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靈劫

撼蕩巽風像一隻巨大的漏斗,上端緊貼著黑雲,下端的尖角扎在乾善庸的星鏈護罩上,發出令人恐怖的嘯叫聲。如此巨大的摧毀力量竟然被乾善庸硬生生地阻擋住了,這種功力讓遠處觀望的修真者瞠目結舌。
星鏈化作無數晶亮亮的小點,將天疆黑罡擋在外面,不過,他只護住了丹台,外面的一切都顧不得了。
大天劫就像一個發了瘋的天神,彷彿要將整個大地毀去。在場的修真者都躲到很遠的地方,驚恐萬狀地觀望著,丹台所在的地方就像是噴發的火山口,焰光閃電和轟鳴聲接連不斷,似乎天都要塌下來了。
乾善庸大叫道:「來了!」丹台外圈的修真者紛紛放出飛劍,他們從來沒見過煉丹有天劫出現,一個個既害怕又興奮,這可是一輩子都難得一見的,何況還能看到仙人如何抵禦天劫。他們又想靠近看又怕被波及,心情十分矛盾。
又一波撼蕩巽風掃過,剛才被天疆黑罡觸碰到的地方連山峰也消失了一半,露出黑黝黝的岩石,整個丹台反而變得高了,原先丹台周圍的石柱都化為灰燼,大地就像被剝了一層皮,露出地底的骨肉,淒慘地在黑罡巽風中顫慄。
天疆黑罡落下時,李強正好用神奕力裹住了神丹。
突然,暗青色的霹靂停止下來,整個大地都平靜了,但是這種平靜讓人感到很不安。天空中的雲霧變得像濃墨一般,彷彿是一塊巨大的黑色鉛塊懸在頭頂,丹台發出輕微的「辟啪」碎裂聲,在一片寂靜之中顯得尤其令人驚心。
李強竭力操控著那團神奕力化作的光團,試圖跟上神丹。他也是忙中出亂,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收取第四顆神丹必須先放下綠色珠蓋。在場的人中只有李強和梅游冰懂這個道理,可是梅游冰的注意力被大天劫吸引過去了。
突然,乾善庸臉色一紅,悶哼了一聲,整個身體向下一矮,雙腳竟然陷入丹台之中,可想而知這股巨力有多大。黛南楓御來不及說話,她渾身閃著金光,將一口精純的仙靈之氣渡給了星鏈。乾善庸得到幫助,重新挺直了腰,星鏈頓時發出燦爛的光華。
天蝕終於出手了,他並沒有打出齏千雷,而是拋出了炫疾火雲罩。
乾善庸倒吸一口涼氣,驚喝道:「小心!」
赤明拋出的小法寶是他自己修煉的一件護罩,是按照黑魔界的修煉方式製作的,非常獨特,名字叫漠光,威力雖然和星鏈無法相比,但是用來救助梅游冰還是綽綽有餘的,畢竟梅游冰不是煉丹的當事人,又沒有出手抵禦大天劫,這件小玩意兒足以抵擋大天劫對他的影響。
第二層、第三層禁制隨即也被破掉。乾善庸、黛南楓御和天蝕不禁頭皮發麻,這玩意兒實在太厲害了。
乾善庸奮力支撐,星鏈閃耀著點點星光,就像黑暗中的明珠,熠熠生輝。
乾善庸大叫道:「我們三個同時出手,我來防護,楓御幫我,天蝕你用齏千雷轟擊黑罡和巽風,要快!」天蝕知道乾善庸顧忌太多,齏千雷根本就打不散大天劫,若用再高一級的仙雷,恐怕這四周的一切都要hetubook.com.com被摧毀了,他覺得完全沒必要這樣做。
星鏈頂住了一部分黑罡,其餘的都落在丹台附近。地面突然晃動了一下,重新又平靜下來,緊接著又是一塊天疆黑罡落下。
乾善庸冷靜地低喝道:「來了!小心!」
撼蕩巽風夾雜著黑罡咆哮著衝擊下來。
李強心裡有些著急,他明顯加快了收丹印訣的釋放。
