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誤會初釋

諸葛蘭剔眉說道:「他把我和夏侯姊姊,帶去看那『大烹活人』,把我們捉弄得一齊為他傷心流淚,難道還不是捉弄人嗎?」
魏三奇從第一句「諸葛司馬」一直看到最後一句「雙葉雙花」,失聲叫道:「確是奇事,夏侯姑娘函中,不單沒有半絲悲痛之意,並在『天造地設,連襟並蒂』等語以內,流露喜悅意味!」
司馬玠笑說道:「這不是空言爭論之事,你們若是不信,何妨行功一察?我認為你們業已中了極為奇妙的慢性毒質,下毒手段,並定是利用你們的日常飲食起居,毫無痕跡施為,使你們無備無覺!」
他越急,諸葛蘭便越高興地,微現梨渦,倩笑叫道:「有什麼糟?焦大哥,你怎麼對於姬元,有點關懷過甚?」
這一來,盟兄司馬剛慘死,夏侯英也作了未過門的寡婦,這局面糟到了何等地步?
孫一塵尚未答言,伏少陵已在一旁說道:「那還用問,自然是對付你們!」
但他只是如此想,卻不敢如此做。
方古驤笑道:「你如今所謂『有事』,是否想去找司馬玠老弟,對他加以報復?」
諸葛蘭點頭答道:「不錯,夏侯姊姊還把那隻金梭,拿出來給我看過。」
方古驤頷首說道:「正是如此,再次在司馬剛假扮司馬玠,與姬元等共同行動之際,真的司馬玠,卻在一個山洞以內,發現了病得只勝奄奄一息的『病金剛』焦健!」
兩人才一坐下,諸葛蘭竟索性拉著司馬玠的手兒,嬌笑叫道:「焦大哥,你送我的那隻『紫芝』,委實對我益處太大,小妹萬分感謝,我應該怎樣報答你呢?」
語落,招發一式「天台指路」,向司馬剛當胸便點!
方古驤取出酒瓶,喝了一口,目光電掃群俠,笑嘻嘻地說道:「我因你們正對司馬玠老弟的蹤跡,猜得高興,遂不願破壞了你們興致!」
方古驤詫道:「什麼習慣性的動作?閻兄莫要再打啞謎,請說的明白一點!」
說至此處,這位「醉金剛」忽然嘆息一聲,目注諸葛姑娘道:「司馬老弟對於你確實是一往情深,他自己在重傷新癒,也亟須靈藥,補益真元之下,有了所得,仍然奉送給你!」
方古驤道:「要聽精采故事不難,先把你那酒壺拿來,再讓我喝上幾口。」
諸葛蘭目閃神光,又向閻亮問道:「閻老人家,你對於『是他非他』一語,既作如此判斷,但不知對於『非他是他』一語,又是怎樣看法?」
諸葛蘭銀牙微咬下唇,點了點頭,嘆息說道:「我真萬想不到,原來是他?」
伏少陵道:「好,我先試試,請孫兄、龍兄,為我護法!」
司馬剛絕未想到諸葛蘭真對自己出手,疏神失備之下,再加上諸葛蘭指發如電,快捷無倫,以致一下就被點倒!
司馬玠藏在石後,悄對諸葛蘭道:「諸葛姑娘,你大概想不到……」
孫一塵恍然說道:「我明白了,是在煉毒!」
這番話兒,著實使孫一塵等群兇,大感意外地,均面帶驚容,相顧發怔!
諸葛蘭道:「我當然知道你是誰!剛才你不是說過世上事兒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嗎?」
諸葛蘭「咦」了一聲,眉頭更蹙地,目注方古驤,詫然說道:「老人家為何如此問法?『琵琶行』中,開宗明義便說『潯陽江頭』……」
他如今與諸葛蘭並藏石後,又成了肌膚相接,耳鬢廝磨狀態。
諸葛蘭卻偏偏拉著他的手兒不放,秀眉微挑,嬌笑問道:「焦大哥,你怎麼了?你好像雙眉不展,有點發急?」
如今,業已挑明了「玉金剛」司馬玠的身份,便變成莫大享受。
她這種猜測,果然正確,才到「七絕谷」口,便發現司馬剛所扮姬元,正在指揮群苗,接待賓客。
這時,諸葛蘭卻秀眉微挑,在臉上流露一種不悅神色!
龍嘯天哂道:「小小子母金梭的一點變化,也敢向我賣弄,告訴你,梭中機括,被我用真力擠住,要在我卸去真力的剎那之後,才會爆裂,我就原禮璧回,還敬你吧!」
諸葛蘭道:「老人家著實高明,我夏侯姊姊毫無悲思,卻露喜悅的『反常』之故何在?」
這時魏三奇含笑叫道:「方兄,你和諸葛姑娘嘀嘀咕咕的談些什麼?且來看看,這座山谷如何,可不可以作為我們暫時集結之地?」
進洞以後,諸葛蘭不選寬敞之處,卻在一個逼仄角落中,向司馬玠含笑說道:「焦大哥,我們坐下細談。」
司馬玠點頭笑道:「蘭妹猜得有理,事實多半如此!」
方古驤連連點頭,怪笑說道:「足夠,足夠,但諸葛姑娘的這番情意,只有你知,我知,他卻不知道啊!」
司馬玠苦笑說道:「多謝諸葛姑娘,但這樁事兒,終於出了紕漏,可見得世上隱密,真所謂『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呢!」
方古驤點頭笑道:「好,我答應先藏起來,等你把好戲唱完,悶氣洩盡,才再出頭就是。」
諸葛蘭連叫數聲,司馬玠均不便措詞,乾脆不予置答。
孫一塵笑道:「自然是那與你頗為親熱的『女屠戶』馬二娘了,我已請伏少陵兄,前去找她,你應該知道,任何貞節烈女,也抵不住『風流金剛』……」
閻亮微笑點頭,諸葛蘭又復目注「醉金剛」方古驤,抱拳叫道:「方老人家,尤其是你,你若與司馬玠所扮焦健相遇之時,千萬不要告訴他,我已明瞭一切。」
方古驤笑道:「諸葛姑娘是要問司馬老弟蹤跡?」
魏三奇笑道:「這點小事,我剛才忘記講了,如今且再說上一遍。」
聽他這樣說法,自均緘口不言,並向後略退半步。
司馬玠心中充滿了一片奇異滋味,說不出是漸?是喜?是甜?是苦?
話完,不等諸葛蘭有所回答,又自狂笑一聲,繼續叫道:「諸葛姑娘,適才我覺得你輕功身法極高,心中略有不服,如今正好借機會,與你一較腳程,看看究竟是誰強誰弱?」
方古驤接口說道:「她是化裝成另外一個向『七絕魔君』孟南祝壽的黑道女盜,混入魔巢,與司馬玠司馬剛等,配合行動!」
方古驤道:「司馬老弟讓你和夏侯姑娘隔岸觀火之舉,委實匪夷所思,你捉弄他,我不反對,但這大敵當前之際,還請諸葛姑娘,暫時忍耐,把捉弄司馬老弟一事,移到大破『七絕谷』之後好嗎?」
方古驤含笑說道:「諸葛姑娘請仔細想想,你應該想得出來!」
不等司馬玠答話,人便凌空而起,向右側方林中馳去。
說到此時,又目注司馬玠道:「焦大哥,我問你,你究竟是幫助『七絕魔君』孟南?還是幫助我們?」
一言未了,「七絕谷」中,又起響動,有兩條人影,一先一後,疾馳出谷。
姬利不是傻瓜,一有這項發現,便知不單二哥慘死,並有人扮作二哥,混入「七絕谷」內,有所圖謀。
諸葛蘭道:「天下事往往百密一疏,你們雖殺死姬元,卻未想到他屍身並未墜下絕壑,而被崖壁古松掛住!」
諸葛蘭吐了一口長氣,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所遇見的『白潯陽』,就是『司馬玠』吧?」
尚幸樹上人身手既高,應變亦快,在諸葛蘭才一轉身發掌之際,便自騰空縱起!
