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桃木神劍

因此,她口中說著,回頭對司馬玠立身之處招手瞧去。
司馬玠只好道:「難道要我哭!」
司馬玠不解道:「為何發笑?」
那頭陀冷冷一哼,並不說話,伸出黑黝黝的手,五指箕張,向著傅書香一步一步緩緩的欺近。
第三,方古驤與「風塵酒丐」加上「神力金剛」,又是嗜愛杯中物,在船中可以終日飲酒談心,享受兩岸風光,沉溺醉鄉。
司馬玠微笑依舊,朗聲道:「我認為二位的拼鬥毫無意義,徒自傷了和氣,也必然分不出軒輊來!」
傅書香朗聲道:「可是,他們較量了二十多年!」
司馬玠不由一楞道:「有什麼大事?」
傅書香道:「請講吧!我聽完了再去通報!」
司馬玠並未發作,只道:「是的!」
由於他心急著趕路,所以身法之快,如同離弦之箭,掠過了千重奇峰,轉眼已經到了陰陽谷口。
諸葛蘭不屑地道:「廢話,我鬥伏氏母子,用不著你撐腰!」
司馬玠只顧滔滔不絕地道:「二位上承師命,既有絕世武功,為何不在武林之中先做些驚天動地之事,以報答師恩,卻把師門的些小不關痛癢的事,當做了首要的大事,豈不是輕重不分?本末倒置!」
然而,傅書香已充耳不聞,去個無影無蹤。
傅書香十分凝重地道:「方古驤還有另外幾個正派人物,此刻正被困在黃岡赤壁!」
司馬玠道:「可是,我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我不能眼巴巴的聽由傅姑娘涉險去闖陰陽谷!」
司馬玠伸出手掌,如數家珍地道:「與方老人家同行的,有『瞽目金剛』,有『神力金剛』,有『小倉公』師徒,還有『風塵酒丐』,以及潛龍古堡的『神手大聖』,更有我盟兄司馬剛,『笑羅剎』夏侯英,這些人哪一個也不是好惹的,憑『四毒』兄弟,恐怕辦不到!」
傅書香也道:「打完了再說不遲!」
漸漸的,由紫變灰,由灰變白。
了明莫明其妙地道:「什麼?」
傅書香道:「我進入陰陽谷,不見一人,趕到谷中才遇見了幾個看守的粗工婦人,她們告訴我……」
傅書香一伸手道:「拿來!」
諸葛蘭俏立湖心亭畔,負氣地道:「我知道,你既送了我一株『千年紫芝』,又在天地教中救了我一命,就以為對我天高地厚之恩是嗎?」
同時,司馬玠也看得出傅書香一臉的正氣,不是邪魔外道一流,存心為正派中保存一點元氣。
兩位姑娘都有不愉之色,望著場中的司馬玠。司馬玠含笑頭點不迭道:「不為什麼,更不是聯手攻擊哪一個!」
傅書香的臉一陣發熱道:「這麼說,為了我使你們小倆口鬧了彆扭,真不好意思!」
她帶起笑聲,人已穿向湖心亭。
傅書香又道:「我進入陰陽谷,第一個就碰見了她,她招待我一番,像講故事似的嘮嘮叨叨,我也裝做沒事人一般,隨話問話,引她合盤托出!」
司馬玠道:「我有什麼不對?」
傅書香笑道:「你錯了,我是女人,所以女人的心事我最瞭解,她不是真的要與你拼命!」
諸葛蘭氣得臉色鐵青,手中竹劍一震,跨步喝道:「司馬玠,我剝下你這張騙人的皮來!」
司馬玠仰面對著遠山,半晌無言。
他一時沒了主意。
傅書香一本正經地道:「大師說得對極,不過……陰陽谷的規矩,誰也不便破例!」
了明道:「機密也不怕你們陰陽谷的人知道,況且,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傅書香不由展顏露齒一笑道:「嘿!說出來也好笑,那老婦人乃是家師當年的炊婦,如今在陰陽谷充當粗工,當飛天蜈蚣來時,她正在打婦客房,在內間裏一字不漏的聽個明白,記在心下,鬼使神差的遇上了我!」
說著,又幽然一嘆道:「唉!都是諸葛蘭,要是我們三個人不分開,她不但是一份力量,而且心思靈敏,也許拿得出一個可行的辦法!」
傅書香道:「有呀!」
先前,司馬玠上手就用七成力道。所以了明說不出話來,此刻還不知死活的想用「護法」來嚇唬人。
司馬玠道:「我不覺得我有什麼不對之處!」
傅書香不解地道:「你這是做什麼?」
詩人曾描寫著:「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誰知傅書香不答反問道:「你可知道他們是怎樣被擒的?」
傅書香心中不由道:——禿驢!你該死了!
