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才右文
「他沒有錯,我也沒有錯!」趙書辦立刻頂了過去,「成例俱在,還有什麼話說?」
老余的女兒名叫壽姑,中人之姿而氣度極好,不帶絲毫小家子氣;陸隴其跟他太太商量,要把壽姑認作義女。陸夫人極其賢慧,而且也愛壽姑的端莊和孝順,欣然許諾,把她陪嫁的一枝玉釵和一副寶石耳環,贈予義女,作為陪嫁。陸隴其又傳鼓吹把壽姑送到陳家合卺。一時傳為美談。
陸隴其原知該如此講,只是一片孺慕,不忍遠離。此刻聽得這一番庭訓,再要依戀不捨,反倒是不孝了。因而接受徵辟,輕車簡裝,取道山東,由陸路進京。
他深切了解人心望治,明朝的那班遺民志士,只是在感情上還惓惓於故主;而故主之祀已絕,就只有隱於巖壑,自了一生。然而作為天下之主,不容此輩高蹈,盛運宏開,要靠大家一起來努力;尤其是讀書人,應有先憂後樂的天下之志,責任更重。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僕!」萬斯同搖著頭走了。
「回稟大老爺,」李書辦有個要求,「捕快們有個計較,要假做真兇已獲,就是那個殺豬屠夫;這是個障眼法,真兇以為有人替罪,可以安然無事,人就大意了,捕快才有機會把他找出來。」
「不要吞吞吐吐!」陸隴其拍一下驚堂本:「說!」
單獨監禁的用意是:陸隴其要教刑房書辦到獄中去探詢真情,刑房書辦一共三名,比較善良的是一個姓李的;陸隴其退堂以後,立刻把李書辦找到簽押處,研究案情。
補牘何因也動心?紛紛求薦竟如林!縱然博得虛名色,袖裡應持廿四金。
陸隴其詫異,「你前天晚上睡在那裡?」他問:「是有證人?」
但是,老父年邁多病,做兒子的深怕承歡之日無多,因而堅決辭謝。最後讓老太爺知道了,教訓兒子:方在壯年,正是出力報國救民的時候,何可自鳴清高?他問:「你可記得朱子答曾無疑的話?」
在旅途中,他就打算了不知多少遍了;一到京師,第一個要見的人是湯斌!
再有一個是李顒,為關中理學大儒,學者稱為「二曲先生」;縣官到門徵請,李二曲叫家人回報,說病重不能動身。那縣官當差巴結,一定要把他弄到京城,於是連床抬了上路,李二曲水漿不入口,預備絕食自盡,只好放他回去,一回盩厔,鎖入窰洞,除了顧炎武以外,什麼客都不見。
陸隴其所致力的「朱子之學」,重在「格物致知」,以為「人心之靈,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格物就是窮物之理,以至於極,來擴充此心的知識,到一旦豁然貫通,「則眾物之表裡精粗無不到,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這就是所謂「窮理盡性」。
這是指在京的人而言,由各省舉薦的,大多高才博學,四海知名,而且頗多寒士。「長安居,大不易」,皇帝知道了徵士的苦楚,特地囑咐大學士索額圖和明珠,交由戶部酌量給與衣食。因此從康熙十七年十一月起,待詔的徵士,每人每月給米三斗、銀三兩。於是「文酒之會」便多了,徵士把杯聯吟之地,常在虎坊橋西炭廠的眾春園。於是又有人作詩譏嘲:
多少日子積下來的深思熟慮,終於在一次御前會議中表達了出來:撤藩。沒有人相信吳三桂和耿精忠能像宋朝那班開國的將領那樣接受勸告,奉還兵權於朝廷,以享厚祿為己足。此舉只能導致一個後果:激起叛亂。
陸隴其的移交隨時可辦,因為庫存和帳目清清楚楚;交了印信,雇好一隻船,把他自己的幾箱書,和他太太的一架用熟了的織機先搬了上去,然後坐轎到碼頭上船。
於是王陽明就想:聖人到了這步田地,除此以外,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這樣想來想去想到半夜裡,明月中天,寸心澄澈,忽然大悟,自己所做的事,就是聖人之道!自己心裡就有良知;良知可以自致。不必經由格物去求。這比陸象山的學說更進了一步,而與朱元晦的道理,相距也就更遠了。
這一下搞得非常沒趣,而有人還要簸弄著讓他望宮門磕頭;魏象樞見機,趕緊伸手阻攔,「好了,好了!」他說:「這就是謝過恩了。」
於是陸隴其派人找了男女兩造到縣衙門,在後堂接見:鄰家姓陳,父子兩個,問了老陳,確實是買了一個兒媳婦;他那兒子學的雖是木匠,品貌不算粗蠢,也略略識得文字,只是配余家的女兒,無論如何是女家委屈。