朗兒笑嘻嘻地,拉著方古驤走到一塊大石之後,果然在石後擺著五十斤一罈的兩罈美酒。
就在樹倒葉飛之中,一條人影,帶著一片酒香,業已凌空降下。
他的語音方落,司馬玠的龍吟長嘯,也就隨之而起!
話完,便鑽入那幽秘洞穴之內。
司馬玠接口問道:「諸葛姑娘是指……」
司馬玠如今方始恍然,知曉諸葛蘭是故意捉弄自己,不禁苦笑說道:「諸葛姑娘,你……你把我騙得好苦。」
孫一塵意似不信地,搖頭說道:「是我親自送他走的,司馬兄怎說未離『七絕谷』呢?你認為……」
諸葛蘭無可奈何只好說道:「司馬玠的另一化身,就是『病金剛』焦健。」
司馬玠恍然大悟「哦」了一聲,諸葛蘭秀眉雙剔,冷笑又道:「你不要急,我為了替你遮蓋,這項漏洞,不令七絕群魔有所發現,業已震斷古松,使姬元遺屍,墜落壑下。」
就在他心頭宛如百味瓶翻,並不知應該如何向諸葛蘭說話解釋之際,諸葛蘭秀眉微挑,向司馬玠淡淡叫道:「司馬兄,我們的這筆帳兒,以後再算,目前場面,相當嚴重,要合力對付……」
諸葛蘭秀眉微挑,臉色略變,霍然轉身,向一株參天古木的濃枝密葉之中,揚掌壁空擊去。
司馬玠見她越對自己所扮焦健,神情親熱,便心中越來越覺不是滋味,眉頭暗皺,吃吃說道:「這……這……這是一樁小事,諸……諸葛姑娘不……不要放……放在心上。」
諸葛蘭聞言一怔,那位「骷髏老怪」魏三奇,也在一旁,向諸葛蘭笑道:「諸葛姑娘,閻兄揣測姬元便是司馬玠老弟所扮,豈不正與你所見松上懸屍一事,互相吻合嗎?」
語音略頓,目注司馬剛道:「朋友大概是來自黑水白山間的和_圖_書關外豪客,『鐵掌金梭』司馬剛吧?」
諸葛蘭臉上一紅,為之語塞!
司馬玠聽得連連點頭,群邪均自面面相覷,默然不語。
一語方畢,司馬玠出人不意地,驀然掙脫了諸葛蘭的雙手,身形一閃,便向洞外竄去。
她既對司馬玠暗暗欽佩,又覺今日一番做作,也算對司馬玠故弄狡獪之舉,有了相當懲罰,遂心中好笑地,不打算再為已甚。
司馬剛哈哈笑道:「無知老賊,你上當了!」
諸葛蘭皺眉說道:「方老人家這就不大對了,你已從葫蘆之中,鑽了出來,為什麼仍把我們,悶在裏面?」
司馬玠笑道:「被人鍋活煮的,不是『金玉剛』司馬玠,只是『七絕魔君』孟南的一名族類!」
諸葛蘭幽幽嘆道:「自從知道司馬兄與夏侯姑娘訂了婚約,更在此眼見他慘被活煮之後,我簡直肝腸盡裂,血淚欲乾……」
說完,右手翻處,金梭已自發出!
話方至此,便把位司馬玠驚得幾乎跳了起來,目注諸葛蘭,失聲問道:「諸葛姑娘,你……你當真已……已把姬元點……點了『死穴』……」
司馬玠道:「我……我……我想回去看看……」
司馬玠看得好生憐惜,真想把真相揭露,告知諸葛蘭是司馬剛與夏侯英訂了婚約,自己並安然無恙!
淳于慈道:「如今距離孟南壽宴之期,已在目前,只等歐陽高、熊華龍二兄到達,便可共籌破敵之策,方兄委實也不必再離群獨往的了!」
司馬玠「哈哈」一笑,雙臂一振,身軀疾如電掣地旋轉起來。
龍嘯天搖手笑道:「孫兄不必再問,我知道他是誰了。」
諸葛蘭道:「不行,不行,老人家的好意,我倒心領,但你這個邊鼓,卻萬敲不得!」
諸葛蘭道:「方老人家請把你所謂的『正當理由』,說來聽聽!」
話方至此,諸葛蘭又向方古驤問道:「方老人家,焦健是司馬玠,姬元是司馬剛,那慘被下鍋活煮之人,定是姬元……」
方佔驤笑道:「諸位不要發怔,讓我來把其中經過,對你們說說明白!」
孫一塵問道:「焦兄還要介紹兩個人嗎?這兩人是誰,莫非也已混進本谷,作為奸細?」
她如今因服『紫芝』,功力大進,已與司馬玠修為彷彿,則腳程方面,自也在伯仲之間。
群俠對於閻亮所作斷語,再度一驚!
諸葛蘭道:「那位『玉金剛』司馬玠兄,於慘遭人鍋活煮之前,曾被人驗明正身,怎會假的了呢?」
他身形才動,便被諸葛蘭發現,哂然一笑,高聲叫道:「姬利,你替我放老實點,站住腳步,休要自行找死!」
這是第三次,也是當眾直呼「蘭妹」,司馬玠的膽量,可算越來越大。
話猶未了,諸葛蘭便接口說道:「當然不是,但卻猜不出是哪個倒楣蛋,替死鬼?」
她並非漫無目的,隨意閒遊,而是胸有成竹地,撲奔「七絕谷」而去。
閻亮不答,反向諸葛蘭問道:「諸葛姑娘,當時在場之人,還有哪些人物?」
約莫轉了三四圈後,方始停了下來,面對群邪,但卻變成了一位神采煥發,英挺無倫的俊美書生,不是先前焦健那付老邁邁病懨懨的模樣。
諸葛蘭好似未怎在意,只把秀眉微剔,向司馬玠低聲說道:「司馬兄,此刻顧忌已無,我們該現出身形,莫讓這些魔頭,張牙舞爪了吧?」
諸葛蘭冷冷說道:「我認為司馬玠不該故弄狡獪,對我捉弄!」
閻笑道:「方兄又在拔開瓶塞了吧?這時常飲酒之舉,就是你的習慣動作!」
司馬玠笑道:「我是笑你們都以為是『七絕魔君』孟南的心腹上賓,其實均被蒙在鼓中,笨拙無比……」
這兩句話兒,使司馬玠聽得好不窩心,但又未便答話,只得連連點頭,面含微笑。
閻亮含笑說道:「如今我已有點猜出到底誰是司馬玠了!」
閻亮笑道:「我猜是司馬玠老弟並未遭禍,那位夏侯姑娘遂根本無從『悲』起!」
諸葛蘭詫然叫道:「怎會並未遭禍?司馬兄之被慘下油鍋,是我親眼目睹之事!」
這易「福」為「罪」,不是感受上的不同,卻是心理上的差別。
魏三奇不解問道:「諸葛姑娘,那兩隻『子母金梭』的關係,究竟大在何處?」
但司馬玠此時卻不是享福,是在受罪。
諸葛蘭道:「既然如此,老人家與他對面之時,怎未查出什麼蛛絲馬跡?」
龍嘯天道:「我們不會提防,自然是對於我們下毒,比較容易。」
司馬玠指著夏侯英,向群兇笑道:「這位『女屠戶』馬二娘,是川中女俠『辣手玫瑰笑羅剎』夏侯英所扮!」
孫一塵喝道:「朋友,你已魚游網罟,鳥入樊籠,還不快說實話……」
方古驤發現她已有所悟,含笑叫道:「諸葛姑娘,你如今大概業已知道我並非無故亂問,一切玄妙,都包括在這『琵琶行』開宗收尾的一起一結之中!」
諸葛蘭一到,司馬玠便暗運「蟻語傳音」功力,向她詫然問道:「諸葛姑娘,你……你……你不是說業已點了姬元死穴嗎?他……他……」
其餘群苗見狀,不禁怒喝一聲,蜂擁而上!
