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告別

軒龍因為星耀被毀,只能帶著李強挪移回封緣星。
魅兒摟著靈百慧道:「靈姐姐,和我一起去靈鬼界吧,我兩個師尊一定很開心的。」李強還不知道靈百慧能不能進入幻魔珠,他說道:「靈兒來試試,若是你進入不了靈鬼界,我們再想別的辦法。」
李強再次回想了一遍,他想通了一個道理,其實劫雲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力量不能太分散,若是把力量全部集中起來,即使是德琉衡也很難抗禦九衍鎏的威力。剛才自己是太貪心了,試圖將劫雲擴大,結果功力不足反而使劫雲難以為繼。
看著厲禁天君和德琉衡消失,李強笑道:「沒想到天君是如此平和的人。」軒龍一笑,心裡暗道:「那是見到你,換一個人恐怕都不一樣。」他說道:「我們回去找乾善庸,我有事對他說。」
李強不由得暗罵,不是仙人的就可以搶,這個邏輯實在可怕。他笑嘻嘻地說道:「若是我修神成功了,我要搶仙人的神器——是不是就理直氣壯啊?」德琉衡被李強說得一愣,半晌,才反問道:「你——你要是修神成功,會去搶仙人的神器嗎?」
天色漸漸亮了起來,烏雲逐漸散去,大雨停歇,一道彩虹橫跨天際,原本平坦的赤色沙礫戈壁,由於兩人的爭鬥,高處形成了山峰,低窪處蓄滿了雨水,除了沒有植物,這裡的環境已經完全改變了。
帕本接著說道:「我們師兄弟很想跟著師尊一起去,唉,可惜我們的實力太差了,師尊,你放心,等你回來再看,我們一定比現在強。」
暴雨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厲禁天君、德琉衡和軒龍都懸在空中等待著,德琉衡幾次想叫李強,都被厲禁天君阻止住,三人默默地懸停在空中。
厲禁天君和李強又客套了幾句,兩人幾乎同時發覺不對,相互對視了一眼,不禁哈哈大笑。
德琉衡哈哈大笑道:「小傢伙,你要是還想再試一次,可以——不過,這次我可是要還手的。」
很多年以後,潛傑星的修真者發現荒無人煙的赤色戈壁灘中心,奇怪地出現了一個綠洲,那裡有幾座突兀的山峰環繞著一個小湖泊,山清水秀猶如世外桃源一般,後來有一個小修真門派遷移到這裡,據說此地的靈氣相當充沛。
德琉衡鬆了口氣,這種音波化形對他很難構成威脅,他說道:「小子,音攻完了就結束吧,別打得沒完沒了,差不多就行了,聽到沒有?」
厲禁天君笑道:「他要是能想通九變的道理,德大人就沒有這麼輕鬆自如了。」
厲禁天君問道:「德大人,能夠觸發天劫的高手你見過幾個?」
德琉衡飛到厲禁天君身邊,問道:「這小傢伙怎麼啦,打了一半就跑到邊上去發呆。」
李強依然沉浸在音律裡,不緊不慢地撥動金弦,每一聲震響都化作一個幻影。德琉衡很不在意地用聚星遁將幻影一一滅掉,漸漸地,音調開始急促起來,聲音也逐漸升高,隱隱的雷聲從天際邊響起,彷彿在迎合著急促的曲調。
金弦射出的幻影原本是筆直地衝向德琉hetubook.com.com衡,隨著李強越來越急促的旋律,幻影逐漸在空中盤旋後才撲過去,而且變得越來越清晰,就像是一群真的金甲武士。音調開始變得激越,當樂聲變成鼓聲的時候,天空中竟然聚起了大片的烏雲。
被赤明這麼一說,李強也察覺到了,他猛然醒悟,自己對去鑫波角竟然一點信心都沒有,他幾乎是下意識地在給兄弟們一個交待。他不由得搖頭苦笑,幸虧軒龍不在,不然要被他笑話了。
德琉衡實在忍耐不住了,催促道:「天君,該走了。」厲禁天君滿面笑容,說道:「好,好,我們走,老弟告辭了。」李強笑著拱拱手,他覺得厲禁天君比德琉衡可親多了。
