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見不相知
第五章 神仙哥哥(2)
「乞丐,討飯的!花家九代都是乞丐!我是第十代!看到你手裡的陶缽了嗎?九叔用它討了一輩子的飯!他死的時候傳到我手上了!」不棄笑咪咪的說道。
「還有嗎?」
他閉上了眼睛。不棄賭氣的也閉上了眼睛。既然他不識抬舉,有眼不識金鑲玉,她只好先把色心擱一邊,顧自己了。
不棄打開包袱,拿出一把柴刀劈了點乾燥的灌木。不多時就燃起一堆火來。她用雪搓了搓凍麻木的臉,好一會兒才緩過氣來。
「很好笑嗎?」不棄鼓圓了眼睛裝純情扮無辜。她沒好氣的說道,「看公子打扮一定是大戶人家的少爺,定有人作保的。老爺心底善良,他絕不會胡亂冤枉無辜。你不用擔心你的書僮。天明風雪停了,你就回葯靈庄吧。順便代我向林老爺辭行。就說不棄不願連累葯靈庄,繼承我九叔的遺志重振花氏門風去了!」
不棄這時可顧不得自己的色心了,被他找到下場一定不會好。敢冒著這麼大的風雪孤身上山,他肯定不是普通的讀書人。她瞄著被他堵得嚴實的洞口,心裏盤算著各種可能性,眨了眨眼睛委屈地說道:「我可不是怕你,我是吃驚你這麼高貴的公子會吃窮人才吃的烤www.hetubook•com.com紅薯!我怎麼誣陷你了?葯靈庄今晚闖進來一個小賊,可不正和你的書僮年紀身段差不多嘛。一見之下,我當然要喊了!」
不棄喘著氣爬上山坡,回望遠處鎮上的點點燈火,頗有點感慨。山風吹得身上的衣服像紙一般薄,她停了遐思,找著處以前挖藥材歇腳的山窩窩。
「有啊。」她嘟囔著回了句,等反應過來一抬頭,看到冰雪間那個身穿狐裘的優雅身影,頓時被紅薯噎得差點背過氣去。
「我很能幹的,我會……」
要是林莊主知道她偷跑,還有她好果子吃?打一頓再賣了,不要她的命,也去了她半條命。不棄生生打了個寒戰。
「那我不跟你回去作證,讓老爺誤會去!」
不棄蜷靠在洞壁忍笑的時候,莫若菲眼裡也閃過一絲戲謔的光。他輕聲開口說:「你明日回葯靈庄替劍聲作證,我便送只金飯碗給你。你捧著金飯碗去繼承你九叔的遺志肯定風光得很。」
鬢似刀裁,眼若星辰,他從眉到嘴無一不像是精心雕刻出來的完美作品。
不棄大口喝著水,順下哽在喉間的紅蓍,眼睛片刻也沒離開過莫若菲的臉。她正盤算著m•hetubook.com•com是不是把一缽熱水全潑在他臉上然後開跑。這隻是瞬間的念頭,她有自知之明,腿短跑不贏,那些神奇的武功她半點不會,打也是打不過的。這念頭被放棄之後,她全部心思又放在了莫若菲的俊臉上,再也移不開眼去。
葯靈鎮依山傍水,鎮子沿山修建,如一條長龍在山腳下舒展著身軀。
「那小賊闖進莊裡是被我發現的。我喊人抓他,他就威脅說要回葯靈庄要我的命。我不跑留在莊裡等死啊?!我害怕……」不棄從小跟著花九行乞,變臉比翻書還快。說到這裏聲音哽咽,眼裡那汪水似隨時要傾瀉而出。
莫若菲略帶詫異的看了眼不棄。她機靈得不像普通的小丫頭,說出的道理一堆一堆的。頗有點……能把鹿說成馬的本事。小孩子扮天真總能騙倒很多人的,莫若菲心裏微動,似想起了很久遠的事情。良久才回過神來問她:「你叫不棄?你九叔是做什麼的?」
不棄像沒聽懂似的笑道:「多謝莫公子!我一定跟你回葯靈庄作證。公子寬心,老爺不會為難公子的書僮的。不過,不棄不想給葯靈庄帶來麻煩。要不公子向老爺討了不棄做丫頭如何?」
「怎麼不說話了?https://m.hetubook.com.com知道怕了?誣陷我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般膽小?」莫若菲在廟裡烤的兔子沒吃成,冒著風雪來找不棄,又累又餓心裏早窩了團火。只是他向來優雅慣了,說著解氣譏諷的話仍是慢條斯理的。
