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因為她知道沈宗儀是多情人、深情人,不是薄情人,沈宗儀之不理會自己,絕非毫無憐香惜玉之心,定是他本身受傷更重,要想援助自己,也力有未逮!
吳天才的第一件事,不是起身察看環境,也不是推測如今置身何處?而是調息試探自己的身體情況。
沈宗儀冷然說道:「道不同,不相為謀,焦當家不必再說客套話了,根據江湖傳言,『寰宇六煞』中,孟不離焦,『巴山玄梟』,既已在此,那位『西陵斑豹』孟三通呢?他不必再復藏藏躲躲,趕快出來,沈宗儀要一並領教。」
岳倩倩從善如流,立即把那兩扇柴門,微微開啟。
故而,岳倩倩一見之下,便自失聲叫道:「老丁,是你?……」
岳倩倩銀牙一咬,應聲點頭答說道:「我知道,並知道『養天莊』的莊主,可能便是我殺父之仇,只不知他的真實身分,究竟是『飛龍劍客』南宮獨尊,抑或是『好色閻王』司徒獨霸?」
沖穴既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中,除了吳天才的焦躁心情與痛苦感受外,又別無足述,故事仍轉到如火如荼的「養天莊」內。
語首至此略頓,伸手入懷取出三粒銀光奪目白珠兒,暨三粒朱紅丹丸,遞向岳倩倩道:「但為防萬一起見,我們仍須略作準備,岳姑娘請在門邊守護,無人滋擾最好,若是有人起疑,堅欲入屋搜索,則以你莊主千金身分,再驟發我這獨門秘煉之物,定可制倒來人,不至於壞了沈老弟的起死回生大事。」
等到吳天才恢復知覺,悠悠醒來,卻滿眼漆黑一無所見,只覺得躺在一張床鋪上面。
岳倩倩臉上一熱,玉頰間飛起兩片紅霞,赧然說道:「老人家請加明教!」
沈宗儀的耳目之力,不會弱於岳倩倩,自然也已有了發現,甚至於還發現得在岳倩倩之先。
漫空寒芒以及十四枚電旋環影,本是飛襲沈宗儀,但在他青衫一鼓,暨「大力金剛手」一揮之下,似乎全數被震得倒向飛回。
岳倩倩知道自己護法的妥當與否,有關沈宗儀的生死禍福,那敢絲毫怠慢!
但一來沈宗儀「四絕書生」的威名震世,聲望太高,二來那「巴山玄梟」焦一桂又太以刁滑,他雖猝然襲擊,卻對自己毫無信心,在十三支「追魂十字鏢」出手後,身形竟不進反退,向左側方退出了四丈三四。
岳倩倩喜道:「照老人家如此說法,用這『雪魂珠』猝然攻敵,一發已足,何須與那『六陽丹』各賜三粒之多?……」
沈宗儀冷笑道:「小戰不須驚主帥,殺雞何必用牛刀?岳……倩妹只高坐掠陣,不是沈宗儀發句狂言,直到目前為止,『養天莊』中,似仍只有『鬼斧神弓』吳天才一人,堪為我敵!」
岳倩倩業已忍耐不住,「嚶嚀」一聲,珠淚泉滴……
那是由七枚徑約五寸的鋼環所連成的外門兵刃,「巴陵斑豹」孟三通手中環頭,有一十二銳角是隻「日環」,「巴山玄梟」焦一桂所持,則是隻「月環」,有無數閃爍散碎,幻起環頭月牙之上。
丁子濟道:「就去我所居的『百花圃』中,那三間小屋吧,『養天莊』內,雖多心機陰險的蓋代魔頭,但他們均還想不到平日呼來喝去的老園丁,竟是我『百花隱者』丁子濟?最低限度,一半日光陰間,還疑心不到那下人居住的寒酸所在。」
丁子濟讚道:「『九畹仙子』的門下高足,見識果然是不凡,這正是用萬年冰雪精英,加上『天一真水』,所煉的『雪魂珠』,岳姑娘若逢強敵,自忖難於應付,便先服用那朱紅色的『六陽丹』,然後再悄悄捏碎一粒『雪魂珠』,灑向對方,縱令修為再厚功力再高之人,也難免會被凍得暫時骨髓成冰,暈倒在地!」
沈宗儀儒衫大袖,當空微拂,十三支見血封喉的「追魂十字鏢」中,有六支被先天罡氣震飛,六支落入沈宗儀的https://m.hetubook.com.com左袖之中,只有一支,奪然入木,釘在沈宗儀身後一株古木的樹幹之上。
於是,「施者恒受」的諺語,便有了解答,「巴山玄梟」焦一桂、「巴陵斑豹」孟三通的身體之上,便宛如剌蝟一般,插滿了他們獨門秘練的殺人利器!