魏三奇目注諸葛蘭道:「如今的假姬元,是誰所扮?」
果然,等她追近,司馬玠竟向她連連招手,要她悄然走過,和司馬玠藏在一起。
孫一塵等,直到如今誰也不知道「病金剛」焦健,也有雙重身份?
群俠因聽了閻亮所作判斷,臉上剛流露的一點笑容,又隨著諸葛蘭的複述,為之漸漸消失。
司馬玠笑道:「何止五大金剛,還有『矮金剛』歐陽高,『醉金剛』方古驤,『瞽目金剛』閻亮等與我同來,『白髮金剛』伏五娘,『神力金剛』孟邦,則已在『七絕谷』內,除了已死的『病金剛』焦健,所謂『十二金剛』,均已齊聚野人山了!」
她這幾句話兒,把伏少陵,孫一塵,龍嘯天等群邪,都聽得有點發怔!
諸葛蘭嬌笑叫道:「司馬兄,據你看來,是申屠豹控制孟南?還孟南控制申屠豹哩?」
淳于慈含笑說道:「我們路過一家山店,覺得所釀酒味極佳,朗兒遂想起他嗜酒如命的方師伯和熊師伯來,買了兩罈,攜帶至此。」
諸葛蘭不等方古驤的話完,便即接口笑道:「我不管老人家明不明白我的心意,只問你答不答應我的要求?」
孫一塵首先嘆道:「我真不懂,孟魔君何以不信任我們,而去信任申屠豹?申屠豹又怎不顧慮,在我們全被收拾之後,他也難逃『狡兔死走狗烹』呢?」
司馬玠笑道:「龍朋友怎麼這樣笨法,你們為何不一人行動察毒,由其餘人護法,何況我們也決不會乘人之危,對你們有什麼不利?」
誰知他一止步,諸葛蘭竟也止步叫道:「焦老人家,你怎不來?你不是說有話要和我說嗎?」
諸葛蘭才到石後,目光注處,果見「七絕谷」口,有了變故。
方古驤搖搖酒瓶,把瓶中餘酒一齊飲完,舉袖擦擦嘴唇,怪笑說道:「自然是遮他自己的面,也就是『白潯陽』只是『司馬玠』的一半面目!」諸葛蘭駭然叫道:「一半面目,另一半面目,又是什麼?」
故而,他腳下雖不敢停,口中卻不敢再不理會地,凝功傳音叫道:「姬元身邊,有件重要東西,決不能落入敵手,必須趕去奪來,諸葛姑娘且和我同到『七絕谷』口,辦完正事,再作暢敘好嗎?」
說到此處,側顧司馬玠,秀眉雙挑,面含嬌笑道:「司馬兄,我這種臆斷,是否距離事實,還不太遠?」
魏三奇見他忽然住口不語,不禁詫聲叫道:「方兄,說啊!這下面情節,必然精采的很!」
諸葛蘭嘴角微撇,冷冷答道:「我知道他不是姬元,是你同黨,遂故意虛言恫嚇,急一急你!」
伏少陵雙眉深蹙,問道:「諸葛姑娘,照你這樣說法,申屠豹兄在『萬毒壑』下,秘密煉毒之舉,竟是為了我們?」
伏少陵的這番話兒,等於是說明了諸葛蘭所料不虛,他已身中奇毒。
魏三奇微笑說道:「這位老弟的鎮定功夫太好,不愧有『中原第一人』之稱,但他因與我不熟,畢竟打了我一對『子母金梭』,也算是略露馬腳!」
諸葛蘭微微一笑,揚眉說道:「報復雖談不上,但我委實被這促狹鬼,捉弄苦了,甚至於為他傷心地,落了不少眼淚,故而我也要想個法兒,對他捉弄捉弄!」
方古驤頷首笑道:「要我不離群不難,但我的酒癮發作之際,卻誰來給我酒喝?」
尚幸司馬剛也是暗器名家,趕緊連接帶躲,總算未被傷著!
閻亮問道:「司馬剛是關外豪俠,既見盟弟遇難,必將盡力搶救的了!」
儘管他心中膽怯,表面上卻仍不得不打了一個「哈哈」,揚眉說道:「司馬兄,諸葛姑娘,加上我和龍兄,伏兄,共有五大金剛,會於這『七絕谷』口,著實算得樁武林盛事!」
話完,掌舉便待作勢擊出。
故而他只好低聲勸道:「諸葛姑娘請不和圖書要太過傷心,也……也許吉人天相,其……其中有變?」
司馬剛陪笑說道:「朱朋友請多多諒解,當時我是奉人之命,身不由己……」
諸葛蘭一聽司馬玠要和她較較腳程,遂雙剔柳眉,加足功力。
諸葛蘭笑道:「老人家錯會意了,我不是說你連邊鼓都不會敲,是說你不能露面,因為你一露面之下,司馬玠便知有關他的秘密,多半業已洩漏,我期望略可發洩胸中悶氣的一台好戲,便無法唱得成了!」
他不知諸葛蘭是故作危言,竟當真相信她是為自己報仇,把司馬剛所扮姬元,點了「死穴」。
淳于慈愕然問道:「半遮面?遮誰的面?」
假如司馬玠如今是以本來身份,與諸葛蘭共處,真恨不能更進一步,使這「肩頰相偎,蘭香暗度」,改變成「軟玉投懷,溫香入抱」,才來得過癮!
所謂變故,是司馬剛所扮姬元,已被「瘦金剛」孫一塵、「八臂金剛」龍嘯天、姬利,以及一些兇苗,團團圍住,似正有所質詢?
諸葛蘭嘴角一撇,應聲答道:「點他『死穴』有何難處?」
孫一塵見了一個諸葛蘭已夠皺眉,再知曉司馬玠的真實身份以後,心中越發有點暗暗打鼓。
不過司馬玠雖含有這種心理,卻又不敢得罪諸葛蘭地,有所故意閃避。
方古驤訝道:「此話怎講?」
諸葛蘭緊蹙雙眉,苦苦思索,但一時之間,仍不易想出究竟?
方古驤笑道:「在這種情況之下,司馬老弟雖然對諸葛姑娘傾心,他卻無法知道諸葛姑娘對他有無好感?」
語音至此,搖頭叫道:「不對,不對,姬元屍懸古松,業已被我打下壑底,那慘被活煮之人,卻是誰呢?」
諸葛蘭自然面含微笑地,從石後現身,逍遙緩步而出。
諸葛蘭風情萬種,佯作嬌嗔,白了司馬玠一眼,含笑說道:「看些什麼?焦大哥,我來問你,你是去看姬元的死屍要緊?還是和我在此促膝談心要緊?」
諸葛蘭嫣然笑道:「我沒生氣,只是請諸位不要讓司馬玠知道,我已洞悉他『身外化身』的秘密!」
諸葛蘭道:「我們先找個暫時集結之地好嗎?找好之後,我還有事!」
雖然屍首已有腐損,臉面也略被摔壞,但自家兄弟,畢竟不是外人,僅從衣著,身材,和身邊所帶物件之上,姬利也可認出是二哥姬元,遭了毒手!
