疾飛出,向方古驤、熊華龍、閻亮三人射去!
這一腳,踢在閻亮的腰眼之間,把位「瞽目金剛」,踢得「哼」了一聲,在地上滾了幾個翻轉!
方古驤咬牙答道:「是誰?是特意趕來救你的『粉黛金剛』諸葛蘭!你這老瞎鬼若非心眼雙盲,為何恩將仇報?」
閻亮不等熊華龍再往下說,便自長嘆說道:「方兄,小弟愧怍太深,你便要我剖心挖肝,為諸葛姑娘療傷,我也絕不皺眉,哪有身懷靈藥,吝於獻出之理?」
最後一語,他不願被方古驤、熊華龍等聽去,竟用的是「蟻語傳聲」。
申屠豹也用傳音功力答道:「脫身不難,問題在於我們平素何等威名?如今竟被他們趕來趕去,這口惡氣,似乎太難容忍!」
万俟惡果然追來,便被閻亮將機就計地,反而制住!
說至此處,酒杯一舉,竟與熊華龍同自傾杯飲盡!
方古驤先替他拍開穴道,然後伸手一拂,綁繩盡斷!
閻亮聞言,咬牙說道:「既然如此,我就暫且留著万俟惡這廝,少時與申屠豹,孫一塵等,一齊處置!」
這些事兒,寫來雖頗繁雜,但時間卻只有一瞬!
方古驤雙眉略皺,發話問道:「申屠豹,你畫這圈兒則甚?」
這番謊話,說得極圓,連神情上也拿捏得像煞有介事地,未露出任何破綻!
閻亮恍然有悟,揚眉問道:「方兄所謂的出奇高手,是不是那位朱楠老弟?」
孫一塵佯作頗為感慨地,搖頭嘆道:「武林中的仇鬥結果,哪裏會有什麼好收場?万俟兄是雙目齊盲,閻亮則一足幾斷!」
他問話未答,反挨了火辣辣的一記耳光,照說應該暴怒!
他口中雖向熊華龍發話,但一雙白果眼,卻瞪得大大地,對万俟惡剛剛臥身之處,凝神傾耳!
閻亮叫道:「申屠老兒,你敢偷動,老瞎子雙目雖盲,但兩耳特聰,這十來丈周圍之內的任何風吹葉落,均無法瞞得過我!」
方古驤雙目一瞪,目中神光如電,在申屠豹、孫一塵臉上,來回一掃,厲聲說道:「一掌未交,一招未過,便這樣中毒殞命,交代了『醉金剛』方古驤的一世英名,我……我有點不服,有點含冤自屈!」
因為方古驤既向諸葛蘭口中餵藥,足見這位「粉黛金剛」,尚未立即身亡,或許可以……
申屠豹笑道:「就是有毒,你也發覺不了,我的『無影之毒』神仙難辨,只是太過珍貴,不捨輕用而已!」
方古驤被閻亮一語提醒,冷笑說道:「閻兄猜得極對,我上了申屠豹的當了!」
申屠豹從臉上浮現一絲獰笑,不答反問地,目注方古驤道:「你何必問?根據你的江湖經驗,難道還猜不出來?」
申屠豹道:「兩者都有!」
方古驤為了小心起見,取出兩圈「風磨銅絲」,分交與熊華龍、閻亮,低聲說道:「熊兄,閻兄,這『風磨銅絲』之上,有專解百毒的碧蜍丹元汁液,用法你們已知,萬一感覺有甚不對,便趕緊把皮膚割破,以免當真遭遇不測!」
方古驤接口笑道:「不能免,不能免,這是我和熊老花子,臨死之前的一點心意……」
万俟惡因雙眼被挖,業已恨毒閻亮,咬牙說道:「有幾樣被武林人物公議禁絕的手段……」
熊華龍笑呵呵地答道:「姜夫人……」
雖是「酒雨」,但施有凝聚內家罡氣,何異於無數鐵彈!
