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另有隱情

崔氏知衛天翔此行,關係重大,只得點頭道:「賢侄既然有事,老身也不好強留,哦!老身差點忘了,點蒼萬大俠曾說三月之後,叫你到金陵找他,咱們也就在金陵見面好啦!」
衛天翔趕緊伸手一摸,誰說不是,端端正正藏在懷中的金劍,連木盒都早已不翼而飛!
衛天翔差點笑出來,但一眼瞧到瘦小老頭身邊放著的金劍,連忙施禮道:「老丈……」
「娘,餵了他兩粒雪蓮子,怎麼還不醒來?」一個甜脆的少女聲音,焦急而又興奮的說著!
衛天翔答道:「小可除了姓衛名天翔之外,至今身世還是個謎。」
說到這裏,忽然覺得自己和昨晚所說,專程奉命趕來,排解兩家糾紛,大有矛盾,但心中一急,一時更難轉彎。
接著說道:「從前武林中有三個奇人,叫做『宇內三奇儒釋道』……」
衛天翔忙道:「銀子替老丈賣酒,小可怎會後悔?」
心中想著,就往仄徑上奔去,這展旗峰,宛若一支大旗桿,矗立百仞,四面全是峭壁絕巘,只有一條滿生苔蘚的羊腸細徑,盤曲其間,不但遊人無法攀登,就是當地鄉人,也極少上去。
鳳姑娘白了他一眼,臉上更紅,崔氏瞧著女兒,只是微笑,鳳姑娘又羞又急地道:「我不說了!」
當下提住一口真氣,飛身落到索上,足尖輕移,衣袂凌風,人像箭一般往峰外滑去,瞬息之間,業已飛到中途,目光落處,幾乎使他失聲大叫,差點立足不穩!
衛天翔正聽得緊要關頭,一雙星目,緊盯在姑娘臉上,心中大惑不解!
不知經過了多少時間,朦朧之中,只覺自己被人綁在一株大樹之上。
鳳姑娘聽說衛天翔立時要走,不禁微微一呆,臉上笑容,立即化作離愁,黯淡下來,一雙妙目,望著他脈脈含情,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
崔氏瞧衛天翔果然停著筷在聽自己說話,不由笑道:「衛少俠,我們還是邊吃邊說吧!」
「打!」突然聽到有人在黑暗之處,低喝了聲,立即有兩縷尖勁銳風,往追出兩人迎面打到。
瘦小老頭銀子到手,往懷中一揣,忽然又臉孔一板,冷冷地道:「小子,你想後悔?」
啊!不!自己被人家丟到水裏,沉下去了,沉下去了,口中開始灌水,一口、兩口……一股甘涼,直沁心脾,頭腦立即為之一清!
瘦小老頭忽然伸手在寬大衣衫中,一陣亂摸,掏出一本薄薄的冊子,又道:「這也是你的,其實它也跟了我老人家一十三年,早已應該算我的了,難為你請我老人家喝酒,既然收了你的銀子,這就還給你也好!」
鳳姑娘在房外嬌聲應著,不到一盞時分,就端了一鍋熱騰騰的稀飯和四碟小菜進來,一起放到桌上。
但衛天翔此時那有時間欣賞,尤其在這些遊客身前,又不能施展輕功,所以只好加緊腳步,往前走去。
衛天翔忙道:「昨晚小侄只是一時大意,誤中暗算,憑人妖飛煙和金面二郎兩人,小侄自問還能對付得了,何況六位叔叔,諒來也可陸續趕到,目前為期已近,小侄這就拜別。」
但廳上的黃蠟臉和紫膛臉,又豈是庸手,微一怔神,叱喝聲中,兩條人影,也急如閃電,同時銜尾射出!