這項問題,不難回答,司馬玠遂笑嘻嘻地,應聲答道:「這還用問,套句『三國演義』的戲詞兒說,我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呢!」諸葛蘭嬌笑說道:「這樣才好,『大報仇』留待端陽後一日上演,今天先唱出『小報仇』,也略略出了我久悶心頭的一口惡氣!」司馬玠道:「諸葛姑娘此話怎講?」
諸葛蘭自服「紫芝」,目力極銳,業已瞥見司馬玠所扮焦健,遠遠趕來,遂故意把臉色一沉,厲聲瞋目叱道:「姬元,你少替我飾詞狡辯,一代大俠,慘死你手,我怎會還能容你?」
閻亮「哦」了一聲,怪笑說道:「我明白了,於是他們就來了個『身外化身』,有兩個司馬玠,跟隨『七絕群兇』行動!」
司馬玠以一種異常柔和的語音,向諸葛蘭含笑說道:「蘭妹,你身份既已揭破,索性把你的絕代容光,給他們瞻仰瞻仰吧!」
諸葛蘭目光一掃群邪,微笑說道:「你們再復想想,你們是否均以蓋世兇邪自命,誰也不肯屈居人下,不是省油燈!即令端陽後一日的那場惡戰,孟南能因你們之助,獲得勝利,但對於你們,又復如何處置?這些牛鬼蛇神,會不會成為他心腹之患?或成為霸視武林的一大障礙?」
姬利覺得諸葛蘭距離太遠,仍想有所僥倖,對她警告之語,不加理會地,依然閃身疾遁!
方古驤高興的摸著朗兒頭頂,呵呵笑道:「朗兒真乖,等大破『七絕谷』之後,我會好好傳你幾手功夫……」
諸葛蘭目光一閃,冷笑說道:「好,算他聰明,算他厲害!」
孫一塵道:「司馬兄怎未提及『毒金剛』申屠豹兄……」
方古驤笑道:「那是一個與司馬老弟身材彷彿的萬惡兇苗,被司馬老弟擒住,略加化裝,作了替身!」
蘭香暗度,心魂栩栩之下,「蘭妹」二字,便不自覺地脫口而出。
兩人到了谷外,夏侯英立即撲向司馬剛所扮姬元,與她的未婚夫婿,同站一處。
龍嘯天冷笑叫道:「司馬玠,你少弄鬼,是否想趁我們行功暗察之際,有所蠢動?」
閻亮因是盲人,比較細心,聽完之後,想起一事,向諸葛蘭問道:「諸葛姑娘,我彷彿記得你說司馬老弟給夏侯英姑娘的定情之物,是隻金梭?」
諸葛蘭搖頭答道:「不真,真姬元業已懸屍松上,被我凌空一掌,震的墜入壑底。」
但略一思索之後,便會過意來,反而對司馬玠的重義輕色,好生欽佩!
方古驤向這位「粉黛金剛」看了一眼,怪笑兩聲說道:「諸葛姑娘,我猜得著你所謂『有事』是有什麼事兒?」
淳于慈訝然問道:「諸葛姑娘既知此事,怎不早說?」
諸葛蘭一旁叫道:「方老人家,你的疑團,打破了嗎?」
諸葛蘭見狀笑道:「方老人家,你不必著急,我縱然想出法兒,對他捉弄,也會適可而止,不會影響大局。」
原來毛病出在姬利取酒之上。
原來他雖願與諸葛蘭晤談,領略玉人顏色,但盟兄生死,也極關心,兩者權衡之下,他終於著重後者。
方古驤瞪眼叱道:「小鬼頭莫要胡亂答話,你知道我每日至少也要五斤烈酒,才能略解饞癮嗎?」
諸葛蘭看出來人是「醉金剛」方古驤,不禁一抱雙拳,赧然叫道:「方老人家,我這冒冒失失的一記劈空掌力,不曾傷……傷著你吧?」
語音至此,略略一頓,倒眉挑處,目閃神光,又復說道:「你剛才的答案,只對一半,申屠豹確實是奉了『七絕魔君』孟南之命,在悄悄作事,但卻未出『七絕谷』外。」
孫一塵陰惻惻地說道:「你便不說實話,也不要緊,我已另外請人去對你同黨,加以懲治,不怕問不出真實口供。」
這樣一來,司馬玠只好跟著諸葛蘭,向前飛馳而去。
魏三奇怪笑說道:「諸位,這樁大大兇厄,雖已化為吉祥,但那位神出鬼沒的『玉金剛』司馬玠老弟呢?我們似乎尚未找出他的蹤跡所在?」
這時,孫一塵又向司馬剛有所喝問,司馬玠遂搖手叫道:「孫兄不必問了,我來替你把對方的真面目,完全揭破!」
諸葛蘭「哼」了一聲,方古驤向他笑道:「以後的事兒,諸葛姑娘便已身經,毋庸我多作敘述,直到『辣手玫瑰笑羅剎』夏侯英姑娘出現,對司馬玠老弟,表示青眼相垂……」
方古驤又想喝酒,但酒壺已空,遂只好咂咂嘴唇,怪笑說道:「諸葛姑娘是絕頂聰明之人,在我畫龍點晴以下,總該明白司馬玠老弟那另一半面目了吧?」
司馬玠苦笑說道:「在必要之時,只好暴露身份,也非把司馬大哥,和夏侯姑娘,救出險境不可!」
方古驤看出她神色不悅,皺眉問道:「諸葛姑娘,你……你……」
這一招,用得高明,恰好攻擊中了女孩兒家,尤其像諸葛蘭這等心高氣傲的女孩兒家不肯輸人的好勝弱點。
司馬剛心驚龍嘯天的見識淵博,在來歷既被叫破之下,只得坦然點頭。
驀然,諸葛蘭瞥見司馬玠不再前行,竟藏入「七絕谷」口對面的一堆亂石之後。
她見狀一怔,知道司馬玠決非等自己,定是谷口有了什麼意外變故?
如今,他是「病金剛」焦健的身份,與諸葛蘭共處,竟自己吃起醋來,嫌這位並肩而坐,都過份親熱。
諸葛蘭道:「好,有話那邊去說!」
勁風到處,「轟」然巨震,不僅枝葉紛飛,連那株參天古木的上半截,都被生生擊折!
方古驤微笑說道:「我如今也明白諸葛姑娘的心意了……」
語音至此,方古驤索過魏三奇身邊酒壺,「咕嘍嘍」地,飲了幾口,又復說道:「司馬玠問出焦健是應『七絕魔君』孟南之邀,前去『野人山』以後,焦健便絕氣死去,司馬玠覺得他這『病金剛』的身份,大可利用,從此便多了副面目!」
孫一塵聽至此處,含笑說道:「你們少用這種離間之計,我不相信孟魔君和申屠兄,會對我們……」
再復略一轉折,司馬玠已知諸葛蘭要把自己帶往何處!
肩頰相偎,蘭香暗度,本來是有情人之間的極高享受!