說完,這兩位武林兇人,又以第三者無法與聞的低低語音,互相計議一陣。
因為他知道万俟惡所說的三種手段,都是慘絕狠毒的無上酷刑,自己雖已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卻不知是否仍能咬牙挺受,不為淫|威所屈!
孫一塵笑道:「讓他提吧,我想方兄也是識趣之人,不至於提出什麼白碰釘子的事吧!」
故而,方古驤越說越氣,說到後來「哇」的一聲,一股酒箭,又從口中噴出,把「瞽目金剛」閻亮噴了個滿頭滿臉!
閻亮全身一顫,但臉上卻無怯色,反而浮起了傲然冷笑!
語言略頓,忽又揚眉說道:「事既如此,你大可不必隱瞞,該說出『瞽目金剛』閻亮的遭遇,和如今是生是死了吧?」
那另外一人,就是被「瞽目金剛」閻亮,恨入骨髓的「鐵嶺狼人」万俟惡!
万俟惡雖然雙目被挖,眼不能見,但聽了方古驤的語氣,卻猜得出他的動作,慌忙搖手叫道:「不行,不行……」
這番話兒,聽得申屠豹與孫一塵,一個連連搖頭,一個不斷鼓掌!
孫一塵見狀,向申屠豹低聲叫道:「申屠兄,方老醉鬼與熊老花子難道未曾中毒?」
說完,取出兩隻小瓶,遞了一隻給孫一塵道:「孫兄,你幫幫忙,你由右向左,我由左向右,用小瓶緩緩傾斜,以瓶中無形藥瓶,在地上畫個方圓數丈的無形圈兒,把方老兒等圈在其內!」
方古驤悚然一驚,雙目中射出炯炯神光,盯在申屠豹的臉上,厲聲叫道:「申屠豹,你竟如此下流,在斟酒之際,對我和熊老花子,下了毒物?」
閻亮點頭答道:「我聽見了,那破空之聲,太以低微,好像是牛毛細芒之類?」
但因方古驤等俯伏於地,遂大半打空失效!少數貼地低飛的牛毛細芒,又打中那位被作為擋箭的「鐵嶺狼人」万俟惡身上!
孫一塵道:「既然中毒,他們是怎樣去解?因為毒力若未解除,他們絕對無法凝聚真氣玄功,噴了我們這一口奇熱酒雨?」
閻亮哦了一聲,方古驤又復笑道:「另外一位,則是比諸葛蘭還要高明三分的當世武林奇才,『玉金剛』司馬玠,閻兄請想,他們兩位一到,我們再合力相助,定可殲滅兩個老魔,為世去害!」
但仔細看去,方古驤、熊華龍業已進谷數丈,身後卻並未見第三人,遂寬心略改。
閻亮笑道:「淳于慈隱居在『九華山』中的『百泉峰』下,他和我並有點特殊關係,我們只要把諸葛姑娘送去,不怕這位『小倉公』不為她重施刀圭,療傷接骨!」
話完,目注申屠豹狂笑叫道:「申屠老兒,你的『無影之毒』,對我們完全失效,從今之後,可以把『毒金剛』三字,自行取消了吧?」
因為他想起諸葛蘭是去支援m.hetubook•com•com司馬玠,如今既然懷蘊重憂,獨自來此,莫非竟是司馬玠在伏五娘伏少陵手下,出了嚴重差錯?
方古驤笑道:「暗器倒是上品,可惜非我之物,而且這件東西,至少『瘦金剛』孫一塵兄,業已見過。」
申屠豹陰惻惻地,嘴角微撇答道:「熊大俠久走江湖,總該知道『泥菩薩過江』一語,是何含意?」
申屠豹搖了搖頭,極為肯定地答道:「不會未曾中毒,我分明在最後一次斟酒時,暗把『無影之毒』彈入杯內,而方老醉鬼與熊老花子,也分明毫無戒備地,把酒兒飲下腹中!」
既然不欲閃避,方古驤又看出黑煙雖細,煙質極濃,可能會發生變化,把自己等身形罩住,則伏地之舉,確是最佳對策!