黃蠟臉和紫膛臉身形方起,冷不防有人暗算,但他們總究是武林中的有數高手,雖然事出倉猝,還是臨危不亂,左手一撩,各自把打來暗器,接到手中,但身形卻已被迫落地。
瘦小老頭又是一陣得意大笑,點頭道:「不錯!不錯!它是你的,你拿去吧!」說著把金劍連同木盒,一起遞還。
衛天翔被她問得一時甚難回答,臉上一紅,囁嚅地道:「小可這次下山,原是為了趕赴雁蕩。」
崔氏連忙搖手道:「衛少俠迷|葯初解,還是先調一會氣再說吧!」
衛天翔隨著黃蠟臉漢子拱手之際,突然聞到一股異香,鑽入鼻孔,心中不由大驚,驀喝一聲:「你敢……」
衛天翔昏昏倒下,心頭可還明白,自己是著了人家的道,忽然身子似乎被人抱起,感到起落顛簸,眼皮沉得絲毫也無法睜開,漸漸濃重的睡意,襲上心頭,昏然入夢。
崔氏笑道:「衛少俠又不是外人,何況當時情形緊急,救人要緊,這有什麼好怕羞的?你不說,娘說,當時老身不防郝飛煙發動得如此快法,衛少俠中他迷|葯,立即昏倒地上,心中一急,就命鳳丫頭抱起衛少俠先走。」
鳳姑娘星眼一瞟,看到娘臉上的笑意,就知她老人家一定猜出自己心意,不禁粉面一熱,低下頭去。
他眼睛乍睜,崔氏臉露慈笑,叫道:「好了,好了,衛少俠醒過來了!」
接著一個婦人聲音道:「傻孩子,憑衛少俠的功力,僅聞到那陣迷香,人就支持不住,這迷香,你說該有多厲害?天也和*圖*書快亮啦,你還是先去睡一會兒,這裏由娘照顧吧。」
不多一會,已到山藤盡頭,堪堪縱落身子,連大氣還沒吁出一口,驀地頭頂上,有人大聲喝道:「好小子,你才來?我老人家已在這裏等候多時,就要問問你。小子到底和我老人家有什麼過不去?硬要把我瞌睡蟲趕跑,你說!你說!」
這時天空正在下著傾盆大雨,但自己竟然沒有掙扎餘地,雨水沿著前額,滴入頭頸,衣服全淋濕了!
凌雲鳳一聽娘肯帶自己到江湖上去,不由喜上眉梢,嬌笑道:「娘,你瞧他又在客氣啦!夫人、姑娘的,聽來多彆扭?」
「隨你一十三年?」瘦小老頭如豆雙目,突然射出兩道懾人金光,向衛天翔一陣打量,連連點頭道:「你……你……唔……唔……認識!認識!哈哈!我老人家正要找你!哈哈哈哈!小子,你可是姓衛?」
那少女聲音道:「不!娘,我不累!真的,一點也不累,啊!娘,你瞧,他……他這張人皮面罩,做得真好!」
崔氏又道:「老身躲在暗處,賞了他們一人一片竹葉,等鳳丫頭走遠,那人妖還說了一句:『就算你逃出觀音堂,能夠逃得過千面教嗎?』
雁蕩之名,因為山頂上有一個天池,終年不涸,每到秋天,有鴻雁來迴翔其上,因而得名。
衛天翔依言喝了幾口,只見凌雲鳳嬌笑道:「那麼還是讓女兒來說罷。」
崔氏昨天遞還金劍,發覺衛天翔在接劍之時,雙手微微顫動,目光隱含淚水,已經暗起疑竇,此時眼看自己提到江南大俠,這少年人又臉色微變,聲音咽哽。
心中想著,腳下往前走了幾步,忽然發現一支石筍上面,又畫著一隻蝴蝶,那蝴蝶展翅平飛,意似向左!衛天翔目光不期跟著往左邊瞧去!咳!這那還有路?只見一條巨索,一頭套在一柱石筍根際,另一頭卻橫過百丈遙空,一直通到對面天柱峰峰尖!
他身邊放著一個檀木鏤花小盒,手上正把玩著一支金光燦燦的小劍,一眼瞧到自己,就放下金劍,顫巍巍的手指著自己,大聲喝問,好像十分生氣!
