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見不相知
第八章 鳳凰女(2)
林老爺如獲至寶,高興的應了聲,對兒子們說:「玉泉空青石英,還不來見過妹妹!」
不棄慢慢低了下頭。心想,我吃阿黃一口奶,我不嫌棄它。想起昨晚被打死的阿黃,心裏又有些難受。
莫若菲見不棄耷拉著腦袋以為又被自己嚇著了,便溫言道:「進了庄,我會好生與林莊主說明。他知道你是不想拖累葯靈庄,定不會責怪你私自離開的。」
莫若菲正想說什麼,想到一個丫頭敢棄主私逃,世家大族的家法斷不能容。她請罪也是應該,便沒有阻擋。
三位林少爺笑咪咪的喊了聲不棄妹子。不棄也甜甜的叫了大哥二哥三哥。親熱得彷彿早就是一家人。
她一聲不吭脫了狐裘還給莫若菲,認真的行了禮道:「太陽出來很暖和,多謝公子贈衣驅寒還背不棄下山!不棄這就去和老爺說明,你的書僮不是昨晚闖庄的小賊。」
誰知這一群人根本沒有理會他,直走下台階奔向不棄。林老爺把不棄扶起,上下左右打量了番關切地問道:「不棄在外一霄可凍壞了沒?」
進了大門,繞過石屏風,莫若菲沿著抄手游廊往大堂走,不棄m.hetubook.com.com卻直走到院子中間,一聲不吭跪在了雪地上。
她說的有板有眼,識禮乖巧。莫若菲反倒有些不習慣了。他揶揄的笑道:「被我看穿就裝乖,不知道肚子里是不是又在罵我禽獸了?」
「沒有!真沒有!我發誓!我要是在肚子里罵公子是禽獸,我就是狗娘養的!」聽到他話里的冷意,不棄猛的抬頭回道。話說的鏗鏘有力,眼神誠摯可信。
「不說話就是承認了?」
看到山腳下一大片連綿的屋宇,莫若菲揚了揚眉,不愧是世家大族。這片屋宇依山而建,青色的磚牆牢牢護住莊園內的幢幢房舍,氣派非凡。離庄一裡外立著座高大的石牌坊,葯靈庄三個大字金光閃閃。
林老爺的話騙騙無知的小丫頭可以,怎麼騙得了她?林府收留她和阿黃,她一直感激,好歹賞了她一碗飯吃。至於林老夫人對她有感情,要她相信,她白再活一世了。林老夫人更看重林府的善名,而不是和她的感情。不棄相信,個中另有隱情。
不怪才怪!要不是她一早想好理由,否則只怕會被打斷腿!不棄不屑地偷偷翻和_圖_書了個白眼。
她突然想到林府中人說她是狗娘養的,阿黃是她乾娘,林老爺是乾爹,有趣。她撲哧笑出聲來,滿臉喜色,大方清脆地喊了聲:「乾爹!」
不棄沒有吭聲。
林老爺滿意地笑著吩咐道:「你們幾個送五小姐去四小姐的萃英園。不棄,丹沙只比你大一歲,你就叫她姐姐好了。她已經叫丫頭把你的房間收拾好了,你先住在她園子里。如果不習慣,乾爹再囑人收拾一處院子給你住。」
她是葯靈庄林莊主的千金?故意穿成丫頭模樣離家出去?莫若菲驚疑的揚了揚眉毛。想起聽說過葯靈庄的四小姐冰雪可愛,年紀雖小,家傳醫術已有小成,操持家務極為幹練,莫若菲想起不棄的確與普通的小丫頭多了幾分膽色,不由恍然大悟。
義女……林府的小姐?林老爺不是真的想要她替四小姐做點什麼事來報答吧?不棄眨巴著眼看著林老爺,心裏盤算著這個交換條件是好還是壞,對她有利還是有害。
莫若菲嘴角飄起抹笑容,他停下腳步欣賞了會牌坊上的字,轉頭對不棄笑道:「到葯靈庄了!」
才到門口,門https://www.hetubook.com.com房小廝瞧見,大喊一聲:「他們回來了!快去稟報老爺!」