俗語道得好,「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有顧炎武、黃宗羲、李顒、傅青主等人,寧死不受徵召;亦有人以為這是登龍捷徑,千方百計,謀求薦舉。因此盛傳薦舉有價,公價是二十四兩銀子;有人做了這樣兩首詩:
陸隴其的案子到了一名趙書辦手裡;想都用不著想,照慕天顏的意思,辦了議覆的奏稿,以「諱盜」的罪名,定了「革職」的處分。
姓余的無法從容陳述,哽咽著說了個大概,他有個十六歲的女兒,尚未許親;為了錢糧徵收不足,便要連累「大老爺」的「考成」,於「前程」有礙,因此,將女兒賣給了鄰家的兒子。賣得的錢,也不過剛剛夠完通欠;因為鄰家的境況也不好。
「是從驗屍看出來的。」李書辦有條不紊地說,「第一、死者共有十七處刀傷,前腦後背都有;致命一刀在左下乳。如果張屠夫是兇手,傷處不會這m.hetubook.com.com麼多。記得五年前有件命案,兇手是屠夫;被殺的,只有兩處傷,咽喉要害上一刀,右腕一刀——這一刀是放血,完全是殺豬手法。」
司官是不懂公事的,讀過書的懂道理;那些滿洲的官司,沒有讀過書的,懂人情世故,他們做官談公事,就靠情理來判斷是非曲直。然而公事並不是處處講情理的;第一要講「例」,過去像這類案子是如何如何辦理,就叫「成例」。這些成例只有一種人知道,就是書吏,又名書辦——這是個世襲的職位,雖有「三年退卯」的規矩,其實換名不換人,張三是他,李四也是他。
張屠夫素行不端,一臉的橫肉,看樣子倒真像個能幹出那種謀財害命的勾當的惡人。然而上得堂去,極口呼冤;陸隴其聽訟,一向冷靜,總要讓被告儘量申訴,除非有種種證據,斷定犯人是在狡賴,不用刑罰。所以這時雖覺得張屠夫相貌兇惡,卻不敢存著絲毫成見,只在口供上盤駁。
到得飯桌一看,卻不免失望,四菜一湯,有魚有肉,雪白的饅頭;也不是如他人所傳說的「脫粟飯——」僅僅去殼,不曾舂過的黃糙米飯。萬斯同疑團莫釋,心裡不好過;便借故走了出來,向湯斌的老僕湯桂問道:「你家主人,平日也是這樣的飯食?」
「潛翁!」湯斌字潛庵,所以萬斯同這樣稱呼他,「令堂殉難一事,義烈芬芳,卻不知其詳,今天正好請教!」
王陽明的「致良知」的由來,近乎佛家的「頓悟」;他的《傳習錄》中,有「所機鋒」的禪味。陸隴其所討厭的,就是這一點禪味;因為在儒家看,那是異端!
聽這一問,姓余的神色慘淡地答道:「青天大老爺在我們嘉定做縣官,那個敢竊盜?這錢絕不是偷來的!」
「張屠夫!」他用警告的聲音說:「你舉不出證人,可就脫不得關係。這是人命重案,利害關係,你自己要想一想。」
最初是四藩,清朝開國以後的四個異姓王;定南王孔有徵早死而無嗣,剩下三藩:在雲南的平西王吳三桂,在廣東的平南王尚可喜,在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名為鎮守,實同割據。尤其於盤踞西南半壁的吳三桂,自從康熙元年以弓弦絞殺永曆帝由榔,斬絕明祀以後,逐漸跋扈,用人則吏部、兵部不得過問,用財則戶部不得稽遲,每年耗費軍餉二千餘萬兩銀子,鄰近數省的收入不足以供應,還要取給於東南財賦之區。「他要幹什麼?養那麼多兵!大亂之後,悉索敝賦地徵斂了百姓的脂膏,去填他的貪壑,這是公平的嗎?照這樣子歲糜鉅餉,何時才能修水利、勸麻桑、興文教,與民休息,出現太平歲月?」這一連串的疑問,從皇帝十四歲親政時,就已困擾著他。
「趙先生!」李郎中照多少年來的慣例,跟與他「身分」懸殊的趙書辦,站著講話,「這件案子怕不能這麼辦吧?」
「大老爺!」張屠夫有些激動地答道:「小人領罪就是了!」
「輕薄出於自取!」這是陸隴其所說的話——他是浙江平湖人,字稼書;曾祖名叫陸溥,在江西豐城當縣丞,有一次押運軍餉到南京,夜過采石磯時,忽然發現船中漏水,他跪下來向天禱告:「船中如果有一文錢是由非法而來,願葬身魚腹。」就在祝禱自明心跡以後,船不漏了!天亮檢視,船底破了一個洞;但是,有水草裹著三條魚,恰好塞住漏洞。以後他的兒子也就是陸隴其的祖父,紀念先德,特地將他的新居題名「三魚堂」;陸隴其的文集也就叫《三魚堂集》。
博學弘儒本是名,寄聲詞客莫營營。此周休得尤臺省;門第還須怨父兄。
「大老爺!」姓余的再一次哀懇,「無論如何再寬我十天的期限,我一定湊足了錢來交代清楚。」
完通欠不是為了免於受責,而是不忍連累縣官的「考成」;陸隴其心裡越發難過,也就越發不能不問個清楚。
