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莽原遺址

吳嗔一指佛塵,大聲道:「丫頭快看!」魅兒急忙飄了過去,只見牆角的佛塵團急劇翻滾起來,她興奮得尖聲叫道:「哥哥要出來啦!哥哥要出來啦!」一絲金光從佛塵裡透出,漸漸地金光大盛。吳嗔一把拽住魅兒,向後面急速飛退,魅兒不明所以,叫道:「吳大哥,別拉魅兒,我要迎哥哥呀!」吳嗔的眼光到底不凡,喝道:「那是金蓮玉座的寶光,有佛宗的厲害傢伙出來啦!當心!」
地面上的佛宗遺址佔地廣大,李強放眼望去,四處都是斷壁殘垣,一眼幾乎看不到邊。遠處天空上密密麻麻飛滿了人,一道道閃電雷聲震耳欲聾,縱橫交錯的五彩劍氣耀眼奪目。吳嗔驚訝地說道:「怎麼有這麼多修真者聚集在這裡?」他忍不住仰天長嘯起來。
那幾個修真者相互看看,其中一個道:「兩位前輩請稍候。」他揚手打出一隻火鷂,那只火鷂急速升空,在天上炸開,發出連串的爆音,這是他們約定的信號,表示有超級高手到了。立即有七、八條劍光亮起,快速向這邊飛來。
魅兒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吳嗔這裡,也不去理會他話裡的意思,她依舊不安地飄來飄去,嘴裡還在念叨著:「哥哥怎麼還不出來。」吳嗔到底是修真高手,很快就調整好心態,他為了避免再次發怒,將心神沉入元嬰裡,開始修煉。
魅兒嚇得吐吐舌頭,嬌聲道謝:「謝謝老人家的提醒,魅兒最怕打架了。」說完她飛身躍到李強的肩膀上,依舊縮成一個拇指小姑娘。李強問道:「我們應該怎麼走?大哥知道嗎?」吳嗔說道:「向左側的通道去。老弟,你怎麼搞到金蓮玉座的?這種佛寶只有佛宗少數幾個最厲害的傢伙才有,看來他們真的都完蛋啦,才會把這種寶物留在秘穴裡。」
白髮吳嗔接口道:「怎麼會這麼長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見到佛宗的人啦?」他不愧是前輩高人,猜測很準。李強笑道:「大哥,別問了,裡面實在凶險,運氣差一點就出不來啦。」他並不想說遇見智長老的事情,因為,吳嗔這一代高手和佛宗的仇恨是很難化解的,李強知道佛宗以後永遠都不會出現了,再去談論佛宗毫無意義。
魅兒靠在李強的耳邊小聲說道:「哥哥,以後不要把魅兒單獨放在一邊,會急死魅兒的。哥哥,下次讓魅兒到幻魔珠裡去潛修,這樣魅兒就可以一直跟著哥哥了。」李強笑道:「呵呵,好啊,可是我不知道如何讓魅兒進去。」吳嗔在一邊笑道:「很簡單,我教你一個靈訣,保證可以將她收進去。」他擺出一個手勢,說了一句靈咒。李強驚訝地問道:「大哥,你怎麼也會用佛宗的寶物?」
很快,吳嗔就後悔和魅兒聊天了,這小丫頭沒有別的話說,每隔一會兒就問:「哥哥怎麼還不出來?」或者就是:「會不會有危險呀?」「急死魅兒了!」「老爺子,你想想辦法呀,哥哥進去好長時間啦。」吳嗔被她嘮叨得頭暈眼花,只能一個勁地苦笑。他的驕傲在修真界是有名的,現在竟被一個靈體小丫頭纏得沒辦法。
天戟峰的魯成超見機插話道:「他們在消滅從地穴裡冒出來的https://www.hetubook.com.com怪物和一些不成氣候的魔魂。李前輩,上次天戟峰的鎮關使龍千岳和明靈子兩個弟子得罪前輩的事情,天戟峰絕不寬宥,現在龍千岳已經被禁錮了,我對他們得罪前輩的事表示道歉。」李強微微一愣,他不知道納善在天路草原曾經大鬧過,嚇得卡本神使和天戟峰的修真者討論了很多次,卡本力主天戟峰的人要向李強道歉,他答應從中化解。卡本神使說道:「天戟峰不知道老大是邀請來的貴客,才會發生這樣的誤會,老大看在卡本的面上——」