司馬玠又挨了一句「不是人」的窩心罵,但他除了乖乖領受之外,卻是毫無辦法。
司馬剛想不到出了這種紕漏,一時窘住,尷尬得難以答話。
孫一塵,龍嘯天,伏少陵等,幾乎是異口同聲地,獰笑說道:「誰說我們均不認識,他是朱楠!」
淳于慈聞言笑道:「有了這三位混入核心,孟南等人,怎能安枕?這『七絕谷』是必破無疑的了!」
司馬玠雖是才華絕頂之人,在這種情況下,也倉卒無以為答,https://m.hetubook.com.com囁嚅說道:「或……或許那位司馬老弟,不……不至於死……」
司馬剛自然聽從司馬玠之言,除去化裝,露出他那相當雄健的本來面目。
龍嘯天揚手飛出一點寒星,把那隻雖是後發,必然先至的小小子梭,凌空擊落。
方古驤走過一看,見魏三奇所指山谷,景色既佳,又極幽僻,遂點頭笑道:「你看好便好,隨便找個地方都行,我們是暫時結集,難道還用找個先生看風水嗎?」
朗兒一旁答道:「方師伯要喝酒兒,還不容易?」
閻亮彷彿胸有成竹地,又復喝了一口酒兒,咂咂嘴唇,含笑答道:「我對於這項問題,業已反覆思考,覺得只有一種答案。」
閻亮詫然問道:「怎麼不對?」
諸葛蘭的眼波眉語,固然傾國傾城,但司馬玠如今卻無福消受。
諸葛蘭道:「夏侯英姊姊呢?她為何不來和我們聚集一處,共同……」
諸葛蘭冷冷答道:「我並沒有混進『七絕谷』去,自然不知詳情,只是由我司馬兄的語音中,猜測而得,你們應該想想,申屠豹是對你們下毒容易?還是對我們下毒容易?」
話猶未了,司馬玠便接口說道:「他連『人』都不配稱,還配稱甚『金剛』?我認為無論我們立場或正或邪,都應該把申屠豹這廝,驅逐出『金剛』籍外。」
諸葛蘭目光微揚,看了司馬玠一眼,口中未曾答話。
龍嘯天愕然道:「司馬玠?司馬玠不是被我們製作人羹,人鍋活煮了嗎?」
司馬玠目光電掃群邪,尤其向伏少陵多盯幾眼,怪笑說道:「我再來介紹一下,夏侯女俠與司馬大俠,是一對已締盟約的未婚夫妻,故而,伏少陵兄適才舉止,有點孟浪,應該向司馬大俠,有所致歉才是!」
方古驤苦笑說道:「諸葛姑娘,你把我老醉鬼太看扁了,難道連在旁敲個邊鼓,我都不會……」
諸葛蘭臉色一轉,又變淒然嘆道:「我總算對於這位司馬兄,略盡微忱,適才在『七絕谷』,把姬元點了『死穴』……」
司馬玠笑了一笑,對孫一塵不加答理地揚眉說道:「第一位,我要介紹一位你們均已見過,卻尚均不認識的當代武林新秀奇葩!」
既然耳鬢廝磨,諸葛蘭身上那種絕代嬌娃所特有淡淡體香,也自然而然地,傳入司馬玠的鼻孔以內。
這兩句話兒,說得好重,不禁使司馬玠入耳心驚,全身一震!
閻亮微笑答道:「原來方兄是為了此事,這並非我會未卜先知,而是由於你在習慣動作之上,不知不覺地,露出馬腳,給了我判斷資料!」
諸葛蘭全身一震,瞠目叫道:「方老人家你說什麼?司馬玠兄還……還送過我罕世靈藥……」
姬利「哦」了一聲,首先面露驚容,他想不到在途中曾給她吃過苦頭的這位笑面辣手的川中女俠,業已混進了「七絕谷」內。
方古驤聞言一怔,閻亮把白果眼翻了兩翻,繼續怪笑說道:「在我們研判『諸葛司馬,夏侯司馬』,以及『是他非他,非他是他』那段期間,方兄最少曾五度拔塞飲酒,前兩次,我雖聽見,卻猜不出是什麼聲音?後來才知是開瓶拔塞,遂因事及人,判斷出藏在樹上的,定是嗜酒如命的『醉金剛』方古驤了!」
諸葛蘭聽了魏三奇此間,竟毫不考慮,胸有成竹地,應聲答道:「是司馬剛!」
司馬玠笑道:「我不是偏袒,而是持平立論,等我再介紹兩人,與諸位相見時,你們就知道我何以會『持平立論』的了!」
諸葛蘭道:「我是指司馬大哥的當前危急,夏侯姊姊的谷內危機,以及你這位真『玉金剛』,假『病金剛』的真正身份,是否索性揭開等事,綜合而言,恐怕頗難維護面面具到?」
她想了好大一會,仍無所得,遂向方古驤苦笑問道:「方老人家,我們求請『小倉公』淳于先生,去為司馬兄治療重傷,在趕到『廬山』腳下的小鎮之前,他已被『七絕群兇』擄走,你可知道他的臟腑重傷,是怎樣痊癒的嗎?」
閻亮撫掌吟道:「『諸葛司馬,夏侯司馬,天造地設,不怨不差』,我們直到此刻,才明白這四句話兒意義,而最後的『連襟並蒂,雙葉雙花』,也正是我們所樂觀厥成,一致祝禱的了!」
司馬玠失笑道:「孫朋友怎麼聰明一世,懵懂一時,申屠豹號稱『毒金剛』,又是藏在專門豢養各種毒物的『萬毒壑』中,你還要問他是在『作什麼』嗎?」
司馬剛喝道:「誰是我的同黨?」
諸葛蘭揚眉說道:「閻老人家即令猜得出我的心意,也請暫時不必說破好嗎?」
這時「八臂金剛」龍嘯天寒著一張臉兒,向司馬剛冷冷說道:「朋友,姬老四已在壑下發現了姬老二的屍體,你馬腳已露,還不放光棍點,自動報字號嗎?」
群邪一驚,孫一塵首先問道:「如此說來,你就是司馬玠了?」
淳于慈道:「這樣說來,慘遭下鍋活煮之人,並非司馬老弟……」
司馬玠接口笑道:「申屠豹表面上被你送走,實際上從另一條捷徑,秘密折回,如今是藏在『萬毒壑』下的一個極端秘密所在!」
伏少陵則滿面悻悻之色,肩上並微沁血漬,好似曾受傷損?
間亮笑道:「熊老花子的酒量方面,或許能與方兄頡頏?但功力火候方面,畢竟尚差一籌,假如是他在樹上,我不會除了『拔塞』微音之外,聽不出半絲其他聲息!」方古驤點頭笑道:「原來如此,休看這是小事,其中也包含了許多學問,並顯示了閻兄的心細如髮!」
方古驤又喝了一口酒兒,頷首答道:「打破了,我剛剛從這悶葫蘆中,鑽了出來!」
一面說話,一面徐徐闔上雙目,彷彿作甚深思?
說話之間,身形微閃,已以「千里戶庭」身法,倏然逼近數丈!
諸葛蘭關懷頗切地,急急問道:「這是什麼答案?老人家請抒高見!」
但他知道,自己只要被諸葛蘭追上,這番糾纏,必然無了無休,休想再趕回「七絕谷」口,對盟兄司馬剛,試圖盡心盡力,加以救治。
說了兩聲「只是」,秀眉愁皺,又復喃喃往下嘆道:「只是『司馬玠』到底是誰?誰才是『司馬玠』呢?」
諸葛蘭並未回答魏三奇所問,只是口中喃喃自語說道:「哦,我懂了,『諸葛司馬,夏侯司馬』之意,原來如此,只是……只是……」
這位「醉金剛」,委實嗜酒如命,邊自說話,邊自拔開瓶塞,又復飲了兩口。
原來諸葛蘭是把司馬玠帶往上次司馬玠故弄狡獪,帶領她和夏侯英去看大煮活人,害得她們肝腸寸斷的幽秘洞穴。
人隨聲至,司馬玠所扮焦健,飄然飛降,擋在司馬剛身前,先向滿地死苗,看了一眼,然後向諸葛蘭搖手叫道:「朱老弟,請暫息盛怒,聽我一言!」
方古驤道:「若不是他,他又怎會關切到使你所服『紫芝』,發揮靈效地陪你狂奔百里?」
閻亮笑道:「無論何事我們都可答應,但諸葛姑娘千萬不要生氣!」
諸葛蘭也自坐下,這角落既極逼仄,兩人再一同坐,便成了耳鬢廝磨狀態。
司馬玠因諸葛蘭的謊話編得太圓,真相信司馬剛所扮姬元,是被她點了死穴!