司馬玠反而遲疑不前,正待運功發聲招呼。
傅書香也眉鎖秋山地道:「我原打算到黃岡七殺堡去見機行事,如今遇上了你,那是再好也沒有了!」
傅書香嬌叱道:「廢話!江湖上講究的是一個『前傳後效』,管他理由不理由!」
司馬玠侃侃而道:「此刻離中秋節尚有月餘,二位何不在此約定,在一月之中前往陰陽谷,誰消滅了他母子二人,誰就算勝者,不然,只好認輸!」
她的一雙星目,有一種羞答答的光彩,說不出的嬌柔。
她說著,自己先在另一個石塊上坐下來,才道:「昨夜,四更時分,我才進入陰陽谷,誰知,谷中空空如也,只剩下了三四個老弱傭婦,在谷中看守!」
諸葛蘭一揚柳眉道:「哼!你一而再的化身『病金剛』戲弄我!是什麼意思?」
喊叫聲中,振腕上劃,手中的鋼骨摺扇……
諸葛蘭不由搖頭道:「傅姑娘,這是上一輩的一時意氣之爭,並沒有什麼必然要拼命較量一個長短的道理!」
傅書香竟搖搖頭道:「沒有!」
傅書香道:「我也不是爭名奪利呀!」
司馬玠冷笑道:「瞧什麼,大師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升天的一周年!」
司馬玠只好點頭不迭,口中卻道:「你進了陰陽谷可曾見到……」
司馬玠道:「不知道!」
傅書香忙不迭地道:「失敬!失敬!」
傅書香道:「雷響天下聞,誰不知黑虎八僧!」
司馬玠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應承不是,不應承也不合適。
傅書香搖搖頭,一副莫可奈何的樣子道:「除此之外,你可以打進去,先把我倆重傷了!」
傅書香又道:「飛天蜈蚣特別強調在岸上無法掌握,所以來請伏氏母子,前去押運!」
這一招來得突然,出勢之猛,令人咋舌。
諸葛蘭先前是一百個不願跟傅書香動手。
那黑影來得好快,轉眼之際,落在陰陽谷口的大樹梢頭,稍一借力,飛矢一般,落在司馬玠與傅書香立身的谷口三丈左右。
「病金剛」驚呼一聲:「哎呀,姑娘!你?」
所以,她微微一笑,低沉沉地道:「傅姑娘,我們有殺父之仇?還是有滅門之恨?」
諸葛蘭一向是從不讓人,何況以修為功力來講,自料比傅書香勝上一籌。
司馬玠尷尬異常,木然目送諸葛蘭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裏。
了明聞言哈哈一笑道:「www•hetubook.com.com哈哈!你為何不早說出來,差點把洒家都急出汗水來了!」
傅書香甜甜一笑,接著道:「據那留守的老婦人說,昨天正午,忽然來了一個江湖飛賊叫什麼『飛天蜈蚣』的……」
司馬玠不好意思再有疑竇,但是口中卻道:「這個老婦人倒是有心人,她既湊巧聽到,又記得詳細?」
傅書香煞有介事地道:「拜帖!紅柬,或者是章會首的書信!」
司馬玠道:「在水中據我所知,『四毒』兄弟也只有『青竹蛇』與『癩蛤蟆』有幾手三腳貓!」
司馬玠含笑道:「請問,二位認為『白髮金剛』伏五娘的功力如何?」
司馬玠也覺出自己太猴急,不由笑道:「我……我……」
原來是一個黑衣頭陀。
諸葛蘭叫道:「什麼道理!」
諸葛蘭忙道:「牽強附會,絕對不是,喏!現在有一個『天馬行空』在這兒!」
傅書香連道:「不!不!她特別說『方古驤等一行,全部落網,一個不漏!』」司馬玠大搖其頭道:「絕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一面急走幾步,一面對司馬玠使了一個眼色,做了一個鬼臉。
司馬玠又道:「這豈不是四全其美的事嗎?」
傅書香奇怪地道:「她沒同你在一起?」
他不便說傅書香功力不濟,或者是鬥不了伏氏母子,囁嚅一陣,才接著道:「怕伏氏母子不光明正大的與你見面,你一個人容易被他們騙過!」
她的星目一斜,瞟向傅書香。
廬山的雲霧,是常年不斷的。
諸葛蘭因見這位「桃木劍」的傳人傅書香,生就一副美人胚子的面孔,又是一臉的正氣,再由眼神上看,功力修為,也不是庸庸之輩。
傅書香見他囁囁嚅嚅的,不由道:「你太擔心方古驤他們的安危是嗎?」
二位姑娘不由互望了一眼。
傅書香當然也體會得到。
諸葛蘭道:「不用你嘮叨了!」
司馬玠苦苦一笑道:「沒有!反正要到七殺堡再說,現在還說不上什麼主意來!」
因此,司馬玠一改樂觀的看法,祖喪地道:「果然如此,那一齊落入『七殺堡主』手裏,似乎大有可能!」
傅書香點頭道:「一眾群雄的性命,加上正邪兩派的鬥爭,萬一有個失閃,便後悔不及了!」
同時,她與「玉金剛」司馬玠的事還沒有「了」。
傅書香不由心中一震。
了明被她捧得輕飄飄的,如同在雲霧中一般,舔舔厚嘴唇道:「告訴你不妨!」
因此,心中微微一震,覺得有一種安慰的感受,甜蜜的意味,也有說不出的感激。
傅書香也嬌叱道:「聯手嗎?」
她放下手中將已結好的金箍亂髮,探手抽出腰際的桃木劍,驕叱道:「死還作惡的兇僧!」
他上前幾步,拱手道:「大師!請!」