「太清心法」,自己曾聽古叔叔說過,好像是玄門無上心法,當時自己曾追問過,但古叔叔語氣含糊,只說失傳已久,究竟如何,不得而知。
「那知被你這渾小子撞來,把我瞌睡蟲趕跑,這可不得了,酒蟲比先前吵得更厲害,沒有三五十斤上好陳酒,再也無法資遣,你想,五兩銀子,光夠賣酒,再要弄上點下酒菜,我老人家還得典去長衫!喂!小子,這會你總該聽明白了,我老人家並沒訛詐你的,銀子呢,還不趕快拿來?」
衛天翔瞧著她,忽然想起自己母親,鼻孔一酸,再也忍不住,雙行清淚,從他晶瑩如玉的臉頰上,直掛下來,起身作揖道:「夫人,實不相瞞,小可其實並非奉家叔之命而來,而且小可也沒有叔父。」
說到這裏,小眼一翻,瞧到衛天翔還是愣愣地拿著小冊子,向自己直望,不禁生氣道:「你真是渾小子,還不快收起來,聽我老人家講個故事。」
崔氏冷哼了一聲道:「衛少俠且聽老身說下去!」
衛天翔經崔氏一說,果覺饑腸轆轆,一面向崔氏道謝救命之恩,一面也不再客氣,在椅上坐下,凌雲鳳替衛天翔和娘裝好稀飯,自己盛了一碗,在旁邊坐下。
瘦小老頭說得口沫四濺,但衛天翔這聲漫應,有點心不在焉的神色,如何瞞得過他?這就臉色一沉,不悅地道:「小子,我老人家講的故事,你聽了沒有?」
衛天翔感激地道:「為了小可之事,怎好勞動夫人和姑娘下山。」
崔氏道:「點蒼雙雁,老身當時還道他們和金面二郎是一路的,這就和小女兩人,暗中跟在點蒼雙雁身後。
「直到晚上,他們在觀音堂附近一片樹林中暗暗商量,說出金面二郎和人妖郝飛煙互相勾結,要計算衛少俠。兩人論武功絕非人家對手,又因為一路只是跟在金面二郎身後,所以連衛少俠落腳何處,都一無所知,甚感焦灼,老身才知道他們點蒼雙雁,也是為衛少俠追下來的。」
瘦小老頭瞧到白花花的銀子,早已瞇著眼睛直樂,一把搶過,在手上掂了一掂,道:「還差不多,缺上一兩錢,我老人家也就馬虎點罷!」
說到這裏,雙手拍著肚子,自言自語地道:「現在,你們總該放心了,有現銀作保,待會就去賣酒,別急!」
瘦小老頭越說越氣,手舞足蹈,竟然大放胡賴!
衛天翔用手一指金劍,道:「這支金劍,小可方才遺失,還請老丈賜還。」
「千面教這個名稱,老身還是第一次聽到,不知是些什麼?後來正好在半路上和點蒼雙雁相遇,一齊回到老身這裏,那時衛少俠還昏和_圖_書迷不醒。萬大俠聽老身一說,顯得十分震驚,他深感奇怪,何以袁長老的衣缽傳人杜振宇會和人妖郝飛煙沆瀣一氣?而且千面教已有三十多年,沒聽江湖上人說起,不想竟會死灰復燃,在這裏出現,這兩下一對照,可見人妖和金面二郎已經被千面教的人拉攏,這麼一來,江湖上可能會引起一場巨變。
衛天翔喝了一口稀飯,驚奇地道:「千面教?小可確如夫人所說,還是第一次出門,從沒和千面教有過什麼過節。哦!小可想起來了,聽他們口氣,好像是為了小可的人皮面罩而起,只是……只是這人皮面罩,它的來歷,小可也弄不明白……哦!夫人怎會知道小可誤中賊人迷|葯,趕來相救?」
瘦小老頭臉上似乎微露驚奇,他還當衛天翔年輕好勝,用上十成力道,迎著前衝,是以並未十分注意。
衛天翔聽說點蒼雙雁,為著自己追來,不由心中大為感動。
瘦小老頭嘿了一聲道:「那你還想怎的?」
雁蕩山共有一百另兩個山峰,這是指有名的而言,其餘沒有名字的,還不知多少。
衛天翔如果沒有修靈君貫注真氣,替他逆轉經脈,練成修羅門百十年來無人練成過的「逆天玄功」,此時也只好望索興嘆。
衛天翔聽她還當自己奉命行事,那裏知道自己身世,到目前還是個謎,茫茫天涯,何處去找生身之父?想到這裏,不禁心頭一酸,星目之中,隱包淚水,叫了一聲:「夫人……」底下的話,再也說不下去。
衛天翔這一站定身子,天風呼嘯,山藤搖晃加劇,倍感驚心動魄!
