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少莊主快去……」
賈老二伸手指指身後,又急又怕的道:
賈老二說的:「少莊主快去……抓住他手腕,就把他甩出去」,原是連著說下來的。
「本公子說是你拿的呢?」
左首漢子急忙湊著他耳朵,低低的說了兩句。
「慢點!」
「好!」史元道:
白衣人忽然輕蔑的冷笑一聲道:
賈老二站在徐少華身邊,聳著雙肩,吃驚的道:
要兩人留下招子,豈非變成瞎子了?
「賈老二,你好像對當總管,很有興趣?」
徐少華立時策住馬韁,說道:
這一來,有時史元還搶到他的前面,長鞭忽左忽右,直上直下,依然往左首漢子當頭抽落。
「老子說過不關你們的事……」
賈老二看到兩人動上了手,縮著頭一下就退到徐少華的身邊,吃驚道:
「余老六,快來叩見史公子。」
右首漢子乍見他攔在前面,不覺厲笑一聲,喝道:
「公子吩咐,小的兄弟就是赴湯蹈火,也一定要和他們一拼。」
徐少華扣住白衣人手腕,正不知該如何才好?耳中聽到賈老二的聲音,右手立即朝前甩了出去。
兩人爬在地上叩頭道:
右首漢子眼看同伴已經動上了手,他鋼刀一指賈老二,冷然喝道:
「你敢對咱們公子這樣說話?」
「來,小老兒借花獻佛,敬兩位一杯。」
白衣人冷然道:
他說:「你找死」這三個字的時候,左首漢子的話還沒有說完,馬鞭已經抽落,等「你找死」三字說完,至少也抽了四五鞭之多。
兩人同聲道:
右首漢子怒笑道:
王貴又在三人面前斟滿了酒。
賈老二道:
「你們且慢說多謝。」史元道:
「你們當我小老兒是什麼人?我是兩位公子的總管,你們追隨兩位公子,不是要聽小老兒的嗎?」
「他大概又得睡上一天一夜呢,等他醒來,要賬房送他一百兩盤纏,現在不用去驚動他。」
「好小子,你是想替姓賈的死!」
「賈二爺,小的兩人給你老賠禮,大人不記小人過,還望賈二爺今後多多照應。」
王天榮含笑朝一名伙計吩咐道:
賈老二胸脯一挺,說道:
「那柄劍叫做秋水寒,據說這柄劍只有八寸來長,是萬年寒鐵所鑄,能夠斷金切玉,犀利無比,最初是一個獵戶在劍門山一處石窟中發現的,最近江湖上大家盛傳這柄劍已經落到賈總管手裏了。」
史元冷哼道:
徐少華眼看雙方說僵了,急忙跨上兩步,搖手道:
「快看,這時候小老兒沒工夫和你多說,少莊主只要看他伸出白得沒有血色的手掌,趕快上去把他抓住,就不會錯。」
「本公子說是他拿的,就是他拿的,還用得著證據嗎?」
胡老四、余老六同聲喝道:
「誰是史公子?」
就在賈老二躲到兩匹馬後面的同時,坐在馬上的徐少華和史元也看到了,正有兩條人影,一路飛奔追逐下來。
史元身形一閃,宛如一縷輕煙,話聲出口,人已直欺過去,手中馬鞭比閃電還快,唰的一聲,朝白衣人頭上砸落。
兩個藍布衣衫漢子看到有兩匹馬攔住去路,奔行之勢不覺一緩,但再看馬上只是兩個少年公子。
左首漢子手上空自持著鋼刀,這一陣工夫,他心無二用,只顧躲閃,都猶嫌不及,幾乎沒有他使刀的機會,老實說,他能躲閃得開史元密集如雨的鞭影,已經算不錯了!