凡是「子母金梭」,向來是母梭先發,子梭先至,而那先發後至的母梭之中,並藏有三隻子梭,在打中敵身,梭行受阻,或到了一定時刻,母梭自爆,子梭飛出傷人,端的出人意料,厲害無比!
叫到第三聲時,因已到了無人之處,他遂把「朱老弟」敢成了「諸葛姑娘」。
群邪頓覺眼前一亮之下,龍嘯天又向司馬玠朗聲問道:「焦兄,你說要介紹兩位高人。和我們相見,還有一位是誰?怎的……」
諸葛蘭仍無慍色,並遵從司馬玠之言,背轉身形,除去化裝,恢復了女孩兒家的本來面目。
說完,便把在司馬玠下鍋之前,姬元曾對他臉上身上,細加檢驗之事,向群俠複述一遍。
孫一塵應聲答道:「申屠兄是奉了孟魔君之命,出山另有要事,不久便將趕回。」
方古驤意似不信,目注朗兒問道:「小鬼頭,你師傅之話當真?」
果然,金梭出手即爆,三隻子梭和一隻母梭殘體,齊向司馬剛激射而去。
司馬玠只得跟蹤追去,口中並連聲叫道:「朱老弟,朱老弟……諸葛姑娘……」
方古驤微笑說道:「司馬老弟的內傷剛剛復原,便在途中遇見他結盟兄長『鐵掌金梭』司馬剛……」
魏三奇只得遞過,苦笑說道:「你不要喝完,給我留上一些。」
司馬玠不答反問,目光先電掃群邪,然後緩緩說道:「我先問你,申屠豹如今何在?」
諸葛蘭等魏三奇說完,目中微閃慧光,面含嬌笑說道:「老人家,這不是小事,這兩隻『子母金梭』關係太大了呢!」
諸葛蘭自從在方古驤口中,得知真相以後,業已把司馬玠的心理,揣摩透徹,知道他決不敢當著自己,坦承一切,遂佯作驚喜地,急急問道:「怎樣有變?有什麼變?m•hetubook.com.com
諸葛蘭嘴角一撇,接口說道:「有什麼想不到?我不單知道他是『鐵掌金梭』司馬剛,並知道司馬剛是你的結盟兄長。」
方古驤身形落地,「哈哈」笑道:「僥倖我見機的早,但已深深領略到諸葛姑娘服食『紫芝』以後的功力進境!」
方古驤笑道:「諸葛姑娘,請想『玉金剛』司馬玠是位一身傲骨的少年英俠,與慣於腆顏苦纏一般世俗男子不同,他雖對諸葛姑娘極為傾心,也須先獲得一些『可為』,或『不可為』的資料,以作進退之據,假如『可為』,必永為不二之臣,假如『不可為』,則何必丟人現眼,白碰釘子?於是,他便借那『大烹活人』機會,冷眼旁觀,看看諸葛姑娘,究竟對他怎樣?」
原來谷中馳出的前逃人影,正是「辣手玫瑰笑羅剎」夏侯英,後追人影,則是「風流金剛」伏少陵。
司馬玠向龍嘯天笑道:「龍兄眼力不錯,這假扮姬元之人,正是來自關外的『鐵掌金梭』司馬剛。」
驀然間,有人喝道:「朱老弟,掌下留下人!」
故而,他無法領略諸葛蘭故意賣弄的嬌媚風情,只是皺眉叫道:「糟透……糟透……」
諸葛蘭想了想道:「還有『瘦金剛』孫一塵、『八臂金剛』龍嘯天、姬元、四名兇苗,和一位善於烹調,有『三湘第一名廚』之稱的『無雙妙手』譚家孝。」
淳于慈嘆道:「原來司馬玠老弟就是白潯陽,真所謂『千呼萬喚始出來』了……」
如此一來,這三位蓋代兇人,均面面相覷地,露出了尷尬神色!
他趕緊悄悄回轉谷內,不動聲色地,找來孫一塵、龍嘯天等,把司馬剛所扮姬元,圍住質問。
諸葛蘭道:「老人家怎來考我,眾所周知,這是白居易的千古不朽名作!」
一面說話,一面腳下加勁,展足輕功,跑成了一條淡煙似的電掣人影!
魏三奇一旁叫道:「諸葛姑娘,『他』又是誰?你怎不說出?須知我們尚悶在葫蘆之中,幾乎憋死!」
方古驤呵呵笑道:「你和我談的雖是正經事,我吟的也是正經詩呀,這『琵琶行』是誰所作?」
諸葛蘭繼續笑道:「常言道:『請神容易送神難』,孟南胸懷大志,心雄萬丈,遂與申屠豹研究合作,採取了這種上上之策,也就是先使你們中毒,不論願與不願,都非替他竭力賣命不可!等到戰敗我們,獲得勝利,便飛鳥盡,良弓藏,再把你們隨意收拾,完成他稱霸武林的意願。」
功力既已互相伯仲,則司馬玠雖然全力急趕,也頗難以把他和諸葛蘭之間的距離縮短。
諸葛蘭突抱雙拳,環拱群俠叫道:「諸位老人家,我有一事相求!」
司馬玠見追不上諸葛蘭,又懸念司馬剛被她擊倒之事,只好止住腳步。
司馬玠笑道:「你以為孟南與申屠豹之間,便真能水乳|交融,沆瀣一氣嗎?據我猜測,他們定也各懷鬼胎,均想設法控制,自為武林霸主!」
方古驤點頭笑道:「當然知道,但請你們再憋上一會兒,因為我先要把我的一樁疑團打破!」
諸葛蘭揚眉說道:「我為他……」
魏三奇問道:「姬元身份,真是不真?」
諸葛蘭雖極倜儻大方,但被這樣當眾一叫,也不禁紅雲滿頰!
諸葛蘭聽出他話中有話,目注方古驤,軒眉急急問道:「方老人家,聽你言中之意,似乎知道司馬玠兄蹤跡?」
司馬玠點頭笑道:「不錯,申屠豹是在煉毒,但你可知道他煉毒之舉,是對付誰嗎?」
這時,「風流金剛」伏少陵業已發出一陣獰笑,向孫一塵、龍嘯天等叫道:「孫兄,龍兄,孟魔君委實太厲害,也太不講場面了,想不到我們千里迢迢,受他邀請而來,卻落得個身被人制!」
方古驤呵呵笑道:「有了諸葛姑娘這句話兒,我自然不會擔心,甚至於在你捉弄司馬老弟之時,還可以在一旁敲敲邊鼓!」
經方古驤這樣一問,群俠也覺奇怪,遂把目光一齊盯在閻亮身上!
全力飛馳,何等快捷?轉瞬間,已近「七絕谷」口。
方古驤飲了幾口,神采飛揚地,繼續說道:「司馬玠老弟的一顆心兒,早就私下獻給諸葛姑娘,怎能再復接受夏侯姑娘的火般情意?於是他靈機一動,權作冰人,取了司馬剛所用的一隻『子母金梭』,送給夏侯姑娘,作為定情之物,終於撮合成了另一對英雄俠女!」
群邪都被他笑得相顧詫然,仍由孫一塵發話,向司馬玠問道:「司馬兄,我是據實相告,卻為何引起你如此狂笑?」
諸葛蘭目光一注,揚眉嬌笑說道:「還好,夏侯姊姊畢竟不凡,業已逃出伏少陵的魔爪之下,這樣一來,我們便可放手施為,不需存甚顧忌的了!」
「我不是已向焦大哥說過,今天雖殺姬元,只算是『小報仇』嗎?」司馬玠急得要想站起身形。
孫一塵訝然問道:「司馬兄此話怎講?」
諸葛蘭「哼」了一聲說道:「除非司馬玠不是人,是個妖魔鬼怪,否則,他在那等人鍋活煮之下,怎會皮骨不化?」
淳于慈撫掌笑道:「妙極,妙極,直到如今,我們才徹底明瞭『諸葛司馬,夏侯司馬』,與『連襟並蒂,雙葉雙花』的真正含意!」
這位「玉金剛」也著實懂得利用機會,在第一聲「蘭妹」未碰到釘子之下,第二聲「蘭妹」立即接口而出,把這比較親熱的稱呼,加以確定。
這兩句話兒,把群俠聽得面面相覷,疑雲滿腹!