心中想著,抬頭一瞧,原來這陣工夫,已是夕陽銜山,天色將晚,不由心頭一急,自己為了找尋六個叔叔,不想耽誤了這多時間。
啊!她粉臉發赧,連耳根子都紅了起來!
「哈哈!」黃蠟臉漢子得意尖笑,堪堪出口!
幸虧崔氏好像並未留意,微微點頭道:「衛少俠既然奉有衛大俠之命,有事雁蕩,自然不會有失,只是老身聽萬大俠口氣,似乎這千面教非同小可,如果衛少俠回山覆命,千萬請衛大俠以蒼生為重,替武林主持正義,功德無量!」
心下不由大奇,峰下石壁上畫著謝叔叔的記號,振翅向上,分明人在峰頂,何以不見蹤跡,難道謝叔叔已經下峰去了?但登峰小徑,僅只一條,除非謝叔叔會飛!
衛天翔站住身子,低頭一瞧,只見小冊子上面,端端正正寫著四個朱書篆文:「太清心法」。
「嘿!」黃蠟臉漢子尖聲冷哼,身形再次拔起,躍上高牆,他那雙陰森有光的眼神,向四處掃射!但僅僅這一停頓,人家早已去得老遠,那裏還有影子?
衛天翔心頭一慌,感到腳下不好著力,急忙提氣穩身,一面又大聲急叫:「老丈……老丈……」
那瘦小老者,卻似乎睡得十分舒適,腰身微拱,屈腿換臂,像在床上翻身似的,換了一個位置,依然鼾聲如雷!
崔氏含笑道:「這就是咯!鳳丫頭,你還不改口叫翔哥哥?」
衛天翔脫口啊道:「原來那紫膛臉的,果然是他,難怪小可覺得口音極熟!」
話未說完,只覺一陣天旋地轉,身不由己的往地上倒去!
衛天翔哦道:「老丈,這個小可知道,老丈說的,就是江湖上人稱『方外二奇』的天山神僧,和雪山神尼了。」
瘦小老頭仰天大笑!「別人拼命爭奪,用盡心機,還奪不到手呢,哈哈!小子,憑你這句話,我老人家心血,果然還沒有白費!」
衛天翔從小離開家庭,十三年來除了古叔叔對自己十分和藹之外,那有什麼人向他溫言安慰,何況崔氏是一個老婦人,慈祥之中,另有一種感人的母愛。
瘦小老頭小眼睛骨碌一轉,冷冷地道:「小子,你願意領罰,此話當真?」
這一下當真像電光石火,根本連此人身形都沒敢瞧清,就一閃而逝!
衛天翔驀地一驚,聞聲瞧去,只見峰頂一塊大石上,不是端坐著一個頭盤小辮,身穿又寬又大灰色長衫的瘦小老頭,此人五官擠在一起,頦下留著山羊鬍子,厥狀甚怪!
衛天翔聽得又好氣又好笑,不再理他,提氣掠身,往天柱峰尖走去。
衛天翔奇道:「老丈人,小可從沒聽人說過!」
「好小子,你窮嚷些什麼?我老人家難得找到一個好所在,想安安穩穩睡上一覺,在這裏總沒人打擾了罷,偏偏會撞上你這個渾小子,大驚小怪的嚷個不停,真是要我老命,有本領,不會從我老人家身上跳過去,把我瞌睡蟲嚷跑了,瞧我放過你才怪……」
衛天翔道:「小可冒犯老丈,禮失在我,自然願意領罰,不過……」
衛天翔被他笑得莫明其妙,連忙伸手接過。
衛天翔心頭一驚,驀地睜開眼來!
