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五大鬼使

後半身當然凌空立墜,前半身反而意圖洩恨地,不單加急撲向諸葛蘭,並從口中猛然噴出了一線黑色液汁!
諸葛蘭苦笑說道:「有幾成可能,我雖不敢斷言,但目前能夠想得通的,似乎尚只有方老人家這種獨特高明的『三杯通大道』!」
諸葛蘭靈機一動,揚眉嬌笑叫道:「方老人家,不要用苗刀了,你拿這件東西試試!」
這時,被蜈蚣齧中,和噴中毒汁的另外兩名兇苗,業已骨肉齊消,化作兩灘血水!
但等方古驤揮動「白骨錘」,砸破蜈蚣骨節,卻仍與下半截所見,完全相同,毫無發現!
諸葛蘭道:「我們曾經搜索……」
方古驤聞言一怔,搖頭說道:「關於此事,我也無法解答,可惜忘了問問淳于慈,那位『小倉公』,既是蓋代神醫,必然深通藥性……」
方古驤剛剛取起酒壺,尚未斟酒,眼前突覺寶光一閃!
諸葛蘭接口笑道:「我那沾有『三足碧蜍丹元』的『風磨銅絲』,不如對於解救苗人毒蠱方面,是否具有與解救其他毒物的同樣靈效?」
方古驤道:「經過這麼一來,業已證實我們所作判斷,絲毫不差,『玉金剛』司馬玠老弟,確已被孟南手下,擄往『野人山七絕谷』,諸葛姑娘請決定一下,我們要不要把這項訊息,通知左右兩路?」
方古驤失笑道:「這是湊巧,一來我生恐諸葛姑娘有險,以全力發出飛環,二來那飛環極為鋒利,又是擊中蜈蚣身上,最脆弱的骨節相聯之處!」
方古驤失笑說道:「姬朋友,你說起話來,怎麼沒頭沒腦?你要我們考慮什麼事兒?」
說至此處,兩人突似均有所覺,霍然回身!
諸葛蘭冷笑一聲道:「他若善意留言,便該明白示警,為何這等鬼鬼祟祟,故弄玄虛?」
話猶未了,姬亨已冷笑接道:「好,你既不知天高地厚,要想找死,我便叫他們施展金環,對你超度便了!」
諸葛蘭連連點頭,接口說道:「方老人家說得極是,尤其對於防不勝防的苗人『毒蠱』,我們要格外當心!」
諸葛蘭詫道:「何以見得?」
姬亨軒眉答道:「原來你們所知之事,也極有限,被我們生擒活捉的,是在『十二金剛』中,最為秀出,號稱『強中強手』的『玉金剛』司馬玠!」
諸葛蘭「咦」了一聲,目注方古驤道:「方老人家,你難道忘了酒桌上所留書的那五個半『絕』字?」
四名長頸兇苗,把長頸一搖,身形一縮,便各把頸間所套的數十圈巨型金環,一齊取在手內。
說話之間,兩人腳下加快,業已到了店前,走入那酒肆之內。
方古驤道:「諸葛姑娘,你是要我獻醜?」
方古驤把那粒得自「鐵骨天蜈」眼內的赤紅寶珠,揣向身旁,含笑說道:「諸葛姑娘,我們如今是怎樣趕法?仍走中路?抑或偏左偏右?去把所得訊息,通知淳于先生,和熊老花子等人?」諸葛蘭笑道:「我已說過,一切均請老人家自行做主,不必再問我了。」
方古驤怪笑說道:「由於有雲南來人,對我們暗中下毒,或許『病金剛』焦健是一番善意,留字暗示有『七絕谷』人物在場,使我們提高警覺也未可知。」
姬亨獰笑說道:「生炒金剛心,九轉金剛腸,黃燜金剛肉,紅燴金剛肝,再加上一鍋金剛骨頭熬湯,豈非輕易無法得嚐的一席異味宴筵!」
如今不同,自被攔腰斷成兩截以後,這蜈蚣在事實上業已死去!
諸葛蘭飄身降落,一拄竹枝,便在地上堆起了一堆金環,並向方古驤含笑叫道:「老人家,這些金環,不單邊緣鋒利,足以傷人,並還淬有劇毒,留之足以害世,請你把它毀掉了吧!」
方古驤苦笑說道:「諸葛姑娘,你看見沒有,寶物在我手中,這根『白骨錘』,真是無堅不摧,但蜈蚣骨節之內,卻沒有……」諸葛蘭不肯死心地含笑叫道:「老人家不要武斷,蜈蚣骨節頗不少呢,也許這一節中,空空無有,另一節中,卻有收穫!」
方古驤點頭一笑,俯身拾起長頸兇苗們遺棄地面的一柄苗刀,便向蜈蚣骨節,猛力劈下!