「王大哥原諒,在下熱孝在身,恕不喝酒,只好用茶奉陪。」
他這一急,就伸手朝徐少華身上推來。
底下的話,還沒出口,只聽左首漢子惶急的招手喊道:
「大哥沒看到他們方才那股跋扈的氣焰?好,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們兩個瞎了眼的東西,給我留下一雙招子,可以走了。」
史元問道:
左首漢子閃上兩次,史元只要一下帶轉和_圖_書馬頭就行。
徐少華點頭道:
「如果不知道他們底細,小弟會胡亂拉他們一起去嗎?」
「我不會喝酒,你們還是和賈老二多喝幾杯吧!」
「咳,原來是個年輕人!我說年輕人,你么五喝六的,這是做什麼?」
「兩位公子不喝酒,就請用菜吧!」
「小子……」
胡老四、余老六聽了宛如皇恩大赦,連忙磕頭道:
「當然知道。」史元笑著道:
「小老兒從小貪杯,可是家裏窮,沒錢沽酒,就索興給酒坊去當小廝。酒坊裏釀一次酒,就有幾十缸之多,小老兒每天半夜裏偷偷的起來,挨著酒缸,每缸喝他一碗,看也看不出來。後來癮越來越大,每缸一碗覺得不過癮了,就每缸喝上兩碗,這下可不得了啦,一下醉倒在酒缸邊上,足足睡了一天一晚。酒坊東家店規很嚴,坊裏的人,不准偷酒喝的,等小老兒醒來,就罵了我一頓,要把小老兒趕出來……」
「小老兒好像告訴過兩位公子,有人硬指小老兒拿了什麼秋水寶劍,非要小老兒交出來不可,方才這胡老四、余老六,不就是為那柄寶劍來的?小老兒哪有什麼寶劍?」
賈老二聽得臉色發白,腳下不禁又連退了兩步,回頭叫道:
「他是我們的總管,你剛才不是聽到了嗎?」
話聲一落,兩人剛掉轉馬頭,只見一個瘦小人影沒命的飛奔而來,那不是賈老二還有誰來?
「這真是巧極,賈老哥平時請也請不到,今天也惠然光臨小店,歡迎,歡迎,來,來,兩位公子,賈老哥,請到前廳入席了。」
左首漢子喝道:
卻說徐少華、史元兩人第三天早晨,剛出廬州南門,馳了還不到三里來路,突聽後面響起一個尖沙的聲音大聲叫道。
史元怒聲道:
「你要什麼人作證都沒用,不交出秋水寒來,今天你就死定了。」
「大哥一再替他們說情,好吧,我看在大哥的份上,就饒了他們。」
突聽一個冷漠的聲音說道:
賈老二答應一聲:「喳!」
王貴又給自己三人斟滿了酒,王天榮、王貴再向賈老二舉杯道:
他這番話聽得在座的人,大笑不止。
「賈老二,你跑不掉的。」
胡老四、余老六一齊抱拳道:
賈老二沒待他們說完,咕的一口已經把酒喝乾,諂笑道:
「沒你們的事,還不讓開?」
「賈總管,咱們該上路啦!」
胡老四、余老六對望了一眼,連忙一齊拱手道:
史元道:
他只說了一句話的時間,史元身形閃動,已經一連抽出了五鞭,白衣人也身形如風,雙爪齊發,展開撲攻。
「在下兄弟現在敬賈老哥一杯。」
史元道:
徐少華問道:
「他是我們的朋友。」
史元在馬上喝道:
「我和大哥要去一個地方找仇人拼命,你們兩個可肯隨我們同去,聽候差遣?」
隨著話聲,直欺過去。
「你找死!」
他說有人要搶他身上一百兩銀子,這倒一點也不假,那是史元跟王天榮說的:「等他醒來,要賬房送他一百兩盤纏。」
胡老四道:
賈老二嗜酒如命,早已瞪起一雙鼠目,望著酒壺,直咽口水,嘴裏卻連聲說道:
「且慢!」徐少華一擺手道:
賈老二沙啞聲音發急叫道:
「你待怎的?」
「還有小老兒,咱們三個一起敬吧!」也一口乾杯。
說完,一口喝乾。
「你們要誰讓開?」
賈老二也連忙跟著站起,插口道:
「多謝公子……」
「還有那位賈老哥呢?」
欺來的人,本來就已刀尖在前,話聲未落,右手朝前一送,雪亮刀尖已朝徐少華胸前戳到。
