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無窮戰意

李強是對著那個最大的紫色尖塔發出的齏千雷,所有的金色霹靂都閃向尖塔,波及到的地方不算太多。第一道金色霹靂落下時,七座尖塔同時發出七彩的光芒,轟然一聲巨響後,連續不斷的金色霹靂落了下來。
這是赤明魔尊的一招魔戟奪魂,還不算是他厲害的絕學。李強剛剛收攝仙訣,猛然覺得不對勁,他連瞬移都來不及了,猛地催動滅天神甲,硬生生地接了下了魔戟奪魂。
那些人沒有穿戰甲或者仙甲,也不用飛劍,其中一半的人穿著寬大的青色袍服,一半人穿著紫色袍服,頭上都罩著寬大的頭套,看不出長的什麼樣子,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根半人高鴨蛋粗的棍子,看不出是什麼材料製作的,黑黝黝的發著淡淡的紫芒。
狂暴的衝擊波順著防禦光罩擴散開來,首先受到衝擊的就是赤明魔尊,他放出的魔煞被齏千雷一掃而光,他心疼得長聲狂嗷,舉起血魔戟一揮,一道暗紅色的閃光帶著隆隆聲響飛了出去,直撲李強。
由宮殿區尖塔佈置的防禦強大得無與倫比,在李強和赤明魔尊瘋狂的攻擊下竟然依舊如故,絲毫無損。李強抬手放進嘴裡一顆聖實欖,他被一股莫名的戰意催動得不能自持,他還從來沒有這樣衝動過,手臂上的那只護臂開始閃動著紫金色的光芒,他準備用護臂的力量去砸防護罩。
赤明魔尊嚇得一縮手,他猛然清醒過來,掉頭跑到堰千回身邊,連聲道:「老堰,幫幫忙,幫幫忙,我是不小心誤打的。」他真怕李強狠狠地整治他。
李強抱起小白,問道:「這是什麼星球?有修真者嗎?」
那個老人說道:「這是被神禁制的地方,這裡供奉的是神之戰魂,任何修真者進入這裡後,都會淪落為戰魂的祭品,呵呵,我就是神之戰魂的代言人,請進神之塔聊聊吧,你放心吧,我沒有惡意的。噢,他們兩人是誰?竟然和修真者不一樣,似乎不受神之戰魂的影響。」
赤明魔尊也快要瘋狂了,他和李強一樣,似乎被一種莫名其妙的力量召喚著,可是這層古怪的防禦擋住了他的去路。七座尖塔發出耀眼的華光,將整個大地照得一片通明,天上滾動著的青紫色雲霧也急遽波動起來。
赤明魔尊頓時忍不住了,他在李強面前一直是很收斂的,可這回他認為面前的姑娘和李強沒什麼關係,李強應該不會為她而整自己的,他就開始口花花的亂說起來:「哇呀,是個漂亮的小妹妹,你能聽懂哥哥的話?」他現在的樣子是幻化後的俊美模樣,笑起來眉飛色舞的,讓人一見就心生好感。
李強心裡驚駭莫名,他能體察到七道彩圈裡蘊含著和神奕力類似的波動,也就是說這是神人才有的玩意兒。他能夠很清晰地看到和感應到外面的動靜,心裡什麼都明白,可就是不能動彈。
耀眼奪目的閃電在雲層裡閃動,最可怕的是閃電竟然也是金色的。赤明魔尊也被嚇住了,沒等他召回滿天的魔煞,整個天空彷彿都塌了下來,千萬條扭曲的金色霹靂從天而降。
空中排列著上千名神殿侍衛,都穿著https://www.hetubook.com.com寬大的袍服,身穿金色袍服的只有眼前的這個老人,還有十幾個穿著白色袍服的中年人,其餘的人都身穿五顏六色的袍服,似乎是他們統一的服裝,每人手中都拿著一根棒子,武器竟然也是統一的。
李強呵呵笑道:「老赤啊,碰釘子了吧,你這傢伙給我安穩點好不好?一切等到了神殿再說,我可不想永遠困在這個星球上。」赤明魔尊當然明白李強的意思,他其實也是很聰明的,只是被魔禁後,實力大打折扣,沒法子隨心所欲的行事,他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離開這裡的方法,其他都是無關緊要的。他說道:「行啦,聽你的,我們走。」