諸葛蘭秀眉微軒,妙目中神光如電地點頭含笑說道:「假如有這種機會,我和那『病金剛』焦健,便好好談上一談,也無所謂……」
方古驤微微一笑,一連飲了三杯,方咂咂嘴唇,向諸葛蘭笑道:「諸葛姑娘,你嚐嚐看,這種山野小店的自釀村醪,味道相當厚呢!」
此處山徑極狹,兩旁危峰峭立,似乎是個死谷,無路前進,必須從峭壁翻過。
說至此處,換了滿面笑容,向方古驤抱拳叫道:「方老人家,多謝你飛環解危,不然我真難免被那條蜈蚣,咬上一口!」
但如今卻有三種原因,構成了諸葛蘭的疏忽。
語音略頓,取出十兩紋銀,放在桌上,便與諸葛蘭雙雙走出酒肆。
諸葛蘭向那半截蜈蚣,看了兩眼,含笑叫道:「老人家,據說蜈蚣只要長過一尺,骨節內便有寶珠,我們要不要把它的骨節劈開看看,是不是有所收穫?」
諸葛蘭笑道:「方老人家,想不到我們竟走上了一條死路?」
方古驤仍用「蟻語傳聲」,接口說道:「不是『畏怯』,我是提醒諸葛姑娘,莫要忘了你的肩傷,由我一人應付!」
諸葛蘭低聲說道:「方老人家,這青衫老者,有點面熟,是不是對我們在酒店之中下毒,然後悄然脫逃之人?」
隨著語音,在那片峭壁頂端,出現了一個身材瘦削的青衫老者。
結果是節節相同,都包含著一些黃色臭水!
諸葛蘭等方古驤看清桌上字跡,立即加以拂亂,發話問道:「方老人家,你對於這件事兒,有何看法?」
慢說碰到人它要咬人,便是被它撲中一塊石頭,或是一段枯木,它也會惡狠狠地,啃上幾口!
店家嚇得戰戰兢兢地顫聲答道:「酒缸就……就……在店後,小人是……剛剛從……從缸中打的!」
諸葛蘭揚眉問道:「你知不知道我們是誰?」
諸葛蘭笑道:「蜈蚣天生便是蛇類剋星,這條『鐵骨天蜈』既成氣候,寶珠更是精和*圖*書華所聚,可能會具有剋制毒蛇妙用?有此一珠在身,於山行野宿之際,或可減少一些顧慮。」
諸葛蘭舉杯就唇,飲了一口,目注方古驤,微笑叫道:「方老人家,你已連飲三杯,可曾通甚大道?」
方古驤含笑說道:「也許寶珠是在蜈蚣的前半截中,我們再去……」
方古驤皺眉苦笑道:「這人根本未曾露面,他的身份,自然更難猜測……」
方古驤取過一看,只見彈丸上還鐫著一個小小「病」字!
諸葛蘭憤然接道:「我們此去,便是要鬥『七絕魔君』孟南,難道對他手下爪牙,都存畏怯……」
諸葛蘭故意炫技警敵,手中竹枝上揚,再度凌空一劃!
諸葛蘭玉頰一紅,截斷方古驤的話頭,妙目中電閃精芒,厲聲接道:「誰要他表示關懷?我若遇見這『病金剛』焦健,非惡狠狠地,摑他兩記耳光不可!」
諸葛蘭邊自擦去血漬,邊自把那兩圈「風磨銅絲」收起,含笑說道:「我知道這上面的『碧蜍丹元汁液』,業已見毒失效,但卻仍可當做專破各種內家氣勁的神妙暗器使用!」
諸葛蘭想接,方古驤想閃!
說完取出那根用「三足碧蜍」前足腿骨所製的「白骨錘」,向方古驤含笑遞去。
一陣金鐵交鳴,那精鋼所鑄的百十隻金環,大半紛裂,只有最上面一隻未碎!
方古驤之所以知機,並非耳力強於諸葛蘭,卻是仗恃他的豐富江湖經驗!
方古驤笑道:「諸葛姑娘,你所要的寶珠,只不知這珠兒除了赤紅光潤可愛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妙用?」
諸葛蘭揚眉一笑,右腕微伸,把所持竹枝,在空中劃了一個半弧。
諸葛蘭道:「當然不可能是巧合,否則便巧得離了譜了!我要向老人家請教的是,對於這樁絕非巧合,而太以巧合的事兒,應該怎樣解釋?」方古驤雙睛微闔,苦苦思索。
諸葛蘭從鼻中冷「哼」一聲,雙目神光如電地揚眉說道:「不對,不對,『苗疆第一菜』不是這樣做法,假如你們真以『苗疆第一菜』,款待嘉賓,則我與方老人家,倒願意走趟『野人山七絕谷』了!」
方古驤一把抓住店家,厲聲問道:「店家,你這酒兒,是哪裏來的?」
諸葛蘭接口說道:「我知道,這一陣我來應付……」
秘密一經揭破,姬亨索性低嘯兩聲,便從深草中喚出了四名兇苗。
這八隻金環,是戴在他們手腕上的軟小金環,不是套在頸間,把頸子撐得長長的巨型金環。
一片「叮叮」脆響起處,百十隻金環,竟全被諸葛蘭用竹枝穿去,絕無一隻落地。
諸葛蘭揮手說道:「你先去整頓酒菜,這桌兒待會再擦。」
諸葛蘭嬌笑說道:「那對我們下毒的青衣老叟,是『七絕魔君』孟南手下,但震翻酒壺,搭救方老人家之人,又是誰呢?」
諸葛蘭玉手一伸,掌心中托著一粒寒光閃閃的小小彈丸。
諸葛蘭見他語音忽頓,訝聲問道:「何況甚麼?老人家為何有點吞吞吐吐起來,不直接說將下去?」
所謂「危機」,是姬亨悄然拂袖,從袖中甩出一條長約尺許的赤紅蜈蚣。
何況,她又在注意觀看方古驤施展「混元真氣」,遂不知竟有一條尺來長奇毒無比的赤紅蜈蚣,向她身後飛來。
方古驤道:「我覺得『玉金剛』司馬玠老弟落入『七絕谷』兇人手內之訊,與我們判斷相同,不過是加以證實而已,已不算什麼新鮮消息。」
諸葛蘭生恐珠上有毒,遂拔下銀簪,試了一試,見簪上毫無變色,方放心揣起一粒,把另一粒向方古驤遞去。
就在這嘯聲之中,百數十隻金環,佈滿當空,把天色都變成了金黃一片!
