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心態決定命運

韓信和家臣商議,連夜詐稱皇上下詔,赦免了京城各官府奴工,將他們武裝起來準備偷襲呂后、太子。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只等陳豨的消息了。可關鍵時刻竟枝節雜生,韓信的一個門客犯了法,被他關了起來,定了死罪。門客的弟弟得知哥哥將要被殺,立即上書告發韓信謀反。呂后接到舉報,想召韓信入宮,又擔心他的心腹不聽話,便召集相國蕭何商議。蕭何建議:不如詐稱從前方傳來消息,陳豨被殺,全體列侯、大臣須進宮慶賀。
那麼,陳豨叛亂怎麼會把韓信扯進來呢?韓信被人誣告謀反後,被降為淮陰侯,住在京城。和圖書他認定這是劉邦害怕、防備、厭惡自己的結果,於是心生怨恨,常常以抱病為由不上朝(常稱病不朝從),更恥於和絳侯周勃、潁陰侯灌嬰等同朝為官。
然而,一代名將韓信就這樣灰暗地走完了自己且喜且悲的人生。
於是,蕭何親自到韓信府上邀請他入宮,韓信自然藉口不從。蕭何說,即使有病在身,還是去一下好。韓信見蕭何親自相邀,自己一向又多受他關照,最終決定和他一塊入宮。韓信一入宮,呂后立即命令武士將其五花大綁,押送到長樂宮的鐘室處死。臨刑之前,韓信懊悔不已:我真後悔當初不https://m.hetubook.com.com聽蒯通的話,竟然被一個老娘們給騙了,真是天意啊!呂后隨即下令誅滅韓信一家三族。劉邦歸來,聽說韓信被殺,又高興又感慨(且喜且憐之)。問起韓信死前說過什麼,呂后回答,韓信臨刑前說,真遺憾自己沒有採用蒯通的計謀。劉邦聽後馬上下詔抓捕了蒯通。
漢十一年,陳豨叛亂。劉邦果然親自率兵出征。韓信果然推託有病在身沒有出征,還暗中派人給陳豨報信:你一出兵,我就在京城內助你一臂之力。
韓信曾到樊噲府上去過一次。樊噲與劉邦是連襟,又是軍功卓著的大將https://m.hetubook•com.com,但一見韓信到訪,連忙「跪拜送迎」,甚至對他說,大王光臨寒舍,實在是大出臣的意外(大王乃肯臨臣)。樊噲的表現說明了什麼?說明在劉邦集團中,韓信的地位無人可及。樊噲是皇親國戚,見到韓信都得一改常態,恭敬跪迎,這可是他生平唯一的一次。究其原因,主要是韓信的軍事才能讓樊噲佩服得五體投地。韓信出了樊噲的府第,自嘲地說,我現在居然和樊噲平起平坐了。
蒯通被抓到京城,接受劉邦的親自審問:你教唆韓信謀反了嗎?蒯通利索地回答,是啊,我讓他保持中立,不要太聽你的話,可惜那傢伙頑www.hetubook.com.com固不化,如今才會被殺。如果他能按我說的去做,皇上怎麼可能殺得了他呢?劉邦氣得渾身直哆嗦,立即下令說,烹了這小子!蒯通立即大呼冤枉。劉邦咒罵道,你教唆韓信謀反,殺了你能算冤枉嗎?蒯通回答,秦國崩潰,山東大亂,英雄並起。秦國失去政權,天下人都可以爭奪,但只有跑得最快的人才能得到。古時有盜蹠罵堯,這並不是堯不好,是因為狗本來就會咬陌生人。當時,我只認得主人韓信,不識皇上,這有什麼不對嗎?天下願為皇上效勞的人有很多,只是力不能及,你怎麼能夠把不為你效力的人全殺了呢?劉邦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得不佩服和_圖_書蒯通的巧言善辯,於是下令放了他。蒯通僥倖撿了條命。
陳豨被任命為巨鹿郡守時,曾到韓信府上辭行。韓信拉著他的手,命令身邊的隨從全都退下,然後在庭中仰天長嘆:可以和你說幾句話嗎?我有幾句心裡話想跟你說。陳豨回答道,願聽將軍之令。韓信說,你就職的地方是天下精兵駐紮之地,你又是皇上最信任的將領。要是有人說你反了,「陛下必不信」:再傳來消息,皇上才會懷疑;第三次聽人說你造反,他一定會憤怒,說不定會親自率兵討伐。到時候,我在京城做內應,天下將大有可圖。陳豨當然知道韓信有多大本事,也很相信韓信的判斷,於是表示一切都聽他的。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