跟著,從洞中鑽出個鬚眉微白,面貌慈祥,年約六十餘歲,卻作下人裝束之人。
這時,尚隱藏在古木枝葉叢中的岳倩倩突以「蟻語傳聲」功力,向沈宗儀耳邊,悄然說道:「沈兄請注童一點,這兩個兇邪的目中均隱現煞芒,唇角並時有得意獰笑現出,似有特殊殺手,『日月雙環』,不足為慮,你對他們戴了鹿皮手套的左手,卻千萬不可大意!」
同時,四丈三四外的一排古松後,也走出一個身材比焦一桂高僅寸許,全身斑斕的豹衣老人,與那「巴山玄梟」並肩站在一處。
沈宗儀憑耳力發覺,另外還有一人,藏在四丈三四之外,如今聽得竟僅兩丈距離,不禁微感訝然,向焦一桂所說的那株白楊巨木,看了一眼。
語音才落,右手抖處,手中「月環」以一招「彩鳳雙飛」,先行由右向左揚起半空,然後再在空中旋一圓弧,帶著慘厲嘯聲,向沈宗儀左半身,連肩帶背地,斜砸而下。
沈宗儀冷然道:「沈某不才,卻頗緬想風儀,欲思效法前輩……」
岳倩倩點頭道:「當然……當然……」
吳天才當然懂得這四個字兒的含意,但因他個性太強,不甘心處處聽人安捧,仍有點「躁」急地,不肯「稍安」,依然暗調真氣,試行沖穴。
丁子濟笑道:「武林浩劫當頭,兇邪迭現,岳姑娘用不完時便請留在身邊,或許會……」
他一見沈宗儀驟然出現,臉上神色,先是微驚,旋即改為一片和善地抱拳含笑說道:「尊駕可是譽滿江湖的『四絕書生』沈大俠麼?」
誰知不試還好,這一試之下,竟試得吳天才雙眉深蹙!
說至此處,已到「百花圃」,丁子濟遂抱著沈宗儀,進入一連三間,雖頗矮小,卻收拾得頗為乾淨的房屋之內。
岳倩倩一聽丁子濟如此說法,立即改了稱呼,恭身一禮道:「丁前輩適才為何阻止我對沈宗儀兄隔體傳功?…」
尤其他在回「養天莊」之際,更著了一位蒙面黑衣人的道兒,被人家猝然發難,點了穴道……
丁於濟道:「對於那位向百勝向師爺呢?岳姑娘知道多少?」
他們用戴了鹿皮手套的左手,伸向腰下豹皮囊之舉,竟是眩人眼目虛招,乘著沈宗儀兩道銳利眼神,盯向他們左手之際,他們卻凝足內家真力,把右手猛然一抖!
話方至此,突對岳倩倩搖手作勢,令她噤聲。
一隻右掌,也變得宛如蒲扇,色呈淡金地,凌空向外猛拂!
但吳天才是強人,不願忍耐,他急於趕回「養天莊」,見見沈宗儀,把究竟是誰在當中搞鬼之事,弄個清清楚楚。
轉瞬之間,雙方距離已近只八尺。
「日月又環」本是兵刃,經這猛力一抖,竟在轉瞬之間變成暗器,七枚互扣金環,一齊脫離關係,變作了七圈電旋光影。
他被「巧手天尊」郭慕石垂死反擊,除了斷指缺耳,身上有了殘缺以外,內傷頗為不輕,但那蒙面黑衣人所贈丹藥,卻似具有神效,如今臟腑間的傷勢,業已平復。
那是因為他運氣調息之下,竟發現自己有一二處重要穴道,被人暫時制住。
他是覺得彼此已共患難,敵愾同仇,遂把稍嫌生分客氣的岳姑娘稱呼,換成了「倩妹」二字。
焦一桂靜等沈宗儀說完,偏過臉兒,向孟三通笑道:「孟賢弟,『恭敬不如從命』,平常武林人物,若敢這樣說話,自屬過分驕狂,但我們若能在『四絕書生』沈大俠的手下,走得過三個照面,也真可算是光宗耀祖的畢生幸事!」語音才落,這兩位列名於和-圖-書「寰宇六煞」的黑道兇邪,便分執「日月雙環」,一步一步地向沈宗儀凝神迫近。
光影電旋,冷笑亦起!