李強還從來沒有過如此強烈的戰意,他不假思索地掐動了五仙雷,掐完仙訣他才發現,自己的五仙雷已經不是原來的五仙雷了,而是變成了一種他無法解釋的東西,一時之間他也想不明白所以然,仙訣已經釋放了出來。
那些人也用驚疑不定的目光看著李強和赤明魔尊,這兩人的樣子也是他們從來沒見識過的,尤其是李強身上的滅天神甲,還有環身飛繞著的幾點星芒,更是見所未見,兩人流露出來的威勢給他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李強覺得這些人很古怪,先前他曾猜測這裡一定有不少修真者,可是看看他們這些人,完全沒有修真者的感覺,而像是很另類的人,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是他完全不熟悉的。要知道,李強現在的見識可不一般,從靈鬼界到黑魔界,從修真界到仙界,幾乎大部分的修煉形式他都見識過,可他還沒見識過這樣修煉的人。
堰千回突然覺得心裡一陣恐懼,那是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他在天絲紫金巽裡放出幻化鱗斑箭,無數銀白色的閃光將自己和軒轅易青、百盛真罩住,他大喝道:「快運功。」就在這剎那間,遠處的李強全身放出金燦燦的光芒,天上的青紫色雲霧猶如被一根天棒攪動,轉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赤明魔尊得意得嘎嘎連聲,他取出血魔戟,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老兄,他們好像不懷好意哦,我們要不要動手幹死他們?」
靠近後,李強發現那是一對一的比鬥,邊上懸停著七八個人,讓他吃驚的是那些人都不是修真者,也不是散仙,而是一種他沒有見識過的修煉形態。那群人看見李強兩人飛來,立即停止爭鬥,很自然地包圍過來。
李強說道:「不急,我想看看這個神殿到底有多厲害,讓他發洩一下也好,這傢伙被憋壞了,我能控制住他,你放心好了。」
那些人紛紛拉開頭套,李強這才發現,穿紫色袍服的都是美貌女子,穿青色袍服的都是驃悍的青年。赤明魔尊饞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眼睛裡紅芒亂閃。
李強對堰千回說道:「老堰,你帶著易青和盛真隨後來,我先過去。」他收回天絲紫金巽,瞬移到赤明魔尊身邊,兩人並排飛行。赤明魔尊的速度奇快,李強為了跟上他也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剎那間,破空之聲大www.hetubook.com.com作,竟然發出尖利的鳴嘯聲。
那個女子說道:「什麼星球?什麼修真者?你們——」她扭頭和穿青色袍服的人商量了幾句,又說道:「請你們到神殿去一趟。」
赤明魔尊的速度極快,他一旦產生了好奇心,就想立即看個明白,他不再跟著那些神殿侍衛,加速向宮殿區的尖塔飆去。李強微微一笑,他很清楚,像這樣的地方一定有強大的防護。果然,赤明魔尊的身影陡然發出耀眼的紅光,彷彿是一點火星掉進了汽油裡,只聽轟然一聲巨響,一層青紫色的光罩急速閃現出來。赤明魔尊被撞得火冒三丈,他手中的血魔戟倏地飛出,剎那間,天地間一片腥風血雨,赤紅色的魔煞將整個宮殿的上空映襯得一片慘淡陰森。就聽赤明魔尊大喝道:「摩天沉淪!」
李強只覺得一股奇特的勁力撞擊過來,就聽「卡叭」一聲巨響,他被砸得連連向前衝去,而這時候也正是齏千雷大爆發的時候,兩股勁力同時擠壓過來,饒是李強已經修煉到三滅天的境界也覺得受不了了,太皓梭頓時放出巨大的光環。李強大吼道:「小明——」