凌雲鳳隨在她娘身後,長www.hetubook.com.com睫之中,隱包淚水,依依惜別,崔氏又一再叮囑他路上小心,衛天翔心頭也不由泛起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別過兩人,大踏步往前走去。
因為他把半邊臉孔,擱在山藤側面,瞧不清面目,只見頭上盤著一條花白小辮,敢情還是一個老者。
她微微一頓,又道:「那時覺得事有可疑,正待暗暗追蹤,那知在金面二郎身後不遠又有兩騎馬,遠遠追了下來……」
衛天翔給他這麼一喝,只好把金劍和小冊子一併收起,瘦小老頭拍了拍身邊大石,叫衛天翔坐下,一面說道:「小子,你可知道這本書的來歷?」
衛天翔人雖坐起,果然還覺得頭腦微有昏眩,這就依言在床上坐定,調息運功,一陣工夫,真氣逆行十二重樓,似乎體內另有一縷清新之氣,隨著運轉,和自己真氣,合而為一,不但精神陡振,而且自覺功力也增進了不少。
這一條飛索,既不是四川劍閣的古棧道,因為棧道尚係鑿壁附足,依巘搭架,驚而不險。也不同於華山的長空棧,鐵鏈橫鎖,上鋪木板,險而不絕!
崔氏笑了一笑,凌雲鳳道:「後來,娘就現身相見,決定由萬大俠兩位到鎮中找尋衛少俠,娘和我隱身觀音堂附近,監視人妖郝飛煙和金面二郎,那知萬大俠他們離開不久,衛少俠已單騎趕來,娘和我就暗暗跟在你身後,進了觀音堂。哼!原來那金面二郎怕你認出,還戴了鬼面罩,後來,你被人妖暗施迷|葯,昏倒地上,娘……娘……娘……」
衛天翔不知他說些什麼,一見冊子飛來,因為右手還拿著金劍木盒,左手一伸,往前接去!那知小冊子入手,陡覺來勢十分沉重,一股巨大潛力,隨著推來!
說到這裏,接著又道:「衛少俠江湖經驗,還嫌不足,不知此去雁蕩,可有什麼急事?」
這天正是重陽佳節,前山兩寺之間,重九登高的騷人墨客,絡繹不絕,有的還指手劃腳,咿哦吟詠,那座峰名叫做「聽詩叟」的高峰,卻真活像一個老翁,似乎又支頤俯首,在聽人誦讀詩句!
崔氏感動拭淚道:「衛少俠見義勇為,替老身洗刷不白之冤,此種襟懷,已和衛大俠相似,修靈君所說少俠即係衛大俠哲嗣一點,老身亦深有此感。十五年前,老身和衛大俠雖只有一面之識,但瞧到衛少俠的身材容貌,和當年衛大俠簡直神似已極。
崔氏瞧著衛天翔,又瞧瞧自己女兒,真是一對璧人,何況知女莫若母,女兒的心意,做娘的焉有不清楚之理,臉上不禁綻出從沒有過的笑容,一面點頭道:「鳳兒說得不錯,衛少俠如果不見外的話,大家也不是外人,就叫老身一聲大嬸,和鳳兒也可兄妹相稱,今後要方便得多。」
瘦小老頭「咄」了一聲道:「什麼神僧神尼?不過是老和尚老尼姑罷了!咳,小子你別打岔,聽我老人家說下去,當時武功通玄的,該推峨嵋姜真人為首,他在峨嵋金頂面壁五十年,靜參『太清心法』,獨創『伏魔三劍』,可說集武林劍法之精,極天地造化之微,但峨嵋門人,沒有得到他的真傳,這本小冊子,卻在三十年前,被一個武林中人,無意得到。」
「人皮面罩?」
衛天翔急於找尋六個叔叔,從靈峰寺沿著綿長山路,運到靈巖寺,差不多已是中午時分,依然一個也沒有碰上,而且連古叔叔約定的標記,也沒有發現。
衛天翔因為這一路上,六個叔叔,竟然一個也沒有遇上,心中未免有點焦急,何況聽古叔叔的口氣,自己身世之謎,明天就能揭曉,他興奮得整個晚上,輾轉反側,那能睡得著覺,眼睜睜瞧著天色黎明,便已起身,結束停當,取了一小錠碎銀子,謝過山家,便開始往山上走去。
這次他照著崔氏指點,取道玉山入浙,經江山,衢州、龍游、遂昌、青田,到達樂清。
心頭一怔,立即溫言道:「衛少俠想是有什麼難言之隱,老身母女,身受衛大俠鴻恩,不敢說什麼圖報,但衛少俠如不見外,老身我也可略效棉薄。」
自己明明在白沙關觀音堂被一個黃蠟臉漢子迷昏過去,怎會睡在這裏?