原來,天戟峰的一個叛徒將禁制闐殛老祖的晶碑破壞,闐殛老祖被放了出來。此事當即被鎮守天戟峰的高手發現,他們迅速發出了修真界最緊急的「天召令」,同時啟動了另一座備用的大陣,將老祖困在地穴裡面,不過,那只能暫時將他禁錮,拖不了多長時間的,以闐殛老祖的實力很快就能脫困而出。
吳嗔點頭道:「這人一定是受傷了,好像飛了一段距離就落在地上了。」魅兒說道:「你們看那面牆上,是那人留下的手印。」李強看看手印,琢磨了一會兒,也搞不清個所以然,於是笑道:「我們這是幹嘛,好像要追蹤這個人,呵呵,我們還是先想辦法出去吧,別在這裡瞎繞了。」吳嗔也醒過味來,大笑道:「哈哈,老弟說得不錯,哎!好奇心真是害人啊,不耽誤時間了,走!」
遠處又有一隻火鷂升空,卡本神使笑道:「不知道是誰來了,老大,我們一起去看看?」
李強笑道:「算了,那是誤會,我可不想成天打打殺殺的。」卡本神使頓時放心了,笑道:「哎,我就說過,老大不會在意的,呵呵。」魯成超苦笑道:「可是明靈子這個孽障逃到遺址下面,惹出了塌天大禍,唉!他竟然破掉了鎮封的晶碑,原本就不穩的禁錮被他徹底破去,魔頭就要出世了。」
魅兒又一次說道:「奇怪,好長時間啦,哥哥怎麼還不出來啊?」吳嗔被她無休止的疲勞轟炸刺|激得渾身顫抖,滿頭的白髮像刺蝟一樣豎起。魅兒的注意力終於轉了過來,說道:「老爺子,你怎麼啦?是不是生病了,奇怪,修真者是不容易生病的——」緊接著又道:「唉,哥哥怎麼還不出來,急死魅兒啦。」
吳嗔拱拱手,有氣無力地說道:「呃!小姑奶奶,你安靜一會兒——行不行啊?唉!」他暗暗發誓,以後看見靈體,尤其是女靈體,一定要躲得遠遠的,實在是太可怕了。
飛過來迎接的修真者,都是目前已經趕到的領隊人物,猛一聽到白髮吳嗔都不約而同大吃一驚。卡本神使心裡不由得苦笑,這個李強也真絕,每次他出現,身邊都有一個了不得的人物,上次是琦君煞,這次又來一個白髮吳嗔。他急忙報名施禮:「坎波兒大神的使者卡本拜見前輩。」
吳嗔雖然不知道闐殛老祖是什麼玩意兒,但對闐殛魔杖卻是很清楚的,現在又聽說闐殛魔杖是闐殛老祖的第二元神,便問道:「魔頭的雙元神?魔頭是闐殛老祖?是什麼人修進了魔道,竟然會這麼厲害,難道是——https://m.hetubook.com.com」他心裡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
來人中間李強認識一人,那是卡本神使。他笑嘻嘻地迎了上去。
上面的雷聲隱隱傳來,每傳來一陣雷聲,通道就晃動不止,眼前滿是塵霧,頭頂上碎石塊「嘩啦」「嘩啦」地掉落下來。李強喝道:「魅兒指方向,大哥我們走!」他一馬當先向前衝去。吳嗔緊隨在後,心裡還在想:傅山收的這個小弟處處讓人驚奇,他居然會這種傳說中的劍法。
強烈的金光刺得人睜不開眼,小海妖歡然鳴叫,從魅兒懷裡掙脫,撲進金光裡。瞬間金光消散,李強笑嘻嘻摟住小海妖,說道:「大哥,魅兒,呵呵,差點見不著你們啦,哈哈。」他顯得很高興,這趟秘穴之行兇險異常但是收穫也極大。魅兒也隨著小海妖撲了過去,她一把摟住李強的脖子,既不放手也不說話,李強笑瞇瞇地拍拍她的背,說道:「魅兒乖不乖啊——」
魅兒縮在小海妖的翎毛裡,她根本就不想和這些人見面,在那裡自顧自地修煉起來。
這幾個修真者因為修真水平較差,還沒有到元嬰期,所以被派在外圍擔任警戒和接待的任務。李強四處張望,果然見遠處有劍光閃動。吳嗔點頭道:「很好,我們也是趕來滅魔的。」他懶得向他們解釋自己是從哪裡來的。