軒龍說道:「天君打算指點他一下?」他是誠心誠意想幫助李強。
天蝕猶豫了一下,問道:「天君有沒有問起鎮泰意元?」他緊張地看著李強。軒龍插話道:「天蝕,李老弟幫你解決了,天君答應不會為難你。」
德琉衡笑道:「這就是你的見識不足了,其實,最早出現的是神人,以後才有仙人的,在仙界真正厲害的是古仙人,還有始隱者,據說仙人是修神失敗後才出現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反而是修仙的多,修神的極少了,這和修神功法的湮滅有很大關係,你知道為什麼青帝對你如此重視了吧,你有古修神那種成功的可能。」
九衍鎏化作一片金色的光幕,李強掄拳擊打,咚咚的震響伴隨著劫雲的聚攏,天色越來越黑了。
收拾好幻魔珠,李強將隨身的東西都準備完畢,打出了乾善庸給他的聯絡法寶,通知他們過來,同時吩咐在劍霄殿的弟子,請軒龍過來。
李強回到古劍院後,立即招集眾人,首先將古劍院和重玄派的事情安排好,又取出不少靈丹和法寶送人。他挨個叮囑趙豪、帕本、納善這些兄弟和門人,現場氣氛非常沉悶,赤明忍不住抗議道:「大哥,你好像是不回來啦,怎麼像交待後事似的,婆婆媽媽的不爽氣。」
李強點頭道:「好,赤鷗,我無法一一拜會各大門派的朋友,由你代表我去告辭,也許以後還有機會和大家見面。」千赤鷗點頭無語,他十分擔心李強的安危,但又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他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話:「師叔要小心了,古劍院永遠是你的家。」
軒轅易青躬身施禮道:「師尊請放心,易青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古修神?」
李強笑道:「德大人對這個也感興趣?」
重玄派來的是柳大鉞,還帶著軒轅易青和百盛真。他笑道:「小師叔,也許我等不到你回來就能先回家鄉了,兩個師弟都很不錯,易青幫助我最多,盛真很用功,我打算走了以後,讓易青接我的班,米師叔也很欣賞易青。」
李強感到很欣慰,不管怎麼說,自從修真以後,結識了這麼多朋友,還有這些共患難的門人弟子,真是很開心的事情。他笑道:「帕本,我相信你們一定能修到大乘期,不過,修行是急不得的——大家放心好了,這www.hetubook.com.com次有很多仙人同行,我是混世魔王嘛,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李強呆呆地看著彩虹,突然大叫道:「我——我——我真是笨蛋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咦,老德在哪裡?」他居然還想再試一次。
乾善庸說道:「楓御,這次百耋天君不會過來,我得到了消息,他應該還在閉關。」黛南楓御嘆道:「總會出關的——哼,沒什麼大不了的。」
說完他立即掐動靈訣,魅兒首先消失,緊接著靈百慧也進入了幻魔珠。
他說得非常客氣,以至於德琉衡和軒龍都覺得很驚訝。厲禁天君在仙界的地位極其崇高,對人說話向來不加辭色,對李強的態度卻如此友好,他們都感到不可思議。
厲禁天君和軒龍離兩人爭鬥的地方不遠,他微微皺眉,似乎想說什麼,但是又忍住了。他覺得有點不妥,李強的音律攻擊非常奇特,用九衍鎏化作金弦,以神奕力撥動,幻化出的金甲戰魂不應該如此不濟。他知道九衍鎏還有一個很俗氣的名字——九變,若是用音律攻擊,李強現在的手法最多只能算是一變,如果他有能力達到二變的話,德琉衡就不可能如此輕鬆了。