崔氏笑道:「衛少俠千萬不可如此說法,不但令叔對老身恩深如海,少俠又是為老身之事而來,些許微勞,何足掛齒,不過老身瞧少俠很少在江湖上走動,怎會和千面教的人,結下樑子?」
據說以前有一位印度高僧,到中國來,他說當在「以花名村,以鳥名山」的地方,建立道場,後來走到雁蕩,便認為即是此地,所謂以花名村,即指山下的芙蓉村,以鳥名山,當然就是雁蕩,此後陸續來了五百個和尚,便是現在各大叢林大供奉的五百羅漢,雁蕩也成了我國佛教聖地。
衛天翔心中一驚,立即運功站樁,和圖書但自己身子,還是被推得腳下浮動,往前衝出兩步。別人該往後退的,衛天翔因練了「逆天玄功」,身反往前衝。
衛天翔聽到自己由凌雲鳳姑娘抱著出來,一張俊臉不由也羞得通紅,暗想難怪姑娘家說不出口。心中想著,忍不住偷偷往鳳姑娘瞧去,趕巧鳳姑娘一雙妙目也往自己瞧來,四道目光驀地一接,鳳姑娘含著嬌羞,很快躲開目光,衛天翔也渾身一陣燥熱,心頭猛跳。
心中立時明白,方才小姑娘說什麼餵了自己兩粒雪蓮子,敢情雪蓮子還是一種補益真氣的靈藥,睜開眼來,天色已是大亮。
崔氏微微一笑,說道:「說來也是湊巧,昨天老身和小女剛從童家莊出來,在路上瞧到衛少俠單騎一人,匆匆上道,那知過了一會,又瞧到衡山袁長老的門人金面二郎,緊跟在少俠身後,老身因衛少俠為了老身之事,和他在言語上有過衝突,心想此人狂妄自大,莫要懷恨在心,對衛少俠有甚不利?如論真實武功,單打獨鬥,衛少俠自然絕不會吃虧,但江湖上譎風詭波,人心險惡,如果乘隙下手,武功再高,也防不勝防……」
低頭一瞧,兩人同時一愣,原來接到手中的,只是兩片青竹葉!
同時想起江南大俠在十三年前,突然隱去,事出離奇,這還可以說江南大俠封刀歸隱,不問塵事,但他侄子一身武功,造詣已極深厚,行走江湖何用戴上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難道其中還有隱情不成?
只見自己躺在一張木床之上,床前站著一老一少,母女兩人,露出關注之色的目光,正瞧著自己!
崔氏笑著道:「衛少俠想必腹中饑餓,將就喝些稀飯吧!」
不! 自己明明看好落腳之處,不知怎的,一下無巧不巧踩在老者盤在頭頂的小辮子上,腳下一滑,差點失足墮下!
不多一會,堪堪走近展旗峰下,目光一瞥,只見山秤右側一處石壁上,有人用石塊畫著一隻蝴蝶,振翅欲飛,栩栩如生!不由大喜過望,這不是無敵金錢謝叔叔的記號嗎?他老人家果然就在峰上!