申屠豹晃動著一隻獨臂,「嘿嘿」怪笑說道:「想不到一場『封爐贈寶大會』,竟使我和姜老婆子,均變成了四肢不全的獨臂之人?」
熊華龍也有所見,伸手從叢草之中,撿起一根竹竿。
方古驤笑道:「你們放心,我不會弄甚花樣,只在數丈以外,用暗器出手!」
熊華龍道:「閻兄與方兄先走,我隨後趕來相會,好在既有『九華山百泉峰』的地名,彼此便不會失去聯絡!」
申屠豹的一隻手臂,雖然斷於骷髏老怪魏三奇的毒計之下,但因見方古驤與諸葛蘭,當時和魏三奇師徒,同在一處,遂也把他們視為仇敵,恨入骨髓!
方古驤道:「第一項是澆愁,第二項是解恨!」
申屠豹謀略早定,他與孫一塵的會合之處,恰好靠近谷口。
熊華龍道:「閻亮受了什麼損傷?」
万俟惡見閻亮是穴道被制之人,竟能閃身避勢,不禁大吃一驚!
原來,申屠豹等悄然出谷口的動作,雖極輕微,仍然瞞不過這位「瞽目金剛」的特殊耳力!
閻亮怪笑說道:「我不知道你們這兩個老怪物也在此處,以一對三,自然吃虧,我要万俟惡送我出谷,我們改日再會!」
方古驤傳音笑道:「申屠豹、孫一塵兩個老怪,功力甚高,並不好鬥!我們把酒喝夠,凝足真氣,先出其不意地,各噴他一口『酒雨飛星』,必可佔得相當便宜!」「方兄真是好計,你對申屠豹,我來奉敬孫一塵吧!」
這時,申屠豹首先目閃兇芒,向孫一塵獰笑叫道:「孫兄,若不是万俟兄提起,我倒忘了對這老瞎子,施展『錯骨分筋手法』了……」
方古驤長身起立,雙袖猛拂驅散漫空黑煙,但眼前空空,山谷寂寂,哪裏還有申屠豹孫一塵的蹤跡?
方古驤餵完丹藥,站起身來,向熊華龍搖頭一嘆,微微說道:「熊兄,我們方才看見閻兄所發三枚『白虎釘』,完全打中了諸葛姑娘……」
申屠豹苦笑說道:「這我就莫明其妙的了!」
熊華龍聞言一怔,在旁問道:「不識時務?此話怎講?」
一怔之間,大錯又鑄!
因為閻亮眼不能見,在方古驤與熊華龍,未曾相告之前,自然不知道万俟惡業已惡貫滿盈,身中牛毛毒芒,化作了一灘血水!
孫一塵早與申屠豹有了計議,自然連連點頭地,接過藥粉,如言行事!
熊華龍覺得事已至此,閻亮死亦無益,便伸手攔住閻亮,搖頭嘆道:「閻兄不必如此,我們先看看諸葛姑娘,是否有救再說。」
申屠豹獰笑答道:「這叫『百毒死圖』,我在你們數丈以外畫圈,卻可把你們置於死地!」
這是極上乘的玄功,他們於各自飲盡十斤美酒之後,當然需要一段時間,用丹田真火煉酒!
聚鐵九州,已成大錯,芳魂渺渺何術回生?
行功默察結果,兩人體內,果然已中了一種似乎隨時可以發作的厲害毒力!
孫一塵聽完方古驤之語,與申屠豹略一低聲商議,向方古驤點頭說道:「方兄,原則我們可以同意你這解恨之舉,但不知你要怎樣施為?」
等到申屠豹與孫一塵,落足三丈來外之際,閻亮已被救下,万俟惡也到了熊華龍的掌握之內!
熊華龍靈機一動,並順手抓起「鐵嶺狼人」万俟惡來,擋在自己三人身前!
如今,準備已夠,絕藝雙施!