八旗的重臣都期期以為不可,而二十歲的皇帝,斷然作了決定,「撤亦反,不撤亦反!」他說,「不如先發制人。再拖下去,吳三桂羽翼更盛,越發難制。」
「當然!」陸隴其說:「你立刻傳知捕快,今天就要動手。我也不立限期。要他們實心查緝,莫待我說出追比的話來!」
康熙十七年己未,正月二十三日,頒下上諭:
最特別的是這麼一個人,他既不參與文酒之會,也不是打算博取高第,他有他的一套平生志業所在的常課,要把他在改朝換代、天翻地覆的浩劫中,所見所聞的忠臣烈士、義夫節婦的可歌可泣的事蹟,忠實地記錄下來。所以一個人住在古廟裡,筆不停揮,寫的卻是《明史稿》。
提到逝去的母親,湯斌忍不住要掉眼淚;用手指拭眼角,從他的家世談起。
李書辦打點文書,報的是「是仇是盜,尚在鞫問」,同時在外面放出風聲去,說是仇殺無疑。那些捕快們,表面不動聲色,暗地裡則在加緊緝查;果然,不久發現一個以前有案而久未露面的小毛賊,衣衫光鮮,得意洋洋。問他錢的來路,卻是支吾其詞,沒有個可以令人相信的解釋。這就不用客氣了,下手抓到班房裡,一訊而昭;然後請大老爺坐堂,指供歷歷,絕無虛假,這件命案是確確實實,漂漂亮亮地破獲了。
看他神情誠懇。陸隴其准了他的請求;姓余的也言而有信,到了限期,把兩年通欠,如數完清。換了別的縣官,有此圓滿結果,當然高興;再能抽出片刻工夫,把姓余的傳上堂來,說幾句嘉許的溫語,就算是能體恤民艱的好官。但陸隴其卻不是如此。
曾有這樣一件事,有個姓余的百姓,欠下兩年錢糧www.hetubook.com•com,自己答應分期完納,但一而再,再而三,說了話不算數;陸隴其也曾派人去查過,這姓余的因為連年不幸,尊親相繼亡故,殯葬花費,鬧了很大的虧空;最後又遭回祿,弄成家破人亡的局面。同時也沒有什麼比較優裕的親戚,可予以援手。論境況確是很困難,只是講法要公平,不責罰此人,無以對依限完納的百姓;陸隴其無可奈何,下令行杖。
張屠夫為難了,一雙佈滿紅絲的眼睛,不斷眨動;好久,好久,皁隸都已等得不耐煩,喝道:「大老爺問你話,你怎麼不說?」
上諭是發給吏部的,吏部再錄諭分行京內外大小衙門。照上諭上說,凡是官員,都可薦舉賢才;但話雖如此,訪求遺賢的主要責任,還是落在各省的總督、巡撫、布政使、按察使身上。其中有些人,是非要徵請到京不可的。
「你一定在作賊!」他很生氣地拍著桌子,「幾次比期,你分文沒有;我曉得你窮,也沒有親友可以幫忙。我問你,不是作賊去偷,那裡來的錢?」
部文到了江寧,慕天顏委了一員「摘印官」到嘉定;老百姓憤無所洩,幾乎要揍那「摘印官」,虧得陸隴其親自出面彈壓,才沒有鬧出不可收拾的亂子來。
「我如何願你為鄉曲之常人?」陸老太爺接著他的話說,「你如果只知報國之日長,待親之日短,便是死守著一個孝字的表面;與忠信不相干。只為你盡孝,倒像是我耽誤了你報國救民的機會。你須推我之心為心,勉為好官,豈不就是盡了孝了?『孝悌忠信,表裡通透』原須如此講法才是!」
「誣良為盜,斷乎不可!」陸隴其說;語氣平靜,但顯得極其堅決。
這一下害得陸隴其也是顏色大變,放緩了聲音說:「你女兒多大,賣給那家?細細說給我聽。」
第二個是黃宗羲,他是明朝東林鉅頭,與楊漣、左光斗同時被害的黃尊素的長子,亦是反清有名的;此時已經六十九歲,歸隱浙東,致力於著述及講學,為一代儒家,當然亦不肯受徵召。以老病的理由,推辭掉了。
姓余的倏然變色,悲痛相激,忍不住痛哭失聲,「大老爺,我實說了吧!」他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來,「是賣女兒的錢!」
「例案不止這一件,可以不可以引用別的例案;從輕處分?」
有了這樣一個最後打算,便終日端坐,靜等大限自至。但說也奇怪,久而久之,覺得胸頭一團春意,不但忘掉死,而且忘掉困苦。看到跟他來的僕從都生了病,便自己砍柴汲水,煮粥給大家吃;知道大家中懷抑鬱,便又教大家讀詩;在那種生人所不能堪的環境中,誰也沒有心思來聽他忽發雅興,大吟其詩,於是王陽明改了一個花樣。
李書辦也料到自己的話,說了也是白說;這位縣大老爺的脾氣,是他從未見過的,不必再爭。爭也無用,只談難題好了。
「你倒也不嫌清苦?」他問湯桂。
但陸象山的看法不同,他認為「心即理」,是一非二,此即為一個人與生俱來的「良知」。如果說一個人定要讀書才會有良知;那麼堯舜並不曾讀書,何以成為聖賢?