史元朝胡老四、余老六兩人問道:
史元微笑道:
「少……少莊主、史公子,你們給小老兒作個證人,小老兒真的沒見過秋水寒……」
白衣人昂首道:和-圖-書
五指一鬆,放開了扣住他的脈門。
右首漢子糊裏糊塗就被徐少華扣住脈門,心頭方自一驚,現在徐少華雖已鬆開了手,但他聞言不覺怒笑一聲道:
「你……」又待舉刀撲上。
賈老二看得大急叫道:
胡老四、余老六忙道:
左首漢子身手也是不弱,身形一偏,便自讓開,目露兇光,厲笑道:
徐少華雙眉一軒,喝道:
「賈總管吩咐,小的兩人自當遵命。」
賈老二聳起肩,嘻嘻直笑,說道:
「在下省得。」
「賢弟,你既然答應放過他們,何用再要他們留下一雙招子?一個人失去雙目,終身殘廢,需人扶持而行,豈不比殺了他們還要厲害?我看就放了他們吧!」
史元道:
王天榮笑了笑道:
「現在可好,你們兩個從此追隨兩位公子,那可是小老兒的手下了,以後就得聽小老兒的差遣才是。」
史元道:
「那就這樣了,你們等吃過午飯再動身不遲。」
徐少華連忙站起身,歉然道:
王貴不好勉強,只得替賈老二、王天榮和自己面前斟滿了酒。
「小的兄弟見過徐少莊主。」
「賢弟,讓他們去吧!」
賈老二聳著肩連聲說道:
「你當了咱們總管,就不能再去做這種生意了。」
「哈哈!幸會!」王天榮不但沒生氣,反而大笑道:
「事情過去了,就不用再提了,不過你們以後可得叫我賈總管才行。」
王天榮、王貴一齊站起身,舉杯道:
史元笑道:
史元嗤的笑道:
「我有一個條件,看你們願不願意?」
「站住,你們想做什麼?」
史元看他說話如此狂傲,早就有氣,也冷然道:
「那好,你們兩個就跟我們一同走吧!」一面說道:
史元笑彎了腰,說道:
「這話原是小老兒臨時編出來的,哪知東家果然天天一早在財神爺神像面前上香磕頭。那財神爺正好是黑面黑鬚,給小老兒一說,他就信以為真,連忙拉住小老兒陪不是,還叮囑小老兒每晚要陪財神爺喝酒,小老兒在酒坊裏待了三年,除了喝酒之外,不用做事。嘻嘻,小老兒這點酒量,就是那時候練出來的,小老兒從那時候起,就給人家叫做小酒鬼了。」
王天榮又應了聲「是」。
白衣人不屑的道:
只說了三個字,左手一帶馬韁,衝了上去,右手揮處,馬鞭像雨點般抽下。
「你到底背了什麼黑鍋?」
賈老二摸摸嘴角,說道:
「還不快去見過徐少莊主?」
「你是什麼人?」
賈老二不待徐少華開口,聳著肩道:
賈老二沙著喉嚨道:
「不,不!」左首的胡老四伏在地上顫聲道:
就這樣,徐少華、史元、賈老二。由王天榮、王貴作陪,來至前面酒樓,進入中間一間貴賓室,分賓主落坐,伙計們立即紛紛上菜。
白衣人連看也沒看他一眼,依然昂首向天,冷冷的道:
胡老四、余老六手中握著鋼刀,已被一陣陣勁急風聲逼得連連後退。
瞬息之間,一連抽出了一二十鞭,兀自不肯停手。
「好哇,老子想放你們一條生路,好小子,你倒先動起手來了……」
賈老二慢慢從馬後鑽了出來,一手摸著嘴上兩撇鼠鬚,得意的聳著肩嘻嘻一笑道:
「小老兒那年才十六歲,靈機一動,就哭喪著臉道:『東家,不是我要偷酒喝,昨天晚上,有一個黑臉黑鬚的老人家,硬要小的陪他喝酒。』小的說:『我們坊裏的規矩……』他不讓小的說下去,就說:『不要緊,你們東家天天來求我,卻小氣得不拿酒來奉供,難得我今晚興頭好,你只管陪我喝,你東家如果不要你,咱們一起走,看他還想發財不?』
王天榮道:
「那就唯你們是問,」
他替兩人杯中斟滿了酒,然後又給自己的大杯斟滿一杯,才舉杯道:
m•hetubook.com.com「你說什麼……」