故而,方古驤保留了一隻金環,就用這隻金環,向諸葛蘭身後飛擲,橫截紅光來勢!
方古驤搖頭說道:「不難,我們只不變方向,緩緩前行,途中必然不會完全平靜!」
隨著語聲,兩圈「風磨銅絲」,業已化成兩圈金虹,電疾飛出!
諸葛蘭笑道:「方老人家既然想不出另外可疑人物,那我們便只好把發彈之人,當作『病金剛』焦健的了!這廝既和我們作對在先,卻又援手在後。豈非互相矛盾!」
酒壺一震,酒汁四濺!
空中赤紅光影一閃,蜈蚣的半截身軀,跟著飛到,恰好一口啃中另一轉身飛逃長頸兇苗的細長頸子之上!
方古驤想起熊華龍所聞人語,皺眉說道:「這些菜兒的來源,是不是全出在那位『玉金剛』司馬玠的身上?」
方古驤笑嘻嘻地答道:「據我想來,只有一種可能……」
方古驤怪笑接道:「不單對於五個半『絕』字之事,可以勉強解釋,連對於他知曉諸葛姑娘真實身份之事,也可勉強解釋!」
其餘未被截擊的八隻金環,自仍繼續前飛,但也仍然一齊被穿在諸葛蘭手內竹枝之上!
誰知格的一聲,那蜈蚣骨節,竟不畏苗刀鋒芒,仍然毫無傷損!
方古驤點了點頭,突然目掃四外!咳嗽一聲,高聲叫道:「『七絕谷』中的朋友何在?快請現身,彼此一會,不必再這樣鬼鬼祟祟的了!」
諸葛蘭笑了一笑,手持竹枝,緩步當先,向那仍站在峭壁頂端的姬亨,仰頭叫道:「姬朋友,聽說這些長頸苗子,對於暗器手法,最具專長,你叫你們……」
諸葛蘭嬌笑說道:「既稱『鐵骨』,怎麼竟被方老人家所發飛環,一截便斷?」
方古驤點頭說道:「他來自『雲南』,又對我們下毒,定必與『七絕魔君』孟南,有密切關係!」
姬亨怪笑說道:「對於『七絕魔君』輸誠,包管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方古驤略一偏頭,迎著光亮看去,只見桌上用酒漬寫著五個半「絕」字。
方古驤接口笑道:「山壁留書,更無惡意,他不是頗對諸葛姑娘表示……」
方古驤的金環不到,諸葛蘭因疏忽失備,固然難逃蜈蚣齧體之厄,但縱令方古驤的金環飛到,若是諸葛蘭未能配合巧妙地,及時飄開身形,她仍將慘遭不測!
諸葛蘭笑道:「我不是言有未盡,而是忽然想起了另外還有一條路https://www•hetubook.com.com兒,可以獲知一些有關『七絕神君』孟南,和司馬玠兄的重要消息!」
故而黑色毒汁射處,當先一名長頸兇苗,立即慘號連聲,掩面跌倒!
尤其是一連寫了五個半「絕」字,便成了奇異透頂!
蜈蚣正在疾飛暗襲諸葛蘭腦後,突被橫裏飛來的這隻金環,打中腰部!
方古驤聽得那青衣老叟,是來自雲南,立即恍然,嘆了一口氣兒,對店家說道:「你店後那缸酒兒,中有劇毒,不能賣了,趕快倒掉……」
話完,舉起「白骨錘」來,便向蜈蚣骨節砸下!
方古驤點頭說道:「這不是『可能』,幾乎可以說是『必然』,因為這干苗疆兇邪,初入中原,目空四海,他們哪裏忍受得了這種挫折之恥?」
姬亨毫不考慮地,應聲答道:「那還用問,自然是我家魔君……」
方古驤道:「對方留下了什麼東西?諸葛姑娘,你以為他是誰呢?」
方古驤金環一發之下,諸葛蘭自生警覺,也就立時聽出了身後飛來的低微異樣聲息!
但這根長草,卻已半垂,被人挽了不少結兒。
方古驤告以適才所見,諸葛蘭閃目看去,因如今暮靄四垂,天已入夜,果然看見那灘血水之中,有赤紅寶光微閃!
因為目前所見,竟與聞人善醫寓之中的所見,完全相同!
