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萬蓮開

耿風氣得抬腳踢去,罵道:「啊——呸!想得美!」
耿風則下決心要死死盯住李強,他發現自己剛認識李強的時候,就在鎮玄塔搞到不少寶貝,在黑水島分手後,這傢伙竟然又得到很多稀罕玩意兒,而且連功力都提升了很多,他覺得必須跟著李強,這樣才能分他一點好運氣。
他突然想開了,咧嘴笑道:「哎!小瘋子!」他追了上去。
卡本神使接過東西,深施一禮,說道:「老大,以後再來坦邦大陸,一定要來找我,我們可是好朋友。」他現在知道李強對好朋友的定義是什麼了。
李強聽了也緊張起來,他有很多兄弟留在這個星球上,有這樣一個恐怖的魔頭存在,確實是危險萬分。
他和這群佛宗的信徒恭恭敬敬地行禮,參見這位年輕的佛宗長老,雖然李強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佛宗的長老。
李強急忙制止道:「別這樣叫,叫我兄弟也行,叫老大也罷,就是別叫我長老,我有那麼老嗎?」他其實是不願意讓人知道這事,修真界很多大門派都是和佛宗有仇的,沒事搞出一堆仇家出來,那才叫冤枉。
聲音漸漸隱去,所有的修真者都知道,闐殛老祖恨死重玄派的這兩個人了。
天宏和布立班卻是願意去天戟峰作客,因為,這兩人身後都有一個門派在坦邦星,所以他們很想和天戟峰搭上交情,好作為自己門派的後援。
天戟峰的人暗自慶幸沒有和李強結下冤仇,只要看他的出手就知道,這個突然出現在修真界的新秀,居然有傳說中的法寶,實在是太厲害了,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得來的,有的修真者修煉了幾百上千年也沒有幾件像樣的寶貝,人比人確實要氣死人的。
李強大喝一聲:「開!」手上飛出無數金線灑落下去。
卡本神使憂慮地說:「是啊!可是誰來指揮呢?沒想到闐殛老祖受到如此重創竟然還這樣厲害——哎!老大,你來指揮吧!」他突然想起李強這個老大可不是白叫的,他曾經帶著一幫人衝出黑獄,和普通修真者可不一樣。
百劍門的陳志力找到李強,猶豫了一下才說道:「前輩——這個——地下的遺址——呃,我聽說有不少佛宗遺留的法寶,我們想要下去探察——前輩你看這樣合適嗎?下面的危險大不大?」他滿臉希冀之色。
闐殛老祖連續滅掉十幾個修真者後,明顯變得厲害起來。
李強使勁拍了他肩頭一掌,笑道:「老瘋子,別逗人玩啦,走啦!」
闐殛老祖已經暈頭轉向,被這道滅魔神雷打得倒翻回去。在他殘存的意識裡,知道沒有便宜可撈,他準備要逃了。
白髮吳嗔大喝:「拙!」滿天的銀星急速墜向闐殛老祖。
佛宗的信徒子弟對於本宗派的信物是非常熟悉的,空厚看見李強手指上的戒指,心裡是又驚又喜,驚的是李強居然有本派長老的佛指,喜的是終於有佛宗長輩出現了。
吳嗔罵道:「一群笨蛋!這時候用什麼殛天之雷——快!我們上!」他晃身移到上空,緊盯著闐殛老祖,看他有什麼舉動。
李強微微一閃,兩手一攤,壞笑著說道:「那我就沒辦法啦,這些厲害的手段——嗯,我打算只傳給弟子,嘿嘿。」
李強猛一回頭,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瘋子,你說什麼?大和圖書聲點!嘀嘀咕咕的不像瘋子的為人。」
李強點頭:「哦,沒說什麼——」他扭頭悶笑,不再理會他,快速飛到吳嗔身邊。
耿風從頭到尾都沒聽明白李強和這群光頭談些什麼,但他清楚地看到這群光頭非常敬畏李強。他心裡真是搞不懂,小瘋子到底憑什麼讓這些人如此服氣?他對李強更加好奇了。
李強滿不在乎地說道:「回來就回來,誰怕你?」