「小老兒先乾為敬。」
「你們總知道那是一柄什麼寶劍?」
左首漢子不耐的道:
「閣下說秋水寒是賈老二拿的,可有證據?」
「這個自然。」賈老二道:
王貴湊上一步,說道:
「小的胡老四,余老六給公子叩頭,咱們兄弟不知你老俠駕路過,多多得罪,還望公子恕罪。」
徐少華耳中剛聽到賈老二的聲音,身上就被他推了一把,本待掠出的人,這下身不由己的飛了出去,一下正好落到白衣人的右側。他心中緊記著賈老二的話,務必把白衣人的手腕抓住。
「賢弟,你知道他們底細嗎?」
右首漢子喝道:
史元道:
史元是使出性子來了,沒抽到左首漢子,就不肯甘休,左首漢子越躲閃得快,他就越抽得快。
「本總管就是賈老二。」
「咱們既然已接奉老山主的飛鴿傳書,要咱們聽從史公子差遣,管他要去哪裡呢!」
徐少華、史元以茶代酒,和三人喝了一口。
「沒……沒有,小……小老兒沒有拿,真的……」
「我放開了你,你還要逞兇?」
右首漢子聽得臉色煞白,兩人一齊噗的跪倒地上,連連磕頭道:
「不好啦,兩位公子爺快停一停,救人哪!」
「老大,史公子沒和你說要去哪裡嗎?」
又一口把一大杯酒,都喝了下去。
賈老二就躲在他們馬後,還彎著腰,探出頭來,擠眉弄眼的朝他們裂嘴嘻笑,不覺氣往上沖!
「你當大哥和我的總管,我們又不是王府?」
「你叫賈老二?」
這一席酒,幾乎是王天榮、王貴兩人陪著賈老二喝酒,賈老二酒到杯乾,喝到後來,看他連菜都來不及吃了。
「饒命,公子饒命。」
白衣人直到此時,才斜睨了史元一眼,冷傲的道:
「秋水寒是你偷的?那就交出來。」
「不敢。」
白衣人道:
白衣人冷冷的道:
史元道:
「小老兒為什麼要跑?」
這一記手法,他屢試不爽,當然一下就扣住了白衣人的手腕。就在此時,耳中卻聽到賈老二的話聲續道:
「在下遵命。」王天榮忽然哦了一聲道:
「你也要追隨兩位公子?」
「真是空穴來風,小老兒一身之外無長物,哪來的秋水寒?」
「我和大哥兩人一路,吃過早餐就走,你們兩個在江湖上認識的人較多,最好落後一步,不要和我們跟得太近,等到了地頭,再行會合就好。」
「咱們少莊主就是雲龍山莊的少莊主。」
胡老四、余老六心知遇上這位主子,就是自己倒霉,如今一條命總算撿回來了,好死總不如惡活。
但他說到一半(少莊主快去)用手一推之際,徐少華已經飛縱到白衣人身側,一把扣住了對方手腕,後面的一段話,才聽到徐少華的耳中。
「方才史公子、徐少莊主也是這麼說,要和小老兒稱兄道弟,小老兒就是不肯,和兩位公子做朋友,已經高攀了,稱兄道弟,不折煞小老兒才怪!」
「簡直有興趣極了!」
這兩個漢子還沒追近,史元長鞭向空一揮,發出「噼啪」一聲脆響,喝道:
徐少華右手朝前一探,一把扣住了右首漢子執刀脈腕,冷然道:
史元道:
史元道:
賈老二笑嘻嘻的道:
話聲未落,手中長鞭一抖,唰的一聲,朝左首漢子當頭抽下。
胡老四道:
王天榮舉筷道:
「不多!」賈老二道:
「賈老哥,你真是洪量!」
「不交出來呢?」
「我們快回去看看!」
「抓住他手腕,就把他甩出去。」
白衣人冷傲的微哂道:
「是賈老二的聲音!」
賈老二雙肩一聳,尖著嗓子道:
徐少華問道:
賈老二道:
白衣人反應極快,身形微側,避開當頭砸落的一鞭,右手翻起,五指如爪,就朝史元肩頭抓來。
https://www.hetubook.com.com「小子,你說什麼?」
「老小子,你再不把東西拿來,老子就宰了你!」
「王爺,你也是財神爺,小老兒陪你乾一杯。」
「原來你們還是賈老二的靠山?」
準是銀子露了白!