孫一塵、龍嘯天聞言大驚,他們趕緊也自行功暗察,發現臟腑之中,中了奇毒,與伏少陵的情況一樣。
孫一塵皺眉說道:「他這等神秘地藏在『萬毒壑』下則甚?」
司馬剛早從司馬玠口中,知道她的身份,卻仍佯作不知,抱拳叫道:「尊駕怎樣稱謂?是從何處認識姬元?」
閻亮取出酒壺,喝了一口酒兒,怪笑軒眉說道:「這種奇事,就是我所說的,於情不合!」
剛才,司馬玠追不上她,如今,她又追不上司馬玠,兩人之間,始終保持了司馬玠起步時所領先的十來丈距離,無法縮短。
諸葛蘭搖頭笑道:「我不是帶你來看什麼『大煮活人』?只是由於此處十分幽秘,可以不令別人打擾地,好好和你一訴心中衷曲!」
女孩兒家多半性傲,諸葛蘭雖對司馬玠重義輕色,暗暗欽佩,卻因他不理自己,不禁又動了小性,雙眉一挑,高聲叫道:「焦健,你想跑嗎?是不是今生今世,不想再復見我?」
這時,姬利見情況不妙,遂想偷偷溜走,回到「七絕谷」中,去向「七絕魔君」孟南,通風報信。
方古驤「哈哈」一笑,口中吟道:「移船就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並遮面……」
諸葛蘭瞪了這位「醉金剛」一眼,佯作嬌嗔,撅著嘴兒叫道:「方老人家,人家和你談正經事,你怎麼吟起『琵琶行』了?」
方古驤又道:「詩是在何處所寫?」
此語一出,群俠俱都怔住!
這次卻是諸葛蘭搶行答話,她向伏少陵看了一眼,嘴角微撇,哂然說道:「伏少陵,你也是個『聰明面孔笨肚腸』的繡花枕頭,申屠豹煉毒之舉,若是為了對付我們,卻為何這等神秘地,瞞著你們則甚?」
司馬玠笑道:「所謂『朱楠』只是一頭一尾,中間還少了一個『葛』字,這朵武林奇葩,不是鬚眉男子,是位巾幗英雄,她就是名驚四海,藝震八荒的『粉黛金剛』諸葛蘭!」
司馬玠見諸葛蘭並無慍色,不禁心中狂喜,低低說道:「蘭妹莫急,我先出去把本相揭開,然後再指明請你。」
話猶未了,司馬剛健腕翻處,一大一小兩隻「子母金梭」,已自發出。
司馬玠聽了諸葛蘭這等說法,遂也毫不遲疑地,隨同進入。
司馬玠詫道:「你怎麼會知道他不是姬元?」
諸葛蘭目閃神光,冷冷說道:「這還不夠?」
諸葛蘭白他一眼,佯嗔說道:「方老人家,你既然早已來此,怎不露面,卻鬼鬼祟祟地,藏在樹上則甚?」
諸葛蘭目注閻亮,詫然問道:「閻老人家,你……你發笑則甚?」
方古驤拉著諸葛蘭,走向一邊,低聲笑道:「諸葛姑娘,你是聰明人,你應該知道這一路間,我故意避開,把你獨自撇下之意?」
說完,向諸葛蘭藏身之處,微一招手。
雖然如此,諸葛蘭為了仍使司馬玠於一時之下,摸不透究竟起見,不得不隨後追出洞來,並向司馬玠嬌笑叫道:「焦大哥,你不是一向表示對我好嗎?今日怎這等絕情,不肯和我共傾肺腑地,親熱親熱?」
司馬玠「哈哈」大笑,指著自己鼻尖,揚眉答道:「龍嘯天,你也是老江湖了,難道對於『眼前有佛,何必靈山』這兩句話兒的所含意義,都沒有聽說過嗎?」
閻亮盲人心細,含笑叫道:「諸葛姑娘,我猜得出你為何要我們嚴守這項秘密之意。」
然後搶前一步,伸手把那隻母梭接住。
諸葛蘭見了他的窘狀,不禁心中暗覺得意,但表面上,卻佯作嬌嗔說https://m.hetubook.com.com道:「服食『紫芝』之後,不僅癒我重傷,並使我內功修為方面,精進不少,簡直恩同再造,怎還說小事,小妹正覺無論如何也難報焦大哥於萬一呢!」
方古驤詫道:「諸葛姑娘,你怎麼不高興了?」
諸葛蘭失聲叫道:「魏老人家,你說什麼?姬元曾用『子母金梭』打你?」
司馬剛老遠看見諸葛蘭走來,眉頭一皺,趕緊命一兇苗,去找司馬玠所撈的「病金剛」焦健。
閻亮微笑說道:「如今可以來推敲那兩句最費人尋思的『非他是他,是他非他』了,從『是他非他』一語想來,諸葛姑娘所目睹慘被入鍋活煮的『玉金剛』,也許並不是真正的司馬玠老弟?」
司馬玠苦笑問道:「諸葛姑娘,你準備到何處與我談話?」
諸葛蘭皺眉說到道:「司馬兄的話雖不錯,但夏侯姊姊人在『七絕谷』中,不知伏少陵那賊,對她……」
方古驤道:「這疑團便是由你搞出來的,你這老瞎子耳力再好,又怎能聽得出樹上是自己人呢?」
司馬玠笑道:「蘭妹靈心慧思,如見孟南、申屠豹等臟腑,說得絲毫不錯……」
縱出未及兩丈,腦後已起疾風。
諸葛蘭任他喊叫,不加理睬,只是展盡身法,電疾前馳。
當下,諸葛蘭便把自己路遇白潯陽,告知司馬剛司馬玠兄弟,準備戲耍群魔之事,加以敘述。
龍嘯天道:「司馬玠呢?」
方古驤「哦」了一聲,揚眉又道:「你為何猜出是我,而不猜是另位也復嗜酒如命有『風塵酒丐』熊華龍呢?」
閻亮聽完,揚眉說道:「若照『非他是他』一語,參詳起來,這八人表面均非司馬玠,實際卻有司馬玠在內。」
方古驤目注淳于慈道:「淳于兄,你不要只是感嘆『千呼萬喚始出來』,須知下面還有一句『猶把琵琶半遮面』呢?」
群俠之中,若論耳力,自以「瞽目金剛」閻亮最佳,他一聽諸葛蘭有所動作,便急忙搖手叫道:「諸葛姑娘,是自己人……」諸葛蘭雖聽閻亮喝止,因係凌空出手,內力既吐之下,無法再復卸勁。
諸葛蘭這次倒不躲他,滿面笑容地,微揚秀眉說道:「你跟我來,自然有好地方供我們促膝深談,須知我也有好多話兒,想跟你說哩!」
諸葛蘭微一頷首,軒眉說道:「這樁事兒,頗有趣味,相信不單是我,在場之人,誰也相當關切,亟於揭開其中內幕!」
因為她心中明白,司馬玠既然假扮「病金剛」焦健,混入魔巢,成為孟南心腹,又有司馬剛、夏侯英為助,定在「七絕谷」口,有所佈置,設法阻止俠義人物,先期闖入險境!