第一道滅魔神雷將他身上的血霧炸飛,緊跟著的兩道神雷讓他心神俱損。
西邊的修真者人數最多,足有百十來人,有人喝道:「用法寶!」
李強驚訝地上前見禮,問道:「你們這是——」他突然看見這群人中有兩個熟人,不禁笑道:「空厚!枯度!原來是你們,好久不見啦。」
李強不由得笑了,這個大哥很有意思,給人感覺酷酷的,有點傲氣逼人的味道。
只見一望無際的莽原大地上,一片白茫茫,瀰漫的霧氣中閃爍著點點金光。闐殛老祖連續幾次向地下穿行,都被彈了出來。他的危機感越發強烈了,瘋了似的四處亂竄。
此言一出,場面頓時就熱鬧起來,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打向闐殛老祖,有用神弓射的,有用雷炸的,有用火性法寶的,有用寒性法寶的,即便是有闐殛老祖那樣強悍的魔體,也不敢硬闖。
耿風一臉無辜狀,「沒說話,嘴巴癢,磨磨嘴皮。」別人都聽不懂他倆的對話中的暗鬥。
李強說道:「卡本神使,這是你在坦邦大陸交給我的東西,還是還給你自己處理吧,我就不去天戟峰了,兄弟們都在拉都國等我呢。」
李強來不及叫人幫忙,靈訣一掐,金蓮玉座飛了出去,擋在地穴入口,闐殛老祖驚得向一邊閃去。
闐殛老祖絕望地掉轉頭,因為遍地金蓮快速長成,蓮瓣尖射出的金光使他覺得彷彿躺在沸騰的油鍋裡,只要被金光射中的地方,那種早已失去的酸、痛、麻、脹的感覺竟然又出現在心裡,他明明知道這些都不是真的,可偏偏就是難以忍受。
李強微微一笑:「各位不用再找啦,佛宗的人早已經離開這裡,不過,我見過最後一個長老——智長老,他讓我轉告大家,不要灰心,繼續修煉下去。有什麼需要,我可以幫助大家。」說著他顯示出手指上戴著的佛指戒。
吳嗔搖頭道:「我喜歡一個人走,人多——煩。」
李強可不想讓魔頭上身,那後果實在可怕,他躍身形閃到一邊,揚手間神雷亂發。
李強笑道:「遺址現在是無主之物,誰想下去都沒有關係,不過,裡面縱橫交錯,要小心迷路,另外大家要注意,有些地方要量力而行,沒有把握千萬不要冒險去嘗試,陷進去是沒有辦法出來的。」
化形擬物的高超手段只有兩個方法才能運用,一種必須是出竅期的高手,才有能力開始修煉,而且還必須精通煉器,還有一種就是像李強這樣,雖然沒有修煉過,但是仗著有極品的法寶,能夠操控得了,所以,看到滿地的金蓮盛開,空中所有的修真者都驚呆了。
闐殛老祖突然掉頭,向廢墟遺址下衝過去。
李強收起金蓮玉座,天上海市蜃樓般的山峰也悄然失去蹤影,大家都知道,闐殛老祖被再次禁錮了,天知道他什m.hetubook•com•com麼時候才能逃脫出來。
天戟峰的修真者在空中佈置的陣型,被闐殛老祖沖得七零八落,哪裡還能組織起來,鎮塔天雷就更加發不出來了。
天宏在一邊看得連連搖頭,他也跟著飛了上去。
李強問道:「你說什麼?」
吳嗔在上空看得驚疑不定,他知道李強這一招是佛宗最著名的「萬蓮開」,絕對是佛宗長老才會的玩意兒,要不是李強是傅山的小弟,手上又有釋魂龍戒,他還真不敢相信李強是自己人。
枯度說道:「長老,弟子來帶路。」
他笑道:「行!大哥喜歡一個人走,那就單獨走吧,反正以後還會見面的,等到巴達星再見啦。」他從來不願意勉強別人,即使對小海妖這樣可愛的小動物,也是隨它來去自由。
耿風愣在那裡,不由得苦笑,他明白自己是被李強唬住了,回想從開始見到這個小子到現在,好像自己就沒有佔過上風,處處被動挨整,心裡暗嘆道:「這個臭小子!看來是搞不過他了,不過,小瘋子的運氣實在是好,說不得以後要好好占佔他的便宜。」
魯成超邀請李強他們上天戟峰作客,吳嗔淡淡地說道:「以後有機會再去吧,我打算回封緣星去,已經很久沒有回去了。老弟,你下一步準備到哪裡?」
耿風被他嚇了一跳,脫口而出:「沒有——沒說什麼!」不知道為什麼,他竟有點怕起李強來了。