「風流金剛」伏少陵,「白髮金剛」伏五娘,可是邪道中的「頂尖高手」,尤其伏五娘,乃是「強中之強」金剛中的最高人物。
司馬玠道:「為的什麼?」
傅書香頷首道:「當時,據那老婦人說,伏五娘也不大相信這回事,所以問得十分仔細,飛天蜈蚣當然不敢隱瞞!」
司馬玠連連點頭道:「知道,他們弟兄四人,人稱『韓門四毒』,老大韓之元,人稱『青竹蛇』,老二韓之亨,外號『長尾蠍』,老三名叫『癩蛤蟆』韓之利,老四就是『飛天蜈蚣』!」
那頭陀長髮披肩,金箍紮頭,一件烏黑夾衲,敞胸露出茸茸黑毛,芒鞋布襪,魁梧兇狠,濃眉虎目,駝鼻獅口,黝黑皮膚生滿了汗毛。
而心性孤傲的諸葛蘭,是天生的傲氣。
「啊!」
因為,縱然「桃木劍招」與「龍門十劍」在伯仲之間,而諸葛蘭的內功修為卻要高過傅書香一層。
傅書香卻道:「先師只告訴我『竹木劍不並存』!」
了明在懷內取出一面血紅的腰牌,遞給傅書香才道:「喏!這是『血光令』,光憑幾句話,伏總護法未必盡信,有了這,就萬無一失了!」
這不啻是晴天霹靂。
諸葛蘭道:「陰陽谷我是去過的,敢不敢那要看你的了,我也不妨告訴你,白髮金剛兇狠,風流金剛風流,憑你,逗風流金剛容易,鬥白髮金剛只怕……哈哈……」
傅書香徐徐地道:「我那師叔方古驤等,就是落在『七殺堡主』夏鐵牛的手內!」
她是要把司馬玠也拉進這場奇妙的漩渦裏來。
司馬玠沉吟了片刻道:「這消息也是那老婦人告訴你的?」
二人又道:「與乃母不相上下!」
司馬玠道:「陰陽谷如同虎穴龍潭,伏氏母子又是心狠手辣,傅書香一人,恐怕凶多吉少!」
「病金剛」一抓自己的臉,揭去面具。原來,哪裏是「病金剛」焦健,分明是器宇昂藏,玉面俊美的「玉金剛」司馬玠。諸葛蘭這才對傅書香道:「喏!這位是『天馬行空』岳震天的繼承人,你傅姑娘有興致,也可以找他!」傅書香先前遠遠看見司馬玠,有月色迷濛中,無法分出俊醜。
傅書香不明白地問道:「什麼理由?」
司馬玠不知傅書香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也不由望著她發呆。
不料,諸葛蘭氣呼呼地道:「哦!瞧你那份神氣!」
傅書香不由嚇出一聲冷汗,退後半步道:「你……你……你沒死!」
傅書香卻不動手,先對「玉金剛」司馬玠道:「你不要走!我有話跟你說,看我先打發了她那枝竹劍!」說完,手中「桃木神劍」忽然一晃,挽出個六七尺的劍花,沉聲道:「請!」
顯然的,他對「白髮金剛」伏五娘,也有幾分怯意,不敢冒犯!
傅書香道:「既然他沒有用處,就打發了他吧!」
諸葛蘭道:「就從你說起!」
司馬玠雙手一攤道:「二位!我有三點說明,話說完之後,比不比鬥不鬥,由在你們二位,我司馬玠不插一詞!」
她說到這裏,忽然紅著臉,「噗嗤」笑了出來。
一陣腳步聲息,由山澗之處,冒出一個亂髮頭陀上來。那頭陀與死去的了明模樣一般,只是手中多了一個包袱,頭上少了一個金箍。
諸葛蘭道:「你自己想!」
在諸葛蘭心中,這一眼是如同服了一帖清涼劑,她可以從司馬玠的眼神中,看出無盡的情意來。
那頭陀冷冷的咧嘴露出一排白牙,咬緊著道:「你要動手!可知道本大師已死了一次,此時刀劍不入,水火不浸!」傅書香不由打了一個寒顫。心想——聞聽人言,僵屍是刀劍不入,不知真假!
傅書香道:「我?我今年二十五歲了,當然比你大,只是可不敢叫你老弟!」
了明做夢也沒想到腕脈落在司馬玠的手中。
傅書香接著道:「他們說,三天前,伏五娘母子回轉陰陽谷,整頓一切,打算把陰陽谷的精壯,全部集中到珞珈山去……」
傅書香爽快https://www.hetubook.com.com地點頭道:「認定那柄竹劍了!」
傅書香也柳眉深鎖地道:「據『飛天蜈蚣』對伏五娘說:『醉貓還在捧著酒罈子,咱們就把船給翻個底朝天』!」
傅書香不答反問道:「你知道這個人?」
司馬玠已待發作……
終於,直硬硬的,一雙怪眼翻出眼眶,怕人至極。
司馬玠一撒手道:「倒!」
敢情他把司馬玠看成了陰陽谷的守護樁卡。
傅書香不由放聲一笑道:「哈哈哈哈!你又不是書呆子!以後該想通一點!」
此刻不由一楞道:「大師!還有事?」
忽然——谷內一點黃影,風馳電掣的奔了出來。
片刻——
諸葛蘭大聲道:「既然如此,你見了那扇子為何不叫陣以分高低?」
傅書香道:「那太好了!他是我父親的盟兄弟!」
司馬玠苦苦一笑,搖頭道:「姑娘!你猜錯了!」
傅書香奇怪道:「有何漏洞嗎?」
黃衣女子朗聲道:「有!」
司馬玠也覺一懍。
司馬玠道:「她以為我衛護著你,一生氣,就跑了!」
司馬玠微微一頓,又道:「二位要比拼,我司馬玠不敢攔阻,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建議,請二位酌量,這就是我的第三點說明!」
司馬玠忙分辯道:「那是權宜之計,第一次是想進『七絕谷』,第二次是為了要混進天地教!」
這時,了明已聽出了端倪,也對著司馬玠瞧了兩眼,心忖:原來他是「玉金剛」!