人們還紛紛說葯靈庄林家心慈,一般抓到這種棄主私奔的奴僕都當場打死。林老爺居然還給了兩人活路。
不棄傻了。
這是獎她還是損她?不棄的眼眼驀得瞪圓,看向莫若菲時就像看到了元寶。她激動得大喊:「哇,金飯碗啊!能討到它我還討什麼飯呀?換了銀子可以吃一輩子了!九叔泉下有知,也一定會以我為榮!多謝……公子貴姓?」
莫若菲彎腰閃身進了洞,把裝著水的陶缽端給她,微笑著說:「你可真會找地方躲!跟在你身後進了山,硬叫我找了這麼久!」
他的動作再優雅也掩飾不住尷尬,不棄頭一埋,將臉上那股擋不住的抽筋表情藏在了陰影里。肚子里暗罵,叫你追,叫你想帶我回去!打不過也噁心一把你。
「莫!莫要人欺的莫!」莫若菲斯文的回答。
莫若菲的手抖了抖,順手用袍袖揩了揩嘴,輕輕把陶缽放在了地上。
莫若菲頓覺心軟,他柔聲說道:「如今葯靈庄的人www.hetubook.com.com認定劍聲是闖庄的小賊。我正巧要帶他去葯靈庄治傷。你隨我回去作個證,完了我向林莊主討個情。葯靈庄高手眾多,林莊主會囑人保護你,你小小年紀孤身在外流浪不好。」
「我身邊丫頭多,不少你一個。」
紅薯煨在火堆里烤得軟了,撕開皮,噴出一股甜香來。不棄陶醉的嗅了嗅,大口咬下,燙得直呼氣。
莫若菲笑了,怎麼人人都想做他的丫頭?他摸了摸自己的臉,沒有回答。
她覺得這個主意真好,既能離開藥靈庄,還能跟在美男身邊。每天要是能看到他,吃飯也多了一味下飯菜。等這道菜吃膩了,也許,她已經找到出路了。不棄笑彎了眉眼滿臉企盼。
守二門的小廝田七曾和廚房丫頭月季私奔。被抓回來后田七被賣到了邊疆做苦役,月季被人牙婆子領了去。
莫若菲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花不棄揮著小拳頭的模樣太可愛了!裹在棉衣里的她以為自己是棵大樹,倒不如說她更像一根肥壯彪悍的豆芽。
他的目光瞟到不棄身側的包袱,微笑道:「你沒做虧心事,收拾包袱跑什麼?」
莫若菲瞟了她一眼說:「由得了你嗎?睡吧,天明我們就回葯靈庄。」
不棄於是花痴的想,上面有她的口水!https://www.hetubook.com.com她馬上又想到,這上面還有花九和阿黃的口水。她被自己噁心到了,看著紅薯沒了胃口。
真的是認錯了人?莫若菲狐疑的看著不棄。她穿著身舊的青布厚襖,頭上兜著布巾,露出被凍出兩團緋紅的臉蛋。一雙眼睛倒是生得漂亮,裏面跳躍著火光熠熠生輝,一看就是個機靈鬼。他好笑的想,這丫頭不過十二三歲的年紀,膽子倒大,敢一個人冒雪進山。
山窩窩其實有點像貓耳洞,外小里寬。葯靈鎮靠著葯靈庄繁榮,鎮上幾乎家家都上山採藥打獵,久而久之,為了歇腳方便也為了避野獸挖出來這樣一些山窩窩。背風而建,在裏面升火不會被煙熏。洞口一堆火,野獸也不敢靠近。
她盯著莫若菲握緊了拳頭,昂頭大義凜然的說:「我從小被林老夫人收留,我怎麼能給葯靈庄帶來麻煩?我走了,那小賊就不會恨上藥靈庄!所以我一定要走,你千萬不要帶我回去!以林老爺的性子,他一定會護我到底的!我年紀雖小,也沒讀過什麼書,但也知道知恩圖報。我絕不給葯靈庄惹來禍事!」
莫若菲似乎被人瞧慣了,對不棄痴迷灼人的目光視而不見,徑直從火堆旁拿起只烤紅薯。他剝開皮慢條斯理地吃著,還順手從呆住的不棄手裡接過陶缽喝水。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