李強這才注意到,不止是百劍門的人想下去,其他很多門派的修真者也都在蠢蠢欲動,要知道,這裡可是大名鼎鼎的佛宗遺址,傳說中這裡面有很多的寶貝。
天戟峰的高手狂呼:「都退下!都退下!」圍攻的修真者狼狽地四處亂竄,人人心裡驚恐不已:闐殛老祖竟然絲毫不懼飛劍。
耿風抓耳撓腮地跟在李強身後,氣哼哼地嘀咕道:「我們走著瞧!嘿!你還沒有看過瘋子纏人的勁頭,奶奶的,竟敢占瘋子的便宜——」
闐殛老祖發現大事不妙,他轉身想撲向李強,這個不起眼的小子太可惡了,用來對付他的竟然是他從心底裡最痛恨的佛宗手段,而且還是最厲害的那種。
隨著他三聲大喝,闐殛老祖可就慘了,他恨極狂吼,吼聲中大片的血光從天而起,飛劍傷不了的魔頭,被含有誅魔刺的滅魔神雷炸得滿天花雨。
闐殛老祖氣得狂吼亂叫,扭頭向那些弱小的修真者衝去,他急於要補充能量,剛才吸收到的能量,被李強的滅魔神雷消耗得精光。
闐殛老祖被吳嗔一招「天星歸流」打得在空中亂滾,顯得狼狽不堪,但是,他真正害怕的還是滅魔神雷,因為那是消耗他魔頭力量的東西。天星歸流雖然讓他很狼狽,卻傷不到他什麼。
耿風早已兩眼發光,嚷道:「小瘋子,我們也下去嗎?」
李強嘻笑道:「好啊,老瘋子,只要你拜我為師,嘿嘿,我一定教你兩手。」
闐殛老祖拚命躲閃著打來的神雷,恨恨地叫道:「小子——你是誰?你是誰?」他問的是李強。
吳嗔微微一呆,老白毛這個綽號,在修真界只有極少數的高手知道,他已經可以肯定闐殛老祖是誰了,這個世上敢叫他老白毛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李俞葦,不過他可不想揭開這個謎底,因為這是修真界的恥hetubook.com.com辱。
李強想了想說道:「我先去拉都國,然後去天庭星,大哥還是和我們一起走吧,人多熱鬧些。」
闐殛老祖不斷發出嘎嘎怪笑,來回追逐著慌成一團的修真者。看到飛劍對魔頭絲毫不起作用,絕大部分修真者都慌了神。闐殛老祖身周的血霧越來越濃,越來越多,每死一個修真者,他就變得更強大一點,飛行速度也越來越快了。
他怪叫一聲,向上空衝去,天戟峰的高手正在手忙腳亂地移動陣腳,闐殛老祖獰笑著撞進其中一人的身體裡。
高空上方突然出現一座透明的山峰,就像是一座海市蜃樓,飄邈虛幻,闐殛老祖在裡面瘋狂地掙扎著,只聽他的聲音遠遠傳來,那聲音飄忽不定:「我——會回來——小子——小子!我會找到你——老白毛——」
除了李強,沒有人能聽懂白髮吳嗔的話,即使是闐殛老祖也不懂,他已經完全忘記了前塵往事,不過他聽懂了一句,那就是自己永遠也修不成神魔了,他突然暴怒起來,身上裹著的血霧陡然瀰漫開來。
不一會兒,那些閃爍的光點越來越多。空中的修真者看得很清楚,每一個光點就是一朵金蓮,霎時間,整個大地被金色的蓮花鋪滿。
闐殛老祖抬頭看著飛出的環影,忍不住嘎嘎大笑,他急速向西邊聚集的修真者飛去。
白髮吳嗔依舊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天宏和耿風都不擅長交際,站在邊上和布立班島主閒聊,只有李強和卡本神使對這些應酬駕輕就熟,兩人熱情地和眾人見禮。李強在地球時就是大商人,對應酬自有一套功夫,不一會兒眾人就都有說有笑的了。
吳嗔不禁長嘆了一聲,他太清楚「萬蓮開」的威力了,他幾乎可以肯定,李強和佛宗有極大的淵源,否則他是不可能學到佛宗最有名的絕學的。
耿風滿臉羨慕地說道:「小瘋子,你是在哪裡學到這些稀罕玩意兒的?讓老瘋子也學一點啦!」
沒有人認為李強射出的紅光有多大威脅,他們都把希望寄託在吳嗔的身上,他可是千年前修真界的七大高手之一,傳說中的厲害人物。