方古驤目注諸葛蘭道:「諸葛姑娘是想和那『病金剛』焦健,互作深談?」
諸葛蘭怒道:「『七絕谷』又算什麼東西?難道就不許別人加以批評?我看像你們這種狠毒無恥的下流東西,才是張狂鼠輩!」
諸葛蘭哂然說道:「你少張狂,這點埋伏,算得什麼?快叫那藏在深草以內的四名兇苗,一齊滾出來吧!」
諸葛蘭道:「好,常言說得好,不單『一醉解千愁』,並能『三杯通大道』,尤其老人家是出了名的『醉金剛』,也許要在酒意醺醺之下,才會有甚精闢獨到的高明看法!」
但蜈蚣不然,常方道「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它雖被截兩段,仍然一息未泯,猶存兇性!
這時,店家已把酒菜送了上來,果然酒香撲鼻,菜則是一盤白煮牛肉,一盤鹵蛋,和半隻燒雞,在這山野小店之中,已算相當難得。
方古驤「哦」了一聲,笑道:「我倒忘了,諸葛姑娘一向不用其他暗器……」
姬亨靜聽諸葛蘭話完,冷冷一笑說道:「不尊『七絕』,便墜『泥犁』,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讓你們去仔細考慮考慮!」
這時,姬亨又一揮手。
但骨節之中,只包著一些淡黃色的臭水,哪裏有什麼寶珠?
方古驤無可奈何,只得皺眉說道:「諸葛姑娘當心一點,千萬不要累了自己!」
諸葛蘭不敢擾亂他的思路,也自獨坐一旁,默默忖度。
方古驤失笑答道:「這種事兒,怎會有甚成算?我們唯一可以獲得消息的方法,便是和對方多作接觸!」
諸葛蘭笑道:「我先問你,誰是『苗疆第一人』?」
第二、是金環齊碎,震耳欲聾!
青衫老者接口答道:「我叫姬亨,是孟魔君座下,『五大鬼使』之一……」
方古驤略一頷首說道:「不錯,是他……」
她知道時機緊迫,不及回頭觀看,趕緊施展靈奇身法,一式「風蕩垂柳」,向右側方閃出了約莫六七尺遠。
諸葛蘭笑道:「我是以方老人家的馬首是瞻,你儘管自作決定,不必再問我了!」
諸葛蘭玉頰微赧,赧然接道:「方老人家,你不要繞著彎子損人好嗎?我如今受了教訓,貪念已戢,不再企圖獲得什麼蜈蚣寶珠的了!」
諸葛蘭抬頭一看,峭壁頂端果已空蕩蕩地,失去了姬亨蹤跡。
方古驤又復猛劈兩刀,仍然無法把那蜈蚣骨節劈開。
方古驤點頭笑道:「我倒忘了這件東西,諸葛姑娘在『廬山陰陽谷』中,業已仗恃它的特殊威力,勝過『白髮金剛』伏五娘,如今或許會對這堅硬無比的蜈蚣骨節,發生剋制作用?」
方古驤得意笑道:「我的『三杯通大道』,業已說完,諸葛姑娘以為這種推測,大約有幾成可能?」
那酒汁濺在桌上,還沒什麼,但有少許濺在石地之上,卻立時起了火光!
這種手法,著實精妙絕倫,把那四名長頸兇苗,一齊看得呆呆怔住!
所謂「恰到好處」,就是這「環到」和「身飄」等兩項條件,缺一不可!
方古驤雙眉一軒,含笑說道:「對方留下了那五個半『絕』,只是表示他也知道聞人善醫寓之事,並不見得含有惡意?何況……」
姬亨朗聲說道:「五五端陽的後一日,是我家孟魔君的壽誕之期,舉世武林豪俊,都將去往『野人山七絕谷』稱觴,你們願不願意也去輸誠祝壽?」
方古驤道:「我們只是搜索『玉金剛』司馬玠老弟的下落,和下辣手的對方,可曾留下什麼足夠追究線索,並未注意其他,何況『病金剛』焦健又有一身絕世武功,一個有心,一個無心之下,是頗不容易被我們發現的呢!」諸葛蘭又飲了一口酒兒說道:「方老人家,請繼續說將下去。」方古驤斟滿酒兒,乾了一杯,挾塊牛肉,邊自大嚼,邊自笑道:「若是這種情形,『病金剛』焦健自然也看見了聞人善醫案之上,所留書的五個半『絕』字,如今遂故意用酒漬留書,對我們加以戲弄!」
這線黑色液汁,是蜈蚣丹元所化,自然奇毒無比!
方古驤道:「這名稱有點新鮮,什麼叫『金剛大宴』?」
諸葛蘭聽出方古驤的言外之意,微頷螓首,嬌笑說道:「既然不算是新鮮消息,我們便不必通知淳于先生等人,仍按原計進行便了!」
諸葛蘭皺眉說道:「我們與孟南陌不相識,又素無仇恨,他的手下爪牙,為何要向我們下毒?」
諸葛蘭心神一震,急急問道:「向『七絕魔君』孟南輸誠的『金剛』是誰?是不是『毒金剛』申屠豹,和『瘦金剛』孫一塵這兩個無恥老賊?」
諸葛蘭微笑說道:「方老人家,下次我們再與這群兇邪相遇,務須擒賊擒王,不要又像這次只去誅戮長頸兇苗,而把姬亨放走!」
https://m•hetubook.com.com古驤道:「他……他……他何曾與我們作對?」
諸葛蘭笑道:「方老人家怎不說將下去?」
諸葛蘭本想施展輕功,在懸岩峭壁間,飛馳而下,因見當地有不少行商,暨耕作農人,為免驚世駭俗,只好仍循那曲折迂迴的山徑行走。
方古驤知道諸葛蘭憤於焦健在山壁留書,語意輕薄,對這「病金剛」,成見已深,遂只得含笑不語,和她一同向前走去。
方古驤笑道:「這廝雖走,我們仍不妨再到酒肆之中坐坐,或許可以從那些南來北往的酒客口中,獲得有關司馬玠老弟被擄往苗疆的珍貴消息?」
挖下雙目,剔去筋肉,果然是兩粒比龍眼略大,赤紅色的光潤寶珠!