李強突然停住身形,說道:「這裡又有痕跡了,這人很奇怪,似乎很熟悉這裡的環境。」他們已經在遺址裡面繞行了很久,連魅兒都有點搞不清方向了,這裡的通道實在太多,縱橫交錯,層層疊疊的,比之迷宮還要複雜得多。李強發現的痕跡就是他們在進大幻佛境前看到的,很明顯那是修真者留下的痕跡。
立即就有幾個修真者急速飛掠過來。李強心想:「老哥大約是憋壞了。」他們迎了上去。來的人李強一個也不認識,不知道是哪個門派的,穿著打扮也很陌生。魅兒在李強耳邊小聲說道:「看打扮,他們好像是從封緣星來的修真者——」吳嗔長髮飄動,瞬息間已經到了那幾個修真者面前,李強可不會瞬移,忙跟著趕了過去。
一條很寬敞的通道出現在他們面前,魅兒興奮地說道:「已經到最上面一層了。」
白髮吳嗔盤腿打坐,守護著佛塵的進口。他被長時間的禁錮後,雖然肉身倖存下來,但是功力大減,他在進入幻境的時候就到了分神後期,即將踏入合體初期,剛才他稍稍檢視了一下,發現自己竟然只有分神中期的修為,心裡不由得十分惱火。他知道不經過幾十年的修煉,是恢復不到原來的水平的,更別提跨入合體期的修煉了。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小弟傅山已經是合體後期的超級高手了。在修真界,能夠踏上渡劫期的修真者實在是少之又少。
魅兒在大廳裡來回飄蕩,自從李強進到佛塵中去,她就像失去了魂魄一般,心神極度不安,真不知道她在古堡裡的百十年光陰是如何度過的,她似乎從來沒有如此焦躁不安過。自從李強幫助她修煉靈體後,她就知道自己以後再也離不開他了。
吳嗔簡直要瘋了,他躍起身來,揚手一道白光打在牆壁上,轟然一聲巨響,擊和-圖-書垮了一面牆壁,他控制不住地大吼道:「呀呔!哇——哇——哇!去!」猛地一腳跺在一根柱子上,「哢吧!」「轟!」塵土碎石亂飛,那根巨柱被他一腳震得粉碎。魅兒一驚,說道:「老爺子,你別著急,哥哥會出來的!」小丫頭根本就不知道吳嗔是被她嘮叨得發瘋,還以為他是在擔心李強的安危呢。可惜佛宗最有名的大幻佛境就這樣被吳嗔徹底破壞了,罪魁禍首竟然是一個靈體小姑娘。
小海妖離開李強後,一直伏在一根柱子的頂端,不鳴不動就像睡著了似的。就在吳嗔也等得不耐煩的時候,它突然飛起,衝進魅兒的懷裡。魅兒一把摟住它,好似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說道:「藍光,魅兒急死啦,哥哥搞什麼鬼,到現在沒有消息——」小海妖骨碌著圓圓的眼睛,小聲低鳴起來。
魅兒叫道:「大家小心,上去後功力會減弱的——」吳嗔和李強沒聽懂她說的意思。吳嗔道:「前面是出口?」魅兒說道:「穿過那個六角形的天井,就可以通向地面。」通道再一次劇烈晃動,更多的泥土石塊落了下來,雷聲聽得更加清晰了。李強奇道:「外面似乎在鬥法寶,我們快點!」
三人快速從豎著的天井直衝上去,在到達地面的一剎那,大家都感覺到身子一沉。李強叫道:「他奶奶的,怎麼回事?」吳嗔答道:「上面被禁咒了,嗯,功力最少減去了三分之一。沒事的,就是稍微吃力一些!」兩人這才明白剛才魅兒說的話。
吳嗔無力地落在地上喘著粗氣,他剛從幻境裡出來,功力倒退了一大步,心神極度不寧,魅兒的嘮叨就像導火線,使他一下子發作起來。在地上站了一會兒,他突然覺得自己失態了,嘆了口氣,重新盤腿坐下,說道:「小丫頭,別問了,你哥哥沒事的。」魅兒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飄到吳嗔身邊,說道:「真的?太好了,哥哥沒事——可是,哥哥怎麼還沒有出來啊?」她似乎已經不會說別的話了,只是不停地重複著同樣的話語。