驀地,他發出尖聲獰笑:「就算你逃出觀音堂,能夠逃得過千面教嗎?」
衛天翔瞧著他有點哭笑不得,心想他既然這麼說法,自己就從他身上縱過去罷,反正他躬著身子,一共只有三尺來遠,自己凌空掠藤而過,只要瞧瞧落腳所在,尚非難事,心中想著,這就猛吸了一口真氣,足尖輕點,自己憑空縱起,越過老者身上,往藤上落去。
瘦小老頭叱道:「渾小子,這是兩百年以前之事,你如何知道?我老人家不是說普天之下,只有我一人知道嗎?」
衛天翔聽他說著歪理,心中甚是好笑,好在自己身邊,還有十來兩碎銀子,當下就摸了一塊約有五兩來重的,遞了過去。
驀地從屋簷上飄落一條黑影,身法奇快,一下抱起衛天翔身子,雙足一點,嗖地騰躍即起!
凌雲鳳紅生雙頰,低頭輕笑,低低的叫了一聲:「翔哥哥!」
瘦小老頭忽然回嗔作喜,不待衛天翔說完,點頭道:「這就是了,其實罰金也不算多,有五兩銀子,足夠將就!哦,對了,你別以為我老人家貪小便宜,說起來還真便宜了你,要知我老人家已經有十天沒酒喝了,肚子裏酒蟲餓得要命,我老人家一想,只有招幾個瞌睡蟲來,讓我安安穩穩的睡個三天五天,只要睡了,酒蟲也就無法可想。
接著就把自己遭遇,簡略說了一遍。
原來離他身前不遠,正有一個身穿灰色長衫的瘦小個子,背脊朝天,兩手兩腳,環抱著山藤,呼呼大睡!
衛天翔提氣而行,施展草上飛輕功,一條人影,宛若貼壁而飛,約摸頓飯光景,便已登上峰頂,只覺罡風勁冽,吹得身上長衫獵獵欲飛!舉目四顧,峰頂上除了幾塊兀突怪石,那有謝叔叔的人影?
衛天翔搖了搖頭,道:「小可只是前往雁蕩赴約,路過此地,並沒奉何人之命。」
那知山藤被對方這一躬身翻側,晃動更加厲害,同時因為上面有兩個人的重量,發出輕微的「吱吱」聲響,大有裂斷之虞!
凌雲鳳瞟了她娘一眼,叫道:「娘,你和衛少俠只顧說話,稀飯快涼了呢,不會吃了再說?」
鳳姑娘說到這裏,忽然娘娘的娘不出來!
衛天翔忍不住道:「那又是誰?」
衛天翔唯唯應是,當下收起人皮面罩,便和崔氏母女作別。
凌雲鳳張著雙目,又好奇又關心地道:「那麼少俠你是不是姓衛?」
可是目前的他,「逆天玄功」,已有五成以上火候,尤其幾天之前,崔氏母女,還給他服了兩顆稀世靈藥「雪蓮子」,是以面對長索,自問還足可過去。
這兩人正是崔氏夫人和她女兒凌雲鳳。
差幸自己提住真氣,百忙之中,穩住身子,但也已驚出一身冷hetubook.com.com汗,急急往前掠去,耳中聽到身後那個瘦老者破口大罵:「渾小子,你瞎了眼睛撞魂,硬生生把我老人家的瞌睡蟲趕跑……」
崔氏瞧著這對小兒女,心中好像定了一件心事似的,十分高興,但接著又皺眉道:「老身倒是擔心賢侄此去雁蕩,千面教的人,絕不死心,也許會另出花樣。」
衛天翔聽得渾身一震,趕緊應道:「小可正是衛天翔,不知老丈如何得知?」
隨手一丟,那本小冊子,晃悠悠直往衛天翔飛來!