梅游冰心裡苦笑,自己成了小子了,不過,他知道赤明是魔尊出身,要論修行的歲月,他確實是前輩中的前輩了,可能和乾善庸等仙人也不相上下。
隨著黛南楓御的尖叫聲,第二層禁制炸裂開來,緊接著天蝕一聲怪叫:「嗨呀!大天劫如此厲害!三層禁制——快!」大天劫劈下的暗青色霹靂一連擊穿三層仙人布下的禁制。如此恐怖的霹靂令三個仙人也感到膽寒,好在乾善庸已經緩過勁來,他立即又布下一層禁制。
李強聞言驚心,心裡大罵自己是笨蛋,同樣的錯誤竟然犯了兩次。他放開綠色的珠蓋,空中亂飛的神丹頓時停滯下來。李強輕而易舉地用神奕力裹住神丹,不過,他心裡明白,自己浪費了不少寶貴的時間。
李強恍然大悟,立即指揮戰魂刀放開三色珠蓋,剎那間,第四顆神丹沖天而起,這次是綠色的神丹。
前兩道霹靂彷彿只是先試探一下。天色忽然變得更加陰沉,雲層翻滾激盪,一陣急如擂鼓的轟響之後,無數道暗青色的霹靂鋪天蓋地砸了下來。
梅游冰鬆了口氣,轉眼看見李強正手忙腳亂地追逐著飛舞的神丹,他失聲叫道:「小哥兒——放開綠色珠蓋啊!」
千赤鷗帶著門人弟子遠遠地觀望著,他憂心忡忡地說道:「煉丹竟然會這樣,唉,但願小師叔沒事。」陳智風冷靜地說道:「有三位仙人前輩在,應該不會有事的,若是他們也擋不住,那這一界恐怕就無人能夠擋住了。」
黑雲急遽翻滾,突然,一團黑色的玩意兒從黑雲裡飛落而下,一接觸到禁制即發出青幽幽的光,四周的景物被照得一片青紫。只是稍稍一頓,第一層禁制便無聲無息地碎裂成無數細小的光點飛濺開來,猶如一塊巨石砸進了炭火堆裡。
靠丹台較近的修真者紛紛抱頭鼠竄,他們已經在禁制以外了,可是天空中落下的暗青色霹靂令人難以忍受,他們覺得自己的元嬰都要被震盪出來了。大天劫對一切神靈都有殺傷力,他們都是擁有元嬰的修真者,大天劫雖然不是針對他們的,可是落下的青色霹靂同樣能波及到他們。
李強沒有嘗到大天劫的厲害,他還不知道深淺,一心只撲在如何精確地收丹上。他盯著貝冶丹鼎等著第四顆神丹出來,誰知貝冶丹鼎只是七彩神光亂閃,就是不見第四顆神丹孕出。還是梅游冰察覺到不對,他大叫道:「將赤、紫、青三色珠蓋放掉!將赤、紫、青三色珠蓋放掉!」
乾善庸大喝道:「第一層禁制破碎!」話音剛落,一聲劇烈的爆炸響起,堅如金剛的丹台竟然出現一絲絲裂紋。黛南楓御尖聲叫道:「第二層也不和-圖-書行了,大家小心!」
李強忍住興奮,一手指定戰魂刀托住七彩珠蓋,一手掐著古怪的印訣,那是貝冶天經裡記載的特殊收丹印訣。瞬息間,只見一隻臉盤大小的金色光團直追神丹而去。李強喝道:「定!」光團一下吞沒了神丹。
第三顆神丹孕出,一道青光飛出。
李強全神貫注地盯著貝冶丹鼎,不敢分心旁觀。他此時的心態很平和,只想著盡自己的最大努力而已,至於七集丹是否能夠煉成,他並不在意。
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使李強暫時分心,他看到了乾善庸掐動的仙靈訣,也聽到了黛南楓御的尖叫聲,他用過齏千雷,所以一眼就認出乾善庸用的是更高一級的手法,他知道這玩意兒的厲害。
由於李強已經收滿六集丹,只剩下七集丹中所餘下的三顆神丹沒有收取,所以三個仙人都敢玩命抵抗大天劫,有神丹救治他們即使受傷也不怕了。
轟然一聲震響,乾善庸被狠狠地砸進丹台,只露出上半身。黛南楓御大驚失色,她連連噴出仙靈之氣,星鏈的光華由黯淡再次轉為明亮。天蝕暫時插不上手,他手裡捏著一個仙器,那是炫疾火雲罩,是他最好的防護仙器。