「青天大老爺明鑒,想歸想,做歸做。譬如說,有那討飯的,走過小人的肉案子,每每望著架子上的豬肉流口水,也許他心裡在打算著偷一塊走,莫非小人就賴他是賊?」
「那麼,莫非天上掉下來的?」
看清了真相,萬斯同不再失望了;但是,他又隱隱懊悔多此一看,因為看了心裡一陣陣酸楚。
此一刻是他「天人交戰」之際,陸隴其要等他自己求得個結果,便對皁隸說道:「莫催他!讓他自己回答。」
「三藩之亂」已經四年了,局勢的演變,證明皇帝所作的「撤藩」的決定是睿智的。
管提牢的皁隸,卻有話問,搶步出來,屈一膝跪在公案旁邊,「請大老爺示下,」他說,「張屠夫是不是收下天字號監?」
慕天顏笑著辭謝,心裡很不高興。但是,陸隴其深得民心,要想動他不容易;最後想出一計,上奏請行「州縣繁簡更調法」,接著奏劾陸隴其,說嘉定是大縣,政務繁冗,陸隴其的「操守絕一塵」,但「德有餘而才不足」,宜調小縣。
但是,陸隴其的不喜歡王陽明「致良知」的學說,另有緣故。
「你跟姓徐的,是如何結的仇?」陸隴其問道,「人家狀子上,說得明明白白,你曾經『一再揚言,非殺徐某人不可』,可有這話?」
他的聽訟,全遵感化的宗旨,常常有父子反目,兄弟相仇,打上了官司;經他苦口婆心,反覆開導,被勸得相擁而泣,和好如初的。
他是康熙九年的進士,講理學專家朱子;但絕不是空談心性的腐儒。康熙十四年授職為嘉定縣令,縣令雖小,可以「滅門」,而陸隴其從不用他「父母官」的權威,老百姓打官司,他不派如狼似虎的皁隸去抓人,如果是宗族相爭,找他們的族長;鄉里相爭,則找當地的長者,或者叫原被兩告自己相約而至,細訴曲直。
他是餘姚人,離紹興不遠;從小就會唱「紹興高調」連唱帶做,還加上插科打諢,僕從都在暗地裡笑他「窮開心」!但是,大家到底是開心了,有了笑聲,病也好了;打起精神來過日子,跟言語不通的苗子相處得很好。
「我不敢欺騙青天大老爺,只求大老爺寬限;到時候一定交。我已經想到法子,卻要幾天功夫去辦。」
這幾個人是有名的遺老,第一個是顧炎武,這年已經六十六歲,卜居陝西華陰,早年有志恢復明室,而且守著他的絕食而死的亡母之誡:「弗事二姓」,為何垂暮又肯失節?因此縣官到門,堅臥不起;如果強迫他上路,那也很簡單,一把并州利剪,或者一包毒藥,就可了結。以後靠他的外甥徐乾學、徐元文的斡旋,總算免了這場麻煩。
「第二是兇器。屠夫多用牛耳尖刀,傷口裡窄外寬;現在這姓徐的www.hetubook.com.com傷口,裡外一樣,大概一寸二三分寬,兇器是兩面開鋒的匕首。」
而結果陸隴其畢竟還是讓慕天顏攻走了。那是由於一個極小的過失,甚至不是過失;是慕天顏的欲加之罪。
在座的還有個萬斯同,史學的造詣,極其精深。湯陸二人則都是理學家,但途徑不同;陸隴其篤守程、朱,而湯斌的理學出於由陸象山而來的王陽明。朱、陸各成門戶,有名的「鵝湖之會」,彼此辨疑質難,各不相下;這天在秋雨瀟瀟的古廟中,湯、陸二人的意氣激昂,當仁不讓,亦不輸於前賢。
到後來,王陽明得罪了權勢薰天的太監劉瑾,被謫為貴州龍場驛的驛丞,那地方在貴州西北的萬山叢中,荊棘遍地,五穀不生,既有毒蛇猛獸,又有瘴氣毒蟲,一到了那裡,便難望再還家鄉。就是王陽明,得失榮辱,都可以置之度外,只有生死關頭卻還看不破;自覺道學之士,這一關打不破是一種恥辱,因而置了一副石棺材,放在住處,自己對自己發誓:絕不以生命為念,如果劉瑾餘憾不釋,要來加害,那也隨他,反正棺材已經預備好了!