吳嗔緩緩吐出一口氣,看著魅兒不停地在眼前亂晃,忍不住說道:「小丫頭,別飄來飄去的,頭都給你飄昏了,坐下來說說話。」魅兒只好停在吳嗔面前,說道:「哥哥怎麼還沒有出來啊?老爺子,你說哥哥會不會——嗯,肯定不會有事的。」吳嗔心裡很奇怪,這個小丫頭似乎對李強非常依戀,可是她是靈體,和李強這樣的修真者隔著一界天地。他很好奇,在修真界是很難看到修真者和靈體會成為朋友的。
李強也很高興,笑道:「呵呵,先上去再說吧,我還沒有到過莽原呢。」吳嗔剛要說話,整個遺址突然震動起來。魅兒膽小,箭一般飛回李強的肩膀上,小聲問道:「怎麼啦?」現在只要稍有風吹草動,她就立即回到李強的肩膀上,似乎那裡才是她的安全所在。
李強發現,凡是有名的大派別一個也沒來,他覺得十分奇怪,便問卡本神使道:「卡本,我師尊來了嗎?還有其他人來了沒有?」卡本神使說道:「琦前輩的行蹤我不知道,其他的人都到拉都國去了,他們說老大命令他們在那裡集合,這裡只有耿長https://m.hetubook•com•com老來了。」李強笑道:「老瘋子是想來打架,哎,那麼多人聚在那裡打什麼?」
當吳嗔從修煉中醒來,他發現魅兒還在那兒嘀咕,神情十分落寞,很傷心的樣子。吳嗔呆住了,突然之間,他非常感動,這個小丫頭竟然如此執著,他簡直搞不清楚李強有什麼本事,竟讓這個小丫頭這樣牽掛。魅兒看見吳嗔睜開眼,立即飄了過來,聲帶哭腔:「老爺子——吳大哥,我哥哥怎麼還不出來?」吳嗔不知道為什麼,多年不動的道心微微一顫,突然覺得有些心酸,他很誠懇地說道:「丫頭,你放心吧,你哥哥一定會出來的——放心吧。」可憐吳嗔一輩子沒有安慰過人,只會這麼乾巴巴地勸說著。
震動聲猶如天崩地裂,大塊的石頭隨著震動聲落下,砸得通道「砰砰」亂響。李強抬手劈開落下的石頭,心裡驚疑道:「不會是魔頭出世了吧,哎呀,我還沒有準備好啊。」
三人一獸順著通道向前飛去。
其他人也上前行禮,報出身份和門派,他們分別是天戟峰的第二鎮關使魯成超,第九鎮關使銘旗,封緣星百劍門的陳志力,洞淵教的石清銘掌教。他們每人身邊都跟著一名弟子,也隨著長輩向吳嗔行禮。大家見禮後,面對著吳嗔這樣傳說中的高手,這些人都感到侷促不安。
幸好魅兒以前是從遺址上面下來的,她為了進到遺址裡面曾經花費過很多的功夫和精力,對裡面的情況相對比較熟悉。三人找到一處大型的祭臺,魅兒大叫起來:「這裡是大拜壇,魅兒知道出去的路啦。」她只要找到參照物,馬上就理清了思路。她飛身而起,嬌笑道:「魅兒帶路,哥哥你們跟著來哦。」
其中一個修真者問道:「請問你們是哪個門派的?貴姓大名?我們好通報一聲。」李強說道:「我們是重玄派的,這位是白髮吳嗔,我叫李強。」這幾個修真者聽了都是一愣,白髮吳嗔?傳說中的七大高手之一?他的名氣在修真界可是如雷貫耳,名家大派的子弟誰不知道?李強現在在修真界也是鼎鼎大名了,他的修為有多高別人不清楚,但是他的朋友全都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通道牆壁發出「哢哢」的碎裂聲。大家都知道,這裡的通道都是被密法加固過的,一般是不可能出現裂紋的。魅兒叫道:「你們聽——是雷聲!」李強叫道:「大哥,我們向外面衝!」吸星劍應聲而出。吳嗔膽子極大,既不|穿戰甲,也不用飛劍,應聲道:「好,我們走!咦?老弟竟然會真幻劍氣,真是想不到——」魅兒見他在這緊要關頭竟還有閒心關心李強的劍霧,心裡不禁佩服,高手畢竟與眾不同。