方古驤雙眉一挑,冷然笑道:「你不信,我便殺給你看!」
閻亮心中狂喜,佯作負痛慘哼,接連幾個翻滾!
閻亮大感意外,運氣一試,果覺毒解功復,不禁心頭狂喜!
這也是出人無備之舉,閻亮也無法閃開。
但「瞽目金剛」閻亮卻不同,他是以耳代目,除非諸葛蘭開口說話,他哪裏知道來人是張是李?自然不會中止他發洩滿腔怒火的攻敵之舉!
熊華龍不等孫一塵再說,便自乜斜著一雙微有酒意的醉眼,怪笑說道:「不是我自己敬你,是我代表另外一人敬你!」
方古驤先從懷中摸出兩粒丹藥,餵入諸葛蘭口內,然後喃喃自語說道:「天佑善人……天佑善人……想不到冥冥彼蒼,居然真有靈應?」
申屠豹有點莫明其妙地,詫聲問道:「解恨,你要怎樣解法?」
万俟惡聽得方古驤問起自己傷目之事,正待答言,孫一塵業已靈機微動,一旁接口笑道:「方兄看得不錯,万俟兄於不久之前,遇見了多年夙仇,雙方決鬥,以致各有所損。」
申屠豹和方古驤是與諸葛蘭所扮朱楠,同作一路,故而以為諸葛蘭也與他同來,不禁暗叫「不妙」!
熊華龍首先目注方古驤問道:「方兄,什麼奇蹟?莫非諸葛姑娘還有救嗎?」
方古驤眼見諸葛蘭右腰左肋暨左肩頭上,全被「白虎釘」打中,認為她業已玉殞香消,不由氣得伸手向閻亮臉上,猛然摑去!
閻亮既羞又愧自覺無顏,面對方古驤熊華龍,長嘆一聲,翻掌向自己的天靈擊去!
申屠豹大怒,方自厲嘯一聲,孫一塵卻向他略施眼色,並作了一個手式。
他首先聽見,方古驤與熊華龍隨後亦有所聞,遂各自凝功,注視谷口。
熊華龍舉酒就唇,飲了一口,含笑問道:「万俟兄的夙仇是誰?」
閻亮赧然叫道:「方兄請放心拔釘,小弟這『白虎釘』上,並未淬毒,也沒有倒刺!」
既稱「狼人」怎是「美號」?方古驤與熊華龍不禁相視一笑!
孫一塵笑道:「什麼叫折衷辦法?」
方古驤怪笑一聲,揚眉說道:「這就是奇蹟,這就是我適才所說的『天佑善人』……」
兩道酒泉,從「醉金剛」方古驤,「風塵酒丐」熊華龍口中,飛噴而出!
躺在一旁呻|吟將息的「鐵嶺狼人」万俟惡,突然坐起身形,向申屠豹咬牙叫道:「申屠兄,請收回你的『毒焰搜魂針』,我們用別的方法治他!」
孫一塵似乎變得連領受這兩杯酒都有點慚愧,赧然說道:「方兄何必敬酒?我看還是免了……」
方古驤語音略頓,目注申屠豹道:「何況『毒金剛』申屠兄之獨門劇毒,天下無人能解!閻老瞎子既與我們一樣,一毒在身,你們難道還怕我們這幾隻網中之鳥,飛上天去?」
申屠豹微一招手,收回飛針,目注臉上現出兩個血窟窿,形容如鬼的「鐵嶺狼人」万俟惡,獰笑問道:「万俟兄有何妙策?想不到這閻老瞎子,還具有一把硬骨頭呢!」
煙中所藏的三點小小黑色星光也互相碰撞,發生爆炸!
方古驤指著熊華龍,怪笑說道:「第一,我和熊老花子是有名酒鬼,在臨死之前,應該盡情一醉,你們最少應該為我們每人準備上十斤美酒!」
閻亮透了一口長氣,不禁額手稱慶!
方古驤因自己與熊華龍兩人,若與申屠豹,孫一塵反臉動手,未必準佔上風,遂想暫時不加驚動,且等諸葛蘭或司馬玠其中之一趕到,才有除惡把握!