故而,沈宗儀語音一落,那「巴陵斑豹」孟三通的臉上,尚有憤然神色,「巴山玄梟」焦一桂卻毫不為意地抱拳陪笑道:「好,常言道:『恭敬不如從命』,焦一桂、孟三通二人就以兩支『日月環』,和身邊幾件庸俗暗器,領教沈大俠高明絕學!」話音才了,「噹啷」連聲,每人的右手之中,均多了一件兵器。
他知道那是兩個人,未用輕功提縱術,是從左側林中,一步一步地,悄悄掩來,如今尚在十二三丈以外。
丁子濟道:「我深具戒心,善於掩飾,這園丁身分,尚未引起向百勝等嫌疑,故而群兇縱在後園中發現焦一桂、孟三通的屍體,也必以為沈老弟脫身而去,不至於找來此地……」
但沈宗儀卻根本不加理會,任憑位絕代嬌娃,「卟通」一聲,摔得齜牙咧嘴!
焦一桂揚眉叫道:「沈大俠見多識廣,認不認得出我弟兄的手中兵器來歷?」
不想受制,便只有慢慢運氣行功,衝擊被制穴道。
跟著,他便以佩服萬分神色,向沈宗儀一挑左手拇指道:「沈大俠對於武林掌故,真是博聞強記,如數家珍,既知我弟兄兵刃不俗,便請亮出你那管威震乾坤的『玉屏簫』吧!」
焦一桂陪笑道:「沈大俠真是明察秋毫,『西陵斑豹』孟三通就在你左前方兩丈來外的那株白楊樹後。」
這「寰宇二煞」,動作好快,就這剎那之間,不單右手有了兵刃,連左手之上,也戴了鹿皮手套,顯然準備施展甚麼惡毒暗器。
月環更整個爆裂成無數閃爍寒芒,把沈宗儀整個身形,一齊密密罩住!
岳倩倩把那三粒銀光奪目的珠兒,才一接過,便感覺到奇寒澈骨,不禁大驚道:「這是『雪魂珠』?……」
沈宗儀因雙方距離,已漸逼近,遂不曾答話,只把頭兒點了一點。
岳倩倩問道:「這人是誰?」
「巴山玄梟」焦一桂臉上突然有絲得意笑容,一現即隱!
丁子濟道:「這是比向百勝更陰、更刁、更壞的『養天莊』莊主……」
他們所攻部位,一上一下頗具謀略,沈宗僅縱懷蓋世絕藝,要想把這一上一下兩件兵刃同時震出手去,真是談何容易?
沈宗儀道:「焦朋友怎麼忘了昔年大鬥兇僧空有『雙環十三鈸』,卻死在司空曉星前輩的一雙肉掌之下,沈宗儀打算步武效法的,就是這位武林奇俠!」
岳倩倩聽出這位「百花隱者」的弦外之音,接口問道:「『似乎可以』?丁老人家的這種語氣,是否認為向百勝的毒計兇謀,難於如願?」
語音頓處,向岳倩倩的如花嬌靨,仔細盯了兩眼,神情關切問道:「岳姑娘,你頰上的毒汁傷痕,完全痊癒了麼?」
岳倩倩急得想哭,卻欲哭無淚,一伸右掌,便往沈宗儀的「靈台穴」上按去!
丁子濟道:「『養天莊』中,除了明面力量之外,莊主與師爺間,並均各用心機,暗藏殺手,頗有一些窮兇極惡的魑魅魍魎,匿跡其間,故而岳姑娘不必一味逞強,恐怕要智勇兼施,才容易奏效!」
吳天才也是遍體鱗傷,但他左手斷了無名指和小指,臉上又缺了右耳,自然要比沈宗儀傷得更重。
丁子濟皺眉道:「只有先把他暫時點了『三元大穴』,護住心脈,不使傷毒入侵,然後設法吸出體內碎環,再復對症療毒!姑娘請看沈老弟如今不言不動之故,便是自知傷重,強以餘力,護心保命,等待那一線生機……」
有脆聲,有慘嚎,有飛光,有血雨……
因為事到臨頭,他才知道自己上了惡當,這一上一下同時攻到的「日月雙環」,並非昔年大鬥兇僧威震江湖之物,而是焦一桂、孟三通特別鑄製,也就是他們壓箱底的輕易不捨得施展的厲害暗器!