齏千雷的威力被李強催到極致的時候,赤明魔尊的偷襲也到了。
赤明魔尊在空中來回飛動著,他邊飛邊說:「我說,紫袍妹妹啊,快點好不好,要不要我抱著你飛啊,唉!磨磨蹭蹭的,你們倒是飛起來啊!」
赤明魔尊越打越不對勁,他似乎突然被什麼東西激怒了。李強也覺得熱血沸騰,他奇道:「奶奶的,我怎麼也忍不住了?堰兄,你看好他們兩個,我去幫忙!」
那些神殿侍衛被赤明魔尊嚇壞了,從來沒有人試圖去攻擊神殿的防護,那是神殿的本源力量,就憑一個人根本無法挑戰這樣的力量。他們在紫袍姑娘的喝聲中停了下來,目瞪口呆地看著滿天飛舞的魔煞,他們也認不出赤明魔尊究竟是什麼力量,只是呆呆地看著他攻擊。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宮殿群,宮殿群圍繞著一座高聳入雲的巨型尖塔建造而成。一共有七座尖塔,塔的形狀非常像金字塔,只是更加高大,中間一座尖塔高入雲端,泛著耀眼的紫色光華,尖塔下方延伸出六條寬敞的大路,每條路都通向一座稍小的尖塔,六座小尖塔和中央的巨型尖塔形成了標準的六角星形,數不清的宮殿建築環繞在尖塔周圍,從空中望去,令人感到難以置信。這樣的工程實在是太龐大了,這要花費多少人力和物力?因為整個建築都不是用法術建成的,而是完全用手工製造的。
赤明魔尊難以置信地看了李強一眼,忍不住狂笑道:「原來你也忍不住啦,好啊,一起幹!」
軒轅易青和百盛真兩人都是臉色蒼白,李強的出手讓他倆覺得實在恐怖,他們發現師尊比在碚靈山時厲害得多了。
李強突然明白了,他們剛才念的咒語就為了借力,而他們穿的袍服就是借力的媒介,這種形式的修煉他還是第一次見識到。李強對神殿更加感到好奇了,他幾乎可以斷定,神殿和衛星上的那個宮殿有直接的聯繫。
和_圖_書些人飛行的形態也非常古怪,速度雖然很快,但是與李強他們是無法相比的,他們飛行的形狀就像是快速移動的雲團,看上去怪異絕倫。赤明魔尊不停地靠近他們,似乎要研究一下這是什麼原理。
越過一道高大的山峰,李強一眼望去,不禁訝然無語。只聽赤明魔尊大叫道:「天哪,太壯觀啦,了不起啊!」
李強的樣子很瘋狂,他滿頭的黑髮完全飛散開來,飄舞的黑髮裡似乎也有雷火電花在閃爍,兩眼中金色的光芒射出足有幾米遠,他完全沉入戰意之中,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眼前的尖塔。
從尖塔裡飛出來的人已經團團將三人圍住,為首的是一個身穿金色袍服的老人,他看了看堰千回,輕輕嘆息了一聲。堰千回心裡更加驚疑不定,他問道:「你是?」
身穿金色袍服的老人掀開頭套,說道:「你收起法寶吧,這裡已經很多年沒有修真者來了,不要再運功了,不然就會像我一樣,失去修真的力量,因為我以前也是修真者,比你的修為還要高很多,我曾經達到大乘期。」
堰千回聞言不禁道心大亂,開玩笑,大乘期是每一個修真者的夢想,可眼前的老人哪裡有半點大乘期高手的風範,分明就是一個瘦弱的老者。他結結巴巴地問道:「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是什麼地方?」
血魔戟在空中越來越亮,無數的魔煞順著血魔戟的方向向防護罩急速衝擊而去,大地顫抖起來,青紫色的防護罩發出亮如閃電般的光華。
堰千回只覺得自己忍不住地想出手,老人微微一笑道:「要克制自己戰鬥的意念,在這裡一旦發生爭鬥,你就會像燃燒的火焰,等到剩下一堆灰燼的時候就後悔莫及了。」他的話猶如一瓢冷水當頭澆下,堰千回立即冷靜下來,他奇道:「奇怪,我怎麼會忍不住想要動手?」