這條吊索,只不過是一根較粗的山藤,隨風飄蕩,橫架兩峰之間,別說走過去,就是看看,也會使人目眩心怵!偏偏謝叔叔,就會在石筍上畫個記號!那麼他一定從這根吊索上走到天柱峰去了。
婦人聲音道:「咳!真是淘氣孩子!」
那知身形才起,忽然覺得好像有人,在自己懷中掏了一把。
凌雲鳳杏眼一睜,氣道:「娘,都是你咯!這種人昨晚不把你們除了,免生後患,要是換了女兒,少說也得廢去武功,瞧他們還作惡不?」
「他們要趁各派之人,還沒有走遠,替大家送信,多加戒備,就急著要走,一面要老身等衛少俠醒轉,代為轉告,此去雁蕩,一路千萬小心,尤其不可再戴面罩,老身這才知道衛少俠原來也戴著面罩呢!」
衛天翔伸手一摸,自己臉上的面罩,果然已被取下,當下一個翻身,坐了起來,口中叫道:「小可誤中奸徒迷|葯,想必蒙夫人所救?」
瘦小老頭不屑地道:「普天之下,知道這來歷的,只有我老人家一個!」
此時他一瞧到這本小冊子,竟然就是「太清心法」,不由心中大驚,遲疑地道:「這……這是『太清心法』!老丈如此厚賜,小可何敢承當?」
如今六個叔叔,一個也沒有找到,天色倒已經逐漸昏黃起來,但人家贈送自己「太清心法」,他說的故事,自己又不好不聽,是以口中漫應了一聲。
瘦小老頭聽得勃然變色,怒道:「好小子,我老人家差點忘了!我正要問你,這東西,你從何處得來?」
衛天翔不敢作聲,只聽瘦小老頭繼道:「那三奇:儒是紫衫客,學宗紫府一門,他的再傳弟子,後來在天山出家,當了和尚,法名無垢。釋是岷山阿難大師,她再傳弟子,就是雪山老尼。」
衛天翔心中明白,自己一定遇上了前輩奇人,當下走前幾步,恭恭敬敬作揖道:「老丈息怒,小可為了找尋幾位叔叔,冒犯老丈之處,小可情願領罰。」
「至於六丁甲何以始終不向少俠說明,修靈君的猜想,也極為中肯,以衛大俠的武功為人,絕不至無故失蹤,或遭人暗算,少俠毋庸擔心,老身本意,原想皈依我佛,終老此山,如今既然衛大俠有事,老身說不得也要帶著鳳兒,到江湖上走走,也好打聽衛大俠下落。」
「渾小子,我老人家問話,為什麼不說?你……你欺侮我老人家又老又窮,連覺也睡不起?你趕去我瞌睡蟲,你賠得起?你……你這渾小子,你說,你說呀!」
他分明就是抱藤大睡的瘦小老頭,自己越過他身子,掠藤走來,他還在睡覺,怎會趕到自己前面?啊!他……他手上把玩的那支小金劍,和「正義之劍」一模一樣,這……
不!人家本來就是一身玄色勁裝,黑紗蒙臉,所以再瞧,也只是一條黑影。
衛天翔搖頭道:「小可從前曾聽古叔叔說過,但語也不詳。」
這下可把崔氏聽得大感驚奇,一面欠身道:「衛少俠不可多禮,快請坐下,那麼不知少俠你是奉何人之命來的?」
凌雲鳳正好套上自己那張淡金色的人皮面罩,此時一見衛天翔醒轉,慌忙用手除了下來,一張春花似的粉臉,登時脹得通紅,低著脖子,轉身過去,連瞧也不敢再瞧他一眼。
「啊!」衛天翔不期而然伸手摸了摸懷中的「太清心法」,暗想各大門派許多武功失傳,也許全是因失去秘笈所致!
那瘦小老者連頭也不抬,眼也不睜,大聲吆喝了幾句,依然抱藤大睡。
衛天翔怔得一怔,立即正容道:「此劍乃是小可之物,它隨我已有一十三年,難道老丈認識此劍?」
正好是九月初八,重陽前夕,他可不敢逗留,在虹橋吃過晚餐,一腳趕到山下芙蓉村,找了一家山家,借宿一宵。
衛天翔只覺崔氏和藹得有若慈母,一時千愁萬感,齊都湧上心頭,連忙起身拜道:「如此小侄就拜見大嬸,鳳……鳳妹。」話聲出口,又是一陣臉紅心跳。
這一動作,當真驚險萬狀,直把衛天翔驚出一身冷汗,急急叫道:「老丈……你……你請醒一醒!」
崔氏瞧到衛天翔運功完畢,神采煥發,和昨天帶著人皮面罩,迥若兩人,心中暗自高興,面露藹笑地道:「衛少俠醒來了,雲鳳,你還不快將稀飯端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