天蝕在心裡大罵乾善庸,在修真界用這種仙雷天知道會有什麼後果,雖然大天劫很可怕,但憑著三個仙人的實力不是沒有可能抵禦的,現在乾善庸打出這種仙雷,大天劫會不會消除還不知道,而自己的炫疾火雲罩只怕要頂不住了。他這時候又不能收回,只好拚命將威力提升到最高點,試圖挽救這件自己花了無數心血修煉的仙器。
乾善庸將禁制放開讓靈兒姐妹倆離開後,立即變換禁制,這一次不是防人,而是防天劫的。天蝕和黛南楓御也一起出手,霎時間,三層禁制將丹台護住。天蝕大叫道:「修真者都離開丹台,這種大天劫不是你們能抵擋的。」
一道暗青色的霹靂從天而降,轟然砸在禁制上,剎那間,耀眼的閃光照亮了天空。由於禁制是乾善庸佈置的仙法,在乾善庸的全力運轉下,這道霹靂被毫不含糊地擋住了。
李強順手將紫色神丹收入手鐲裡,聞言抬頭觀望,心裡不由得驚訝之極,他忍不住問道:「撼蕩巽風是什麼玩意兒?」乾善庸盯著天空,隨口答道:「是一種極厲害的風,往往和天疆黑罡同時產生,這玩意兒無孔不入,是很難抵禦——」他還沒有說完,天空中突然響起尖利的呼嘯聲。
乾善庸發出了百澤鉞,他似乎也知道星鏈這次很難抵禦了。黛南楓御全力幫助他催動星鏈,同時也飛出自己的仙劍。所有在場的人都知道,大天劫要大爆發了。
李強眼看著第五顆神丹孕出,那是一顆黃色的神丹,散發耀眼的金光。梅游冰興奮地大叫道:「這是神丹之王!小哥兒快收啊!」
整個煉丹場是被禁制的,乾善庸喝道:「你們兩個趕快離開當場,神靈劫對你們傷害最大,小心被波及,快走!我已經放開禁制了。」他指的是靈兒和魅兒兩人。
乾善庸不顧一切地用仙器頂了上去。這是他的一hetubook.com.com件防禦仙器,名字叫星鏈,可惜缺少天珠的配合,天珠被他用在不夜城的防護上了。
乾善庸大喝道:「楓御!再布禁制!」三人輪番上陣,破掉一層禁制就再布一層,雖然耗費了大量的仙靈之氣,但是勉強可以跟上霹靂的轟擊了。
紫色的神丹飛出後,李強同樣射出一團金光包裹上去。他收丹如此順利,似乎老天都嫉妒得震怒了,這一次的天疆黑罡落下得更大更快,連附近的山峰都被籠罩在其中。
靈百慧也察覺不好,她不及細想,裹著魅兒就瞬移出去。
巽風黑罡已經壓住炫疾火雲罩,只見紅光耀眼,火雲罩被天蝕催動到極致。
黑雲裡的銀絲形成一個個螺旋狀的波紋,彷彿雨點落在水面上,一圈圈地擴散開來,漸漸地形成一個龍捲風似的銀色漏斗,伴隨著尖利的呼嘯聲急速向丹台延伸下來。
還有三顆神丹就可以圓滿結束這次煉丹了,除了李強之外,大家心裡都十分緊張,最後三顆神丹是七集丹中最精華的部分,這時候如果失敗了委實讓人不甘心。
眨眼間,絕大部分修真者都瞬移而去,只有少數出竅期的修真者狼狽地御劍向外飛去,天空中就像開放了一朵巨大的禮花,以禁制的丹台為中心,修真者的劍光向四面八方散射開來,遠遠看去蔚為壯觀。
星鏈的爆炸立即影響到李強收丹,他指揮的光團怎麼也追不上神丹。乾善庸和黛南楓御只來得及回護自身,根本無暇再護住丹台。
天搖地動,山河色變。
乾善庸有點明白了,似乎貝冶丹鼎只要孕出神丹,就會有天疆黑罡落下。他勉強擋住第二次黑罡,眼看著頭頂上方的黑雲泛出一絲絲銀色的波紋,像湖面上的漣漪一般蕩漾開來,不由得苦笑道:「撼蕩巽風!」
乾善庸得到黛南楓御的幫助,總算緩過勁來,他大叫道:「好傢伙,差點抵禦不了——哎呀,又來了!」