天蝕禁不住哆嗦了一下,他臉色蒼白地站在那裡。乾善庸戴著面具,雖然看不出他的臉色,但是他的身子也微微顫抖了一下。他問道:「他們人在哪裡?」
李強心裡大呼可惜,他總算知道,原來孤星也被困住了,但是青帝為什麼吃驚,孤星去鑫波角幹什麼,德琉衡沒有說,他知道如果自己再繼續追問,德琉衡是不會說的。
德琉衡知道有些事情天君不想讓李強知道,他好奇地問道:「小傢伙,看你修煉時間不長,實力還不錯,你這件九衍鎏神器是從哪裡得到的?」
德琉衡哪裡知道李強的想法,他隨口說道:「鑫波角沒有觸犯仙界,不過,孤星大人奉青帝的詔令去鑫波角,至於幹什麼我不清楚,天君知道,聽說他發出了求救的信號,青帝似乎很吃驚,不顧七君的勸阻要親自前往——呃,算了,這些事情和你沒有什麼關係,我就不多說了。」
李強最喜歡交友,只要對脾氣,他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他笑道:「天君你也保重,能認識天君更是小子的榮幸——天君的風範讓小子對仙界高手十分嚮往——」兩人居然互相吹捧起來,德琉衡和軒龍都看傻眼了。
李強笑道:「你不是消息很靈通嘛,到了封緣星的仙人你會不知道?」乾善庸搖頭道:「要不是古劍院的弟子說起,慚愧得很,我一點消息都沒有得到,老弟,到底是誰來了,神秘兮兮的。」
赤明一個人盤腿坐著,懶洋洋地看著眾人,似乎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
德琉衡看著劫雲一個勁地苦笑,他知道只要衝散劫雲就可以化解這次攻擊,無奈自己被事先的約定束縛了手腳。他看不出這是哪種類型的劫雲,但是他知道,一旦劫雲完全聚攏,自己抵禦起來就困難了,雖然他並不怕劫雲,有刑天仙器在手,什麼樣的大劫他都不和*圖*書在乎。
德琉衡一點都不懂音律,他一邊化解著撲來的幻影,一邊不耐煩地說道:「快點啊,拿出你最厲害的絕招給我看看,再這樣慢吞吞的——我就不打了。」
李強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不禁問道:「青帝就是因為這個才收我為徒的?」德琉衡說道:「也許吧,青帝的想法,不是我能夠揣測的。」他也不清楚青帝為什麼要收李強為徒,但是仙界的仙人對此都有自己的想法,德琉衡也有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他就不知道了。
李強的鼓聲雖然停止,天上的烏雲卻沒有散盡,一陣冰雹過後,下起了雷暴大雨。
黛南楓御咯咯笑道:「喲,這下天蝕可開心了。」她酸溜溜的口氣,聽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鼓聲更加急促,昏暗的天空陡然閃亮了一下,一道閃電劈下,拳頭大小的冰雹劈頭蓋臉地砸了下來。劫雲不知何時突然消散了。
軒龍還沒有到,乾善庸、黛南楓御和天蝕先到了。
德琉衡說道:「天君,我們該去鑫波角了吧,耽擱太久可不好,青帝——」
乾善庸臉上的笑容頓時凝結了,半晌,他才問道:「什麼?」
李強嘆道:「可惜,可惜——唉,不過癮啊。」他真的很遺憾,這種機會可遇而不可求。
李強非常想再試一次,可惜德琉衡再也不願意做靶子了,沒有了這種大高手的刺|激,他自己是無法完全發揮出九衍鎏的威力的。
靈百慧對靈鬼界倒是十分感興趣,她問道:「大哥,怎麼去靈鬼界?我反正沒有什麼親人了,慧蘅宮也不是我停留的地方,我就和魅兒在一起,如果魅兒回靈鬼界——我——我在這界也沒有什麼朋友——」