諸葛蘭搖頭說道:「不行,我憋了一肚子氣,忍不住了!」
「七絕魔君」孟南因那壑下有道甘冽佳泉,故而釀酒藏酒之處,均在壑底。
先前,他以「病金剛」焦健身份,與諸葛蘭促膝秘洞之時,是在大受活罪!
這聲「焦大哥」,叫得司馬玠受寵若驚,如奉綸音地,坐了下去。
方古驤道:「司馬剛確想搶救,但為司馬玠所阻,他認為大可利用這一機會,混入魔巢,給『七絕魔君』孟南,來次沉重打擊!」
司馬玠大吃一驚,失聲問道:「你……你也知道……我是……」
閻亮笑道:「方兄有什麼疑團?」
諸葛蘭接口笑道:「你難道忘了你也吃過她的苦頭?我夏侯姊姊,是有名的『笑羅剎』,人又美豔絕倫,伏少陵定是在她笑靨相向,色授魂飛之下,挨了她的『玫瑰奪魂刺』!」
司馬玠不等龍嘯天話完,便即微微一笑,接口揚眉說道:「另外一位就是『玉金剛』司馬玠!」
閻亮笑道:「我認為就是姬元,以『是他』來檢驗『非他』,自然不會檢驗出什麼破綻?」
但司馬剛的「子母金梭」,雖然厲害,這回卻遇上「八臂金剛」龍嘯天這專門研究暗器的大行家,以致徒勞無功。
諸葛蘭先是一怔,旋即恍然大悟地,軒眉嬌笑說道:「對了,對了,我夏侯姊姊還對我說過司馬玠兄平時的英挺風神,不是本來面目,他本來面目,並不怎樣漂亮,但夏侯姊姊倒蠻喜歡他粗豪英武的男兒氣概!」
方古驤笑道:「這不是捉弄,我有極正當的理由,替司馬老弟辯護!」
兇苗才進谷內,諸葛蘭便從容緩步地,走到谷口,向司馬剛笑叫道:「姬老二,你家孟魔君的確德高望重,交遊四海,來的祝壽之人,真不少啊?」
諸葛蘭故意把眼眶一紅,低聲答道:「不瞞焦大哥說,小妹本對那位『玉金剛』司馬玠兄印象極好!」
諸葛蘭冷哼一聲答道:「在那同一個幽僻洞穴之中,你把我騙得更苦之事,難道就忘懷了嗎?」
閻亮笑道:「由此看來,與『辣手玫瑰笑羅剎』夏侯英姑娘,互訂婚約的,不是司馬玠老弟,而是司馬剛老弟。」
諸葛蘭對於他們不肯客氣,手腳各一施展,便告紛紛了帳!
因為他對諸葛蘭愛之深畏之切,生恐當面鑼對面鼓的這樣一敲,諸葛蘭女孩兒家臉薄,可能不但不喜,反而轉羞成怒,立與自己決裂,弄得不可收拾!
諸葛蘭搖頭答道:「沒有!」
諸葛蘭知他裝腔,也不點破,「咦」了一聲,皺眉說道:「姬老二,你怎麼這等健忘,我叫朱楠,先前不是隔著那道山壑,和你見過一面嗎?」
群俠聞言,各自一愕?
諸葛蘭一睜雙目,慧光一閃,含笑說道:「我如今對於其中巧妙,業已大半瞭解,只有最後一點,尚自參詳不出!」
關心盟兄生死之下,這位「玉金剛」,自然綺念全消,不敢對諸葛蘭加以理會,只是電掣飛馳,撲向「七絕谷」口。
其中只有「瞽目金剛」閻亮,嘴角間仍掛笑意。
諸葛蘭見群俠業已覓好地頭,便先行告別,獨自離去。
諸葛蘭搖手叫道:「不對,不對……」
諸葛蘭先是一怔,心中有點被忽視的怏怏不悅之感!
姬利心膽一寒,再想閃避,已自不及,被諸葛蘭凌空擲來的一根短短樹枝,貫穿頭顱,屍橫就地!
方古驤見勸她不聽,不禁雙眉深蹙!
一面說話,一面引袖擦拭眼角,彷彿心酸難忍,珠淚欲墜模樣。
語音頓處,目注司馬剛道:「司馬兄,如今已無遮掩必要,你就索性露出本相來吧!」
她殺卻群苗,故意朗聲叫道:「司馬兄英靈不遠,我今日先殺姬元,為你報仇雪恨!」
諸葛蘭急急叫道:「是誰?老人家莫弄玄虛,快……快點說呀?」
諸葛蘭點頭說道:「當然知道,老人家是想讓我和司馬玠所扮的『病金剛』焦健,多多接近!」
諸葛蘭撅著嘴兒說道:「怎麼樣?老人家是不是不許我去?」
龍嘯天詫道:「焦兄,你今日說起話來,為何有點偏袒對方呢?」
諸葛蘭笑道:「我也是剛剛從魏老人家所說的『子母金梭』之上想起,如今我再說樁途中遭遇,給諸位聽聽。」
魏三奇道:「諸葛姑娘,你仍然以為那姬元不是司馬玠老弟所扮?」
司馬玠遂得意洋洋,從石後緩步走出。
因為「女屠戶」馬二娘,正是「辣手玫瑰笑羅剎」夏侯英所扮,司馬剛聽得孫一塵竟請「風流金剛」伏少陵去對她侮辱,怎的不驚?怎的不怒?
方古驤看她一眼,含笑問道:「諸葛姑娘,我先問你,在司馬玠老弟,見了你廬山面目,知道你就是『粉黛金剛』諸葛蘭後,除去挨了你一記內家重掌之外,可曾聽過你的半句溫話?見過你的一絲笑靨?」
司馬玠發現她的意圖之後,詫然問道:「諸葛姑娘,你帶我來此則甚?莫非你也獲得什麼……」
司馬玠的功力,本來的確高出諸葛蘭一二籌,但如今因諸葛蘭服食紫芝之下,功力大增,竟與他已可互相伯仲。
方古驤怪笑道:「答應,答應,一定答應,為了表示我絕不向司馬老弟走漏消息起見,從今後我不再單獨行動就是!」
一語方出,「瞽目金剛」閻亮首先怪叫一聲,翻著白果眼兒問道:「司馬剛?諸葛姑娘是說那以『五行掌』力,既十二隻『子母金梭』馳名,一向在白山黑水間,行俠仗義的『鐵掌金梭』司馬剛嗎?」諸葛蘭點頭說道:「正是,司馬剛也是司馬玠結盟兄長!」
「潯陽江頭」四字才出,這位「粉黛金剛」的妙目之中,已閃出智慧光茫!
司馬玠悄然說道:「夏侯姑娘真有一手,居然能把伏少陵給……」
這種斷語,頗使群俠為之吃了一驚!
諸葛蘭點頭說道:「方老人家快講,我也要聽聽其中究竟。」
方古驤笑道:「自從『矮金剛』歐陽高兄,為他求醫去後,司馬老弟便發現你們以『劍道』對『天心』,所得的姜夫人贈送的那張藥方妙用,於『鐵掌金刀』聞人善醫寓中,照方服藥,故而他人雖被擄,在途中傷勢已癒!」
司馬玠這聲「蘭妹」出口,方始警覺,心中不禁怦怦亂跳地,偷眼暗瞥諸葛蘭的喜怒神色。
方古驤接口笑道:「我知道你為他求請淳于先生,治療重傷,又為他涉險深入魔巢,向孟南索取『金蠶毒蠱』解藥!」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