「他使的會是『白骨爪』!」
「賈老哥是兩位公子的朋友,自然也是在下兄弟的朋友了。」
白衣人道:
史元道:
胡老四望望史元,心中將信將疑,問道:
那是兩個手持鋼刀的藍布衣衫漢子。
賈老二斟滿一大杯,又咕咕幾口喝乾了,才抹抹嘴角,嘻嘻笑道:
史元道:
第二天一早,徐少華、史元剛清洗完畢,王天榮、王貴兩人已在房外等候。看到史元,王天榮拱手說了聲「早」,就低聲問道:
「如此就好。」
「雲龍山莊徒有虛名,何足道哉?」
賈老二高興,連忙舉杯道:
不,還可以聽到「咻」「咻」破空之聲,細長破空聲,那是史元揮舞皮鞭發出來的聲音!
史元忽然眼珠一轉,偏頭笑道:
史元笑道:
「你敢藐視我大哥?」
賈老二剛剛挺起的胸膛,立時彎了下去,腳下後退一步,連連搖手道:
「公子吩咐,慢說一個條件,就是十條百條,小的也自當謹遵。」
王貴也笑嘻嘻的道:
「雖然不是王府,但總管這兩個字總是一樣的,當王府裏的總管,人家也叫我賈總管,當兩位公子的總管,人家也叫我賈總管呀!」
「兄臺這是誤會……」
「那你怎麼辦呢?」
「你帶了幾件出來呢?」
「這點子扎手得很,少莊主,你可得留意些,看來史公子不是他的對手呢!待會這小子如果後退三步,忽然伸出一隻白得沒有血色的手掌來,你務必及時出手,一把抓住他,遲了就來不及了。」
徐少華看他們一副惶恐畏懼模樣,心中不忍,這就叫道:
白衣人目光一注,精芒逼射,冷然道:
右首漢子回頭道:
「王爺真是我賈老二的酒中知己,喝小杯,不但乾得不過癮,斟酒更是麻煩,喝大杯,就比小杯子過癮多了。」
「徐少莊主熱孝在身,在下兄弟不好勉強,史公子也不喝酒,但這一杯是在下兄弟敬兩位公子的。」
「死!」
「也沒什麼,只是去看有沒有小老兒喜歡的東西,有的話,就隨手帶他幾件回來。」
雙方移步換位,身法都使得極炔,看去兔起鶻落,只是一青(史元穿的是青衫)一白兩條人影在閃動著,根本已看不清兩人的招式。
賈老二得意的笑道:
伙計取來了大杯,王貴正待舉壺,賈老二一手把酒壺搶了過去。笑道:
「這怎麼好意思打擾?」
胡老四、余老六連聲應「是」說道:
賈老二聳聳肩,嘻的笑道:
史元沒待他說完,怒叱道:
「恕罪?」
賈老二道:
能夠一下抓住人家手腕,有十成把握的只有一記手法,那就是「雲龍第十九式」了。身形落地,毫不思索的右手朝前一轉就扣。
賈老二道:
「你們見財起意,攔路打劫,還敢持刀行兇,我也不想難為你們,去吧!」
原來這一下實在太快了,快到簡直比閃電還快。
王貴從夥計手中接過酒壺,就給三人面前斟酒。
他雖是自己謙遜的話,但卻也無異自抬身價。
徐少華坐在馬上,因史元已經出手,他也只顧看著史元使的這一路鞭法,和左首漢子閃避鞭法的身法,沒去注意右首漢子。此時聽到賈老二的驚呼,趕緊使了一式「飛鷹盤空」身法,身子離鞍飛起,一下落在右首漢子面前,還沒開口!