方古驤等隨意選了一張空桌坐下,店家過來,正待擦拭桌上的剩飯酒漬,諸葛蘭忽然伸手攔住,揚眉問道:「店家,方才坐在這張桌兒上吃酒的,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諸葛蘭知道方古驤不會無故挑剔字眼,遂嫣然笑道:「方老人家此語,必有所謂,什麼叫做『絕路』……」
這條蜈蚣,並非直接打向諸葛蘭,是先行甩向左側方,到了相當距離,蜈蚣自行掉轉身軀,飛襲諸葛蘭的後腦部位!
諸葛蘭秀眉略蹙,沉吟說道:「這種說法,雖可勉強解釋……」
諸葛蘭嬌笑說道:「那要看對付什麼人了,像對付孟南手下這些萬惡之徒,我認為大可以牙還牙,不必仁慈太甚!」
諸葛蘭想了一想,點頭說道:「不錯,當時焦健這廝,若是當真隱身在側,自然可以從我們互相稱呼之中,聽出我是易釵而弁的真實身份!」
語音略頓,改以「蟻語傳聲」,向諸葛蘭耳邊,悄然說道:「常言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對方既敢明著現身,必然另有埋伏……」
蜈蚣全力急竄,未曾撲中諸葛蘭,便恰好向這兩個晦星照命的長頸兇苗撲去。
但八環凌空,飆輪電轉之下,也均帶著「呼呼」銳嘯,威勢頗為凌厲!
青驢既逝,顯然那神秘騎驢老人,定也騎驢馳去,不再在酒肆之內。
店家答道:「是位騎青驢,穿灰衣的老人家,相公問此則甚?」
這回,方古驤不敢再用「白骨錘」硬砸,改用匕首,慢慢把蜈蚣雙目挖下。
但兇苗是靜靜伏在草中,待命驟起發難,應該毫無跡象,怎會被對方發覺,連人數也一併道破?
方古驤見這四名兇苗,均頸長近尺,並於頸頭堆疊著無數金環,手中各執一根細長鐵管,遂向諸葛蘭悄然說道:「諸葛姑娘,這是少見的『長頸兇苗』,他們個個力大身輕,兇悍絕倫,頸中飛環與手中吹箭,更均淬有劇毒,是極厲害的特殊暗器……」
她冷笑一聲,軒眉說道:「好在我們是打算闖闖『野人山』,蕩蕩『七絕谷』,漫長途程中,盡有相逢機會,這次雖被他逃脫,下次決不再令他有所僥倖就是!」
店家「喏喏」連聲,取來一隻巨壺,躬身送上!
諸葛蘭冷笑說道:「金環如此,吹箭何用?這些苗疆小技,全都交給我了,方老人家儘管施展你的『混元真氣』!」
方古驤並未看清那是一條奇毒蜈蚣,只以為是件以弧形進襲,可旋轉飄飛的厲害暗器!
「粉黛金剛」的暗器手法,何等靈妙,只見金虹一掣之下,兩名長頸兇苗,便告身首異處!
身後寂然無人,只見從姬亨適才所站的峭壁頂端,輕飄飄地,飄落下一張巴掌大的樹葉。
兩人詫然之下,細一研究,才發現所見紅光,是從蜈蚣的雙目以內發出。
姬亨怒聲一喝,用苗語叫了幾聲。
諸葛蘭目光略瞥姬亨,和那四名長頸兇苗,冷笑一聲說道:「對於這群坐井觀天,以蠡測海,未曾見過世面的東西,不必說什麼獻醜,乾脆說是讓他們開開眼界……」
姬亨勃然怒道:「你再敢胡說,便將死在眼前……」
店家唯唯而去,諸葛蘭臉色一變,伸手指著桌上,向方古驤低聲叫道:「方老人家請看,這算不算得怪事?」
她如今這一避開,卻有了兩個倒楣透頂的替死鬼!
原來這就片刻之間,山腳酒肆門口所拴的那頭青色健驢,竟已失去蹤跡!
諾葛蘭嬌笑道:「既然如此,老人家請收起寶珠,我們也該繼續趕路了!」
方古驤「醉金剛」之名,並非虛得,他手法巧妙,這隻飛環,準而又準地,打個正著!