不單眼前消失了申屠豹和孫一塵,並消失了另外一人!
他衣履仍在,骨肉無存,變成了一灘血水,和一堆毛髮而已!
方古驤聲若洪鐘地,豪笑說道:「無論是『醉金剛』,或『風塵酒丐』,均算得當世武林中的響噹噹人物,如今雖然身中奇毒,慘死在即,難道還不能在死前向你們開開口兒,提點要求?」
方古驤嘆道:「閻兄,你有蓋世特聰,可以用耳代目,應該聽出適才在黑影之中,曾有暗器聲息。」
這是正常情形,但如今是非常情形,便又當別論。
等他慢慢恢復知覺,知道自己業已被人緊緊綁在一具粗大石筍之上!
申屠豹與孫一塵見方古驤口中說要敬酒,但卻自行飲盡,不禁相顧一愕!
申屠豹點頭一笑,揚眉說道:「對了,『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方兄與熊大俠均屆高年,宛如風前之燭,瓦上之霜,或許大難將臨,無常已到?你們怎不趕快找個山青水秀之處,準備埋骨,還要管那閻老瞎子的閒事則甚?」
熊華龍微覺不解,向方古驤詫聲問道:「方兄,你為何不替諸葛姑娘,拔釘接骨?」
閻亮似已料到孫一塵是要申屠豹再度施毒,雙眉一挑,高聲叫道:「申屠老兒,我如今已知你在我左前方一丈七八之處,孫一塵老兒,則在你右邊,你二人不許移動半寸,和-圖-書否則我立刻叫這『鐵嶺狼人』万俟惡,肝腦塗地……」
孫一塵與申屠豹聽了方古驤這樣說法,業已心中大定。
方古驤大喜說道:「既然如此,我們爭取時間,馬上就走!」
方古驤道:「酒中既未下毒……」
照諸葛蘭被打中的部位看來,委實慢說是位「粉黛金剛」,便當真是「鐵鑄金剛」也絕無活命之望!
閻亮哂然說道:「我不承情,你們也根本不會對我留情,無非是想索我那冊武林秘笈,才遲遲未下毒手!」
只有極少數幾根毒芒,飛過万俟惡,似乎要打中方古驤,卻也被這三位武林奇俠的護身罡氣,震成碎粉!
說話之間,屈指一陣,彈出一線藍光,向閻亮左臂肉厚之處,電疾射去!
他們計議至此,申屠豹與孫一塵,已把所謂「百毒死圖」完成大半。
孫一塵瞥見申屠豹業已改取彈丸,遂立意為他掩護地,發出一陣震耳狂笑!
但閻亮如今倒心中明白,知道若非出了什麼大錯,方古驤絕不會怒摑自己,故而不但不怒,反而顫聲問道:「方兄,我……我……我用『白虎釘』打的是誰?」
說至此處轉面目注孫一塵道:「孫兄,你適才所言,莫非有甚不實不盡之處?」
其實,飲酒是假,借杯傳話是真!
轉眼間,閻亮身上,已起了七處藍色火頭,被燒得皮開肉綻,但這位「瞽目金剛」,卻真是鐵錚錚的漢子,依然緊咬牙關,連「哼」都不肯「哼」上一聲!
万俟惡見閻亮叫他自取秘笈,心中大喜,立即向前俯身,欲為閻亮解開胸前衣服!
申屠豹目注方古驤,冷然叫道:「方老兒,我有點小玩意,不知你可敢見識見識?」
因為毒粉無法及遠,若是改用彈丸,卻可打出三五丈去!
方古驤一算時間,覺得諸葛蘭與司馬玠二人,即將趕到,遂故意找話說道:「你們既用毒把我和熊老花子毒倒,又打算怎樣處置?」
不但籠罩了數丈方圓,尤其挾帶有一片酒香,簡直薰人欲醉!