乾善庸心裡微微有點緊張,他也是第一次見識到大天劫,他甚至不敢確定這到底是不是大天劫,但天疆黑罡是什麼他卻很清楚。在仙界,有一個地方專門有這種黑罡生成,那是仙界有名的靈藥產出地,非常的凶險。對黑罡的威力他心裡有數,只要不是連續落下,三人應該能夠抵擋得住。
帕本點頭道:「老納說的不錯,可惜,即使我們有大乘期的修為——也幫不上師尊,除非是仙人——那可就難了。」
李強用神奕力形成的光團包裹住青色神丹。他突然察覺這顆神丹寒冷無比,隔著四五米遠,都能感覺到一股冰寒傳來,還有一種清冷的香味,令人神清氣爽。他不敢耽擱,馬上收回神丹。連看一眼的時間都沒有,第四顆神丹又要出爐了。
乾善庸心裡湧起無力的感覺,雖然只要擋住黑罡的一次重擊就可以抵抗過去,但是不斷落下的黑罡讓他覺得難以為繼,那種壓力不是一般的仙人能夠體會得到的。最糟糕的是他只能抵擋不能躲避,這使他耗去很多仙靈之氣,一時緩不過勁來。
梅游冰被巽風怪異的嘯叫聲刺|激得驚醒過來,他再也無法繼續和_圖_書運功抵擋了。赤明一眼看見,說道:「喂,小子,你這樣是不成的,算了,看在我大哥叫你爺爺的份上,這玩意兒給你用。」他脫手打出一道金芒,霎時,梅游冰被籠罩在一圈淡金色的光華裡。
陽極雷動和巽風黑罡撞在一起,就像隕星撞上星球。一道刺目的閃光亮起,巨大的衝擊波擴散開來,天蝕的炫疾火雲罩猶如紙糊的燈籠,剎那間就灰飛煙滅了。赤明怪叫一聲,剩下的壓力完全落在他的身上。
七集丹的每一竅都能孕生一粒神丹,能不能收取就看煉丹人的實力了,這次要不是有乾善庸等人的幫助,李強連一粒神丹也不可能收到,所以,他非常小心謹慎,生怕錯失了這次絕好的機會。
第四顆神丹一出爐,大天劫也到了威力最大的時候,若是乾善庸三人能夠抵禦,李強就能順利地收取所有的神丹,假如不能擋住,七集丹就收不完整了,而且在場的人也要受到牽累,尤其是李強,更加危險。
鉛黑色的雲層再次變色,這一次變成了奇特的玫瑰紅色。破碎的大地上,所有景物都映上了一層淡淡的紫紅色,猶如血色黃昏一般,顯得淒美慘烈,彷彿世界末日即將來臨。
趙豪喝道:「別說話——看著!」他畢竟是李強的大弟子,對師尊有著盲目的崇拜,他對李強的信心比魅兒還要足,經過這麼多歲月,他還從來沒見李強真正的失敗過,所以,這一次他也是信心十足。
星鏈爆起耀眼的光華。撼蕩巽風撞上星鏈時,夾在巽風裡的黑罡也同時砸落下來,兩種不同性質的攻擊合在一起實在太過恐怖,乾善庸和黛南楓御同時悶哼一聲,星鏈突然炸開了。
李強清晰地感覺到七集丹就要孕出了,他知道七集丹是無法用晶瓶收取的,必須要用神奕力凝結丹殼才行,正因為如此,他對大天劫是無暇抵禦的,必須依靠乾善庸等人的幫助,如果他們擋不住大天劫,李強的下場一定會很慘。
火雲罩一出手就化作一朵巨大的火焰,無聲無息地護住丹台,剎那間抵住了沖砸過來的巽風黑罡。天蝕大叫一聲,這股無匹的力量竟讓他噴出一口金紅色的血。能將仙人砸得吐血,也只有大天劫才有這樣的威力。
赤明和李強同樣都是修神的,他盤腿坐到李強身後,準備在李強支持不住的時候出手幫忙。
與此同時,貝冶丹鼎發出七彩霞光,一道赤色光華從貝冶丹鼎的鼎口沖天而起,丹鼎孕出了第一顆火紅色的神丹。
大天劫一般很少見,屬於物劫,也叫神靈劫。