方古驤不等諸葛蘭再往下問,便自伸手一指,接口說道:「諸葛姑娘,你看峭壁前約莫一丈左右的那根長草!」
等重行轉到正面,諸葛蘭目光一注,頓足失聲說道:「方老人家,這廝怎麼這樣滑溜?難道他竟發現我們也趕來了嗎?」
隨著語意,身形也自騰空而起,化為一條長虹人影,在那些飄飛金環之中,旋飛一匝。
方古驤道:「普通蜈蚣,最長也不過五寸左右,這蜈蚣長約尺許,寬逾四指,全身色澤火紅,恐怕就是邊荒特產的『鐵骨火蜈』……」
諸葛蘭「哈哈」一笑,揚眉叫道:「無知兇苗,你們這點金環,比起姜夫人的『紅線金環』,又復如何?」
方古驤聽得連連點頭說道:「諸葛姑娘的這種推理,頗有見地,為了求證起見,我們不妨在遇上蛇兒時,拿它略作試驗!」
諸葛蘭聞言之下,微微一笑,向方古驤秋波流注,揚眉叫道:「方老人家,你是久歷江湖之人,經驗閱歷,比我豐富得多,應該知道除了『病金剛』焦健以外,當世武林中,還有什麼以『病』為號,或以『病』字為名的高明人物?」
諸葛蘭若未及時閃開,縱然能避免蜈蚣的臨死猛齧,也非被毒汁噴中不可!
方古驤搖頭說道:「這樁事兒,也是湊巧,我若非偶然瞥見,也想不到姬亨那等刁惡,竟會用一條奇毒蜈蚣,作為暗器,由此可見……」
一語方畢,方古驤目光中異芒電閃,雙眉高挑地怪笑說道:「不是『死路』,應該說是『絕路』!」
話方至此,諸葛蘭軒眉叫道:「此人雖未露面,卻留下一件東西,似可據以推斷,只不可若真是他,便矛盾更多,弄得我們如墜五里霧中了!」
方古驤https://m.hetubook.com.com向諸葛蘭深深看了一眼,正色說道:「江湖之大,鬼蜮之多,有時委實絕非僅恃『武功』,便足應付!『七絕魔君』孟南手下,均是苗疆兇邪,以後遇上對方,似乎要特別注意他們所豢的惡毒之物……」
方古驤看出這店家目無邪光,是個老實鄉下人,眼珠一轉,恍然問道:「你再看看,這店中少了什麼客人沒有?」
這種情況,顯然是酒中蘊有劇毒!
諸葛蘭冷笑說道:「你既知方老人家身份,又何必多此一問?憑『十二金剛』……」
蜈蚣既死,靈性自失,所憑藉的,只是一口戾氣,它哪裏還認得出誰是己方?誰是敵者?
方古驤皺眉說道:「諸葛姑娘說得是,惡蠱與其他毒物不同,非但無形無色無臭,中蠱之後,解救更難……」
因那飛襲諸葛蘭之物,是一條活的罕見奇毒蜈蚣,不是一般毫無靈性的死的暗器!
諸葛蘭見蜈蚣毒性如此劇烈,看得方自駭然,方古驤忽頓足苦笑道:「諸葛姑娘,我們只顧處置兇苗,卻忘了留下姬亨,被那廝僥倖逃脫!」
第一、是吹箭漫空,「噓噓」怪嘯。
方古驤「哦」了一聲說道:「這是條什麼路兒?」
那道寒光,不是打人,是打向方古驤手中所執的巨大酒壺!
他一看之下,失驚說道:「病?這病字代表什麼?難道竟是『病金剛』焦健嗎?」
方古驤「哈哈」一笑,右手微伸,按向堆在山石上的百十隻金環之上。
方古驤揚眉問道:「帶在身邊,有何益處?莫非諸葛姑娘業已看出這寶珠妙用?」
諸葛蘭笑道:「老人家之意,是說姬亨會不肯死心,可能去糾結黨羽,對我們再加滋擾?」
方古驤繼續笑道:「這種可能就是我們去往聞人善醫寓之際,那『病金剛』焦健,適逢其會地,也在該處!」
方古驤道:「姬朋友,你在酒肆之中,為何對我們暗用無恥伎倆下毒?」
方古驤搖頭笑道:「這寶珠既是一對,何必拆開?再說珠寶本係女孩兒家所愛之物,我這老醉鬼,除了愛酒之外……」
若是飛刀鏢箭的無靈死物,既被截中,必即墜落!
方古驤聞言,便心中暗自盤算,要不要把已與「七絕神君」孟南手下朝相爭鬥,並獲得司馬玠確實下落之事,通知淳于慈、熊華龍等群俠?
方古驤是故意保留這最上面的第一隻金環,順手抓起,便往諸葛蘭的身後發去。
方古驤微笑說道:「好,我就再喝三杯,看看是否會有進一步的更好看法?」
方古驤向店家問道:「你記不記得那位……」
方古驤想了好大一會,搖頭說道:「我想不出來,但宇宙之大,四海之廣,憑我方古驤的個人見聞,哪裏知曉得盡?」
姬亨答道:「我不認識你,卻知道他是『十二金剛』中的『醉金剛』方古驤,若非為了他頗有虛名,我也不會要爭取他去向魔君祝壽!」
方古驤怪笑道:「諸葛姑娘,你這話就外行了,好酒不一定要通都大邑才有,有時山野人家的自釀陳酒,反而別具風味!」
這蜈蚣,久經姬亨豢養,業已通靈,若在平時,自然認得出主人手下,不會對這兩名長頸兇苗,有所傷害!