方古驤臉色深重地向熊閻二人問道:「熊兄,閻兄,諸葛姑娘的肩骨,碎裂得十分厲害,不是尋常藥物可以療治,你們身邊,誰有『千年續斷』,暨『靈玉膏』等接骨聖藥?」
熊華龍笑道:「這倒未必盡然,對方可能是蘊有雙重作用?因為我們適才也經歷了相當兇險!」
熊華龍不等他有所疑問,便自怪笑說道:「閻兄,你要不要處置『鐵嶺狼人』万俟惡,報復『瞽目』之恨?」
憑諸葛蘭的一身功力,慢說三枚「白虎釘」,便是三十枚,三百枚「白虎釘」,漫空飛射下,也可以從容閃避!
熊華龍聞言,好生驚奇地問道:「會有這種事嗎?『白虎釘』是專破內家氣功,暨各種橫練的霸道暗器,閻兄又是以十一成功力出手,諸葛姑娘卻怎……會還有僥倖?」
方古驤聽出閻亮語意,向他問道:「閻兄,這樣說法,莫非認得什麼能夠生死人而肉白骨的蓋代神醫?」
方古驤笑道:「放心,我的要求,只有兩點,並包管哪一點也不過份!」
休看那星光雖小,這一爆炸以後,竟使黑煙的質更濃,並電疾擴張,把所謂「百毒死圖」的數丈方圓,一齊密密罩住!
方古驤雙眉略蹙,想了一想,轉面對申屠豹說道:「申屠兄,閻老瞎子如今是被點了穴道了,還是身中奇毒?」
「話已說完,我和熊老花子,奉敬二位一杯酒兒之後,便請申屠兄發動『無影之毒』,打發我們上路!」
察遍內體各處,三人均毫無中毒跡象!
閻亮詫道:「相當兇險……」
方古驤嘴角微笑,「哼」了一聲!
就在申屠豹改取彈丸之際,閻亮業已挾著万俟惡,緩緩走向谷口!
何況,新勝之餘,怎好意思不接受申屠豹這種挑戰之語?
方古驤見熊華龍業已意會,雙眉略挑,右手一揚,那四圈「風磨銅絲」,業已飛起三圈。
孫一塵實話實說,毫不遲疑地,應聲答道:「就是那『瞽目金剛』閻亮!」
說完,略一揮手,便命万俟惡的弟子,撤去掩蔽,現出閻亮身形。
這時,申屠豹與孫一塵兩個老魔,業已悄無聲息地,暗暗退向谷口。
說完斟了兩杯酒兒,向熊華龍看了一眼,雙雙擎杯起立!
孫一塵愕然問道:「熊大俠,為何要敬我酒兒?你……」
方古驤的目標,是援救「瞽目金剛」閻亮!
方古驤佯作酒癮又發,自斟自飲,咕嚕嚕地,連盡三杯!
申屠豹笑嘻嘻地,揚眉笑道:「接風酒兒之中,我並未弄甚花樣……」
他用密語傳音之故,是怕申屠豹孫一塵等聽得自己的應變措施,跟蹤再下辣手!
熊華龍聽得雙眉一蹙,接口問道:「方兄,你這不敢拔釘之語,卻是怎講?」
閻亮冷笑說道:「方兄既已有去毒妙藥,我們不會怕他,千萬莫令這兩個老魔逃去,乘此機會除卻,也為江湖去害,積點功德!」
申屠豹笑道:「你明白就好,如今你已山窮水盡,還不把那冊秘笈獻出,就太不識相,自討苦吃的了!」
方古驤苦笑說道:「接骨,我沒有藥,拔釘,我也有點不敢……」
他知道方古驤是一代大俠,決不會遷怒自己,加以折磨,但一時間,卻也猜不透方古驤用飛環相襲,使自己破膚見血的用意何在?
方古驤壓低語音,悄然說道:「我們還有兩位出奇好手,即將到來,申屠老魔這一拖延時間,豈不是自尋死路!」
就在這一愕之間,方古驤和熊華龍二人,業已互有默契地,同時施展了武林絕藝!