李強發現德琉衡很誠懇,沒對自己隱瞞什麼,他於是裝著很隨意的樣子問道:「老德,這次仙界派這麼多仙人過來,難道是鑫波角觸犯了仙界嗎?」說完他仰首看天,心裡卻很緊張,他希望德琉衡能告訴自己仙界和鑫波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厲禁天君勸道:「反正你要去鑫波角,有你打的機會,以你現在的境界,去鑫波角——很適合。」軒龍點頭道:「不錯,鑫波角是很怪異的地方,他們很不尋常的。」厲禁天君道:「我只是過去看看,爭鬥是你們的事情,我懶得動手。」
厲禁天君點頭道:「是劫雲,有意思,竟然可以引出劫雲——」他稍稍有點驚訝,對李強這些稀奇古怪的手段,他心裡很是佩服,在這一界居然能修煉到這種程度,實在是很罕見的。
李強挖苦道:「誰知道,我是混世魔王嘛,到時候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幹這種事情,即使我這樣做了,不是也和你們差不多嗎?」
李強當然知道軒轅易青是很圓滑的人,能說會道,很會和別人套近乎。他盯了軒轅易青一眼,說道:「易青,有事多請教各位師伯師叔,在重玄派,我只留下了你們兩個弟子,你要照顧好盛真,他人老實不善交往,你是師兄,要多關心他一點,真有什麼為難的事情,可以到古劍院來找你大師兄,他會幫你的。」
李強笑道:「www.hetubook•com•com赤明別亂說,這次去的時間可能很長,有些事情必須交待清楚的。」
李強說道:「天君在仙界——難道他們什麼都知道?」
李強點頭道:「看樣子又是和神有關係,奇怪——老德,我有點不明白,為什麼這一界會有這麼多神跡,照理神跡應該在仙界才合理。」
李強笑道:「還給他了,不過,我又重新得到了一個鎮泰意元,給小白了。」天蝕長嘆了一聲,有點無奈地說道:「佩服,實在是佩服。奇怪了,天君怎麼這麼好說話,唉,不過,還是謝了——」
厲禁天君袍袖揮出,和軒龍同時失去蹤跡。
厲禁天君和軒龍飛了回來,厲禁天君笑道:「原來準備去見見乾善庸他們幾個,有軒龍給我傳話,我就不見了。老弟,能見到你我很榮幸,以後若有什麼事情,只管來找我好了,你去鑫波角要小心在意,那個地方很複雜,你的實力稍差,自己保重吧。」
厲禁天君微微一笑,搖頭道:「我不宜插手小傢伙的事情。」軒龍一怔,沒想到厲禁天君也有所顧忌,他想問為什麼,可是天君的權威不容置疑,他只好沉默不語。
李強笑道:「都走了,他們去的地方就是鑫波角。」
德琉衡說道:「我是聽天君說的,仙界的確有消息靈通的仙人,不過,我不是。」他說的是實話,作為羅天上仙,他絕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根本無暇去打聽消息。七大天君就不同了,仙界有很多仙人依附於他們,消息來源極廣,在仙界幾乎沒有什麼事能瞞住他們。
德琉衡說道:「很少見,這小傢伙的確不錯,不過,他似乎還不太明白如何運用自己的神器,等他完全融合神器後,應該可以和我正大光明地交手了。」厲禁天君搖頭道:「德大人還是小瞧他了,他要是真正融合了神器九衍鎏的威力,你不一定是對手——可惜,沒人指點他——」
李強的音波化形當初也是很偶然出現的,那是憑著殺戮之心境界體悟出來的殺招。隨著鏗鏘的音聲,李強再次成功地幻化出一尊尊金甲戰魂,這次和上次有所不同,上次的虛影充滿殺戮的意味,這次的幻影則有三分癲狂之態。
德琉衡說道:「沒有哪個仙人對神器會不感興趣的——不過,你放心好了,在神器已經被收攝的情況下,一般仙人是不會再出手搶奪的,除非是無主之物,或者擁有者不是仙人。」