司馬玠緩緩的低下頭來,微微頷首道:「走!」
傅書香正色道:「你可認識『醉金剛』方古驤?」
因此,諸葛蘭必勝無疑。
司馬玠好笑道:「熟絡?她在找我拼命呢?」
傅書香也氣道:「少在嘴上發狠,見過真章再說!」
司馬玠紅著臉道:「叫我司馬玠好啦!」
司馬玠笑道:「在下司馬玠!」
司馬玠不由嘆息了一聲道:「臭味相投自是意料中事,不過,江湖上又多了一個血腥集團了!」
只是諸葛蘭一時不好改去先前咄咄逼人的氣味,仍舊鼓著小嘴道:「吞吞吐吐幹什麼?說呀!」
傅書香覺著諸葛蘭言談話語之間,有一股吸引人的意味,條理清晰,冷靜親切的感覺。
誰知,傅書香搖手不迭道:「不然!不然!還有一個『翻江老鼠』蔣小平,算得上水上一把好手!」
司馬玠忙道:「盡扯這幹嘛?究竟陰陽谷中發生了什麼變化?我們要趕到黃岡赤壁做什麼?」
此刻司馬玠自己當面承應做她的弟弟,自然是一種難得的事。
那頭陀壓低嗓門,粗聲粗氣地道:「了明來向你索命!」
傅書香道:「千真萬確!」
他舉起摺扇要化劍招,不由朗聲一笑,一個「倒轉回輪」霍地退後丈餘,躲過劍招,對著自己手中的鋼骨摺扇大笑道:「壞就壞在這柄扇子上,露出我的馬腳來了。」
傅書香指了指谷口邊一塊大石道:「說來話長,坐下來!」
他這一席話雖然口口聲聲說的是「二位」,但卻不斷用一雙劍目掃向傅書香。
了明如同白癡一般,四下一瞧道:「荒谷中,請到哪兒去!」
司馬玠道:「我不是內急,乃是口渴,到山澗去喝些泉水!」他說完,也不等傅書香答話,抓起了了明的衣物,又拖著了明的屍體,逕向流水潺潺的山澗而去。
傅書香道:「沒有!」
她口中說著,身形已一躍而起,諸葛蘭豈肯後人,在夜空中相繼飄然而去。
傅書香聞言嬌笑不已道:「妙!妙!」
諸葛蘭不由心中一震,私忖「桃木神劍」?「桃木劍」尚曉雲,據「竹劍夫人」說,不是早已死去兩年了嗎?為何……
傅書香道:「可是!師……」
語落,人已陡然而起,斜射三丈。
傅書香道:「是的!這個詭計,就是蔣小平的最大傑作,也是他一手包辦!」
因此,她索性一跺腳道:「你去儘管去,不要假樣假式的難以為情,告訴你,本姑娘沒有這份閒情逸致!」
司馬玠不由道:「此話從何說起!」
在這種情形之下,難就難了中間人了。
第二,一路來翻山越嶺,眾人可都辛苦夠了,難得有休息的機會,計算中秋之約,搭船是最適宜不過的了。
司馬玠央求地道:「蘭妹妹!我們一起去!」
此言一出,司馬玠不由大驚失色,劈口道:「哦!真的?」
傅書香「哦」了一聲道:「哦!一群毒物,不是好人!」
因為,此刻的傅書香,的的確確是「師命難違」,再說,她衡量諸葛蘭的年齡,縱然得了「竹劍夫人」的真傳,自己也有把握取勝。
那黃衣女子橫劍當胸,冷笑道:「見過嗎?」
諸葛蘭紅著雙頰道:「她們是為了愛情糾紛,說一句俗語,也就是爭風吃醋呀!」
傅書香點頭道:「原來如此,我想章會首請大師父跑一趟,一定是重要的大事!」
傅書香如夢初醒,幽然道:「你是……」
傅書香認真地道:「我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或許是機密大事哩?」
傅書香見司馬玠十分憂急,一句逼一句的不斷追根究柢,不由笑道:「話要一句句說,飯要一口口吃呀!」
那黃衣女子冷聲道:「哼!不要瞎胡猜了,告訴你吧!姑娘我就是『桃木劍』的傳人,傅書香,尚曉雲正是恩師!」
黑衣頭陀跨上一步道:「洒家黑虎八僧之一的了明,奉了章會首之命,有事要面見伏五娘,快去通報!」
忽然對面山窪內沖起一道龐大的黑影。
諸葛蘭道:「為什麼?」
司馬玠不由笑道:「對!你太聰敏了!」
傅書香似乎十分欣賞司馬玠的這份豪情,一豎大拇指道:「好!夠男子漢,大俠士的風度!」
她並不知道諸葛蘭曾服食過千年紫芝。
這時,司馬玠已剝下了明的外衣,外褲、布襪。他微微一笑道:「傅姐姐,你快點結好髮套,我去去就來!」
七月的廬山,雲霧嫋繞。
了明催促道:「快去通報!」
傅書香道:「沒有理由,先師的遺命!」
傅書香雖然膽大,但這死而復生的「僵屍」卻是令人毛髮倒立,悚然無主。
他不禁大笑起來。
口中喝著,腳下橫跨一步,不丁不八,桃木劍已交到右手,抱元守一,待機欲發。
然而,司馬玠已冷冷一笑道:「本當留你一命,可是,我要用你這身衣服!」
因此,她一時望著司馬玠凝神而視,忘了回答諸葛蘭的話。
人影電芒似的一撲。
司馬玠朗聲笑道:「哈哈,假若你真是二十五歲,叫我弟弟是應該的。」
司馬玠道:「蔣小平進了七殺堡嗎?」
但見,陰陽谷一片沉寂,竟連一個明樁暗卡也沒有。
司馬玠不禁把心中一塊大石放下,朗聲道:「傅姑娘!傅姑娘!」
傅書香冷然道:「師命言猶在耳,不必有何解說!」
諸葛蘭芳心稍慰,她感和-圖-書覺到司馬玠的話理,有責備的口吻,而這責備,卻是對著傅書香而發。
諸葛蘭叫道:「別人逼著我,我也不能不應付三招兩式!」
傅書香一本正經地道:「除非你把要說的事,一字不漏的先告訴我,由我進去先說明,谷主一定會請你進谷,再詳細的詢問一番!」
了明的一雙兇眼,頓然失去了光彩,望著傅書香,似有乞憐之意。
司馬玠緊走一步,湊到了明的身側,探腕一抓,三指已搭上了明的右手腕脈,冷然道:「就在這兒!」
諸葛蘭道:「好一篇大道理!」
司馬玠插口道:「她們說些什麼?」
司馬玠由石上一躍而起道:「有這等事!」
司馬玠道:「茲事體大,不可不預計而行!」
傅書香俏皮地一笑道:「那要我叫你什麼?」
司馬玠被她看得不大自然,拱手道:「傅姑娘!」
了明急道:「我奉了章會首的面諭,有口信要面見你們谷主,自己人用什麼拜帖紅柬的!」
他一口氣侃侃而談,似乎是放下了不少心事,表示著「絕不可能」!