岳倩倩也聽得hetubook•com•com有輕功極俊之人,從這百花圃中,疾馳而過,似是來自「五雲樓」方面,趕往後莊而去。
老丁微微一笑,向岳倩倩點頭說道:「老朽丁子濟,既號『百花隱者』,又稱『百草先生』,對武學方面,雖然氣血已衰,不敢言勇,但對醫學方面,卻還頗有幾分自信,與姑娘令師『九畹仙子』,昔年亦曾有數面之識。」
照理說來,暗器既然出手,人也必定隨同進襲!
丁子濟笑說道:「姑娘雖藝出名門,但江湖經驗,卻太以不夠,請想『巴山玄梟』焦一桂與『巴陵斑豹』孟三通兄弟,心機既然如此險惡,則所震碎傷人的『日月雙環』之上,定必淬有劇烈毒物……」
焦一桂與孟三通凝神卓立,仍由焦一桂發話,目注沈宗儀說道:「沈大俠請展高明絕學,焦一桂、孟三通兄弟,不揣鄙陋,要領教了!」
岳倩倩一看對方所用手法,便知此老確是高人,好生感激的陪笑問道:「丁老人家打算把沈兄帶往何處療治?」
沈宗儀目光微注,神情自若,彷彿不以為意。
遂微微一笑,以哂然神態,點頭說道:「我知道,是兩個毛賊,岳姑娘暫時不必出手,由我獨自打發便可……」
瘦人多半頎長,這黑袍老者,卻矮得有點反常,只有五尺高下。
「寰宇六煞」,是當世武林的一流黑道兇煞,幾曾聽過如此被人輕視之語?
話完,抱起沈宗儀,便自飄身離去。
丁子濟語音一了,便向沈宗儀叫道:「沈老弟莫要懈怠疏神,仍請凝功護住心頭方寸,老朽要先點你『三元大穴』,然後再易地施救!」
話完果然立即著手為沈宗儀細加調治。
丁子濟說道:「適才險厄,出乎意料,換了功力稍差之人,早已歸諸劫數!沈老弟雖仗應變敏捷,修為高厚,以絕頂神功回元反震,誅戮焦、孟二人,但倉卒施為,本身真元,耗損必巨,加上傷勢之中,蘊有奇毒,岳姑娘若再為他隔體傳功,豈非加速毒力發作,只消你內勁一透靈台,便把沈老弟送進了枉死城內?」
岳倩倩見他在強敵即臨的百忙之下,竟還如此關切自己,不禁又是感激,又是佩服他能夠如此鎮定,好整以暇,嫣然笑道:「多謝沈兄的回春妙手,小妹業已痊癒,『養天莊』既有秘圖,所蓄無一俗手,沈兄要不要我來助陣,這所謂『莊主千金』身分,似乎已無甚麼利用價值,不必再加保留了吧……」。
倒下的,自然是焦一桂和孟三通,墜落的卻是參天古木之上的岳倩倩了。
丁子濟等那人腳步一杳,低聲說道:「時間不能耽誤,我要立為沈老弟療傷怯毒,護法之責,便託付岳姑娘了。」
岳倩倩喜形於色,向丁子濟拱手笑道:「多謝丁老人家,老人家是否已察出『養天莊』群魔的甚麼重大隱秘?」
丁子濟把沈宗儀放在榻上,立從榻下取出一隻藥囊,找出一塊馬蹄形的黝黑之物。
因為她知道沈宗儀雖然內外兼修,身負絕學,但卻不是大羅天仙,沒有練就金剛不壞之體,卻是怎生逃過這場劫數?
岳倩倩是嚇暈了,一時失神,四肢發軟地從樹上墜下。
沈宗儀遍體鱗傷,另一位與他情況彷彿,但卻傷得比他更重之人,便是他的大敵而兼好友「鬼斧神弓」吳天才。
丁子濟向房門看了一眼,含笑說道:「這種柴門,一掌即破,故而根本不必關閉,反足令人起疑……」
所謂「暫時制住」,也就是「善意點穴」,似乎想強令吳天才在這黑暗而舒環適境中,躺上一對周時,以養息身上所受傷損!