捕快緝盜,亦有追比的辦法,五日一比,要打屁股;倘若是關係重大,譬如過往的達官,本地的巨室被盜,是非破不可的案子而破不了,那就要連累家族,或者老父,或者愛子,為縣官暫時拘禁,直待破案,方始釋放。於是情急無奈,便有種種交代公事的黑幕發生,或者張冠李戴,把這一案的犯人,移到另一案頂名認罪;或者抓來無辜的百姓,有意誣賴,逼打成招。縣官明知其事;為了自己的考成,也就馬馬虎虎了結;還有些則以手法高明,連縣官都被瞞過了的,但在陸隴其面前,那是妄想!
陸隴其深深點頭,「第二呢?」他問。
「你看,這張屠夫像不像兇手?」
吳三桂、耿精忠、尚可喜的兒子尚之信,果然都反了。
有一天雅集,正當興高采烈之際;有人託跑堂送了一首詩到席間,結句是:「從此長安傳盛事,杯盤狼藉醉巢由」。巢父、許由是上古高士;許由居穎川之濱,帝堯召為九州長;許由聽得這話,認為他的耳朵都已受污,因而以穎川之水洗耳。當時巢父正在牧牛,怕許由洗耳的水污了牛口,特地牽牛到上游去飲水。舉此典故,譏諷得非常刻毒;然而這無非是不與其選的人,有意輕薄而已。
一聽這話,李郎中氣餒了,一屋子的檔案,堆得碰到天花板,到那裡去找?於是再低聲下氣地商量,「這陸隴其是清官,能保全總要保全他。趙先生,你說是不是呢?」
「那是小人喝了酒胡說,作不得準。」張屠夫供道,「小人跟姓徐的結仇,原是為了祖墳的風水;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打從小人上一輩子就結了冤家的。」
自古一代之興,必有博學弘儒,振起文運,闡發經史,潤色詞章,以備顧問著作之選。朕萬幾時暇,遊心文翰,思得博洽之士,用授典學。我朝定鼎以來,尊儒重道,培養人才、四海之廣,實無奇才碩彥,學問淵通,文藻瑰麗,可以追蹤前喆者?凡有學行兼優,文詞卓絕之人,不論已未出仕,著在京三品以上及科道官員;在外督、撫、布、按,各舉所知,朕將親試錄用。其餘內外各官,果有真知灼見,在內開送吏部;在外開報於該督撫,代為題薦。務會虛公廷訪,期得真才,以副朕求賢右文之意。
等把獲盜定罪的公文,申詳上臺,到了慕天顏那裡,一件公文化做兩件,謀財害命一案,報到刑部;殺人償命,依律定了「斬監候」的死罪,自然照准,只待秋後「勾決」處斬。
「咄!」值堂的皁隸,厲聲呵斥:「你怎麼頂撞大老爺?」
陸隴其怎麼不記得?隨即琅琅背誦:「『孝悌忠信,雖只是此一事,然須見得天下義理,表裡通透,則此孝悌忠信,方是活物。如其不然,便是個死地孝悌忠信,雖能持守終身,不致失墜,亦不免但為鄉曲之常人。』」
薦雄徵牘掛衡門,欽召金牌插短轅。京兆酒錢分賜後,大家攜醵眾春園。
「也不是偏房,也不是正室。他家把錢都湊了給我來完糧,辦不起喜事,我也一點都沒有陪嫁。就在今夜,悄悄把我女兒從後門送了過去『圓房』,就算成了親。」姓余的說到這裡,大概是覺得太委屈了女兒,抽抽噎噎地哭得好不傷心。
明朝的王陽明,本來也是信服朱元晦的學說的,從格物去致知,所格之物是院子裡的一叢竹子,為何竹有節?為何竹長青?竹如何生筍?何以筍可食面竹不可食?竹葉又為何與樹葉不同?這樣格來格去,格不出一個名堂;而焦勞苦思,到了第七天上竟懨懨成病,很悲傷地在想,沒有這大力量去格物,聖賢是做不到的了!