司馬玠半晌才道:「你認為這消息絕對可靠?」
說著,一雙劍目,睇視著傅書香。這神態分明有疑問之意,不解之處!
傅書香說:「這四個毒物,如今都投入了『七殺堡』的門下,做了『七殺堡主』夏鐵牛的座上客了!」
傅書香認真地道:「那幾個老婦,對武林中事毫無所知,她們的話假不了!」
了明痛得哼哼唧唧,額頭上隱隱見汗。
司馬玠略略卸了三分勁力,只用了兩成的功力,抓緊了了明,笑道:「傅姑娘!你了不起!」
傅書香故作不經意地道:「這事七殺堡的『飛天蜈蚣』已經來過了,谷主已答應下來!」
諸葛蘭認真地道:「傅丫頭的人都走了,你還焦急地叫道:『別走呀!好商量呀!』你為何不追上去呢?」司馬玠正色道:「按道理,我們真該追上去!」
司馬玠心中焦愁萬分道:「他……」
司馬玠不由連連拍手道:「大有可能!大有可能!」
傅書香恭謹地道:「久聞大名,如雷貫耳!」
了明又神秘地道:「第二件事比較重要!」
傅書香朗聲應道:「不錯!是我!」
傅書香也是個心高氣傲的人物。
傅書香卻道:「有話就快說吧!」
司馬玠道:「解釋明白也就沒事!」
傅書香見他說得津津有味,不由笑道:「儘管誇口,還沒把如何比法說出來!」
黃衣女子朗聲而笑,道:「哈哈哈!難道『竹劍夫人』沒有交代你,想不到你既然敢用竹劍,卻認不得『桃木神劍』!忒也的笑話了!哈哈哈!」
司馬玠實話實說道:「我是怕傅姑娘你一個人……一個人……」
司馬玠也不由紅了臉道:「小倆口!傅姑娘!你……你……你言重了!」
敢情正是「桃木劍」傅書香。
諸葛蘭一撇嘴道:「瞧!這份勁!真是……哼!」
他苦笑道:「姑娘!你會比我大?」
傅書香不解地道:「麻煩我?我會什麼?」
傅書香卻道:「正是著了人家的道子!」
司馬玠微笑道:「你太誇獎了!」
傅書香神色凝重地道:「他傳達『笑裏藏刀』章文敏的『血光令』,要伏五娘率領一眾嘍囉先到赤壁『七殺堡』押解方古驤等到珞珈山,以免中途有失!」
但是,諸葛蘭大大的不悅道:「司馬玠!你聽見沒有,要見真章的是她!」
傅書香催促著道:「喂!怎麼啦!拿個主意才行呀!」
司馬玠急得玉面緋紅,苦笑道:「二位可不可以聽我說完之後再動手呢?」
傅書香一攤雙手道:「這是本谷數十年的規矩,谷主的金令,沒有這三件之一,誰也不敢傳報!」
第一,「醉金剛」方古驤等很自然的會搭船順風順水沿江而下,既省力,又省時。
諸葛蘭笑道:「對了!『竹劍夫人』梅芳,與令師『桃木劍』尚曉雲,就是為了『天馬行空』岳震天!」
他覺得半身發軟,通體發麻,果然一聲驚呼,一雙怪眼銅鈴也似的望著司馬玠,口中說不出話來。
司馬玠隨之倒退,微笑道:「在下的話尚未說完!」
此言一出,司馬玠不由雙眉緊皺道:「糟了!他們一個一個可都是旱鴨子,對水,完全一竅不通!」
司馬玠道:「皮膚不難,只是這頭長髮,卻要麻煩你了!」
兩位姑娘幾乎是同時問道:「那插手為何?」
她是言出由衷。
諸葛蘭怫然不悅,問道:「你師父沒說出較量了二十幾年的事不成?」
半空中,她折腰平射,頭前腳後,逕向長沙府城疾馳而去。
司馬玠如同丈二金剛,摸不頭腦,苦笑道:「到底是什麼事?」
諸葛蘭道:「我知道你不是尚曉雲,因為你的年齡不對!」
了明道:「地府?地府在哪兒?」
傅書香笑道:「哦!第一點?」
司馬玠猶疑地道:「只怕未必!」
司馬玠忙把眼神轉開,口中道:「哪裏是,你想得太多了,她是要用『龍門十劍』試試我初學的『天馬行空十八扇』!」
口中說著,未見他有何行動。
也就是說,兩人都覺得勝券在握,誰也不含糊誰!