丁子濟從囊內取出了一些藥物,餵入沈宗儀的口中,並苦笑道:「這樣治法,業已盡我所能,兩個時辰,也是最低限度,在此時間之內。並禁不起絲毫外擾……」
他目光才瞬,焦一桂雙手連揮,十三片急旋光影和-圖-書,漫空飛灑而至。
就在岳倩倩芳心可可,妙目流波,凝注沈宗儀,朱唇微啟正欲發話之際,沈宗儀青衫飄處,恍如一縷輕煙,飄下了參天古木,他不是亂飄,而是有目的的飄,沈宗儀是突然飄墜在一個從左側方貼樹掩來,已到達四五丈距離,並已伸手入懷,似正有所摸索的黑衣人之前!
焦一桂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問道:「沈大俠這樣說法,莫非竟打算用一雙肉掌,來賜教焦一桂、孟三通兄弟的『日月雙環』?」
而且沈宗儀不是斜飄,是先左縱四五丈,再以「千斤墜」身法,垂直下降,這樣出現,相當出人意料,真把那黑衣人嚇了一跳。
岳倩倩目光一注,秀眉雙揚問道:「丁老人家,這……這似乎只是一塊普……普通磁鐵……」
岳倩倩聽至此處,揚眉接口說道:「丁老人家放心,由我來擔任護法,岳倩倩拚著骨化形消,也決不讓任何外人,進屋驚擾……」
丁子濟不等她往下再問。便即含笑說道:「起初,我因偶然得悉這『養天莊』中,藏有大量寶物,以及幾種罕世靈藥,的確心懷貪念而來,如今眼見武林浩劫,已在當頭,卻撇開私心,願意與你們這等年輕英俊,互相結合,為降魔衛道,彌劫消災,貢獻一份力量。」
岳倩倩肘部膝部,均已皮破見血,但她身上的傷痛,卻遠遜於心中的驚急!
他身上多了一點東西,那是青衫上七八個小小破洞,並正從洞中不停沁出鮮血!
吳天才心中焦急,氣憤與懷疑交併的情緒,使他顧不得了,寧願真力損耗也決定調氣沖穴。
沈宗儀身上著的那件青衫,彷彿突然脹大數倍地,「蓬」然怒鼓而起!
她墜落之處,恰在沈宗儀的身旁,沈宗儀只稍微一伸手,便可把她接住。
果然這比較親切的一聲「倩妹」叫得岳倩倩笑顏逐開,芳心顫動,有種說不出來的甜蜜感覺。
岳倩倩聽得一身冷汗,目注丁了子濟,以一種企求神色說道:「丁老人家,你……你既精華扁之術,定……定知怎樣才可搭救我……我沈宗儀兄?」
誰知天下事,往往出人意料,岳倩倩這體貼關切的幾句耳邊密語卻幾乎把位「四絕書生」沈宗儀送進「枉死城」中,作南柯一夢!
剛才曾經在焦一桂臉上浮現過的那種得意獰笑,再度在原處出現,但仍是一閃而逝。
「巴陵斑豹」孟三通則一式「靈犀一點」,用手中日環的銳利芒角,飛點沈宗儀丹田重穴!
她這種動作,是生恐沈宗儀傷重虛脫,想隔體傳功,以本身真氣,度入沈宗儀體內,來為他療傷續命!
她悄然舉步,走到那微微開啟的兩扇柴門之前,傾耳凝神,細聽外間動靜。
鼓起的青衫,和膨脹的右手,都已恢復原狀,沈宗儀卻如一尊石像,屹立當地!
岳倩情失驚道:「丁老人家為我沈兄療傷祛毒,竟需要兩個時辰之久?……」
吳天才內傷既癒,應該展眉,卻雙眉深蹙則甚?
最厲害的,還是那一日一月,兩枚環頭!
沈宗儀目閃神光,從鼻中冷哼一聲道:「沈某對敵一向不矜不驕,但今夜因夙知『巴山玄梟』和『巴陵斑豹』的雙手血腥太甚,一身惡孽太多,卻要向你們賣句大話,發句狂言,三招之內,我要奪去『日月雙環』,使你弟兄去見大鬥和尚!」
焦一桂聽得有點茫然不解地,訝聲問道:「沈大俠要效法那位武林前輩?……」
岳倩倩說道:「向百勝更可怕了,他似乎是個兩面人,既為『養天莊』賣命,又與南山群豪方面,有所勾結!」
兩具人體倒下,一具人體墜落!