諸葛蘭撫掌讚道:「我贊成這分兵包抄之策……」
方古驤道:「我們如今所急於探聽的事兒,是司馬老弟究竟被孟南手下兇人,用什麼方式,送往『野人山七絕谷』?才好在他未入魔巢之前,設法截救,比較容易下手!」
諸葛蘭詫道:「苗刀極為鋒利,這蜈蚣骨節,居然無傷,委實當得起『鐵骨』二字!恐怕其中真有什麼寶物,也未可知!」
諸葛蘭揚眉問道:「怎樣探聽?老人家可有成算?」
在她揚枝之際,第一次所穿在枝上的八隻金環,化成八圈金虹飛出,準確無比地把第二次飛來的十六隻金環,擊落一半!
方古驤聞言,遂用「白骨錘」,把那半截蜈蚣的每一骨節,全都砸碎!
樹葉落處,距離方古驤、諸葛蘭兩人尚遠,但諸葛蘭略凝內家「大接引神功」,伸手一招之下,那樹葉便似有物牽引,向她冉冉飛來。
諸葛蘭伸手折了一根竹枝,嬌笑說道:「老人家放心,我閒得太以無聊,只拿這些兇苗,略為散心解悶,等到應該費力氣時,一定讓你來施展便了!」
說至此處,見諸葛蘭走向那兩名身首異處的長頸兇苗屍旁,俯身拾取所發出的「風磨銅絲」,遂揚眉叫道:「諸葛姑娘,這兩圈『風磨銅絲』,業已見血,其上所沾的『碧蜍丹元汁液』……」
姬亨怪笑說道:「我再告訴你們,假如你們願去『七絕谷』,向我家魔君,祝壽稱觴,便有絕世機緣,可以享受一頓『金剛大宴』!」
這幾句話兒,把姬亨聽得大吃一驚!
金光斂處,銳嘯立收,八隻金環,一齊穿在那竹枝之一上。
諸葛蘭接口笑道:「既然是『七絕魔君』孟南,則根據你適才所說,『苗疆第一菜』應該是『生炒魔君心』、『九轉魔君腸』、『黃燜魔君肉』、『紅燴魔君肝』,和一大鍋『魔君骨頭湯』了!」
說完,把手略揮,四名兇苗,各自雙臂齊伸,便有八隻金環,凌空飛起!
諸葛蘭笑道:「方老人家,你是不是以為那青衣老叟,是『七絕魔君』孟南的手下爪牙?」
力古驤撫掌笑道:「妙極,妙極,這方法確實輕鬆,絲毫不費氣力!」
姬亨二度發令,引吭厲嘯!
諸葛蘭道:「我認為『病金剛』焦健,既在酒肆中,向我們留下五個半『絕』字,定然對於此事的來龍去脈,會比我們知道得詳細一點!」
一面說話,一面執壺,卻發覺壺中已空,遂向店家叫道:「店家,再取一大壺酒。」
店家接口說道:「記得,記得,那位老人家是從雲南來的,喝酒時,還對小人誇說什麼『滇池』『洱海』和『大觀樓』的風光勝景!」
另兩名長頸兇苗,心膽皆裂,轉身欲遁,諸葛蘭恨他們舉動陰毒,剔眉叱道:「萬惡兇苗休走,我也奉贈你們兩隻環兒!」
就因為起了這點疑心,方古驤遂在施展「混元真氣」,震碎金環之際,以眼角餘光,向姬亨和-圖-書立處略瞥!
他覺得姬亨為何老是只支使兇苗出手,自己卻毫無動作?
諸葛蘭數了一數,草結共有七個,不禁心中一動,失聲叫道:「我明白了,這『七結』是否『七絕』諧音?」
諸葛蘭又復問道:「落在你們手中的那位『金剛』,又是誰呢?」
四名兇苗,各把手中所執的細長鐵管緩緩舉起,湊向唇邊。
店家尚未答話,諸葛蘭業已微微一笑,揚眉說道:「方老人家問得好,剛才我們進店之時,靠後門的那張桌位上,似乎坐著一個青衣老叟,如今卻已失去蹤跡!」
說至此處,向峭壁之上,仰面叫道:「來人通名,你既以『七結』為記,應該是來自『野人山七絕谷』中,我們與孟南井水不犯河水……」
姬亨問道:「你認為所謂『苗疆第一菜』,應該怎樣做法?」
諸葛蘭一面凝聚玄功,化成無形氣網,佈向自己和方古驤的身前,防禦那四名長頸兇苗,從鐵管中吹出「噓噓」銳嘯而來的無數毒箭,一面觀看方古驤以「混元真氣」,震碎金環,委實未料到身後又有危機?
方古驤道:「我是說那蜈蚣的前半截中,果然有寶!」
他正在尋思,諸葛蘭忽又指著被方古驤飛環所斷,跌落地上的半截蜈蚣,向方古驤雙揚秀眉,嫣然笑道:「老人家,這樣大的蜈蚣,定必毒性甚烈,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憑諸葛蘭功力修為,可說是十丈方圓之內的金針落地之聲,也難瞞得她過,故而姬亨發放蜈蚣的手法雖妙,心思雖毒,仍不致對她構成嚴重威脅。
這一來,方古驤環到,諸葛蘭身飄,兩人遂配合得恰到好處!