卡本神使一看見李強就抑制不住地笑了,他心裡十分佩服李強的大氣,和天戟峰發生了這麼大的衝突,他還是趕到這裡來幫忙了。其實,李強是無意中來到莽原地面遺址的。卡本神使笑道:「老大,太好了,你也趕來了,這位前輩是誰啊?老大給介紹一下嘛。」吳嗔扭頭看著李強,問道:「老大?老弟,你帶了多少人?叫你老大?嘿嘿,聽著好像挺過癮的啊。」李強向來就是沒大沒小的,他笑嘻嘻地說道:「卡本神使,呵呵,這https://m.hetubook.com.com是我大哥,重玄派的白髮吳嗔。」又道:「老哥啊,要不老大給你做,讓你爽一把?」
李強笑而不答,岔開話題說道:「大哥,你知道闐殛老祖嗎?」吳嗔搖頭道:「那是什麼傢伙?好大的口氣。」魅兒說道:「闐殛老祖和闐殛魔杖有關係嗎?哥哥,你從哪裡聽說的?」李強現在知道,這個李俞葦入魔後,大約只有佛宗的人和自己才明白他的來歷,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他說道:「闐殛魔杖是闐殛老祖的第二元神,據說他快要出世了。」
吳嗔是極好面子又很驕傲的人,看見卡本神使如此恭敬,點頭道:「嗯,罷了,坦邦大陸的坎波兒大神?我好像記得是檀奇兒大神嘛,怎麼換啦?」卡本神使頭皮都發麻了,忙躬腰道:「檀奇兒大神是上一輩的,早已經外出潛修了,現在傳位給了坎波兒大神。」
這一路盤旋上下,忽左忽右,魅兒似乎非常熟悉。其實,這都是她以前準備穿過的通道,她早已經記得滾瓜爛熟了。即使這樣,三人也花費了很長時間,中途也遇見過幾個一般的陣法,有吳嗔這種陣法大宗師在,他們毫不費力地穿了過去。吳嗔還順便指導了李強一番陣法的學問。
吳嗔得意地大笑:「和佛宗爭鬥了這麼久,他們那點玩意兒誰不知道。」李強說道:「魅兒現在要進去嗎?」魅兒嬌笑道:「好啊,我和藍光一起進去。」吳嗔急忙阻止道:「別進去,現在可別進去,等到老弟有空時,小丫頭再進去。幻魔珠裡面吸收了無數的魂魄元嬰,小丫頭現在進去會吃不消的,要有幻魔珠的主人幫助就沒有問題了。」
只要是修真者就明白瞬移意味著什麼,那必須要有分神期以上的修為,能有這樣修為的人,肯定是修真界的宗師級人物了。吳嗔大模大樣地問道:「這是在幹什麼?你們是什麼人?」那幾個修真者大約是擔任外圍警戒的,看到吳嗔的瞬移,知道來人厲害,態度很恭謹地說道:「我們是從封緣星來的修真者。」又指著空中的人道:「他們都是從各地趕來的高手——」李強這時才趕到,靜靜地站在一邊聽他們談話。
吳嗔突然說道:「原來下面的痕跡是那個小子留下的——」李強也反應過來,說道:「竟然是他,怪不得看那痕跡顯出慌慌張張的樣子,可惜,可惜——」他倆的對話誰也聽不懂。洞淵教的石清銘掌教問道:「李前輩,你們下去探察過?」李強笑道:「石掌教客氣了,我是追蹤闐殛魔杖才跟到遺址裡的,但是沒發現它的蹤跡,這才上來的。」
天召令是修真界的三大召令之一,那是有大災難發生的表示,所有大門派的修真者接令後必須放下一切迅速趕到。現在已經趕到了一部分修真者,大約有五、六百人,還有後續的修真者正源源不斷地趕來,不過,奇怪的是,到目前為止,趕到這裡的修真高手並不多,修到出竅期的高手不超過十人,分神期的超級高手只有三個,這還包括剛來的吳嗔,合體期的高手更是一個都沒有。好在老祖暫時還沒有出來,現在從地穴出來的都是些闐殛老祖修煉的怪物,正在和外面這些修真者鬥。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