德琉衡當然不會理解李強的感覺,他笑道:「小傢伙,你想得太多了吧。聽說你要去鑫波角救人?」李強奇道:「你們的消息怎麼這麼靈通,告訴我,你是從哪裡得來的消息?」他大感興趣。
金光閃動間,軒龍出現在眾人面前,他說道:「是厲禁天君和德琉衡大人。」
納善一個勁地摸著光頭,他沒有說什麼,但是心裡卻在打著主意。李強絕沒有想到,自己離開以後,納善竟然鼓動了千赤鷗和柳大鉞等高手,帶著一大幫兄弟先去了地球,在地球他們重新建立了傳送陣,只等李強的到來。
李強點頭道:「我也要回去安排一下,這次去鑫波角不m•hetubook•com.com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他心裡再次暗下決心,等到救出大哥和師尊,幫他們轉世後,自己一定要好好潛修一次。
軒龍說道:「乾大人,厲禁天君有話讓我轉告你。」
厲禁天君笑道:「算了,別試了,小傢伙現在可打不過你,實力相差太大了。」
軒轅易青現在在重玄派很是威風,柳大鉞把很多瑣事都交給他去辦理,軒轅易青也不嫌麻煩,他天生就喜歡辦這些亂七八糟的瑣事。這一點他和絕大部分修真者都不一樣,一般修真者都不喜這些俗事雜務,所以他來到重玄派後,就當仁不讓地將柳大鉞的事情分擔了一半,不但柳大鉞感到滿意,連陳智風和米斯拉都非常欣賞他。
厲禁天君說道:「我知道,我們馬上就走,我有些話要問軒龍。」軒龍心裡微微一沉,說道:「天君請說,軒龍知無不言。」他立即顯得拘謹起來。
德琉衡點頭道:「天君的地位不同,有很多仙人依附於他們,消息自然就多了,不像我,獨來獨往,除了青帝會找我,別的仙人都懼怕我是羅天上仙而避之不及。」他的話讓李強明白了一件事,乾善庸之所以要培養這麼多修真者,看來他也是覬覦天君的地位。
軒龍呆呆地看著天空,奇道:「劫雲?」
李強單獨將魅兒和靈百慧叫到劍霄殿,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她們姐妹倆。李強說道:「魅兒,你從靈鬼界出來很久了,你兩個師尊會擔心的,靈兒也去靈鬼界吧,你們去了靈鬼界我能才放心,唉,逗留在修真界總不是辦法。」
趙豪也說道:「師尊,你放心吧,所有的師弟都有我來照應,只是希望師尊能平安回來,我一直想到師尊的家鄉去看看,聽說那也是故宋國的故鄉——」他突然覺得鼻子微酸,再也說不下去了。
天蝕難以置信地問道:「為什麼?你——鎮泰意元你還給天君了?」
乾善庸說道:「前幾天來找過你,說是你出去了,聽說有仙人找來,他們是誰?」
李強也緊張起來,這是他自己摸索出來的手法,能牽動劫雲他也覺得很意外,心裡不禁又驚又喜。
李強這才放下心來,他也是試試看的,沒想到妖仙去靈鬼界這麼容易,連小白也一起進入了幻魔珠。他稍微思索了一下就明白了,小白其實也不是實體,它是元神修煉的,而靈百慧會化形散體,能進去也就不奇怪了。
李強失望地住了手,鼓聲停止。他明白剛才自己一定少做了什麼,否則劫雲不會消散的。他收起九衍鎏飛到一邊苦苦思索。
李強有點同情地看著天蝕,他想想也可笑,在修真界不可一世的天蝕居然也會被整得灰頭土臉,怪不得他在仙界待不住,要跑到這一界來,看樣子天蝕在仙界混得實在不怎麼樣。
乾善庸也露出笑容,不過他的笑容印在面具上顯得有些詭異。他說道:「沒什麼好奇怪的,你永遠也不可能有老弟那樣的潛力,所以,天君的態度可以理解。」他的解釋讓李強哭笑不得,尤其是天蝕,那兩撇八字眉垂得更低了,他一臉苦相地說道:「乾大人,不必如此挖苦吧。」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