赤明魔尊笑嘻嘻地飛到紫袍姑娘身邊,說道:「你叫什麼名字?我姓赤,嘿嘿,叫我一聲赤哥哥就行了。」這傢伙的臉皮真夠厚的,直接就上前和人套近乎了。那姑娘似乎是領頭的神殿侍衛,她臉色微微一沉,呵斥道:「請你別胡說八道!我們是獻身神殿的人,是沒有名字的,請跟我們走!」
堰千回什麼感覺也沒有,他聽到李強的話嚇了一大跳,這兩個傢伙是怎麼回事,竟然莫名其妙的大動干戈。李強心裡似乎燃起一股無名的戰意,他只想釋放出來。陡然間,他瞬移到赤明魔尊身邊,笑道:「要我幫忙嗎?」
沒有人能夠想像李強發出的齏千雷是多麼的恐怖,整個宮殿區上空猶如火山爆發一般,雷電火花四處飛濺,天空似乎都被扭曲撕裂了,大地猶如鼓面一樣被敲擊得劇烈震盪,防禦光罩下的宮殿區大片建築開始倒塌,濃濃的煙霧騰空而起。
很快他倆就看見山峰下耀起的閃光,赤明魔尊叫道:「哇——在比鬥啊,哈哈,老兄,我們也加入——」李強對這傢伙真是感到頭痛,聽他的口氣就不懷好意,他要是動起手來,那些人還不得全遭殃啦。
李強覺得自己像是被冰封住一般,不但無法動彈,甚至連咬碎聖實和圖書欖的力道也使不出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從尖塔裡飛出無數的人來。
外面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見李強被封住的樣子,只見他曲肘欲伸,齊腰的黑髮彷彿被風吹起,在飛舞中被凝固了,額頭前一縷黑髮遮住了半邊臉頰,露出一隻閃著金芒的眸子,滅天神甲波動著藍光,不時地有金色的霞光閃現,一隻奇異的仙器停留在他的頭上,那是兩片半月狀組合的太皓梭。即使是被封住了,李強也流露出一股強大無匹的威勢。
堰千回帶著軒轅易青和百盛真遠遠飛來,赤明魔尊笑道:「老堰也是個慢性子,帶著他們瞬移過來不就行啦,他還真有勁,帶著兩個人慢慢飛,我看著都累。」李強心知堰千回是為了安全起見,他笑道:「老赤,行了,別嘮嘮叨叨的沒完。」
李強的戰意越來越強烈,燒得他渾身都不自在,只想著要發洩一番,金尊神心猶如戰鼓一般瘋狂地擂動,大量精純的神奕力在體內急速運轉,他強忍著向宮殿區上空飛去。從宮殿區湧出無數的人流,像一群移動的螞蟻,向著巨型尖塔湧去。
李強可以很清楚地聽見老人說的話,也非常清楚自己的處境,他也想明白了,自己和赤明魔尊與修真者有本質的區別,神之戰魂催動了他們兩人的戰意,卻無法消散他們的力量,因為自己是在修神,而赤明魔尊是在修大神魔,和神之戰魂應該有某種相似的因素,所以,神之戰魂只有憑著尖塔的力量禁錮他們兩人。
很快,尖塔的防禦罩消失一空,堰千回知道不好,他囑咐道:「易青,盛真,待在防護罩裡面不要出來,我去去就來。」他陡然瞬移到李強和赤明魔尊身邊,飛劍一圈護住了兩人,不過,他心裡震驚到了極點,他感覺到自己精純的真元力在快速地消散,彷彿被什麼東西強力吸取一般。他立即拋出幻化鱗斑箭來防護,背上綴著的尖刺也豎了起來,可他心裡明白,自己是絕對撐不了多久的。
就在赤明魔尊手忙腳亂召回魔煞的同時,齏千雷爆發了。
那個漂亮姑娘臉色微紅,說道:「我們是神殿的侍衛,這裡是神殿的禁區,你們是怎麼進來的?你們是什麼人?」聲音清脆可人。赤明魔尊嬉皮笑臉地說道:「我們是——這個,我們是外鄉人,嗯,神殿?這是什麼神殿?」
李強對神殿很好奇,所以聽說要去神殿,他一點都不反對,立即應道:「沒問題,神殿在哪裡?我們去看看。」
有人驚叫道:「快看神禁圈,這是怎麼回事?」
天獅神獸小白顯得很興奮,它忽動忽西地飛竄不休。李強說道:「好傢伙,有不少人嘛,不像是拚鬥,像是在比試什麼,我們快過去!」赤明魔尊眼中紅光一閃,說道:「我先去!」自從被魔禁後,他就不能化形移動了,速度慢了許多,但是比李強卻不差,話音未落他已經狂飆而去。