以吳天才的功力修為,不是不能自動解穴,但此舉極耗真氣,也費時間,以他目前情況而言,最少也需要兩個時辰以上。
「且慢……」這聲斷喝,是從假山上不少玲瓏洞穴的其中之一發出。
原來就這一對面之間,沈宗儀便已想起面前的矮瘦黑衣和-圖-書老者,是在馳名黑道,被列為「寰宇六煞」之一的「巴山玄梟」焦一桂。
沈宗儀存心氣激對方,根本不躲不閃,一聲傲笑說道:「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這在『玉谿生』李商隱詩中,是多麼美好詞句,怎麼被你們用為招式,卻如此稀鬆平常,沈某業已說過,要施展壓箱底的功夫,兩位快把左手裏的東西,拿……」
沈宗儀隱跡數年,對新近崛起江湖之人,雖然陌生,但對一些窮兇極惡的武林老魁,卻夙有所聞,目光一注,冷然挑眉道:「在下正是沈宗儀,焦朋友適才伸手入懷,不是想掏取你獨門所創,見血封喉的『追魂十字鏢』吧?」
這人,對岳倩倩並不陌生,他就是連日均在岳倩倩所居庭院中,澆花種樹的園丁老丁,辛冰冰並曾交代他每天都要插上一瓶鮮花,送到自己房內。
但他在調氣沖穴之際,因雙眼已漸適應環境,可勉強於暗中視物,竟看出自己是躺在一間小房之中,正對面孔天花板上,並被人用白粉畫出了「稍安勿躁」四字。
沈宗儀臨敵不驕,雖然未把這『巴山玄梟』焦一桂看在眼中,但也早有戒心。
丁子濟看了岳倩倩一眼,含笑道:「岳姑娘既與沈老弟一路,則你也知道你並非這『養天莊』的少主人……」
就在這千鈞一髮生死俄頃之際,奇事突生!
日環分化成十二枚尖銳芒角,漫空怒射!
焦一桂聞言,仍然滿面笑容地,拱手說道:「想不到焦一桂所練『追魂十字鏢』的庸俗暗器,暨這點微薄名頭,竟入沈大俠的法耳,委實極感榮幸。」
那是個鬚髮微蒼,年約五十六七,但卻奇瘦無比,臉上彷彿只剩下兩塊高高顴骨,和一雙鷹眼的黑瘦矮身之人。
這種驟然變化,把樹上那位雖有甚高功力,卻少戰鬥經驗的岳倩倩姑娘,嚇得呆了!
岳倩倩略一凝神傾耳,聽出並無別人跟蹤,遂也閃身入室,關好門戶。
沈宗儀劍眉微軒,應聲發話答道:「昔年有個黑道兇僧大鬥和尚,以『雙環十三鈸』,威震江湖,但仍惡貫滿盈,死於前輩奇俠司空曉星掌下,你們如今手中之物,到有點像是大鬥兇僧的『日月環』呢!」
岳倩倩一面隨行,一面問道:「丁老人家隱跡這『養天莊』中,不會是無心巧合,莫非……」
同時,他們招式才發,兩隻戴了鹿皮手套的左手,均已伸腰下的豹皮囊中。
丁子濟頷首說道:「對,既驅狼凌虎,更驅虎吞狼,雙方面的力量,逐漸對消,黑白兩道的高手,相繼死亡,到頭來,他向百勝似乎可以不費半點力量,就成為雄視百派的武林霸主了。」
但事實擺在面前,適才那覓機猝發十三支「追魂十字鏢」,未曾沾著沈宗儀半絲衣角,也未把對方逼動半步,便證實了「四絕書生」名頭絕非倖致,不愧有「年輕一輩中的第一高手」之稱!
丁子濟笑道:「磁鐵雖屬普通之物,但卻可另用人為,略微加強力量,何況沈老弟修為深厚,身中算計時,已作準備,碎環入肉,不會太深,據我所料,費我兩個時辰光陰,大概可以使他度過這場劫數!」
丁子濟道:「當然難,因為我已看出任何人都可能會上向百勝的惡當,只有一個人,不單不會上當,並裝聾扮盲的乘機加以利用!」
最後一語「拿出來吧」,僅僅說了一個「拿……」字,沈宗儀臉色已變!。
沈宗儀發現自己耳力不差,孟三通確是躲在那四丈三四以外,遂把手中所接得六支「追魂十字鏢」哂然棄去,揚眉冷笑道:「這種破銅爛鐵,不必再拿出來,焦一桂、孟三通,你們兩個,要聯手同上,並施展壓箱底的功夫,否則,在沈某『大力金剛掌』下,活不過三招之外!」
他一面說話,一面施為,業已運指如風地,點了沈宗儀「三元大穴」。
故而,岳倩倩驚魂稍定之下,立即忍痛自地上爬起,細看沈宗儀的情況。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