其實,乾善庸三人也都看明白了,乾善庸迅速拋出一件仙器護住丹台,黛南楓御和天蝕也同時出手。大天劫最厲害的天疆黑罡到了。
梅游冰臉色煞白,他將心神沉入元嬰裡抵禦,根本沒法看李強如何收丹,僅僅是黑罡的無形壓力他就承受不了,若是黑罡落在丹台上,他肯定是第一個抵擋不住的人。
梅游冰心裡叫苦不迭,其他修真者都離開了,只有他還留在丹台上,由於他不甘心放棄親眼看到最後的靈丹出爐,在乾善庸放開禁制的剎那間他沒有離開,現在https://m.hetubook.com.com只好躲在丹台的一角。他覺得元嬰猶如火燒一般,渾身都酥軟了。他勉強掏出一顆靈丹吞下,用絕望的眼神看著禁制外面。
丹台已經搖搖欲墜了,赤明舉著都天神杖隨時準備出手防護。他也緊張起來,一旦乾善庸三人抵擋不住,他就必須護住李強,充當最後一道防護,若是他也抵擋不住,後果會怎樣那就天知道了。
赤明是魔尊出身,他輕輕說道:「不好了,這像是毀滅一切的天疆黑罡和撼蕩巽風——」他瞇著眼又看了看天,突然大聲道:「老乾!你們的禁制沒有用,趕快用法寶!」
乾善庸的百澤鉞化作一道銀色長虹直撲大天劫而去。他是羅天上仙,見識是一等一的好,知道這是大天劫最弱的時候,正好可以趁機將天劫攪散。黛南楓御也有所悟,更何況她不會讓乾善庸一人涉險,她一頓足也衝了上去。
趙豪、帕本和納善等人都擔心地看著遠方,他們這些人和李強最親近,心裡也最忐忑不安。納善罵道:「奶奶的,乾等著幫不上忙——唉,心裡真不是滋味啊,我老納現在才覺得自己太懶了,唉!沒實力就是想幫忙也不可能——」他罕見地連續嘆了兩口氣。
李強突然發覺這顆綠色的神丹很難收取,他已經放出收丹的印訣,但是那顆綠色的神丹猶如活物般四處亂竄。
乾善庸狠狠地甩甩頭,怒喝道:「極陽!雷動!」他渾身冒出刺目的光華,手中掐著仙靈訣。黛南楓御尖叫道:「乾大哥!不要——」
天空中赤色的雲霧已經變成暗青色,一道道暗青色霹靂猶如扭曲的蛇身般閃動著,大地在劇烈地顫抖,天空彷彿在燃燒,空氣中飄散著一股非常好聞的味道,那是濃烈的丹香。
他瞥了乾善庸一眼,若是乾善庸支撐不住,他寧願放棄收丹。不管怎麼說,乾善庸這次是豁出一切來幫助自己煉丹的,李強不願意他因此而受傷。看到有黛南楓御和天蝕的幫助,乾善庸還能夠支撐,李強又將注意力集中在收丹上。
李強順利收回第一顆赤色七集丹,緊接著第二顆紫色的七集丹飛出。
梅游冰感激地看了赤明一眼,他知道依著赤明的習性,自己是死是活他是不會過問的,他出手相助的確是看在李強的面子上,這下自己終於能夠安心地看李強收丹的手法了。
緊接著,又是一道青芒劈下。
當空中雲層發出恐怖的青綠色時,貝冶丹鼎裡的七隻珠蓋沖天而起,七道耀眼的彩光直衝霄漢。李強的戰魂刀化作一片金色的光幕托住七隻珠蓋。
星鏈的爆炸將巽風黑罡的威力減輕不少,否則炫疾火雲罩是無法頂住衝擊的。乾善庸、黛南楓御和天蝕都不同程度地受了點小傷。
赤明一揮都天神杖,在炫疾火雲罩內又布下一層禁制。他雙手緊抓都天神杖,臉上顯出從未有過的嚴肅神情。
極陽雷動是比齏千雷還要厲害的仙雷,乾善庸很清楚天蝕的炫疾火雲罩是抵擋不了多久的,他必須設法驅散巽風黑罡的威力,不然就來不及了。黛南楓御擔心極陽雷動會波及到丹台,所以出言制止,但是乾善庸手中的仙靈訣已經放出去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