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傳

「陰陽師。聽說有某物每夜都來造訪實惠大人,因此我們前來探個究竟。」
晴明和博雅趁實惠入睡後,潛入草庵,豎起幔帳,晴明再誦咒於幔帳四周設下結界,兩人躲在其後。如此,妖物便看不見兩人。
是條長約五尋的大蛇。
「啊唔唔唔……」
燈台上點著火光。
過一會兒,白蛇撲通落地。
似乎是既粗又長的東西——
蛇身人頭的女子回頭望向幔帳。
夜,彷彿會嘎吱作https://m•hetubook.com.com響般地加深。
在搖曳的火光中,可見實惠仰躺的睡姿。
實惠嘟囔著醒來,看到晴明、博雅以及女法師的身影。
白蛇說畢,消失蹤影,接著,出現一名用袖子遮住臉龐的女法師,坐在實惠枕邊。
這下可以清楚看見白蛇捲住實惠,正在滑溜地不停蠕動。
瞬間,晴明以幔帳為界設下的結界便失去效用。
原來是個年約六www•hetubook•com•com十有餘的老婦。
實惠的視線從晴明身上移至博雅,接著停在女法師身上。
實惠還未說完,女法師便將雙手貼在地板,嚎啕大哭起來。
不過,那叫聲聽起來不像因痛苦不堪而發出的呻|吟。似乎在痛苦之餘,同時也在享受著某種快|感。
實惠發出叫聲。
「可恥啊,太可恥啊……」女法師呻|吟般道。
「你們看到了……」
「請您說明緣由吧。」
「到底發生m•hetubook•com.com了什麼事……」實惠坐起身。
那條大白蛇滑溜地爬到實惠身邊,彎脖揚起蛇頭,凝望著實惠一會兒,接著鑽進實惠的被褥中。
白蛇在半空揚起蛇頭,脖子彎如鐮刀,定睛俯視著實惠。
「晴、晴明……」
「安倍晴明大人……是那位住在土御門大路的……」
「唔……唔……」
「慚愧之至。」
晴明膝行至女法師面前,問道:
不久,吹來一陣含有腥臊味的風,繼而從柱子上垂下一和*圖*書條粗大東西。
仔細一看,蛇頭已經變成人頭。而且是女子。之後,蛇身又長出兩條手臂,那女子摟著實惠的頭正在吸吮實惠的嘴巴。
白蛇再度自被褥中伸出蛇頭,盤上實惠的頭。
博雅情不自禁叫出聲。
實惠就寢的草庵角落豎立著一面幔帳,晴明和博雅坐在幔帳後。
「你們竟然看到我此刻的可恥模樣……」
是條大白蛇。
明顯可以看出白蛇在被褥中不停蠕動著纏住實惠。
晴明坐在原地,伸手挪開幔帳www.hetubook.com.com,現身後,再往前膝行。
「唔,唔……」
蛇身老婦開口。
「我名叫安倍晴明,這回受念海僧都之托,前來此地。這位是源博雅大人……」晴明道。
「博雅,我們出去吧。」
這時——
白蛇的頭部突然冒出頭髮。
被褥自實惠身上滑落地板。
結果,本來睡得很熟的實惠竟發出叫聲。
「你、你是我在山中遇見的……誦念法華經的那位……」
不知過了多久,上方傳來某物窸窸窣窣的爬行聲。
某物在屋頂爬行。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