方古驤冷笑道:「孟南不願久蟄苗疆,既在中原思動,定然志在霸視整個武林!如此一來,凡屬正人俠士,都是他視為異己的亟欲殲除對象!」
桌上有酒漬寫字,並不算奇,但寫的是「絕」字,就未免有點奇異?
諸葛蘭經過這一證實,才確信司馬玠真是落在「七絕群魔」手內!
諸葛蘭隨著方古驤手指之處,注目看去,果見豐草之中,有一根草兒,特長挺秀。
肆中只有七八張桌兒,倒有四五位酒客,生意還頗不算壞。
語音剛了,峭壁頂端,有人接口說道:「你既明白這是一條『絕路』,為何還老氣橫秋?」
諸葛蘭接口說道:「方老人家,你不想要這珠兒,我也不會加以勉強,但卻請你暫時帶在身邊!」
方古驤微微一笑,正待回身與諸葛蘭一同走去,但目光偶瞥之下,卻發現了灘死去長頸兇苗所化的血水中,似有紅光一閃?
姬亨獰笑說道:「誰叫你們在言語中妄自張狂,對『七絕谷』有所失敬?」
說也奇怪,適才方古驤揮動苗刀,幾乎是全力猛劈,尚未將蜈蚣骨節,劈動分毫,如今改用「白骨錘」,不過輕輕一擊,便將蜈蚣骨節,砸成粉碎!
他有此發現,遂止步卓立,向諸葛蘭含笑叫道:「諸葛姑娘,常言道:『一飲一啄,無非前定』,又道是:『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這話兒委實……」諸葛蘭聽得沒頭沒腦地,皺眉苦笑說道:「方老人家,你突然提起這幾句俗語則甚?」
這兩個替死鬼,就是站在諸葛蘭對面的兩名長頸兇苗。
姬亨點頭說道:「不錯,司馬蚧既有中原第一人之稱,則這頓『金剛大宴』,也可以稱為『苗疆第一菜』了!」
姬亨「咦」了一聲,微覺驚詫說道:「你的消息,倒頗靈通!」
方古驤神功聚處,手勁猛力施出!
話方至此,姬亨接口叫道:「『十二金剛』又算老幾?如今已有兩個『金剛』,向我家魔君輸誠,另外還有一個『金剛』,被我們生擒活捉!」
因為他確實在諸葛蘭、方古驤等面前大堆長幾過人的豐草以內,埋伏了四名悍健兇苗。
方古驤詫道:「諸葛姑娘,你……你莫要忘了你的肩傷!」
方古驤笑了一笑尚未發話,諸葛蘭又已怒沖沖地,剔眉說道:「就算他這次不是惡意,上一次呢?他在山壁留書……」
諸葛蘭笑道:「若能『多作接觸』,當然最好!就怕連這四個字兒,也不太容易做到。」
但任憑這「粉黛金剛」,和「醉金剛」的身法手法再快,卻均未如願!
方古驤也深感迷惑地,皺眉說道:「這……這……這似乎不可能是偶然巧合?」
第一壺酒,十分正常,第二壺酒卻出了意外,若非那道寒光,適時飛來,像方古驤這等老江湖,也難免會夷然入口,慘遭暗算!
四名兇苗互視一眼,微帶驚容,八臂再揚,竟有十六圈金虹,向諸葛蘭漫空飛襲!
這一瞥,恰好瞥見姬亨抖手揮袖,從袖中飛出了一道紅光。
語音微頓,向方古驤嫣然一笑又道:「方老人家,莫要偷懶,我剛才不是說過,到了費力氣時,便該由你施展的嗎?」
方古驤笑道:「這次是限於地勢,否則姬亨哪裏能輕易得脫?下次若再相逢,我們一個和對方虛與委蛇,另一個則躡足潛蹤,悄悄截他歸路……」
他們經過一重轉折,到了山崖側面,自然便看不見山腳酒肆。
金環是百煉精鋼所鑄,鋒利異常,再加上方古驤腕力絕倫,蜈蚣腰部環節,又較脆弱,遂被一下打成兩截!
第三、是四名長頸兇苗,均在正面,姬亨站在右側上方,身後來路則一片空曠,不可能有甚突襲。
兩人走了一段,到達一片十來丈高的峭壁之前。
他們緩步走過,見那長頸兇苗的屍體,業已化盡,只剩下前半截蜈蚣,橫在血泊之中。
諸葛蘭微笑說道:「方老人家大概是酒癮發作,想去暢飲幾杯,只恐怕這種山野店家的濁酒村醪,難滿尊意的呢!」
話猶未了,諸葛蘭便失驚接道:「酒一入口,看法立有,方老人家,看來你這位『醉金剛』,真所謂『不可一刻無杜康』呢!」
諸葛蘭道:「祝壽便是祝壽,為什麼在祝壽之上,加了『輸誠』二字?」
方古驤似乎饞涎欲滴,一張雙目,向諸葛蘭「呵呵」笑道:「我們先喝酒吧,一時之間,委實空白想得頭昏腦脹,依然茫無所獲!」
方古驤詫道:「諸葛姑娘,你怎麼言有未盡?」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