卡本神使知道,如果闐殛老祖留在坦邦星上,不管是坦邦大陸還是西大陸,恐怕都要永無寧日了!想到這裡,他更加緊張了,不顧一切地冒險飛到李強身邊,把自己的擔心告訴他。
吳嗔有點吃不準,傅山收的這個小弟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不過,有一點他很清楚,自己是非常欣賞他的。
闐殛老祖浮在空中,怪聲怪氣地說道:「白髮吳嗔?老白毛!怎麼會是你——嘎嘎——奇怪,我怎麼會知道的?」他很自然地叫出了吳嗔的綽號,自己心裡也感到非常奇怪,就像對方是一個很熟悉的人,可他卻想不起來自己是誰了。
只聽天戟峰的修真者又在高聲喝喊:「鎮塔天雷準備!鎮塔天雷準備!」分佈在四面八方的天戟峰高手再次飛出鎮塔星環。
他依舊冷冰冰地說道:「你們三人中,只有一人是我白髮的好朋友,可惜他遭到你的毒手,不過,我白髮很清楚,你是逼不得已,罷手吧,你已經不可能修成神魔了。」
李強點點頭,「放心吧,卡本,只要我來這裡,一定要去騷擾你的。我有不少兄弟留在了坦邦大陸,還請幫我照和圖書看。」他還惦記著坎坎奇他們這些人。
吳嗔說道:「還是我們上!記住,除了老弟的真幻劍氣外,其他人不可靠近魔頭,一般的飛劍是擋不住魔噬的。」
空厚這群子弟簡直喜出望外。
廢墟上空的人群漸漸散開,天戟峰的高手帶著一部分前來救援的修真者向東飛去,還有一些人各自分頭離開,另外有百十來個修真者,從空中落到廢墟裡,準備探察搜尋寶物。
魔頭就是靠修真者的原身和元嬰來獲取能量的,所以天生就是修真者的敵人。
有明眼人已經發現他的企圖,大叫道:「魔頭要逃啦!魔頭要逃啦!」
李強搖頭道:「我才不下去呢,好不容易從裡面逃出來,不去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吳嗔心裡也很驚訝,他發現李強確實與眾不同,這麼多修真者圍攏過來,自己光看著就覺得很煩,而李強笑咪|咪地一個一個見禮,絲毫不見他有一點不耐煩的表情,不論來的人修為高低,他都是一樣對待。
吳嗔淡淡地說道:「夠了,罷手吧!」
困魔大陣的啟動必須要有媒介觸動,那就是金蓮玉座的萬蓮開。
百劍門的陳志力很想拉李強一起下去,看看沒有機會,只好失望的告辭了。
他一聲不吭地站在李強身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四處張望。
枯度急忙上前,說道:「前輩,能不能告訴我們,佛宗的宗主和各位長老都到哪裡去啦?你看,我們這些人——」他看著李強,滿眼都是熱切的希望。
周圍的修真者都向遠處退去,看著吳嗔和李強大發神威,他們個個目眩神迷,心中各自暗嘆:重玄派只來了兩大高手,就讓魔頭吃足了苦頭,不愧是封緣星的名門大派。
空中突然浮現出無數的銀星,宛如璀璨的星群,一股無形的壓力逼得闐殛老祖不由自主地停下身來。
白髮吳嗔終於出手了。
白髮吳嗔稍稍感到有點意外,不過他很喜歡李強的爽氣,笑道:「傅老弟收到你這樣的兄弟實在是很難得,好,老弟保重,我去了。」他說走就走,向大家微微一點頭,白光閃動間,已是蹤影皆無。
李強說道:「你們跟我到拉都國去,找機會我來傳你們修煉的典籍,還有一些佛宗的法寶,你們儘量學吧,等到我離開這裡時,應該可以學到不少了,其餘的就要靠你們自己去努力了。另外,你們見到佛宗其他的子弟要互相幫助,知道嗎?」
耿風羨慕地說道:「小瘋子真有本事,怪不得他的朋友這麼多,這傢伙了不起!」
天戟峰的高手都聚攏過來,由魯成超一一介紹給李強,然後是各個小門派的修真者,都上來和李強幾人套近乎。
李強笑道:「我瞞你?我有什麼好瞞你的。」他一臉無辜狀。