照例的,苦主一定會在現場遞狀,哭訴緝兇,為死者伸冤。但兇手雖逃得不知去向,也不知姓甚名誰,而徐家的長子在狀子上,卻指得明明白白,是他家的一個仇人下的毒手。陸隴其准了狀子,回到衙門,立刻就發火籤,把苦主所指控的兇手,一個姓張的屠夫抓了來。
事起於一件命案。有個姓徐的商人,在收取了帳款回家的途中被殺,兇手不知是誰?等地保進城稟報,陸隴其立即帶了刑房書辦和仵作,下鄉相驗。
然而,從古到今,凡是清官,大致總不為上司所喜。陸隴其的上司,江寧巡撫慕天顏,操守並不見得好,各縣都經常有餽獻,只有陸隴其不送紅包。到了巡撫做生日那天,屬下送禮,唯恐不豐,陸隴其登堂拜了壽,取出一疋布,兩雙鞋子,說是他的家人所製,不是取自民間,特以呈獻巡撫作壽禮。
另外還有一案,是專門對付陸隴其的;慕天顏劾他「諱盜」。奏章到京,照例「交部議奏」;這個部是六部之首的吏部,考核官員功過的一司叫做「考功司」,司裡為首的叫做「掌印郎中」,下面有郎中、員外https://www.hetubook.com.com、主事等等官員,分職辦事,統名「司官」。
做縣官的兩件大事:刑名、錢糧。追完錢糧稱為「比」;比期一到,不完就要打屁股。他定了一種「挂比法」;挂是掛名,到比期把欠糧的名字公告出來,等百姓自己來完。同時找了欠糧的人來,這樣勸告:「錢糧是朝廷的國課,不是進我縣官的腰包。你們如果重視公事,完清錢糧,身心俱泰;我亦就可以安逸了。我的安逸不是在家裡享清福;是可以勻出功夫來替一縣做事。你們想想看,我跟你們沒有仇,何苦一到比期就要打你們。再說,一動刑,你們要私下給皁隸『杖錢』;如果雇人代為受比,有行情的,要給兩百個制錢。這些錢都是白花了的;不但白花,還落個欠糧被打屁股的醜名聲,與其如此,何不把這些錢省下來湊正數。一次完不清,分兩次、三次都可以。」
於是,他決定特開制科,名為「博學弘儒」。
那用兵的四年之中,皇帝更了然於治亂之道;明朝的遺民志士還很多,然而吳三桂卻不能得到他們的助力,因為吳三桂不忠、不孝復不義。一個皇朝的興廢,全繫於人心的向背;而人心的向背先要看讀書人的態度,讀書人的態度又決定於這個皇朝的做法,講究仁義禮樂的孔孟之道,讀書人自然就會擁護。
「那時真兇還沒有抓到,所以原報『是仇是盜,尚待鞫問』,似乎沒有錯。」
萬斯同一面說,一面去揭一個冷紗的菜罩,只見吃剩的冷飯殘羹是:半碗黃糙米飯、一碟拌生豆腐、一碟豆腐乳,還有一樣也是豆腐——青菜豆腐湯。
嘉定的老百姓家家跪香,有的痛哭失聲,有的「攀轅」——拉住轎槓不放,口口聲聲只喊:「青天大老爺走不得!」害得陸太太在轎子裡把眼睛都哭腫了。
還有一個是山西人傅山,字青主,這年已經七十四歲,辭謝不赴,縣官也是派人抬了床上路,到了京城崇文門外二十里之處,無論如何不肯再往前進,否則就自殺。
「小人句句是實。」張屠夫停了一下,突然提高聲音說道,「姓徐的死在前天夜裡,小人因為這三天祈雨禁屠,不殺豬,前天晚上睡在別處,是有……」聲音越說越低,最後竟無緣無故停了下來。
姓余的低頭不答,卻有眼淚掉落在地;這明明是有隱情!陸隴其心想,不逼他一逼,不會吐實。
「小人是睡在姘頭家。」張屠夫吞吞吐吐,「小人的姘頭就是證人,只是——」他突然磕個頭:「求青天大老爺不要問下去了。」
不提清官還好,提到清官「趙先生」越發有氣,心裡在說:天下都是清官,叫我喝西北風?於是冷笑一聲,撇著嘴說:「清官值幾個錢一斤?」
應徵博學弘儒的,多的是貧士,大都住在廟裡。等到每月致送銀米的恩詔一下,文酒之會,大為風行,但也有少數人,依然故我,在古廟裡守著青氈青燈,刻苦用功,希望在此數百年難逢的盛典中,一顯身手,博取高第。
回到席間,反是他食不下嚥。湯斌待客甚誠,但不善酬酢,而且理學家特重行為的規矩。孔老夫子那套「席不正不坐」、「食不語」的教訓,湯陸二人都是自然而然地遵守著,所以賓主三人,默默地吃完了一頓飯。看著雨下得大了,湯斌提議煮茗作竟夕之談;客人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表示同意。
