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見不相知
第四章 神仙哥哥(1)
七嘴八舌的聲音響起時,已有人想爭頭功搶先動了手。
這一刻她激動握緊了只大紅薯正要實施泡男大計時,就看到一行人舉著火把正往廟裡來,頭又猛的縮了回去。
她趕緊去翻包袱。美男在烤兔子,她正巧備有幾隻紅薯。
「公子,同時天涯避雪人,借個火?」
先追至菜園的護衛問了花不棄幾句就匆忙走了。不棄在小屋裡轉了幾圈后,拿起花九留下的討飯陶缽,包了幾根紅薯,簡單收拾了些東西打了個包袱從狗洞逃出了葯靈庄。
此時再從菜園裡傳來發現小賊的聲音,林老爺急聲下令,護院兵分幾路,不找到此賊絕不罷休。
聽到這話,廟外的護衛全提劍涌了進來,將二人團團圍住。
脖子上還留著那個小賊冰涼手指的感覺,耳邊還迴響著那個小賊陰寒的聲音。不棄心想,與其留在葯靈庄等人上門報仇,不如腳底抹油先溜。反正在葯和_圖_書靈庄林家人的眼中,她不過是個靠林家施恩才有了活路的乞丐丫頭。
那公子愣了,不棄花痴了。
「姑娘,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這是什麼?」
葯靈庄是葯靈鎮第一大戶。先有葯靈庄再有葯靈鎮。鎮上一半以上的人家是靠著葯靈庄生活。家傳妙手回春的醫術讓林家在江湖中也頗有聲望。常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江湖朋友總有受傷的一天,少有人沒事去找林家的麻煩。相反,葯靈庄如有什麼事,主動趕來雪中送炭的大有人在。林家感恩,自己就多了條後路。
寒風從嘴裏灌進來,她用盡全力吼了一嗓子就彎著腰咳嗽。劉管事聽到廟裡傳來廝殺聲,也沒注意到不棄身上背著包袱。他武功甚高,從不棄身邊腳不沾地的一掠而過,看得不棄連咳嗽都忘了。
莊主動了真怒,葯靈庄忙成了一團粥。召集人手,分配路線,點火hetubook.com.com把出庄抓賊。
居然有賊闖進了葯靈庄,這事自然驚動了莊主林老爺。
「紅薯!有錢家的少爺怎麼可能吃得到!」
這時,他身邊的小書僮卻咳了幾聲。那護衛一看,小書僮十來五六歲,卻是趴在草堆上,病秧秧的。護衛在葯靈庄呆得久了,也有幾分經驗,聽咳嗽聲便知是受了傷的。他扭頭嚷嚷起來:「這書僮受了傷!」
不棄在廟后看到天空燃起一朵煙花,知道是報信用的,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更多的林府護衛和高手趕來。她回望廟后高聳的山崖直呼晦氣。想跑吧,結果被林府護衛來了個瓮中捉鱉。
躲過一劫的不棄鬆了口氣,往相反的方向一陣狂奔。眼見四周人人,這才回望廟裡得意的想,對不住了帥哥,雖然你很美,但是我把自己看得更重要。等你解釋清楚,姑娘我已經遠走高飛了。她緊了緊背上的包袱,飛和-圖-書快的進了山。
老遠的就看到破敗的廟門裡有火光透出。不棄猶豫了下,輕手躡腳的繞到了廟后,生怕那個跑掉的小賊正巧也逃到了這裏。
廟裡響起叮叮噹噹的響聲,像是刀劍落了地的聲響。不棄哪還有心思看熱鬧,趁著廟裡混亂貓著腰躡手躡腳就往廟外奔。
這公子看上去十八九歲,可是他居然長得比林府的四小姐還漂亮!他還披著件不帶絲毫雜色的白狐裘,襯得腰帶正中鑲的玉佩像冬天里的青菜,翠生生的。一個比女人還漂亮的有錢男人是什麼?是勾引天下女子犯罪的妖孽!美色當前,不棄只差沒磕頭感謝上天有好生之德。穿越女可以無貌可以無錢,但是她一定會有獨一無二的特權:出門遇帥哥,而美男獨鍾情她一個!
晚上跑掉的小賊與書僮年紀相仿,聽花不棄說也是後背受了傷。護衛們哪肯聽莫若菲解釋,有護衛便喝道:「哪有這hetubook.com.com麼巧的事,一定是他!」
倒霉的人喝涼水也磣牙!她迎頭撞見了趕來的林府劉管事。不棄靈機一動,指著廟裡大喊:「劉管事,那小賊受了傷在廟裡!他還有個同夥!」
多麼自然的搭訕,足以凸現有錢公子的白痴與無錢少女的個性!不棄傻呼呼的想象著,彷彿覺得自己已經嫁入豪門,捧上了金飯碗。
「對,指不定一個進庄偷葯,另一個在外接應!」
單憑死了條狗,林老爺絕不會大動肝火。菜園傳來消息時,管理山上藥圃的林家二老爺也遣人跑來稟報說,有賊闖入了進去。那賊想偷葯,打鬥中差一點毀了給知府黃大人家的小妾制的百花冷香丸。林老爺的眼睛便瞪圓了,連頜下三絡長須都隨風飄了起來。
踮起腳透過破窗欞往裡看。一個年輕公子與一個書僮打扮的人升了堆火烤了只兔子。不棄的口水嘩的涌了出來。
莫若菲皺了皺眉,溫言道:「我這hetubook.com.com書僮後背受了傷。因離葯靈庄不遠,正想天明後去莊上求醫。」
「在下望京人士,來葯靈鎮有事。因客棧人滿,只得在廟裡將就一晚。敢問兄台何事?」莫若菲微笑著回道。
夜晚飄起了鵝毛大雪,風似魚鱗刀一般刮著臉。不棄用布巾兜住臉和脖子,雙手籠在袖子里仍擋不住魚鱗刀似的風,直凍得牙齒打架。她知道再不找個地方升火取暖,怕是挨不到天明。想起凍死的花九,她憋著一口氣跑到鎮外的城隍廟,希望能躲過這場風雪。
就在這時,那個年輕公子迴轉了頭。不棄躲閃不及和他的目光撞了個正著。
莫若菲看到那雙黑不溜秋的眼睛一下子消失,禁不住笑了笑。回頭就看到幾個林府護衛舉著火把進了廟。
「請問公子是何方人士,為何來到葯靈庄?」領頭的護衛見廟裡是兩個人,公子打扮的人相貌俊美異常,穿著件名貴狐裘,不由得客氣起來。
「綁了回庄!」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