滅魔神雷發出的紅光很不起眼,闐殛老祖根本就沒有躲避,他以為是飛劍之類的普通法寶,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吳嗔身上,滅魔神雷悄然射入他體內。
李強轉到闐殛老祖的身後,趁他暴怒之際,悄悄打出三道滅魔神雷,這種好機會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他的滅魔神雷是闐殛老祖的真正剋星,尤其是誅魔刺的威力,魔頭更是抵擋不了。
李強抬頭看著天空上方,只見闐殛老祖裹著紅霧,嘎嘎怪笑著來回奔馳,空中的修真者亂成一片,到處亂竄,他https://www.hetubook.com.com搖頭道:「哎,一盤散沙,怎麼沒有人出來指揮——這樣下去,遲早會被他各個擊破。」
空厚看他的眼神都不對了,那是一種極其敬畏的神色,他緊張而又拘謹地說道:「前輩,你——你——你為什麼要瞞著弟子?」
那人根本沒搞清楚闐殛老祖是用什麼手段闖進自己護身劍圈的,只覺得突然渾身劇痛,就在他剛剛痛吼出第一聲的時候,原身就像嫩豆腐一般被搗得稀巴爛,碎成一團血肉,元嬰當然也是逃不掉的,當即被闐殛老祖當成大補丹吞噬了。
他嚎叫著重新飛上高空,只想有多遠就跑多遠,一不留神,他撞進了一個早已經設好的陣法中,這個陣法非常奇特,對任何人都沒有用,只對魔頭起作用,那就是佛宗預留的困魔大陣。
空厚更是緊張得連身子都顫抖起來,結結巴巴地說道:「我——你——前輩!在大聯會——為什麼——不告訴——你也是佛宗的人——這——」他心裡既難過又懊惱,自己明明看見過李強施展十八滅魔手,雖然當時覺得不正宗,像是摸索出來的,所以沒有認出他是佛宗的人,而且還對他不敬。他越說越亂,終於說不下去了。
在極短的瞬間裡,就有七八個修真者被他爆體吞噬。
闐殛老祖終於緩過勁來,他根本無視射來的飛劍,快速衝進人群,頓時血霧沖天而起,淒厲的慘嚎聲此起彼伏。
空厚知道李強在坦邦大陸時有很多人叫他老大,便說道:「那弟子就叫聲老大吧,這樣感覺親切些。」
李強知道自己剛才用到金蓮玉座,使這些佛宗遺留的弟子猜錯了他的身份,他們一定以為自己是佛宗的長老。可是自從智長老送給他那枚戒指後,李強已經和佛宗脫不了干係了。
有十幾個修真者一直停在遠處,見眾人散了,這才飛到李強身邊,他們在空中就行起大禮。
耿風聽得直翻白眼,半晌,才說道:「呃,這個——不去就不去,反正瘋子跟著你走。」他一臉怪相,嘴皮子不停地翻動,卻一點聲音也沒有。
李強大笑道:「我是誰?反正我不是你爹,哈哈,你管得著嗎?滾!」他揚手又發出兩道神雷。讓魔頭盯上了可不好玩,李強是堅決不說自己的名字。
李強得意地喝道:「來不及啦,爆!爆!爆!」
耿風嘿嘿直笑:「哎,我也叫你老大,瘋子老大,哈哈!」他突然發現,所有的光頭都對他怒目相向。他甩著滿頭亂髮,滿不在乎地斜眼瞄著眾人,一副你能把我怎麼樣的神情。
李強飛到高空,大聲喝道:「吳大哥!天宏大哥!拖住他!喂!其他人都聽著——按門派聚集,不要用飛劍去抵擋,用法寶趕開魔頭,任何人不許落單——不許落單!」他突然俯衝下去,趕在闐殛老祖到達的前一刻,抓住一個亂飛的修真者,胳膊一掄把他扔向人群中,同時抬手一道紅光,劈向闐殛老祖。
耿風在李強身後嘀咕:「小瘋子的朋友真多,乖乖,清一色的光頭啊,好玩!」
闐殛老祖身上的血霧一旦消散,囂張的凶焰頓時委頓下來,他的尖嚎聲都帶上了哭腔,不顧一切地撲向李強。
布立班島主笑道:「呵呵,是很了不起,我和他這是第二次見面,可感覺就像是老朋友一樣。在修真界,這樣的人還真是不多見呢。」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