傅書香不由一愕道:「呃!是呀!她呢?」
司馬玠笑道:「這更是莫須有的事!」
等到司馬玠套上面具,她並不奇怪。
諸葛蘭淡淡一笑道:「怎麼?要動手較量較量?」
傅書香這時也已看出了司馬玠,正色道:「司馬大俠,你可是陪著諸葛蘭來的?她的人呢?」
司馬玠奇怪地道:「怎麼了呢?谷中的一切機關呢?」
因此,展顏而笑道:「玠弟弟!你可不能作惱喲!」
想著,不由正色道:「原來你是『桃木劍』尚前輩尚……」
傅書香聞言大聲道:「不是我,也許是你!」
諸葛蘭道:「梅芳、岳震天、尚曉雲,三角纏鬥了二十幾年,你為何只拿師門遺命來逼我,卻不逼他!」
諸葛蘭道:「好!我就奉陪你!請!」
司馬玠當然會意。
何況,還有「千年紫芝」的後天調理呢?
諸葛蘭一撇嘴道:「喲!傅姑娘!多親熱呀,既然耽心,你就追上去好啦!」
傅書香卻施一個眼色阻止了他,跨步上前,朗聲問道:「大師父是黑虎寺的八大護法之一嗎?」
諸葛蘭緊接著道:「是呀,無恨無仇!何苦來哉!」
諸葛蘭笑道:「你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我問你,你師父只告訴你她們木竹二劍比拼了二十幾年,還告訴你另外有一位名叫……」
傅書香搖手道:「這怎麼可以,提名道姓太不禮貌,看起來……」
傅書香傲慢地道:「誰也不能欺師滅祖!」
傅書香皺起眉頭道:「可是,了明這頭長髮,還有他這身黑皮膚?怎麼能像呢?」
司馬玠頷首微笑道:「www.hetubook.com.com對!對!你太聰敏!」
諸葛蘭眼見傅書香看著司馬玠發呆,心中不知怎的,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了明也急起來道:「伏五娘的脾氣也真……也真是!」
司馬玠目視諸葛蘭,並未答言。
了明搖頭道:「這些可都是大事!」
司馬玠道:「不論怎樣,要說弄技巧,方老人家是不會遭別人的道子的!」
諸葛蘭更加生氣地道:「對於天馬行空那把扇子呢?」
傅書香也不由臉上發紅道:「啐!一派胡說八道!」
心中想著,口中卻道:「我這就去通報!」
可是,那「惡頭陀」了明的一張黑臉,頓時漲得像煮熟的豬肝。
她輕言細語地道:「傅姑娘!怎麼啦!怎麼不要他亮招呀!」
了明更加得意,神氣十足地道:「你也知道『黑虎八僧』的名頭?」
傅書香點頭道:「飛天蜈蚣到陰陽谷,就是專為此事而來!」
然而,此刻司馬玠插上一腳,本是出於息事寧人。
這時——傅書香已回轉身來對著了明輕鬆的一笑道:「大師父,見了我們,就不必再見谷主了!」
傅書香道:「不會錯,瞧你們的湖心亭那股熟絡味道!」
何況「陰陽谷」不下於虎穴龍潭。司馬玠揚聲一笑道:「二位,既然有全力一拼的豪氣,我想走一趟陰陽谷,是不會不願意吧!」
諸葛蘭啐了一聲道:「呸!既然是你耽心她,為何又出了這個主意!」
傅書香不由一楞,嬌叱道:「什麼人?」
諸葛蘭道:「打完了只怕你聽不見他的話了,因為你非死必傷!」
傅書香知道司馬玠在運用智慧,一面微笑,一面低聲道:「有了主意?」
傅書香不由臉上一紅道:「你到哪裏去?是……」
司馬玠忙分辯道:「我是說在一月之內,也就是說等伏氏母子出了陰陽谷,到了『血光會』再說!尤其要等蘭妹妹你,加上我,三個人對付他們!」
傅書香道:「先師也說過與岳震天是彼此以武會友砥勵功夫!」
此時,既無從攔阻,只好叫道:「何必這等性急,要走也得好商量!」
司馬玠不由一笑道:「偏生我的個性是當仁不讓!」
傅書香笑道:「你這一手逼血歸心的手法,令人折服!」
傅書香也算是聰敏絕頂。
傅書香俏皮地道:「她往往為了好勝心,要炫耀一下,你讓著點也就是了!」
傅書香點頭道:「一點也不錯!」
黃衣女子傅書香朗聲道:「這是規矩,也是先師的遺命,竹木二劍不能並存!」
司馬玠道:「好!他母子二人已與『血光會』『天地教』『七絕谷』聯盟,中秋之日與正派人士一較高下,算得正派中的棘手人物!」
傅書香已不是小孩子了,對司馬玠的心事,當然明白,她知道司馬玠是為了怕自己涉險,趕來援手的。
傅書香卻道:「司馬大……玠弟,鬆幾分嘛,再問問他『血光會』的機密不好嗎?」
傅書香道:「準是你背了她……」
二位姑娘同聲道:「算得一流高手!」
了明又道:「會首關照伏總護法,這事要秘密進行,不可走漏半點風聲,成事之後,再把方古驤等的屍體,由江上運到珞珈山,以免路上出岔子!」
司馬玠忙道:「同是武林一脈,木劍、竹劍,鋼扇,三者又有淵源,口口聲聲大俠,不但在下不敢當,而且別人也聽之不雅,傅姑娘!你太客氣了!」
傅書香又補充道:「直到現在,他還不知道我與你們有聯絡,更不知道我與方古驤的關係!」
了明還不知死活地吼道:「你們造反嗎?對本護法……」
這句話離題甚遠的,更使司馬玠茫然,他只不住地點頭道:「何止認識,乃是忘年交情!生死的同道!」
他落下地來,怒目兇兇的掃了司馬玠一眼,大咧咧地喝道:「這兒是陰陽谷!」
不料傅書香回眸一笑道:「為什麼?」
傅書香猶自未覺,凝視如故。
司馬玠又恢復了愁眉道:「什麼道子?」
她的臉泛驚慌,目露焦急之色,分明是事體十分緊迫,也十分重要。
司馬玠道:「妙哉!妙哉!哈哈哈哈!」
傅書香道:「當然!可是……」
傅書香對於「玉金剛」司馬玠在武林中的地位與聲譽並不陌生。
焦健此時,面露微笑,微微頷首。
司馬玠這時正由了明腰際摘下一把匕首,先取下了明頭上的金箍,然後齊跟割下他的長髮,遞到傅書香的手中,交代道:「你們女人對頭髮絕不陌生,就請你把這頭髮纏到金箍上去,做成個頭套!」
不等他的話說完傅書香忽然臉色一變,拍手驚呼道:「哎呀!只顧與你說話,差點把大事給忘懷了!」
嬌叱聲中,劍招凌厲無儔,直點「病金剛」的中庭大穴!