「可以!」陸隴其說:「這一案尚未申詳上去,不必報盜殺——本來也還不知道,是不是盜殺?或者另有仇家,或者有人一時見財起意。都未可知。」
在做縣官的,這是求之不得的一件事,當堂錄案畫供,案子就可定讞。但是,陸隴其已可斷定,張屠夫絕不是兇手,一錄了供,變成鐵案如山,如何使得?因而吩咐:「且先押了下去,收監!」
於是他搖搖手阻止皁隸,同時平靜地對張屠夫說道:「你倒也說得坦白;我此刻也不必問你心裡的事。只是光亮這句話,洗刷不了你的嫌疑。莫待我用刑,你自己說實話吧!」
「你是從那裡看出來的呢?」
受官照例要謝恩,傅青主不受亦不謝,而馮溥非強迫他這麼做不可。於是依然連床抬著到宮門;傅青主一望見由「大明門」所改的「大清門」的門額,頓時淚流滿面,從床上滾了下來,仆倒在地。
「萬老爺在說笑了!」湯桂有些詫異似地,彷彿嫌他這話問得多餘,「逢年過節也不曾有這樣的飯菜。今天是待客,不便過於簡慢。」
陸隴其家住平湖。他家的始祖就是唐朝的名臣陸贄,一部《陸宣公奏議》,為千古循吏,奉為金科玉律。陸家在嘉興、平湖一帶是巨族,雖在明朝嘉靖年間,出過錦衣衛都指揮使陸炳那樣的佞臣,但耕讀家風,世世不替;陸隴其對一官得失,毫不在意,只覺得不能為百姓多做點事,是一遺憾。但得有這個機會,回家侍奉高堂雙親,也算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所以回到平湖,絲毫不見罷官歸里的失意之態。
兩人原本惺惺相惜,即使有爭執,依然相敬相親;看看天色將晚,客人預備起身告辭,主人卻殷殷留客便飯。陸隴其和萬斯同都知道湯斌有顏回之風,飯食粗糲得常人難以下嚥,倒要見識一番,是難吃到如何程度?所以雙雙點頭,欣然接受。
不過一個老百姓,完糧的錢的來路,陸隴其心有所疑,都要尋根問底,探明究竟,何況是誣良為盜?所以捕快們都死心塌地,絕不去動那些歪腦筋,打算著想蒙混了事。但是緝兇也不容易,一無見證,二無線索,唯有下水磨工夫,到茶坊酒肆、書場澡堂去慢慢查訪。
這問得有理。張屠夫自願領罪,便是犯下命案的重囚,照規矩應下監禁死刑犯人的天字號監。但是,那一來就是腳鐐手銬,日夜不鬆「戒具」;而且天字號的犯人,亡命之徒居多,張屠夫一關了進去,必受「牢頭」欺侮。無辜讓他受罪,於心不忍。
「很難說!」李書辦答道:「看和圖書樣子不像。」
「是這麼辦。陸某人初報不指出是盜,就是諱盜,應該革職。」
「照現在的樣子看,是要另行緝兇了。」
想了想,這樣裁決:「此案疑竇尚多,還要提審。張屠夫單獨監禁。」
趙書辦把那個頭搖得博浪鼓似地:「李老爺,」他將手一指,「例案都在那裡,你自己去找好了。」
制科是皇帝下制敕,特別舉行的一定期考試,以待非常之才,盛行於唐朝,名目甚多,有特重品行的「賢良方正」,識拔骨鯁之士的「直言極諫」,選取將材的「軍謀越眾」,而最通行的是訪求「博學」,或稱「博學鴻詞」,或稱「博學通識」。自南宋以來,制科不常舉行;明朝有「舉薦」的制度,不行制科。因此,這是規復盛唐舊制,成為一代盛典。
「二公莫流於門戶之見!」當激辯得不可開交時;萬斯同一半調停,一半規勸地說:「照我看,二公的異處甚微,同處極多:第一,言必信,行必敬,皆不愧為真儒;第二,一片民胞物與之心,但求有利於民,不計個人榮辱安危,皆不愧為醇儒;第三,著書立說,力倡正學,皆不愧為大儒。」
「我家老爺都不嫌苦,我們做下人的那裡敢嫌?」湯桂又說,「吃慣了倒也不覺得,青菜豆腐也蠻有滋味的!」
書辦稱司官「老爺」;司官稱書辦「先生」。考功司掌印郎中「李老爺」看到奏稿,把「趙先生」請了來商量。
「到時候不交呢?」
湯斌是明朝武官的家世,原籍滁州,在英宗正統年間方始遷到河南睢州。