賈老二聳著肩道:
「王爺,我看還是小老兒自己來的好,來,王爺、王爺,都斟滿了。」
「其實小老兒早就不幹了,唉,最近連躲都躲不開,不知有多少人要找我小老兒的,說來實在冤枉,硬是背了黑鍋,所以要規規矩矩的當和_圖_書一任總管了。」
唰唰兩聲,各自從腰間拔出刀來。
「原來是賈老哥。」
「多謝公子不殺之恩。」
「賈老二,你有什麼事?」
「本公子要你們交出秋水寒來。」
「少莊主當心……」
「你們難道不是見財起意,看中找小老兒懷裏的一百兩銀子?」
叩頭完畢,各自勾曲食中二指,正待朝自己雙眼挖去。
「白得沒有血色的手掌?那是什麼……」
等到散席,本來酒量還算不錯的王天榮、王貴,都已有七八分酒意,賈老二連話都已經說不清了,由兩個酒樓伙計扶著他回房,他還說自己沒醉。
說話之時,突聽有人冷哼了一聲,兩條人影倏然一分,白衣人果然往後疾退三步,左手一抖,緩緩當胸提起,一隻手掌立時變得色呈灰白,毫無一點血色,正待凌空拍出!
「如何?小老兒沒吹牛吧?小老兒說是兩位公子的總管,史公子還說小老兒是他們朋友呢!」
大家回頭看去,只見左首一棵大樹後面,緩緩轉出一個白衣人來,這人年約二十六八,臉色白淨,雙顴微突,雙目仰視,嘴唇微翹,背負著雙手,冷漠之中,另有一股不可一世的狂傲之氣。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也許是心急史元的安危吧,只覺自己內力在這一瞬間,竟比平日大出倍蓗,一揮之際,一股無形力道陡然由體內湧向肩頭,貫注手臂,一下就把白衣人摔出去三丈開外,砰然一聲,跌坐在地上了。
「不敢,不敢當。」
徐少華眼看史元要兩人同往,這兩人底細都不知道,如何要他們一起去呢?這就低聲說道:
「史公子昨天曾說要在下兄弟同去,不知兩位公子什麼時候起程?」
徐少華、史元只夾了一筷菜餚,賈老二卻連嚼帶吞,一連夾了兩筷,嘴裏菜餚還沒吞咽下去,又朝王、王兩人舉杯說「請」,一口喝乾。
徐少華問道:
賈老二道:
「不行。」史元盛氣的道:
賈老二在旁道:
「小老兒只裝了半麻袋,不然,小老兒這三年來的酒賬,又如何開銷?」
右首漢子怒喝道:
「你到親王府做什麼去的呢?」
「他搶小老兒身上的一百兩銀子,還要命……」
史元道:
「公子,他這話是真的?」
「沒有,就算你沒有。」史元道:
說完,咕咕幾口,把一大杯酒,從喉嚨倒了下去。
店伙早已在中間一間起居室擺上早餐,兩人匆匆吃畢,王天榮、王貴一直送出店門,小廝已牽著兩匹馬在門口伺候。兩人跨上馬鞍,朝王天榮、王貴拱了拱手,就策馬馳去。
「三年前,小老兒到京裏去逛了一趟,有一次無意中摸進什麼親王的邸,看到一個人,神氣十足,出門有四五個隨從,進門更是一呼百諾,連戴著紅頂子的大官,看到他也要曲意奉承。小老兒先前還以為他就是什麼親王,後來才弄清楚他只是王府裏的總管,從那時起,小老兒一直想弄個總管過過癮。」
王天榮本來看他一副猥瑣模樣,心裏暗暗奇怪,史公子怎麼會有這樣的朋友?如今聽他這麼一說,可見他果然是兩位公子的朋友。不覺肅然起敬,抱拳道:
「你們去給賈爺取大杯來。」
「本公子不喜嚕嗦,你不肯交出秋水寒,那就得把命留下。」
賈老二敢情看史元揮舞長鞭,看出了神,冷不防右首漢子會在此時朝他欺近過去,心頭一害怕,口中「嘩」的一聲驚叫。
史元道:
他輕輕一閃,就躲到兩匹馬的後面。
「空穴來風!」賈老二雙手一攤,連連搖頭道:
「哈!」賈老二食指指著鼻子尖,說道:
左首漢子眼看史元鞭勢極快,他就地騰挪,接連使了幾個身法,才算躲閃開去。但史元人在馬上,居高臨下,看得比較清楚,而且他騎術也相當精湛,左手操縱韁繩,指揮馬匹,忽東忽西,進退自如。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