了明像半截鐵塔,直挺挺的躺倒在當地。
諸葛蘭沒好氣地道:「如此說,你今天是認定我了。」
傅書香本來打算退下一步,要司馬玠動手打發了明上路。
這是極可能的,司馬玠不由焦急起來。
不料——哪有「玉金剛」司馬玠,卻悄無聲息的站著一個面黃削瘦的「病金剛」焦健。
司馬玠道:「風流金剛伏少陵呢?」
不料,那了明忙叫道:「慢著!」
金石之聲急振。
諸葛蘭也嗔道:「貧嘴幹嘛?還賣關子?」
「桃木劍」傅書香也嬌叱一聲道:「來得好!」
司馬玠快如閃電一般,手中鋼骨摺扇左右分時,已將木竹二劍格開。
司馬玠才輕鬆地一笑道:「我這叫間接比賽法!既新鮮,又合理,既能為人除害,又可展示功力,真乃是四全其美!」
「咕咚!」
諸葛蘭越發不快道:「你看你得意的笑容!」
傅書香忙道:「天馬行空岳震天,我當然知道!」
了明朗聲道:「洒家奉了『血光會』會首之命,前來有兩件大事,第一件是請伏總護法率領貴谷屬下趕往赤壁七殺堡,監守方古驤等一眾老頑固!」
諸葛蘭笑道:「好的當然是讓它流傳,沒有意義的事,又何必一定要墨守成規!」
諸葛蘭沒好氣地喝道:「你知道的不少,先報上名來!」
可是,傅書香獨自去闖陰陽谷,這也是一樁使司馬玠心中異常不安的事。
諸葛蘭奇怪地搖頭道:「這就是你的名字?」
在司馬玠來說,他是正人君子,也是為了一個「正義感」,才堅持要去,這並不是沒有道理。
諸葛蘭氣鼓鼓地道:「聽見沒有?口口聲聲師命難違,可是,哼哼!只怕你手底下不爭氣!」
司馬玠大吃一驚道:「怎麼說法?」
敢情是一把木劍。
傅書香道:「是了!這就大有可能了!」
司馬玠又道:「第二點,尚老前輩,梅老前輩,以及岳老前輩,相與比拼,延續了二十五年,乃是中年以後,功成名就之後,一來是少年建有不世武功,老來歸隱寂寞,既不是爭名,也不是奪利,如今二位呢…和*圖*書…」
了明的舌頭一吐道:「這個使不得!」
片刻——傅書香像是猛然想起什麼似的道:「還有一個辦法!不知可以嗎?」
了明得意洋洋地道:「現在咱們弟兄一股腦被章會首請了出來,做了血光會的護法了!」
諸葛蘭的雙頰緋紅,又喝道:「瞧你對『桃木劍』傅書香的那股勁!哼!誰知道你安的什麼心!」
因此,心氣已平和不少,道:「什麼原因?」
誰知,那黃衣女子的目光一轉,又移到諸葛蘭手中的竹劍之上,比先前更加驚訝地嬌叱道:「竹劍夫人是你何人?」
諸葛蘭忙接著道:「上一代,她們也不過是偶然的意氣之爭,彼此鬧成僵局,誰也不願軟口示弱,其實,誰的心裏也覺著是一場無謂的煩惱,多餘之舉。」
傅書香道:「一切機關,少數撤去,因為伏氏母子盡率精銳,趕往赤壁去了!」
傅書香沉默無言。
話音未落。
語出,探臂揚手,突的由袖口裏亮出一柄十分奇特的「劍」來!
諸葛蘭一見,不由揚眉含怒道:「你做什麼?」
傅書香嬌笑一聲道:「十年的功夫我也練不成呀!怎麼會誇獎呢!」
司馬玠一聽,心中怒火上升,手上不知不覺,又用上了幾成力道,一面叱喝道:「不知死活的兇徒!瞎了狗眼!」
傅書香不便追問,只有呆呆地望著他去遠,才開始一心一意的結髮套。
傅書香嘆了口氣道:「他們搭了一艘大船,沿著長江向江夏進發,走到赤壁,就栽了!」
司馬玠豪邁地道:「血光會東拼西湊,烏合之眾,不值一提!」
傅書香急道:「緊急得很,你來得正好,我們得趕到黃岡赤壁去!」
司馬玠莫明其妙地道:「我神氣,我沒有什麼神氣呀!」
傅書香面色一沉,嬌叱道:「不要牽強附會!」
司馬玠只好追著諸葛蘭道:「蘭妹妹,你聽我說……」
黃衣女子臉色一沉道:「少扯閒話,亮招!」
司馬玠道:「山人自有妙用!」
諸葛蘭道:「還有什麼可說的!」
司馬玠拱手道:「當今武林風雲正緊,章文敏、七絕魔君、天地教都蠢蠢欲動,眼看就是一場血劫,正派人士全力以赴,猶恐不及,何必自相殘殺,消滅本身的力量,使親者恨,仇者快的呢?」
因為,他愛諸葛蘭,也知道諸葛蘭的個性。
司馬玠越要去,她就越發的不要去。
因此,她也冷冷一笑道:「竹劍去得的地方,桃木劍也敢去,咱們看誰先到陰陽谷!」
話完,又輕視的打了個哈哈!