一怔之間,頭頂上空已起了「波波」兩響!
申屠豹略一沉吟,皺眉說道:「論起功力,你我與方老醉鬼和閻老瞎子拼鬥,已是平手局面,再多了一個熊老花子在旁,似乎不太妙呢?」
由於這兩點原因,方熊二人在申屠豹、孫一塵飛身後退之際,遂並不追敵,只是各向各的目標下手!
閻亮連搓雙手,愧怍得滿頭汗下!
這種情況之下,他不單把來人認作敵人,更毫不留情地,下了辣手!
閻亮悚然失聲一驚,問道:「熊兄此話怎講?難道万俟惡那廝,已……已……已與申屠豹,孫一塵,一同逃走了?」
話音未了,突然聽得方古驤失聲叫道:「奇蹟……奇蹟……」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縱然身法再快,本領通天,也無法及時趨避!
但他耳力特強,分明未聽得万俟惡逃走聲息,故而仍向万俟惡先前所臥之處,凝神注意!
原來,孫一塵適才所發牛毛細芒之上,塗有化血劇毒,万俟惡既被毒芒打中,遂告慘死!
一面說話,一面站近身形,欲往閻亮身前走去。
申屠豹又替方古驤、熊華龍各自斟了一杯酒兒,點頭怪笑說道:「方兄說得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來來來,我再敬你們二位一杯,就此告別!」
方古驤道:「對了,『鐵嶺狼人』万俟惡,不像我們曾運罡氣護身,他便是中了這種淬有劇毒的牛毛細芒,全身化為血水!」
孫一塵聞言,詫然失驚說道:「你要怎樣?難道你竟要在這閻老瞎子的身上解恨?」
方古驤與熊華龍注目看去,雖見申屠豹等,將瓶口斜傾向下,卻未見有任何物質流出,足證瓶中所盛,乃無影之物!
兩個老魔,才一會合,申屠豹口中,突發厲聲狂嘯,衣袖也拂!
閻亮因大仇「鐵嶺狼人」万俟惡竟未能被自己手刃,心中委實氣得百脈賁張,肝火狂旺!
熊華龍連連頷首,皺眉說道:「既然如此,我同意方兄見解,但諸葛姑娘是胸襟恢宏,極為豪邁開朗的巾幗英雄,她……她怎會突然有了重大憂慮?」
一片紫色煙霧,隨著爆聲,向閻亮兜頭落下!
不過申屠豹為人,一向深沉,他把滿腔恨意,藏在心中,臉上反倒堆滿笑容,向孫一塵略施眼色,站起身來含笑說道:「原來是『醉金剛』方兄,與『風塵酒丐』熊大俠,真是幸會!」方古驤與熊華龍一面緩步向前,一面目掃四外。
閻亮還未揚手,來人業已飄進谷口,正是化名朱楠的「粉黛金剛」諸葛蘭!
方古驤出人意料地,點頭說道:「我想殺他!」
申屠豹叫道:「方老兒,你莫要狂傲不服,只要等我把『百毒死圖』畫好,再經過一盞熱茶時分,你們站在圈內之人,便將全數化為血水!」
但方古驤仍在答話中,施展攻心策略,狂笑說道:「申屠豹,我適才明明看見你向酒中弄了手腳,尚自照飲不誤,對於你其他毒技,又哪有不敢見識之理?」
這「醉金剛」與「風塵酒丐」全是當代酒仙,武林高手,也都精擅「酒雨飛星」的內家絕藝!
申屠豹雙眉一蹙,側顧孫一塵道:「孫兄,你猜得出嗎?谷外來人是誰……」
他於舉杯就唇之際,暗運「蟻語傳聲」功力,向熊華龍耳邊,悄悄說道:「這『風磨銅絲』之上,沾有業已陰乾之『三足碧蜍』丹元汁液,熊兄持以割肉見血,將銅絲在血中旋轉一周,便可解去所中的無影奇毒!」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