林老爺鬆了口氣,打斷她的話舒暢的笑著說:「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義女!林府的小姐!有誰敢欺負你?那小賊敢找上門來,老夫非打斷他的腿不可!」
「不棄,怎麼一聲不吭就要離開藥靈庄呢?是林府有人欺負你?」
不棄抬起臉咧開嘴就笑,像石頭上突然綻開了朵花。待看到莫若菲微微一笑,雙頰一收,就似剛才沒有笑過似的。莫若莫哭笑不得,心想這丫頭膽子大的哪像個丫頭。只得由她去了。
這樣的心思一起,她對莫若菲的花容月貌也淡了幾分興趣。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只可以想,吃不到的。
莫若菲想笑,又皺眉輕聲喝斥道:「女孩子不準說髒話!」
反正住內院比住菜園狗屋好,當老爺的義女比當丫頭強。走一步看一步好了。不棄滿口應下,甜笑著的跟著丫頭走了。
此時見不棄被林府眾人如眾星捧月般團團圍住,噓寒問暖聲不斷,他苦笑了笑。自己居然還是被這小丫頭一通胡說八道涮了。聽到書僮劍聲無礙,他禮貌的拱m.hetubook.com.com了拱手,便跟著小琴轉身離開。
等他走到大堂門口時,林老爺和三位公子幾個管事的還有群小廝丫頭一涌而出。莫若菲怔了怔,林府待客向來如此熱情嗎?他微笑著拱手行禮道:「在下望京莫……」
林老爺關切的聲音裡帶了份威嚴。不棄一震,急忙搖頭:「不是的。當年若不是有老夫人收留,不棄能活到現在與否都不知道。府里的人對不棄都很好。我只是聽到那小賊說要回來報仇,生怕連累了大家,這才……」
「不棄啊,老太太昨晚聽說你出走,傷心得一宵沒睡好。她直說和你有緣,一直把你當親孫女看待。以前讓你住菜園是顧及你和阿黃感情好。如今阿黃不在了,你就搬進內院來。以後就陪在老太太身邊,你說好不好?」林老爺溫和的看著不棄,眼裡居然充滿了柔情,輕哄道:「好孩子,叫聲乾爹。」
如果她說高攀不起會是什麼後果?不棄覺得自己沒有選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進了葯靈庄,論不到她說話。
不棄張大了嘴巴,她被林老爺的關心嚇壞了。眼角餘光瞟到莫若菲被涼在一旁,心想林老爺難道是當著外人的面扮仁hetubook.com•com慈?只要不打她的板子,她當然配合。不棄雙頰往邊上一擠,露出個極燦爛的笑容來:「沒有凍著,莫公子把他的狐裘給我披了。昨晚我看錯了,莫公子的書僮不是闖進庄的那個小賊!」
林老爺馬上轉身對莫若菲拱手禮道:「小女多謝莫少俠相救。少俠的書僮已無大礙,正在客房休養。待老夫忙過再向莫少俠致歉。小琴,引莫少俠去客房休息。」
不棄聽到林老爺的話也被嚇了一跳。林老爺這回演戲過頭了!沒有打罵就已經讓她感激涕零,為什麼還要說她是他的女兒?難道有人來提親,四小姐不願意嫁,想讓自己做替嫁新娘?除此之外,她想不出自己有哪點讓林老爺如此抬愛,不棄的心思一個勁兒的往壞處想。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莫若菲偏過頭看到不棄還板著臉,忍不住逗她道:「笑一個。我不會食言,一定送你只金飯碗!」
遠遠的能看到葯靈庄的大門,不棄有些迷茫。以後她的一生就真的在這座莊園里渡過嗎?再大一點配個莊裡的小廝,生孩子再給林家當丫頭小廝?她譏諷的想,也由不得她,誰叫她沒投個好胎,重生就是個小乞丐呢,能活著就不錯了。
更多內容...
上一頁