張屠夫的話很厲害,若是別個縣官,一定痛斥他「奸刁利口」,說不定就先打一頓板子,然而陸隴其卻並不生氣,不但不生氣,還覺得他的話說得極有道理——這個道理,陸隴其最明白;他是口不離「程、朱」,躬自實踐,言行必符的人,「程、朱」的心性之學,修養所重,就在心不起惡念。所謂「不欺暗室」,不是說暗室中雖無人得見,而仍能把握得住,不做壞事;是說心無作惡的念頭,雖在暗室,亦與明處無異。能有這樣的功夫,就是聖賢!如何能期望於凡俗世人;自己不也常有鄙吝之念?只是能夠自制自省而已。
擁護皇帝的主張的,只有極少的幾個人:戶部尚書米思翰、兵部尚書明珠、刑部尚書莫洛。至於漢大臣,在這種論用兵的廷議中,是沒有發言的餘地的。
陸隴其暗暗點頭,這個張屠夫還有點良心。他的姘頭必是良家婦女,不忍佔了人家的身子,還叫她來出乖露醜,所以不肯露來歷。牧民之官,化俗成美,第一要養人的廉恥;他不肯說,自己也不必追問。不過試還是要試他一試。
「你莫難過!」陸隴其說,「等我先找了你鄰家來再說。你也帶了你女兒來,我自有道理。」
他就是陸隴其所渴望一見的湯斌。像陸隴其一樣,他也是中過進士,做過地方官,又被薦舉,奉召到京的。陸隴其今年四十九,湯斌比他只大三歲,但科名卻早了十八年,一個是順治九年的翰林,一個是康熙九年的進士。所以陸隴其稱他為「老前輩」,而他,雖是初次見面,卻很親熱地稱陸隴其的號:「稼書!」
這個分期完糧的辦法,也是陸隴其獨有的,名為「甘限法」;到期不完,甘願倍罰。老百姓聽這位縣大老爺如此苦心調護,不能不識好歹,所以江南的錢糧,總是嘉定縣完得最快,欠得最少。
侍親讀書的清閒日子,過不了多久;當地的縣令親自登門拜訪,直道來意,是奉旨徵召入京,應試博學弘儒;舉薦他的是二部主事吳源起,說他「理學入程朱之寶室,文章登韓柳之堂」;又說他「理學純深,文行無愧。」陸隴其自然有知己之感。
「你那女兒賣與鄰家,是作偏房,還是算正室?」
平亂的軍事起先很吃力,但皇帝深具信心;所以在親裁調兵籌餉的大政,以及不分晝夜,批閱軍報、指授方略之餘,依舊親近儒臣,不廢講學。這樣到了康熙十六年;也就是三藩之亂進入第五個年頭,戰勢已在控制之下,平定只是時日遲早而已。
他到嘉定的第二年,因為朝廷討伐吳三桂,各省徵餉,每一縣都是正供尚且徵不足,額外加徵,自然更感困難,但嘉定的成績優異。陸隴其出一道告示說:「我絕不貪戀一官,為百姓向朝廷爭,即使革職,亦無遺憾,但這樣做對你們沒有好處,因為朝廷已經出兵,糧餉不可不籌,所以爭也無用,徒然耽誤正事。」然後,他又派人到每家投一張名帖,作為親自拜託的表示。嘉定老百姓不忍他們的縣官為難,踴躍捐輸,一個月不到,徵了十萬兩銀子。
「俗語道得好,『酒後露真情』;如果不是你心裡一直在想著殺姓徐的,喝醉了酒,就不會說那種話!」
「是!有證人。不過——」
於是找了個野廟把他安置下來。在野大老,自有人尊敬,大學士馮溥,素有愛才之名,首先去探望,接著公卿畢集,而傅青主睡在板床上,來既不迎,去亦不送,只說病重不能應試。他的同鄉,左都御史魏象樞代為陳奏,奉旨免試,這原是很好的事,不想另生枝節。
「哼!」他冷笑說道:「事無不可對人言,如果你的錢,來路清白,為什麼說不出口?」
「喳!」值堂的皁隸,齊聲應諾。
「這麼說,我的看法不錯了。」陸隴其欣然地,「我不曾冤枉了他。」
然而李書辦卻是憂形於色,「大老爺!」他說,「這緝兇的事很麻煩。既然有人承認,大可定案。」
奏疏到京,照例交吏部審議。左都御史魏象樞為陸隴其不平,因而上奏,說如今地方官,惟恐操守不佳;既知陸隴其「操守絕一塵,何不留以長養百姓?請嚴飭諸督撫,大破積習,勿使廉吏灰心,貪風日長。」皇帝認為這話說得有理,不准慕天顏的奏請。
「那麼平日吃些什麼?」
聽萬斯同屈著手指說完,湯斌和陸隴其異口同聲地連稱:「不敢,不敢!」
更多內容...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