那些人原本是懸在距離地面不到十米的空中,紫袍姑娘將他們聚攏在一起,同時念著一段嘰哩咕嚕的話,像是咒語似的,李強一句都聽不懂,看他們很虔誠的樣子,又像是在祈禱什麼。只見那些神殿侍衛身https://m•hetubook.com•com上的袍服發出淡淡的光芒,為首的紫袍姑娘突然尖叫一聲,剎那間,那些人身上的袍服形態大變,彷彿是一團紫色或青色的霧氣,將他們全身都籠罩在裡面,霧氣聚而不散,從一團紫色霧氣裡傳出聲音:「請跟我們走!」
李強將心神沉入不死之心境界,急速催動金尊神心,神奕力猛地向外撐起,但立即就被彩圈無匹的力量壓制進來。李強爭取到這一剎那的自由,他一口咬碎了含在嘴裡的聖實欖,聖實欖蘊含的能量快速湧動著,金尊神心立即瘋狂地跳動起來。
李強一言不發,飛出天絲紫金巽將堰千回三人罩住,堰千回問道:「木子兄怎麼不阻止他?」
李強突然明白了,自己被這股無名的戰意挑動,終於學會了更高一層的五仙雷,那應該是仙人的不傳之秘,他也只是知道名稱,而不清楚修煉的方法,這是仙界一種比較高級的仙訣,叫齏千雷。
老人微笑道:「這裡供奉的是神之戰魂,任何有能力的人都會發現自己瘋狂地想戰鬥,戰意之強就是戰魂的精髓,所以,在這裡必須隨時提醒自己,不要胡亂出手,懂了嗎?」
天絲紫金巽也不例外地被波及到了,巨大的衝擊力將天絲紫金巽向後直推到山腳下。堰千回不禁鬆了一口氣,心裡嘖嘖稱讚,天絲紫金巽確實是一件奇特的法寶。他收回幻化鱗斑箭,說道:「就在這裡看吧,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帶他們過來的那些神殿侍衛全都嚇傻了,由於他們飛行的速度很慢,所以還在山峰的腳下,即使這樣他們也無一倖免地受到齏千雷的波及,全都跌落下去,摔得七葷八素狼狽不堪。
雙方誰也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相互打量著,半晌,還是赤明魔尊沉不住氣,他血魔戟一揮喝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們是什麼人?」他用的是修真界通用的語言。一個穿紫色袍服的人拉開罩住臉孔的頭套,露出一張宜嗔宜喜的嬌容,竟然是一位美貌的姑娘。
赤明魔尊也很疑惑,他小聲說道:「老兄,他們的力量好像是借用的,不是自己真實的力量。」李強聞言心裡一動,他忽然恍然大悟,怪不得覺得這些人的力量很古怪,原來是借用的。可他又產生了一個疑問:他們借用的是誰的力量?
老人搖頭道:「這不是我們的力量可以解開的,他們兩個觸怒了戰魂,是被戰魂禁錮了。只是很奇怪,凡是到達這裡的任何形式的生命,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可以強行抗禦戰魂的,他們兩個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實在是讓人不解。」
沒等李強咬碎聖實欖,從七座尖塔上射出七道彩光,迅即化作七隻巨大的彩圈,眨眼間就將李強套住,緊接著又是七道彩光化作的彩圈,將躲在山腳下的赤明魔尊套住,兩人頓時動彈不得。
堰千回只覺得自己的真元力猶如水一般向外流淌,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他當機立斷收回幻化鱗斑箭和飛劍,頓時覺得真元力散去的速度緩慢下來,雖然還在繼續不斷地散去,但是元嬰運轉的速度已經能跟上消耗的速度了。他苦笑道:「這是我兩個同伴,能將他們放出來嗎?」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