笑聲甫斂,愁容又上眉端道:「看來這消息絕不會假的了,可是……」
傅書香也豪情萬種地道:「你以為我不敢到陰陽谷?」
她含笑點頭道:「多謝司馬大俠!」
了明怔怔地道:「洒家統統沒有!」
了明湊近了些兒,壓低喉嚨道:「會首說,『七殺堡』的堡主靠不住,所以才請谷主走一趟,就是要把方古驤等,先在赤壁幹掉!」
諸葛蘭早想與「白髮金剛」見一個高低,因此竹劍虛空一劃,朗聲道:「我無所謂,早就想找伏氏母子見一個真章,一舉兩得,你何不問人家敢不敢!」
司馬玠含笑道:「可是傅姑娘她未必就有把握!」
司馬玠不由問道:「那怎麼又扯到黃岡赤壁去?」
她忽然一拍手,雀躍地叫道:「我明白了,你要利用了明的身份,混進『七殺堡』!」
司馬玠急道:「到底怎麼啦!姑娘你……」
諸葛蘭奇怪地道:「難道你沒有『師尊的遺命』?」
他搔搔一頭亂髮道:「朋友!除此之外,就見不到你們谷主了嗎?」
黃衣女子冷冷微笑,並不回答,只道:「要問姑娘我的名諱嗎?」
傅書香道:「看起來我比你大,叫你一聲老弟如何?」
所以才出面攔阻,消弭這場無謂的爭執。
司馬玠不由笑道:「真是無巧不成書!」
諸葛蘭一笑道:「哦!不錯!你可知道,她們除了意氣用事之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嗎?」
諸葛蘭不由一搖頭道:「未必!」
諸葛蘭道:「你可以向他叫陣!」
然而,此刻不知從哪裏來的一股無名怒火,柳腰一擰,震劍長身,口中喝道:「接招!」
她二人一走,司馬玠反而頓時一呆。
司馬玠忙道:「有!『飛天蜈蚣』韓之貞!有這一號!他到陰陽谷做什麼?」
此刻,見司馬玠忽然由面黃肌瘦的「病金剛」眨眼之下變成了玉樹臨風的「玉金剛」,不由大惑不解,微微發呆。
司馬玠笑道:「太湊巧了!」
諸葛蘭見她冷峻異常,一雙眼似乎充滿了憤怒,不由道:「人人有名,樹樹有影,難道你沒名沒姓?」
司馬玠不由一楞道:「瞧!是誰!」
傅書香點頭道:「此外沒有了嗎?」
司馬玠的心意已決,不再猶疑,苦苦一笑,也向陰陽谷趕去。
司馬玠急道:「真的在水中……」
那柄劍,長僅尺餘,厚約三分,劍身劍柄不分,一樣的焦黃。
傅書香道:「那你來做什麼?」
傅書香聲色不動地道:「哦!請講!」
諸葛蘭嬌嗔地道:「少廢話!我沒這份心!」
誰知傅書香淡然地道:「師父也說過比了二十幾年!」
終於,他作了個決定:——諸葛蘭只是性情耿介倔強,但是,是可以理喻的人,不能因為一時的私念與意氣,斷送了傅書香一個正派的少女!
諸葛蘭淡然而笑。
「請」字出口,人已一個箭步閃出丈外,手中竹劍一領,左手劍訣微揚,立樁待敵。
黑衣頭陀面有得色,大聲道:「洒家正是了明!」
這時,才是凌晨時分。
傅書香似乎熱衷於比拼,開言搶著道:「什麼方法?」
司馬玠踱了幾步道:「那老婦人告訴你是方古驤一個人,還是怎的?」
傅書香又道:「這是陰陽谷的留守婦人親口告訴我的!」
司馬玠一楞道:「水性?他們在水上失足嗎?」
兩人一言不合,又已振腕抖劍,讓過司馬玠立身之處,橫出七尺。
一道青影,在晨霧中電射疾馳,那正是懷著一顆正氣浩然的心,到廬山來為「桃木劍」傅書香援手的「玉金剛」司馬玠。他星夜兼程,進入廬山,此時正撲向「陰陽谷」。
司馬玠微笑道:「請到地府!」
傅書香頷首道:「你說的不錯!而且這場血腥已經揭開了。」
說時,一回身,對著司馬玠道:「你去招待大師父吧!」
司馬玠淡然一笑,彎身下去,只管去解了明的黑色僧衣!
司馬玠急道:「你怎麼知道?」
因此,她有「惺惺相惜」之感,出自內心的不願與她較量。
傅書香道:「我問你,他們一行之中,誰的水性最好?」
司馬玠目望天際,默然沉思。
這是個難題目,也算茲事體大。
了明頭陀正在跨著大步來回走著,聞言腳下一停,忙道:「有何妙計?」
司馬玠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